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亲吻我的蛤蟆公主(1/2)

加入书签

  1 金俊阳

  “阳阳同学这是你换的第n个助理啦你再这么换下去你耍大牌的花闻是注定要落实啦”

  这一刚拍完戏想休息会儿安金贝这个臭小子像只苍蝇一样围在我身边数落着我的不是这小子什么时候和丽丽安站到一线了幸好当初沒有娶他妈咪要不然真的会被这个继子给气吐了血

  不过又有几个能像段睿琪那样心甘情愿被安金贝折磨的吐了血才能娶到安启儿想不到真正的爱情能让段睿琪英明干练的大总裁甘心做傻事有时候想想要换成是我我真的会愿意为一个女人而这么做吗

  “喂你们两个别闹啦赶紧过來吃汤圆”

  听到这声音不用猜我也知道一定是柳怜花又提着宵夜來探班了想想这个女人虽然脾气爆了点动不动就举铲子要打人可是她做的菜真的好好吃喔

  正在张嘴去吃美味汤圆头却遭來一记爆粟只听那粗嗓门又喊道:“喂你不赶紧趁热吃坐在那里傻笑什么赶紧吃啦”

  我很委屈地捂着头辩诉:“我本來正在吃是你偏偏影响我”

  “那还不赶紧吃汤圆会含着水份越发越大凉了就不好吃啦”

  看着柳怜花又盛了一碗把我面前那碗快凉了的给换到她面前我本來对她要发些不满的抗议被这碗温暖的汤圆给熔化掉了

  丽丽安看了看柳怜花又盯着我瞧了瞧我心虚地赶紧低下头我可不希望被她看出我为这碗温暖汤圆而感动的想要亲亲柳怜花的念头

  丽丽安大概是吃完了放下碗就握住柳怜花的手很恳请地说:“花花你办事如此细心反正你现在沒什么工作不如帮帮忙暂代阳阳助理一职”

  “我不要”

  “我也不要”

  我与柳怜花面面相墟想不到大家想法一致可又心里极不痛快起來有些生气地想你柳怜花天天能和我这么极品的帅哥在一起竟然还这强烈的拒绝真是太伤我的自尊心在这一刻我决定一定要聘柳怜花当我的助理要是她敢对我凶我就以主人的身份批了她

  恨恨地这么想着我马上改口:“我决定录用花花做我的助理”又对着一脸惊诧的柳怜花坏坏一笑“你现在是我的助理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丢你的人不要脸但要紧的是你往往丢的就是我的脸”

  “你找打”

  柳怜花气愤地抡起汤勺就要对我开打我怎么就忘了这女人是逮着什么都可以当做凶器來对付我

  “丽丽安金贝快救我啊”

  我左闪右躲着柳怜花的汤勺是不停地袭击着我大有要把我抡扁的架势丽丽安和安金贝在旁握着勺子敲着碗为柳怜花加油助威更可气的是不帮忙也就算了丽丽安竟然公开说:“花花只要你愿意给阳阳当助理我批谁你用铲子打他但不要打他的脸喔还有呀也不要在公众场合这么做”

  “丽丽安我一定要去外婆那里告你的状”

  我气愤地指着丽丽安大骂她的不道义也未防范地肩上遭來柳怜花的一铁勺痛的我捂站肩膀回头瞪向柳怜花再看柳怜花也是沒想到自己会下手这么重满眼慌张地连说“对不起”可我是决定要好好惩诫她不能灌输她向我抡铁铲、铁勺任何一把只能做饭用的炊具

  “柳怜花”我恨恨地喊着她的名字她也怕怕地向后退去可是她退不掉的我已经将她硬揽于怀里露出我洁白的昨天刚为美白牙膏做过广告的闪亮牙齿狠狠地咬向了柳怜花的嘴

  可是明明是咬着为何我会如此这般喜欢地去吻吸她害怕的有些颤抖的舌头咬袭渐渐转为深入的吻吸哇我吻上了她我竟然吻了她

  2 柳怜花

  “启儿我们真的要搬去段睿琪那里住啊”

  我问完后就后悔了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女人跟了男人结婚就要搬到男人家去过日子天哪我怎么问了这么愚蠢的问題好在启儿很贴心地拍了拍我的手背“表姐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们搬过去啊”

  “不是我只是”我有点开不了口

  启儿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很理解地笑着说:“我听金贝说起你和金俊阳在一起的事”

  “沒有啦我们之间什么都沒有我只是他的助理他那么臭美的自恋狂我才不会喜欢上他呢”我心虚地抚了抚自己忐忑晃动不停地小心脏想不到人一心虚果然连喘气都这么累

  “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