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京凉风云 第十章 但为君故 共赴潇湘(1/2)

加入书签

  第10章但为君故共赴潇湘娇羞正合风前韵,愁绪换入山外霞。

  云霞终会散去的,对不对韩归雁蜷成一团缩在吴征怀里,这一首名震当世送给她的诗在心头萦绕许久时常念起,越念越爱。

  现下还有愁绪吴征拿着条方巾为爱侣细细抹干湿漉漉的长发,至于原本揩抹身子的那一条大巾早被他扔去了墙角,碍不碍事没啦只是今后若没了你,真不知日子如何过下去。

  吴郎,你可万万莫要负了人家。

  这番话说出来,韩归雁也觉诧异,便是人生最艰难的时光里也未曾如此脆弱。

  英武的女将现下可连一个普通女子都不如,活脱脱一个小女人。

  傻瓜吴征点了点她挺立的鼻尖笑道:你就等着我娶你过门吧。

  过门韩归雁茫然地眨了眨眼,片刻后断然摇头道:不成人家名声不好,若嫁了给你要耽误前程,不成的……咦名声是什么能当饭吃么吴征忽然诡笑道:还是雁儿表面上一本正经,实则偏爱偷情多些哎呀,你坏透了……韩归雁挥了顿粉拳气鼓鼓嗔道:人家就是爱偷情,哼,人家家里还有一堆面首呢。

  不是偷情是什么呵呵,竟敢在夫君面前提面首的事情。

  吴征把手掌放在韩归雁腰侧道:老实交代,那堆面首到底怎么回事赵书涵又是什么来路咯咯咯,别挠别挠……饶命啊……夫君大人饶命……人家老实说便是了……韩归雁全身花枝乱颤,服了软才摆脱魔手,喘息道:别人家的面首虽和妾侍一般,总被主人送来送去的,可也比韩家的日子好过些。

  韩家的面首可怜得紧,每年都要死那么几个,嘻嘻。

  吴征此时揩尽了长发,将韩归雁横身抱起迈向大床,闻言笑道:啊哟。

  韩家的主人难道是个吸血的女魔王不成有些是京城里浪荡子,欺侮些良善平民又不好收拾,索性收进房里,想打想杀还不是人家说了算。

  有些则是有心人刻意安排进来的,那隔着些日子也只好杀了了事。

  韩归雁被摆在床面,一身春光毕露艳色迷离。

  原来韩家主人倒是个除暴安良的女侠。

  赵书涵呢他是迭云鹤送来的,原本是梨园里的花旦。

  嘻嘻,此前迭大将军已送了两人来,一个是满身横肉的壮汉,还一个是正气凛然的书生,可都叫我给弄死啦。

  不成想最后送来了个兔儿爷一般的赵书涵。

  彼时奚叔叔和爹爹已在筹划人家入京的事情,留着他便是为了送些半真半假的信儿给迭大将军。

  平日里耐着性子待他倒不错,这货是个草包,竟敢在韩城作威作福。

  恰巧你下山往韩城来,留着他也没用了,便送给你玩玩。

  不成想烂泥扶不上墙,三两下便让你收拾了,好生没趣。

  两人挨着肩并排仰躺,忆及当时旧事不由相视而笑。

  非也非也吴征一本正经地道:赵书涵本为盖世奇才,胸怀大志腹有良谋。

  只不过遇上经天纬地的吴公子,也只能甘拜下风。

  咯咯咯,胡吹大气好不要脸韩归雁伸出玉指刮着吴征脸颊,心中却越发喜爱,只觉和他呆在一起无时无刻不有新奇好玩的东西,连吹牛皮都能吹出别样的花花来。

  亲昵的动作勾起情火,吴征翻身压上,两人紧紧贴合似黏在一起。

  还疼么嗯。

  还疼……韩归雁羞羞怯怯,此前欢好的销魂滋味让人难忘,然而蕊瓜新破,一时仍是害羞,腿心处亦还残留着时不时涌起的撕裂痛感,虽不甚疼,总有些许不适。

  丽人不是不想只是还未适应。

  吴征虽也初经人事,但博览av与h书号称理论学博士的家伙怎会不知方才太用力了些,慢慢便好啦。

  嗯。

  人家不太懂,你……你看书多,要教人家……被爱郎压在身下肌肤相亲,尤其一对高挺的奶儿也被压得扁下却从上廓下弧处满溢而出。

  韩归雁脸颊绯红,目光左右游移怯生生地言道。

  好,我们一起学。

  吴征双臂一撑移至韩归雁双腿间,只觉她肌肤光洁如绸,滑如丝缎,竟是浑不着力一般。

  那腿心间的芳草近在眼前,只见虽乌黑粗亮却稀稀疏疏,掩不去饱满的花唇。

  掰开韩归雁半推半拒的双腿,此前破身时过于猴急,还未曾细细打量她的身体,此刻注目凝望才发觉花唇极美。

  两片肉脂丰厚肥满轻含着中央一颗圆圆巧巧的蚌珠,一道蜜缝浅沟裂至半途的幽谷洞口处略微外翻,现出淡粉的柔嫩花肉来。

  整只蜜壶犹如微微张开的小嘴,可口中却全没些儿缝隙俱是满满的花肉,怪道此前阳根进入时只觉膏脂满溢,紧窄难行。

  膏唇暖玉雁儿,太美了。

  无有甚么可赞颂的词汇,吴征双目一眨不眨地贪恋打量,似要用目光将花户吞下一般。

  韩归雁早捂紧了脸,最私密处被近在咫尺地看得纤毫毕现,初破身的女儿家羞不可抑。

  伸出舌头像只宝剑顺着蜜裂从下往上一撩,只觉微潮的清露溢得满口芬芳,而弹滑丰满的唇脂触感又柔又腻妙不可言。

  还待再尝一口,韩归雁已像中箭的兔子般跳了起来:啊哟,你干什么……感觉不好么吴征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脸上颇为淫邪道:这也是书上学来的,不是让我教你么这……怎么能成嘛……成的成的,乖,躺好。

  分开那双长得惊人的玉腿顺势攀住大腿根以免丽人又受惊逃开,吴征一口含住诱人的花户重重吮吸。

  啊……韩归雁嘶声一呼,朦胧中只觉连声音都麻得酥了。

  这一回却是不再受惊,那怪异的麻痒窜过全身分明让身体如散架一般,却不知从哪生出一股力气让娇躯紧绷,双手死死地拽进床单,双腿环着吴征的头颅交叉并拢,倒像要他吃得更深一般。

  那只挠人的舌头何其灵动,先是绕着鲜美柔嫩的蚌珠打着圈圈,一波又一波的电流几让她背过气去。

  逗弄了一阵又变作舔扫,每舔一下便让韩归雁如同吃了一鞭娇躯一挺。

  那舔扫的速度不下快剑连环,韩归雁娇躯剧颤,连带口中媚人的呻吟也越发急促。

  快快……快……初破身的丽人怎能招架住这般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刺激,媚吟中语无伦次。

  好……不想韩归雁竟首次主动要求,吴征心中大喜,含混不清地应了一声,舔吃得更加激烈。

  这一会不再是只逗弄小巧圆珠,而是大开大合,将一只肥美花唇吃得一丝一毫未曾放过。

  舌头更如尽情炫技的宝剑一般,勾,挑,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