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缠绵一天一夜(1/2)

加入书签

  贾君杰把手放在子宣面前摇了半天也不见她回神,不禁大大的叹了口气,“我说子宣你到底在想什么,可不可以说给我听听,不要让我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着你发呆。”

  子宣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搅着眼前的的意大利面条,“我在想那个项少其啊!”

  “什么,你想他做什么,我是你男朋友你只能想我,不准想别的男人。”贾君杰立刻醋劲大发。

  子宣见他误会了,摆摆手解释道,“你胡说什么啊,我是在想清恩跟他之间的事情,我跟你说过的清恩喜欢他,但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清恩,我要想个方法让他喜欢上清恩让他们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啊,害得他吓了一跳,差点要找项少其单挑,“这个好办啊,只要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就好了。”“我也知道这个,可是关键是施行很困难啦!”“这有什么难的,你交给我来帮你想办法。”贾君杰拍拍自己的口,一切交给他了男生怎么能让女朋友为这些小事情烦恼呢。

  子宣高兴的亲了他一下,“真的,那就谢谢你了。”贾君杰着被亲的地方呵呵的傻笑,看来这件事情得到的回报还不赖,以后有这样的事情他一定第一个举手帮忙。

  项少其每天都很享受着晚上跟清恩的甜蜜时光,虽然家没有那么大,可是很温馨下班回到家里清恩做着他爱吃的晚餐,他在边上帮着忙,吃完饭他帮着她一起收拾,小日子过得就像真正的夫妻一样甜蜜幸福。

  门铃声响起,清恩从厨房探出头,“少其帮我开下门,我走不开。”

  “好”项少其从卧室走了出来打开门,见到门外的人,“你们怎么来了?”子宣推开项少其,自顾自的走了进来,“要你管,我是来找清恩的。”

  项少其看着站在门口的贾君杰,“你们来做什么?”贾君杰把手里的袋子拎起来晃了晃,“我们来趁饭,两个人吃饭多无聊,不过我们怕你们准备的不够,我们可是有带准备。”

  “是呀,你上班的时候霸占着清恩,下班的时候也霸占着她,你既然不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那我就只好自己找上门来了。”子宣帮着清恩把做好的饭菜从厨房端了出来,不满的说道。

  “味道好香啊,我说少其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老婆有这么好的手艺也不跟我们分享一下,独自一人享受你真是太吝啬了吧!”看到满桌子的的好吃的,贾君杰不等人招呼,自动自发的坐下。

  “少其吃饭了。”清恩叫着站着不动的他。

  项少其看着这二个不速之客,只能摇头叹气,看来今天的爱心晚餐被这两个灯泡搞砸了,他只能心不甘的坐下。

  “来,chateaulafiterothschild85年的红酒拉斐独家珍藏今天就便宜你们了。”贾君杰拿出袋子里自己带的红酒帮帮他们俩人一人倒了一杯。

  “你们怎么不喝?”清恩看他们两人空着的酒杯问道。

  子宣得脸色僵了僵,“我们等一下还要开车就不喝了,这可是特地为你们准备的,就当庆祝你们乔迁之喜你们尝尝看。”

  “对呀,少其你不是对红酒很有一套的,你尝尝觉得口味怎么样,看我有没有买到假酒。”贾君杰也在一边怂恿着。

  项少其虽然疑惑,可是他也没有多想,他端起高脚杯,轻轻地摇了摇,然后浅尝了一小口,“味道醇厚,的确是85年的拉斐,可是为什么有点苦涩味道。”

  “不可能的,你肯定搞错了你多喝几口,应该就没有了是吗?”项少其怕自己搞错,这次又深喝了一口,“不是啊,真的有苦涩的味道,难道你真的买到的是假酒?”

  “不可能的,清恩你也尝尝看。”

  清恩也端起酒杯饮了一口,虽然好坏她品不出来,不过苦涩还是尝的出来的,“真的有点苦涩的感觉。”

  子宣跟贾君杰见二人都喝了酒,对视一眼,露出诡异的笑容,“苦涩的味道,等一下就会变成甜蜜的味道了,我们吃饱了就不赖在这里了,拜拜。”

  子宣拉着贾君杰的离开,走到门口快关上门的时候,贾君杰突然转身对着项少其眨眨眼,“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记得不要太累哦!”清恩看着桌子上没怎么动的晚餐,被子宣他们搞糊涂了,“他们来吃饭可是怎么都没吃就走了,不要理他们走了更好,我们吃我们的。”不欢迎的人离开,项少其反而高兴算他们识像。

  子宣下了楼,看着楼上的灯火,“希望我不会为了今天的事情后悔,不然我第一个就要找你算帐。”

  贾君杰搂着她的肩膀,“只有生米煮成熟饭他们的关系才能前进,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今晚他们一定会有个难忘的夜晚的。”想想他就兴奋,酒里的药的分量可是足足的,希望不要浪费了他的一瓶好酒才是。

  “希望我今天的决定是对的,要是清恩受到什么伤害,我一定会恨死我自己的。”

  “不用担心我认识少其那么多年,很清楚他的为人的,他不是个使乱终弃的人他一定会好好对她的。

  子宣点点头,现在她能做的就是相信他的话,希望是自己多虑了,”那我们回家吧!“现在担心也没有用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清恩依偎着少其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清恩感觉到自己身体总有一股热气往外涌,“少其你有没有觉得热,是不是空调坏了。”清恩只感觉身体里好像有一股火气一比一下强的往上涌,热的她好难受想把衣服脱光。

  “是有点热,我去把温度打低些。”项少其站起身,想去拿遥控器,可是一阵晕璇又坐到了沙发上。

  “你怎么了?”清恩见他突然倒下用手抚着他的额头,少其只觉得被她抚的地方一阵舒服,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瓶酒有什么问题。

  “少其你怎么样?”

  “我没事,你呢?”他的声音已经沙哑,渐渐控制了他的神经。

  “我好热,好难受。”清恩边说边脱衣服,很显然脑袋已经不在清醒状态中。

  “不要脱,我们肯定是被他们两个下药了,你再脱下去会出事的。”项少其用着最后的一丝毅力,抓着清恩脱衣服的手。

  “你不要管我能出什么事情,我才不怕我好热我要脱衣服,你难道会把我给吃了不成。”清恩甩开他的手,继续脱衣服,上身已经脱的只剩下内衣了,她把手伸到后面准备继续脱。

  “不要脱了,我真的会吃了你的。”项少其拉着她的手,不让她把最后的一丝障碍脱去。

  “你要吃我,好呀,给你吃,给你吃。”清恩被药物控制的本不知道自己在坐什么,整个人趴在项少其的身上,这样的诱惑摆在眼前就是圣人也不会无动于衷,更何况是被下药的人。

  项少其用着最后的毅力抱起清恩走向房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