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24(1/2)

加入书签

  ……

  皇帝出发后的第二天,泠雅便准备好动身后援,带上虎印谨慎的向兵部陈大人处赶去,如此也正好在皇帝作战的后续时使得援军抵达,但不料却遇上了一个让人抓破脑袋也不曾想到的情况,这无疑对目前为止的计划是当头一棒

  兵部

  “陈大人,本王命你即刻调遣余兵的二分之一随本王前去后援”泠雅将虎印压放在陈大人桌上

  “王爷,恐怕……臣不能调兵”陈大人拿起虎印,从纹路跟色样仔仔细细的端详着,眉头渐渐地紧皱了起来,又小心翼翼的将这虎印放下

  “为何不能!难道你要违背圣意吗?!”泠雅怒火瞬间烧了上来,不能调兵?!虎印就明明白白的躺在你面前,竟敢放肆说不能调兵?!

  “王爷息怒,这……实在不是臣有意为难您,只是这虎印……是假的”陈大人额前的冷汗直冒,说话也变得磕磕绊绊

  “假的?!怎么可能!这虎印是皇帝亲手交与本王的,怎会是假的”泠雅实在是难以相信,这从玄棠手里来的虎印,竟然是假的?!如此以来,玄棠岂不是自掘坟墓?!难道他疯了吗!

  “可这虎印,确实是假的,臣也无能为力”

  泠雅强忍着怒气,方才狠狠拍到桌子上的手不禁攥的非紧,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此刻一旦慌张,便会误了大事!

  虎印究竟是何时被掉包的呢?!自从玄棠将虎印交与本王之后,本王一直带在身边,绝不可能被掉包,如此说来,恐怕是在此之前,从玄棠手里便已经被掉了包!

  李公公!

  泠雅恍然想起那日淀游同李公公的秘密接头,李公公的确是将一个小包袱交与了淀游,如今看来,定是在那时便将真的虎印掉了包!呵呵,哈哈哈,是本王疏忽,竟忘了这个奸人的存在,如今恐怕淀游的手里恐怕是早已将真正的虎印销毁了,这枚假的虎印又绝不可能起到任何的效果,淀游,你这狡猾的毒蛇,竟给本王降了如此狠毒一军

  但如今若是不调兵前往,一旦塔人攻下了玄棠的防守,便为时已晚,整个大玄便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到那时,若想再灭掉淀游,平定边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当下必须要做的,便是如何才能说服陈大人

  泠雅如今苦思冥想,必须尽快想出办法,否则将会给大玄带来灭顶之灾,但这越是急躁,便越是难以想出注意,时间仍然一分一秒的过去,泠雅在院子里早已不知转了多少个来回,额前的汗丝丝明显

  维依看在眼里,难过于心,这样焦躁的泠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相必事情一定到了最最难熬的关头了吧,然而自己所能做的唯一的事,便是默默的看着泠雅,维依痛狠自己的无能,痛狠塔王的无情,痛狠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痛苦,他叹了口气,终究是无可奈何,轻轻的将手帕递给泠雅,让他擦擦汗

  泠雅哪里有心思擦汗,只是停了下来,坐在石凳上,眉头紧锁,看着水中安然的鱼儿,自己如今却怎能安然处世?痛苦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刺进了他的每一根神经,或许母亲说的是对的,自己本就不该这样,但泠雅不甘心,努力了这么久,终于等到的曙光,如今竟霎时间变成了地狱般的黑暗,这让他怎能咽的下

  正在焦头烂额之际,泠雅感到额前恍然一片清凉,仿佛有一双手,将他从痛苦的深渊拽了出来,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稍微的救赎,他顺着这清凉的方向寻找,发觉那是维依正在小心的为他擦去额前的汗水,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不知怎的,焦躁的心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恢复了以往的心境,或许是自己方才太过于焦躁,竟没有注意到他

  “我自己来吧”泠雅接过手帕,轻轻的沾了几下,摸了摸维依的手,是这双手,这个人给了他安心

  泠雅轻轻的一拉,将维依揽入怀中

  “维依,本王就到此为止了吗……好不甘心……”

  维依何尝不难过,可事到如今,也只能轻拍着泠雅的后背,安抚着他,让他不那么痛苦,至少不让他一个人承受,这皇权与军事的斗争,本就无常,若是一个人承受,那样就太可怜了,那样的事,维依也绝对不会允许

  “王爷,老夫人有急事见您”

  正在此时,梅兰的声音恍然出现,惊醒了沉溺在痛苦之中的人儿

  母亲?如今能有什么事呢?

  泠雅将手帕放到维依手上,起身跟着梅兰一同去了老夫人的房间,老夫人的房间物件不多,但却十分典雅,清净,梅兰将泠雅带至门前便退下了,进了门,只见老夫人双目平静的闭着,手里缓慢的转动着一串念珠,那念珠说起来还是二哥良人赠与母亲的,母亲身旁的桌上放着一个紫红色的盒子,看上去十分的严密,应当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母亲”泠雅闭了门,走到老夫人面前道

  “泠儿,你可知母亲为你操碎了心”老夫人眉头微微紧了紧

  “孩儿不孝”

  “罢了,如今事已至此,母亲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先皇创立的大玄王朝就此覆灭,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惨遭毒手,桌上的东西你拿去”老夫人深吸一口气,继续转动着手中的念珠,渴望带来一些内心的平静

  泠雅小心的走到桌前,打开盒子的刹那间,他惊呆了,这是先皇的玉玺!而且旁边还静静的躺着一封先皇的亲笔

  泠雅颤抖着打开那信封,只见其上赫然写着的话语磨灭了他二十多年来对先皇的仇恨

  泠儿

  朕知朕命不久矣,朕这一生无法给予你们母子幸福光辉,但朕心里,朕一直相信你比玄棠要强上许多,所以朕留下朕的玉玺由你的母亲代为保管,朕信任你的母亲,她是当之无愧的国母,至少在朕心中,无人能及,如若大玄面临倾覆之忧,凭此玺可调用兵权,见玺如见人,朕希望你能做一个贤德的王爷,但若如此无法安宁,朕同样希望,你会是受百姓拥戴的皇帝……

  读完信的内容,泠雅的眼前竟模糊了,原来在父皇的心里,一直都不曾觉得泠雅卑微,反而是赐予了他如此郑重的玉玺,泠雅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在老夫人面前,双膝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母亲,孩儿永生谨记父皇教诲!”

  老夫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泠雅出去吧,老夫人应当是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