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24(2/2)

加入书签

起了当年先皇的容颜了吧,当年先皇生前将玉玺交至她手上时,她甚至认定这辈子也会将此物隐瞒下去,带入黄土之中,却不料到底是派上了用场,先皇,你是臣妾心中,最当之无愧的皇帝……

  如此以来,泠雅终于能够多少按着计划行事了,虽然自己本就打算弑君,这有违世俗伦理,多少会背负着些骂名,但如今先皇的话仿佛干涸时的雨露,为泠雅前行铺出了一条康庄大道,就等着他踏上去,泠雅的心里,由衷的感激先皇,他会用实际行动,来带给百姓安定的生活

  这或许便是上天注定!

  泠雅第二次造访兵部,这已经是深夜,陈大人已经昏昏欲睡,但仍然勉强着自己处理着手头的事务

  “即刻出兵!”泠雅将玉玺放于陈大人的面前,

  “没有虎印,臣实在是……先皇的玉玺!”陈大人睡眼惺忪的一边说着一边抬头,在看到桌上的玉玺的刹那间,吓得从凳子上跌落了下去,赶紧跪拜在地,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还不快快出兵!晚一刻,皇帝出了什么差错,你全家的脑袋可都不够掉的!”泠雅一拍桌子道

  “诺!”

  陈大人颤抖着滚了出去,如此,差不多也该收拾启程了,泠雅将玉玺收好,离开了兵部,夜渐深,战火正怒吼着……

  边塞,双方已经集结了兵力,塔人这次没有任何忌讳,淀游也一同出面,淀游没有穿戴任何遮挡面部的东西,怕是已经做好了叛乱的准备,面对玄棠嫉恶如仇的愤怒,淀游竟丧心病狂的笑了,笑的这般鬼魅,这些年来,他云游四方,多少看淡了这王朝的倾覆,即便是兄弟又如何?你的牺牲能够换来我的快乐,本王何乐而不为呢?说到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淀游,你可知你如今在干什么吗?!”玄棠愤怒的将手里的宝剑猛的挥下,死死地盯着这个叛徒鼠辈

  “哈哈哈,皇兄,本王如今清楚极了,哦不,应当称呼你为玄棠才是”淀游嘴角勾起,毒蛇一般的信子舔舐着剑上的血迹,那是袁将军的血

  “寒将军,孟将军听令,你二人带领大队人马血战塔人,尽可能将其抵御在朕的百米之外,孙将军刘将军带精兵小队从后方袭击塔王,淀游由朕亲手斩杀!”

  “诺!”

  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军队交织在一起,马蹄带着水飞溅而起,初晴的边疆又一次陷入了一片战火,雨水稍稍有些蒸发却又被血水浇灌了,看不出曾经的安宁,一个月前,这里还曾有七八个村庄,而如今已经夷为平地,只剩下烧焦的碳灰,横七竖八的尸体,被淹没在这喧嚣之中

  ☆、第二十四章

  作者有话要说:  ( ?????w????` )好悲伤,可还是要下一章,大结局

  “淀游,朕要让你以死谢罪!”

  玄棠怒不可遏,驾马冲过来就是当头一剑,却不料淀游这厮反应倒也迅速,反手硬是接下了这一剑

  “呵呵,玄棠,你以为本王周游列国只是习得些为政心得么?本王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淀游将马头一偏,玄棠的剑被推开了去

  “呵!朕还轮不到你这叛徒说三道四!”玄棠当机立断,给了一剑假动作,身子一侧,左腿灵活迅速的将淀游手里的剑踹飞了出去

  “可恶!”淀游失了兵器,尚且后退了一步,随即向回策马狂奔

  “呵!朕要看你能躲到几时!驾!”玄棠一夹马腹,乘胜追击,身旁略过无数死去的将士,却丝毫不动摇

  然而这只不过是诱敌之计,就在马儿即将进入百米圈的尽头时,淀游突然一跃而下,将地上的一把□□踢起,□□受力嗖的飞向了玄棠的马后股,马儿受了这一重击,猛然跪倒在地,玄棠也因此被重重的甩了出去

  玄棠将剑□□地里,稳住了身子,擦去嘴角的血迹,正在这时,淀游手持苍青色的剑迎面冲了过来,玄棠顾不得腿上的疼痛,拔起剑向上一推,却不料淀游一个空翻从背部给了玄棠一腿

  玄棠怒了,拔出了背上的另外一把剑,此剑是当年先皇北伐花重金打造的一把流樱宝剑,削铁如泥,锋利无比,玄棠没想到,对付这样的败类居然会让他用上这流樱宝剑,甚至可以说是玷污了先皇的排位

  玄棠怒发冲冠,一剑竟将淀游手上兵器的利刃削掉了大半,淀游一看情势不妙,飞身上马,一声洪亮的口哨过后,一个黑影挡在了淀游的面前,男人手中的武器不是是什么绝世神器,而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牛皮鞭

  “你是什么人!”玄棠怒道

  “取你狗命之人!”男人手中鞭子一挥,快如游蛇,鞭子是擅长远战的,这对玄棠的剑来说,可谓是克星

  玄棠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鞭抽中了左臂的肱二头肌,瞬间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原来这牛皮鞭之上,不光有尖刺,而且涂抹有剧毒,真是心狠手辣,不过也罢,战场之上,只有胜负,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可言

  玄棠若是再如此下去,二对一可不是上策,毒性有些发效了,他的额上渗出了冷汗,奸人所想之计,呵!朕绝不会这么轻易让你得逞,玄棠宁死也不屈服,正准备勉强的站起来与之较量之时,另一个黑衣人出现了,然而此刻的他并不是敌人,而是背对着玄棠,挡下了一鞭

  “老夫来会会你这神鞭!”

  说话间两个黑衣人便飞身到远处开始了对决,天助我也!玄棠心想

  ……

  “呵呵,前辈果真好剑法!”男人遇到了对手,显得有些兴奋

  “呵!废话少说”黑衣人一剑挡下了飞过来的一鞭,一手从口袋里抽出一根飞针,径直飞过男人的面纱,将其揭掉,露出了面纱之下的真面目

  这个人,便是袁将军的儿子!

  “袁飞!”黑衣人吃了一惊,这个人竟然是昔日的战友袁将军的儿子

  “呵呵,我现在叫高阔!而且那老头子,也是我亲自动的手”男人冷笑着,不带任何感情,轻轻的舔舐过手上沾染的血迹,紧接着尽情的舞动着手上的牛皮鞭,像是陶醉在这战场之中,如同一头嗜血的猛兽

  “你这没有人性的东西!老夫要替袁将军亲手了断了你!”黑衣人听到高阔亲手杀害了袁将军,再也按耐不住胸中的怒火,全力以赴

  两个黑影在这片战场上像是两只凶猛的猛兽,互相厮杀着,吞噬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