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那一场没有质量的穿越(1/2)

加入书签

  书名:【江山云罗】楔子:那一场没有质量的穿越

  作者:林笑天

  ◆ 楔子:那一场没有质量的穿越

  「砰&&」

  一记类似板砖之类的硬物,砸破了装满了汤水的罐子,发出清脆又略带沉闷

  的怪声!「扑通&&」

  紧接着,像是软趴趴的沙袋子被人放开,失去了所有支撑的力量倒在地上。

  不大的空间裡,人声鼎沸突然变成死一般静寂,让人不敢相信在这个喧嚣浮

  躁的会裡,竟然还会有一处安静得可以参禅的地儿。

  可惜,好景不长,无数杀鸡一般撕心裂肺的尖利叫声,无论好听不好听,顺

  耳不顺耳地如同超女海选大赛一般毫无顾忌地飙起。

  不知是由于发自骨子裡还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尖叫声竟然持久没有断绝

  连「此起彼伏」

  一番都没有机会。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

  「快快,快报警!」

  「出人命了&&」

  「血!!!!!!」

  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大量奇奇怪怪的惊叫声,感歎声,伴随着倒在地上那人

  开始逐渐模煳的意识。

  倒在地上的人穿着医生特有的白大褂子,脑瓜子破了个血洞。

  汩汩流出的鲜血正凶狠地拉扯着生命的气息,无情地离开原本与它们融为一

  体的躯壳。

  「打120叫救护车,快打120!愣着干什么。」

  这是吴征所能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最好笑的一句话。

  自己就在医院裡,狭长的急诊室过道叫什么救护车?赶紧让四轮担架床过来

  是正经。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0*1*b*z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banzhu@qq即可获得最新

  百度【第一】既是

  .01bz.

  妈的,刚才分明是孔老二的声音,狗屁不通的内科任医生,专给自己小鞋

  儿穿。

  人命关天的时刻,城裡赫赫有名的内科专家居然在吼叫着打120。

  或许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巴不得我快些死了吧!吴征的内心裡涌起一阵荒谬

  感。

  奇怪的是,荒谬感的涌起,居然暂时掩盖了脑门上剧烈的疼痛和心中同样不

  缺乏的悲哀和恐慌。

  荒谬艺术!这就是荒谬艺术么?全身一阵失重般的感觉过后,吴征便陷入了

  一片空明的状态。

  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再看一看眼前的世界,眼皮抗议着不听指挥;想再听一听

  身边嘈杂的声音,即使是平日裡常人无法忍受的尖叫,却发现声音这种东西完全

  和他隔绝;想张一张嘴,哪怕是很怂地呼一声痛,也根本无法做到&&迷离之中

  往事一幕一幕如同电影片段一般在脑海中浮现。

  自己这么个无父无母的弃儿,在孤儿院中被会救济到九年义务教育结束。

  沐浴在新会的光辉之下,吴征并没有消沉或是破罐子破摔,随随便便进入

  会混一辈子。

  这个善于总结的孩子在翻阅了无数本有关于读书才有出头天,或者学会数理

  化,走遍全天下的故事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靠着自己继续唸书的道路。

  抱着出人头地的美好愿望上了高中,靠着一点点救济金和拚死拚活地给人刷

  盘子,搬煤炭,扫马路,勉强维持着生活和学费。

  什么?奖学金?一个要用大把的时间去维持生计的孤儿,吃的是咸菜加米饭

  或者馒头夹咸菜,还有能力拿奖学金么?吴征有点小聪明,这样的绝顶天才和他

  就没关係了。

  硬着头皮,凄凄惨惨慼慼地念完了三年地狱般的高中!或许是这份精神感动

  了上天,倒霉了十八年的吴征终于转运了,梦寐以求的医科大学骨科学系本硕连

  读录取通知书之外,还附带着慈善基金所有学费赞助。

  幸福突然到来的那天,依旧住在学校高中残破不堪宿舍楼裡的吴征,一路狂

  呼着奔上后山,像个疯子一般一会儿狂笑着在地上打滚,一会儿又伏地嗷嚎大哭

  搞得学校在随后一段日子裡始终飘荡着后山的神秘传言。

  有说山上住着个疯子的,有说山上在闹鬼的,每个人说起来都是讳莫如深,

  不一而足,总之是生人勿近。

  始作俑者吴征同学哪有心情管这个,踏进大学校园,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比起高中三年,大学简直就是天堂。

  不需要每个学年开始前再为学费发愁。

  平时做做家教,接些发传单之类的兼职收入也远远超过了刷盘子,吴征从此

  告别了一日三餐与之相伴三年的酸菜馒头&&虽然因为居然患有重度晕血症与外

  科无缘改修内科,虽然因为从小到大的辛苦生活实在不懂得什么品味,情调,从

  来无法和某个女生长期稳定交往。

  即使有那么一两个对他的诚实可靠芳心暗许,也在知道他大大超越时代的」

  无产阶级」

  身份逃之夭夭。

  吴征还是顺利地毕业了!作为一名包揽了五年奖学金的尖子生,又没有太过

  离谱的要求,理所当然,探囊取物般拿了份县城医院的工作。

  中学是地狱,大学是人间。

  现在呢?体面的职业,不错的工作环境,可观的收入,配上水灵可爱的小护

  士们,天堂,天堂哪!午夜梦迴,依然孤身一人的吴征把人生总结为三个阶段!

  如今身处天堂阶段,美,嘿,真美啊!当然,天堂裡有个不招人喜欢的玉皇大帝

  吴征背地裡瞪着孔老二那张满是肥肉的麻子脸暗暗咒骂,长得就一副反派的模

  样!可惜,一个老实人,苦了太多年,也实在苦得怕了,自己今天的地位来得实

  在不容易不能失去,他天生比旁人落后得太多,咬着牙追赶了二十多年,难免心

  中患得患失。

  夹着尾巴做人,只想着安稳过完一生的好人,却天不遂人愿。

  120送来个急诊病人,吴征坐镇急诊科,刚听了听心脉病人便突然断了气

  真是出门撞衰神,带着病人来求医的几个留着黄毛刺青的小年轻死活不肯接

  受院方的解释,一通流利的粗口加上凶神恶煞的表情,吓得漂亮的小护士们如同

  受惊的小鸡。

  吴征环顾四周,孔老二诊室大门紧闭早早做了缩头乌龟,几个护工在一旁事

  不关己埋着头彷彿看不见一般。

  作为在场唯一的年轻男士,刚刚要表现下男子气概,却彷彿点着了火药桶。

  领头的小年轻顺手拎起吴征桌面上的砚台,狠狠地砸在那一颗有些木讷的头

  上。

  &ash;&ash;那是吴征准备坐诊无聊的时候,练习毛笔书法,娱乐自己,陶冶情操的

  砚台啊!如今成了致自己于死地的凶器!老实人,总是受欺负的;老好人,总是

  那么的悲哀。

  这一辈子,我做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么?◇◇◇吴征胡思乱想了许久的时间

  这位医科高材生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脑门上的血洞是致命的伤口,即使自己曾经的导师,全国着名外科专家吴

  任来了也束手无策。

  随着血液的流失,什么五感六识早就失去了作用。

  随着呼吸的逐步减弱直至断绝,头壳裡那点脑浆子除了看上去像豆花那么水

  嫩以外,不应该有别的附加价值。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还能想,还能思考,还能,还能分析一下我的脑浆子长

  得什么样子?吴征狠狠地打了个寒噤。

  惊天地,泣鬼神的寒噤就像听了几百个冷到极点的笑话,室内温度骤下降五

  十度一般,吴征全身一阵哆嗦。

  他有些愕然地动了动手指,能动?蹬了蹬腿,有点儿麻,劲道还行。

  劲道还行?吴征一个激灵,居然翻身坐了起来。

  原本中度近视的眼睛此刻清朗了不少,眨了眨眼,没有生涩的感觉,我的博

  士伦哪去了?摸不着头脑的吴征突然愣住了,眼前的场景对他而言太过震撼,太

  过恐怖。

  上百具尸体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地排在地上,呈不规则状。

  「嗡」

  的一声,吴征的脑壳裡发出炸雷似的一声巨响。

  作为一名在和平年代生长的老实人,平日裡连远观解剖一具尸体,都能胃海

  翻腾,恨不得将上星期吃的青菜一起吐个乾淨。

  陡然间出现在一座修罗场正中央而没有立刻嘎地一声抽过去,已经是个了不

  得的奇迹。

  直到一股又腥又浓的温热液体喷得他满头满脸,突然变成红色的视线让吴征

  更加惊恐,怪叫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