【】第七集 弦歌雅意 第七章(1/2)

加入书签

  20190220第七章:军旗猎猎,魅影难窥“那个人的本事很大,我落在他手中都不能幸免。

  他找姐姐要的答案,姐姐熬不过去的,对么?一定告诉了他!姐姐既然认定了我和他是一伙儿的,为何又不对我明言。”

  天泽宫里吴征来回踱步,心情更加抑郁,想起暗香零落的残忍手段,再看玉茏烟排斥自己的模样,数度欲言又止。

  “忧无患胆子再大,在深宫里也不敢胡作非为,逼问的可能性不大。让姐姐把实情托出,他一定知道姐姐的很多事情,他所不知道的,仅仅是配方,对么?

  所以姐姐也没什么好藏着的,对么?”

  遇事越多,越是沉着冷静。吴征抽丝剥茧,条理分明地说下去:“这些事情,姐姐从前一定以为没有人知道,是个天大的秘密,不想被忧无患说了出来,所以姐姐以为是我透露的?秘密不复存在。其实我并没有!前些日子我被陛下贬了九品孔目,正因忧无患这帮贼党的事情,姐姐应当听说了。昨日我才升做五品散骑侍郎,也因诛杀了几名贼首,忧无患与我不共戴天。”

  吴征始终与玉茏烟对视,以表没有诓骗之心,见玉茏烟满面狐疑,又道:“我刚来时,姐姐喊没有害陛下,忧无患又问药方,我猜是不是姐姐当年做了什么对陛下不利的事情?以姐姐的温柔脾性与姿色还被贬来天泽宫,世间的传言或许有道理?我说的不是什么玄乎的灾星,而是……姐姐真的做了些事情,对么?”

  吴征转回玉茏烟身边坐下道:“忧无患来找姐姐,姐姐一定以为事情已败露?

  可我来时,姐姐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否认!

  是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让姐姐舍弃了一切,即使到了这等地步还不肯放弃?

  从那天我偶然踏入天泽宫开始,我们的命运其实就绑定在一起了。

  不,现下杨修明已死,姐姐在天泽宫里没犯什么过错。

  其实我的命运都拿捏在姐姐手中,这些话不用我说,姐姐自然想得到。

  我一直想救姐姐脱离苦海,也一直让姐姐有什么话尽管可以对我说。现下还是一样,今后也不会改变。”

  玉茏烟垂下了头沉默不言,吴征无奈地叹息道:“我不想逼姐姐,变故太多,姐姐也要再想一想,我能体谅。可是晚些我就要去城外虎贲军,一同剿灭贼党。

  这一趟我会尽心尽力,望能将贼党一举剿灭。忧无患来天泽宫一趟当也是冒了巨大风险,目的既已达到,今后也不会再来,这一点姐姐大可放心。唯一万幸的是,他现下当还不知我与姐姐的关系,我还有时间对付他!”

  愣了片刻,吴征起身摇头苦笑道:“我先走了。姐姐起了疑心我能理解,可是我很伤心。”

  “你等一等。”

  玉茏烟终于打破了沉默,抿了抿唇道:“一直以来,我不愿意告诉你是怕害了你,有时候忍不得甚至想利用你,你其实都知道的对么?”

  “我知道。今日之前也都隐约猜到一些,所以我一直不怪姐姐。”

  吴征缓缓止步回身,道:“即使从此你不再见我,我也不怪你!可是忧无患来的那一晚,每一个细节对我都很重要,对姐姐也很重要!姐姐若有方便说的,还请明言。”

  “嗯,那件事我不会说的。于你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旁的我可以告诉你……”

  细细听完玉茏烟的详述又耽搁了不少工夫,吴征急忙离开天泽宫。赵立春见他面色极为凝重,不由也紧张起来:“兄这是……”

  “托赵兄一件事!天泽宫从里到外,万万请赵兄多多费心照看。平日留意有无闲杂人等盯梢,若有人插手其间,赵兄可依情形自处!只是务必想方设法告知小弟,越快越好。”

  吴征说得无比郑重,赵立春一阵愕然,插手其间?整个天泽宫就两个人,一个不能动,能动的无非是个仆妇老妈子!如果一个仆妇都成了大事,那背后的事情该有多大?一念至此不由汗毛倒竖,紧张得打了个激灵道:“晓得,晓得!吴兄尽管放心。”

  “嗯,还是老规矩,言不传六耳,切记,切记!”

  吴征目光杀气顿露,又瞬间消散于无,恢复如常。

  离了皇宫,跨上“宝器”,在南城处汇合了祝雅瞳,陆菲嫣,顾盼,冷月玦与戴志杰,杨宜知等人。几乎目光一对,祝陆二人便知又有意外发生。顾盼被关了许久的“禁闭”,这一回出门倒是兴高采烈,橙黄色成套的劲装在身,一对银钩直接挂在了身后,系钩的丝绦在胸前双乳之间交叉绑紧,将两座小山峰的形状大小勾勒得淋漓尽致,让吴征嘴角一抽。肉眼可见地又大了!

  几人一同放马向虎贲军营奔去。途中顾盼一夹马腹赶上领头的吴征,先得意万分地欣赏一番吴征的五品官袍,仿佛穿在她的身上。

  “看什么?那么喜欢待到了军营,把换洗的借你穿个够。”

  见了小师妹,再压抑的心情也能转好,吴征哑然失笑。

  “我穿不好看,一点不可爱。但是大师兄穿了就好看极了!”

  顾盼连连摇头,又频频点头,长发梳成的两只马尾甩得左飘右荡。

  “哈哈,古古板板的,哪里好看了?还是昆仑的天青长袍好。”吴征大笑道。

  “征儿不许胡言乱语!”

  口出不敬之言让陆菲嫣听见了,严加制止从来不带半点犹豫。吴征与顾盼对视一眼,暗暗做了个鬼脸。

  “大师兄,这一趟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顾盼性子活脱,心情早已飞到了天边去,迫不及待。

  “梓潼郡。现下我知晓的也不多,军营不比别处,军法如山,万万莫要虽已使性子,真要被杜扶风找着了岔子,挨罚了我也救不了。总之这一趟不是出去玩,万事都要小心在意。”

  “知道了啦!”顾盼巧笑嫣然,嘟了嘟艳红的唇瓣道:“人家长大啦。”

  几人所乘均是上好的良驹,不多时便到了虎贲军帐外。军中不论何时都是杀气腾腾,守营门的将校见人靠近,不由分说架起长枪高叫道:“来人止步!”

  吴征下了马高声叫道:“散骑侍郎吴征,奉命前来拜见杜校尉。”

  “吴侍郎且稍候,待末将禀报!”

  不知是要给吴征一个下马威,还是要摆足严于治军的架势条理给这位身负“监军”之责的新官看,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杜扶风才迎出大营。

  “盼儿你看,做事没有简单的。你大师兄奉命前来都等了那么久,这位杜校尉当是有话要说了。”

  祝雅瞳向顾盼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哼!”吴征被冷落,顾盼嘟起了嘴悄声道:“下盘倒是很结实,看军像也严正,本事是有那么丁点,就是长得像只黑熊似的,有什么了不起!”

  一席话说得身边的几人都忍不住偷笑,称赞人好本事还要贬损一番,肚子里的气是憋得足啦。

  “吴大人,军务繁忙,本校来得迟了,见谅!”

  杜扶风走起路来一步一顿,震得全副甲胄哗啦啦直响。一张紫膛大脸,说话时恨不得每一个字都从丹田里拼尽全力大喊出来。

  “不敢不敢,军务无小事,该当如此。”

  吴征从怀中取出文牒道:“本官奉命前来,请杜校尉过目。”

  杜扶风早得了消息,还是接过文牒细看了一遍道:“吴大人随军讨贼,本校自当奉命,快请!”

  吴征随着杜扶风身边先进了营,背后又是一阵长枪挥舞与厉喝声道:“止步!”

  回身时只见钢枪如林,居然直接指在了当先的祝雅瞳面前,枪尖相聚不过半尺!祝雅瞳面不改色淡淡微笑,顾盼则被陆菲嫣及时按着肩头。吴征忙又道:“本官此前剿灭贼党,多赖这几位之力,此次入营不好袖手旁观,特意请了他们来。已得了陛下与霍中书首肯,还请杜校尉放行。”

  “原来如此!本校事先已得谕令,但吴大人未曾言明,本校不知是大人随从。

  来人,放行!“杜扶风摆手下令,又道:“军中庞杂事多,军令更不可犯,还请吴大人多加约束,莫要犯了本校军规。”

  “那是当然!”吴征依然谦让,又回身道:“你们先去本官营帐等候,未有军令不得擅自外出!”

  带来的人一直都是平辈论交,这一回摆起架子,尤其还能喝令祝雅瞳,也是心中好笑。

  随杜扶风去了大帐,坐在监军之位听将官们详解此役的计划,吴征才知这一趟秦皇志在必得。

  虎贲军点三千军,以操练,换防之势前往梓潼,途中更逐步分散,作势前往周围诸郡!最终只留六百军入梓潼,汇合善搜索,警戒,追击的越骑军与弓手为主的射声军,骑,步,弓三军混合一同攻山剿贼。其余兵马继续分散,向已查明的贼党窝点进发,一处发动,处处发动,务必让贼党没有喘息与反应的时机。

  吴征听得热血沸腾,簿册上注明的窝点有二十余处,贼党藏得再深再多,这二十余处一锅端了也能重伤其元气。而且看燕国使臣即将入京,三国帝王这一回都动了真格,大秦这一仗只是个开篇,日后对贼党的追杀无穷无尽,不把贼党全数剿灭誓不罢休!

  再强大的组织还能敌得过全力发动的国家机器?即使是祝家也只是占了维系平衡的便宜而已,若是三国帝王一同下定决心,祝家同样逃不过倾覆的下场。

  “吴大人,您看可有疑问?”

  杜扶风眯着牛眼,嘴角不无冷笑之意。

  “如此详尽周密的计划定是朝中几位柱石大人共同拟定的,这几位大人出手,下官还能有什么问题?”

  杜扶风向来与迭云鹤亲善,现下他不敢为难吴征,可找着了机会就挑三拣四,时不时还暗讽几句。吴征听他讽刺自己多余,也毫不客气地捅了下软刀子,言下之意:你不过一介匹夫,何足道哉。

  “既无他事,明日三更造饭,四更军伍开拔,吴大人莫要晚了!”

  “不会不会,杜校尉放心。”

  告辞杜扶风,吴征行至大帐门口毫不客气地将门帘重重一甩,嘶啦一声将缝合处扯下一半来,回身陪个笑脸:“啊哟,下官不慎,请杜校尉见谅。”

  吴征暂居的军帐分了两座,以备男女分居。此刻跟随来的众人都在男帐处,吴征进了帐刷地沉下脸,郑重向顾盼,冷月玦等人道:“你们这里等候,我还有件机密要事,半刻都不能拖延。祝家主,师姑,请随我来。”

  与祝雅瞳,陆菲嫣到了女帐处,吴征颓然坐倒道:“我要说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你们先听我说完……莫要急着打我骂我……”

  先认了个怂,胆大妄为之后实在有些心虚。吴征将与玉妃结识,被太子发现擅离职守落了把柄,到设计强杀了杨修明的过程娓娓道来。陆菲嫣听得心摇神驰,不及责怪,皱眉道:“这么大的事现下才说,怪道你那么怕太子……可怎生得了!”

  “若不是今日又去了趟天泽宫,此事我还不会说,也没法对人说起!”

  吴征摇摇头,向祝雅瞳道:“让你猜对了!玉妃在天泽宫遇见了一个人,呵呵,忧~无~患!”

  “果然如此!”祝雅瞳双拳一紧,美眸圆睁:“快说清楚!”

  天泽宫里冷冷清清!幸好新来的仆妇应是得了赵立春的嘱咐,一向伺候起来手脚勤快。

  偌大的浴桶水温适中,难得还有几片花瓣,桶旁还有些澡豆。玉茏烟光裸着沉入温水中,舒服得从胸腔里发出声悠长的呻吟。冷宫里的孤单寂寞她早已习惯,可自从吴征来了以后,日子慢慢地在变好。足以饱腹的饭食,适宜时令的衣物都让玉茏烟心有慰籍。

  水纹荡荡,光洁而曲线玲珑的躯体似在桶中飘荡。不再忍饥挨饿,让一身肌肤白里透红,腰肢又丰腴了些让人不喜,可胸前一对美乳高高涨起,越发饱满!

  自年幼的青涩至青春的活力,再到如今像熟透的果实,丽质天成的娇躯,只需稍加雨露栽培立刻又艳光四射!水中倒映的面庞熟美端雅,几乎没有一丝皱纹,依然年轻得可人心田。至于沉坐在小椅上的臀儿仍像从前一样香嫩丰软,那天他忽然大胆地侵犯让自己泄了身子,似乎对这只臀儿也十分喜爱。

  玉茏烟当然知道这只臀儿的魅力,光滑,丰翘,绵软又弹性十足,或许他也会喜欢将两片臀肉像球儿那样拍动……丽人咬着唇瓣,脸上犹如火烧般泛红。她实在想不通,一颗分明快死了的,只为复仇的一线希望而跳动的心,为何会被人这样撩动。那日爱抚,抓揉,抠挖着自己的粗糙大手,肆无忌惮又好整以暇,每一下都拨弄着心弦,随心所欲地掌控着一切,让人心惊胆跳,又心醉神迷。

  颤抖地探出手指探向胯间,浓密的乌绒经热水一泡异常绵软顺滑,而那一小片水域也变得粘腻。独居冷宫的日子,连欲望都已失去,即使被杨修明反复凌辱时也曾激起变态的快意,可一旦停止,便从无想法。可是吴征的到来打破了身体的沉寂,火热的吻让她心肝乱颤,那一日不容分说的“欺凌”更是让深埋许久的欲望如焚天的烈焰,烧得心神俱化。

  “啊……吴大人……”

  酥颤颤的媚吟自喉间不可抑制地哼出,娇躯似被剧痛与难耐双重折磨猛地抽紧,尤其探入腿心的手指与抓握豪乳的玉掌,更是使尽了浑身气力,毫不怜惜的抠挖,掐挤。

  腻滑的浆汁从小口里被挤出,汇入温水。玉茏烟双颊羞红得如盛开的山茶,酥软地倚在桶沿。那小巧的手掌异常地灵巧,将玉盘一样浑圆的豪乳像挤面团一样揉搓,纤细的手指忽而一根,忽而两根,一曲一伸,快速地翻搅着敏感媚肉。

  仰起的螓首靠着桶壁,一头秀发披散着瀑布般洒落,情欲的气息比温水更热,比蜜汁更浓。幽谷里的手指仿佛一根鱼竿,将深处的冰山剥开,露出真容。

  星眸迷离,娇喘渐急,鼻息间那娇媚甜腻的长长鼻音,不仅能激起男人的强烈欲望,也能让美妇更加投入。玉茏烟圆张樱口吐出香舌,喘息着哼道:“大人的棒儿好大……”

  香舌迎空抖若蜂翼,两边更是蜷起,仿佛包含着一条肉柱裹紧口中,灼热的高温炙烤得樱口酥软,香唾都不可抑制地自唇角滴落,一颗颗晶莹地洒在豪乳,顺着浑圆的乳廓粘腻地滑过峰顶梅珠,汇入温水。

  笔直丰腴的双腿用力地绞合踢动,拨得池水哗哗作响。手指在幽谷里更是翻江倒海一般旋挖着媚肉,搅得花汁汩汩。玉茏烟抚在豪乳上的小手使劲分开,拇指侧按着左乳尖向右一拨,中指寻着右乳尖向左一拨,在高声的媚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