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互诉衷情【甜蜜求戳】(1/2)

加入书签

  顾锦昨夜是困极了累极了才会没绷住,一时恼恨了,便用着脚去踩李钦的肩头,然而今早一起来才感觉了此举不妥,李钦虽然对着她温柔,但实际上是个霸道无双的大男人,她知晓他会处处包容她,但是她只要一发现自己哪里不好了,便也会立刻道歉。

  毕竟小性子可以有,但是该有的体谅更是必不可少。

  顾锦含着笑,听着声响走了出去。

  却看到了此生都值得纪念的一幕。

  原来她方才听到的声响并不是假的,远处确确实实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走了几步,她脚下是经过海水冲刷而来的细沙,清晨的微风吹拂而来,吹拂起她耳边细碎的长发,一股有点闲又有点湿的味道铺面而来,无比的凉爽地让她忘记了处在七月。

  放眼望去无边无际,广阔地仿佛与天地相连,而距离她最近的地方,重重波澜化为滚滚的白浪,仿佛席卷着天地一*而来,不断地翻腾迭起。

  浪打的声音就仿佛在奏乐一般,侧耳倾听,顾锦顷刻间忘记了所有的忧愁,她的心情与海天相接的蓝白色一样明媚。

  金色的阳光洒下,擦着松软湿润的沙子,顾锦闭上眼睛感受着海风,只觉得忘天忘我,沉浸在了这一片动人的景致中。

  待到她睁开眼睛,才浅浅地笑了起来,前世她一生都待在京都,压根没看到过这样的汪洋大海,更没有机会能够领略这样极致的美景。

  她终于明白李钦为什么要带她过来了,这景致在七月来看真是再合适不过。海边凉爽让人心旷神怡,而海滩上处处撒着金色的阳光,照射着脚底白色的细沙,远处依稀有着白鹭飞过,真是一场视觉上色彩上的盛宴。

  而这时候,她才看到远处站着一个人。

  李钦就在顾锦看过去的时候,回过头来,浅浅地朝着她一笑。

  以广袤无边的蓝色大海,上方相连的万里无云淡蓝色天空为背景,他身姿笔直,转头浅浅一笑,就仿佛海妖一样蛊惑人心。

  冷峻的面孔在阳光下闪着光,黑眸又像是无穷无尽的苍穹那般深邃,收敛沉淀着一切华光,唇角的弧度诱人之至,俊俏的不像是真人。

  顾锦的心砰砰砰跳动了起来,这一刻她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向着李钦走去,而走得近了,她才发现——

  李钦脚下,是一个围拢在一块,用石头在沙滩上画好的一个大大的爱心,而他就站在爱心的最中央,见着顾锦走来,轻声道,“锦儿,我之前只不过是写在了草地上,并没有亲口对你说过一句话。”

  “而这句话便是,顾锦我爱你。”

  海涛顷刻翻起,似乎也在应和着什么,又像是纯粹地伴奏。

  顾锦的面孔微微带起一丝羞意,眼中又翻滚着无比的欣喜,她忍不住小跑着上前,走入这个刻着的爱心之中,迅速撞入了他的怀中。

  蓝天大海之下,白色沙滩之上,大大的爱心之中,有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块,海风吹起他们的衣摆,衣摆如同两人一般纠缠,此情此景,已经可以入画。

  不知两人拥抱了多久,天上的太阳已经越来越灼热了,而顾锦的绣鞋中也沾染上了泥沙,脚都要慢慢陷下去了。

  这时候顾锦终于从李钦的怀中挣脱,想着他一直为着自己,甚至愿意给自己这么多的惊喜,她脸上就越发不好意思了,对比李钦的付出,她似乎真的没付出什么,不由抿抿唇开口道,“子墨,我昨天拿脚踩你了,对不起,下次我不会这样了。”

  李钦看着怀中的人儿,在眼光下连眉眼都似乎变得金灿灿的了,越发地美艳,轻易地夺走了他的目光,他忍不住捧住她的脸亲了一口,才意犹未尽地说道,“无妨,你踩我脸都无妨,这是锦儿拥有的权利,独属于锦儿。”

  这话还是蛮正经的,顾锦听在心里,看在眼里,便发现李钦真的是不生气,便也安了心。这时候她心里面真的甜丝丝的,原来真的是她不论怎么做,她都拥有这样独属的权利。

  只不过下一刻李钦便邪气地挑了挑眉,说道,“其实,昨晚,你踩我的时候,我还真的挺希望亲一口,今晚……”

  “……”顾锦面上迅速泛起了一层红晕。还她睿智无双冷峻淡然的睿王啊!不要这个口花花的流氓啊!

  不过很快她已经没时间想了,李钦已经深深地吻了下来,伴随着海浪的拍打声。

  ……

  过了许久许久,直到顾锦都要窒息了,李钦才放开她,两人一同抬眼看着这翻滚而来的大海。

  李钦低下头扫了一眼,便注意到顾锦的绣鞋已经全然陷入了泥沙。

  而这样的沙滩,其实穿着鞋走一点也不舒服,他轻轻一笑,将顾锦整个抱起来,为她脱下了鞋,然后将鞋子直接扔了出去,顺便将自己的鞋子也扔了,才挑眉道,“锦儿,光着脚在沙滩上走,才舒服。”

  说话间他的视线再次转到顾锦的脚上,要知道女子的脚本来就不能让人看,而此刻顾锦的脚丫别提多白嫩了,踩在这细沙上留下一个个的印子,十分的可爱。

  李钦的目光瞬时灼热了起来,顾锦感觉到一丝窘迫,一个个脚趾都缩了起来,真的像是沙滩上的一个个小扇贝,越发显得可爱难挡。

  李钦此刻有种俯下身子亲吻她脚丫的冲动,时间越久,他的情意便越来越深,他真的觉得,顾锦身上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好,每一样都让他爱得不行。

  然而看着锦儿这样羞涩窘迫的模样,李钦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在沙滩上光脚已经足够为难她,算了算了。

  心里面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感到极致的干渴,想到晚上的时光才好受许多。

  等到他重新看向顾锦,目光已经冷静了下来,拉过她的手,轻声说道,“锦儿你走几步,感觉好不好玩?”

  他真的心疼她,他舍不得用世上这些束缚女子的规则去捆绑她,他只希望她开心。

  顾锦原本是有些放不开,然而看着李钦的眸子,看到里面的情意,再加上这个沙滩上本来就没人,渐渐也就放松下来,一步步地踩着沙滩。

  看着自己的脚印,感受着沙子的感觉,提起裙摆让海浪冲袭,顾锦越发得了趣味,渐渐的,她缓缓地笑了起来,对着阳光,越笑越是灿烂。

  李钦低声一笑,跟着顾锦一块在沙滩上一阵奔跑。

  海风是这样的肆意,笑声是这样的肆意,而他们两人眼中彼此的情意是这样的夺目。

  顾锦越玩越是欢快,看到自己的裙摆全部湿透了,而跟在身后眉眼间含着温柔的李钦因为轻功,半点没让海浪湿了衣衫,忍不住眼中露出了一丝促狭。

  要湿大家一起湿!

  顾锦半蹲下身子,波涛一阵阵的袭来,冲在脚边凉爽极了。

  而李钦灼热的视线正盯在顾锦露出的那一截白嫩剔透的小腿上,不多时便看到顾锦朝他一笑,拿水泼他的脸。

  他明明可以用轻功避开,但看着顾锦脸上的笑容,便舍不得了,直直地站着,让顾锦泼了一脸的水。

  水滴滴滴答答地从头发滴落到面颊,划过俊秀无双的面孔,打湿了浓密的睫毛,缓缓地从薄凉的唇,落入他的下巴处掉落,原本是始作俑者的顾锦笑意微微愣住了,再次看呆了去。

  他随意地抹了一把脸,低哑地笑道,“锦儿,晚上,呵呵……”

  顾锦这才反应过来,瞪了李钦一眼,反正光天化日她不怕,笑着说道,“你要将我怎样呢?”

  说罢她看向湿了面孔的李钦,只觉得这幅样子格外的性感,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唇。

  “我能将你怎样?呵呵。”李钦眼中的热度本来就已经是海风都盖不下去了,闻言火苗一簇簇开始升腾,低声咒骂了一声,才将顾锦整个儿扛起。

  “你快放我下来。”顾锦怎么都想不到李钦竟然敢在光天化日将她扛起来,一面拍打着他,一面有些惊慌了。

  她耳边已经听不见远处的海涛声了,只能听到李钦恶劣的低笑声,仿佛从胸腔内表现出的愉悦。

  李钦步子很大,很快就从海滩中走出来,扛着顾锦进入了原本他就造好的小竹屋。

  顾锦被放在床上,目瞪口呆地看着李钦,惊慌道,“你要干什么,这是大白天啊!”

  李钦眼中此刻的火苗都要翻涌出来了,他坐在了床榻,高大的身子极有压迫感,一点点地凑近顾锦,顾锦忍不住阖上了眼睛,睫毛颤抖着,真是越发的可怜可爱,动人极了。

  李钦越凑越近了,呼吸都能触及顾锦的呼吸。

  顾锦的睫毛越发颤抖了起来,然而以为李钦会深吻下来的,李钦却坐直了身子。

  顾锦发现李钦的撤离,猛地睁开了眼睛,见着李钦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张俊俏无双的面孔上满是戏谑。

  “怎么,锦儿是希望我干些什么呢,可惜要让你失望了,你怀着身孕,不能时间过长的接触冷水,热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自己洗一洗。”

  顾锦再次听到了李钦发出的低笑,真是恶劣极了!平日里天天板着脸,这会儿笑这么多干什么!

  “锦儿不愿动,是要我帮你洗吗?”李钦再次俯下身,轻声低语道。

  顾锦却一把把他拍开,哼了一声才站了起来,“我自己就可以!”他这个坑人的家伙!

  身后再次传来李钦的低笑声,顾锦恨不得捂住耳朵,就算你笑得很好听也不要天天笑!她开始怀念李钦冷冷的样子了。

  李钦等着顾锦走了,才随意地找了块帕子擦了擦脸。

  站起身来,他走到门口望着外面的大海,渐渐勾起了唇角,希望,这能够成为锦儿心中美好的回忆,这也就不枉费他天天逗她笑了。毕竟,日后的困难还有很多很多,但他相信,只要携手,没什么过不去。

  顾锦不多时洗了热水澡出来了,她也不知道李钦是怎么做到的,连热水都能准备好,不过想到他不管多辛苦多周全都是为了她,心里面便再次涌上一丝甜意。

  看到李钦,她不自觉地勾着唇说道,“子墨,下午我们去哪里?”

  李钦点点头,脸上的水珠已经被吹干了,丝毫没有损伤他的俊颜,他微微低下头,将顾锦圈在手臂间,才慢慢地说道,“走吧,随便走走。”

  他带着顾锦,没有再进入那一片沙滩,而是带着她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李钦的步子原本是很大的,但是顾念着顾锦,便越走越慢,原本一会儿的功夫能到的,他们两人却走了很久很久。

  两人已经出了海边的范围,渐渐有青草有田野出现了,这一抹抹的绿色,在阳光下越发显得青翠欲滴。

  “好香的味道。”待得顾锦闻到了香味,才有些明白了。

  顾锦稍微辨别了一会,才开口道,“是栀子花?”

  李钦点了点头,拉起顾锦的手走了过去,这里生长着一大片的栀子花,栀子花树经过这么多年的生长,已经很高大了,一片片的连在一块,人要经过便不得不低头了。

  但这也不算什么稀奇,栀子花虽然洁白,却不是顾锦最喜欢的花,她倒是有些奇怪李钦为什么要带着她往里走了。

  不过反正有李钦在身边便什么都不怕,顾锦也没多想就跟着走了进去。

  当她们一进入栀子花林之后,奇迹发生了。

  洁白的栀子花瓣飘散着飞落,像是下着一阵细密的花雨,又像是天上硕大的飞雪,而此刻芬芳一阵阵袭来。

  栀子花的花瓣着重落在顾锦和两人的身上,这一切自然是李钦让暗卫所为,也不知道是摧残了多少栀子花。

  只不过,顾锦看着被栀子花瓣堆满的李钦,主要是花瓣太多了,便将他整个头都覆盖了,忍不住觉得好笑,她大声笑了出来。

  光是看着李钦,她就能想到自己的样子,一定也是被落满了栀子花的花瓣啊。

  此刻李钦拉过顾锦,不顾她身上花瓣一阵阵地落下,也不伸手去拂拭,低声在顾锦的耳边说道,“执子之手,与子白头。”

  他们,算不算提前享受了这待遇?

  这样一路走着,走着走着便白了头?

  顾锦原本是真的觉得好笑,但听了这话,也不再去拂拭自己头上的栀子花瓣了,就这样狼狈地顶着这样一头洁白的栀子花瓣,眼眶微微发红地看向李钦。

  白头偕老,这真是世上最美好的誓言!而她,求的也不过是白首不相离!这一次他虽然做的很拙劣,却比其他任何的一次都给顾锦惊喜,让她彻底安心安稳,只觉得岁月静好,而他们一定能够携手到老。

  “我们一定会如此!”顾锦说话中隐约带着一丝哭腔。

  李钦忍不住慌了,“锦儿怎么了,是我做错了什么?”他苦思冥想才想出这个主意,难道顾锦并不喜欢,反而是觉得难堪?顾锦快要哭的样子让这个素来睿智的男人乱了心绪。

  “不,是我太感动了。”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他这么多的付出,只为让她一笑?只为她心安?顾锦唯恐李钦担忧,连忙含着泪又笑了出来。

  她觉得她这幅样子一定十分的狼狈,谁知道李钦看在眼里,只觉得这一刻的她,面上沾染着洁白的花瓣,眼中噙着泪珠,嘴角含着笑意,真正美极了。

  “不哭就好。”李钦将人揽在了怀中,慢慢地带着人走了出去。

  两人一边走着,头上顶着的栀子花瓣便又纷纷地掉了下来,他俩忍不住相视一笑。

  已经被李钦这两日轮番举动彻底感动的顾锦,这一夜格外的温柔,倒是叫李钦勾了勾唇角,看来只要哄好了锦儿,日子过得不要太舒坦啊,某个惧内的男人初步成型。

  直到两人都累了,停下来的时刻,顾锦眼前闪过这几日来的一幕又一幕,嘴角轻扬,趴到李钦的耳边轻声呵气,“子墨,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回应她的是某个男人的热吻。

  “不要了。”顾锦的喘气声再次急促了起来。

  然而某个刚刚欢喜的不得了的男人这一次却不再温柔。

  复日清晨,李钦亲手给顾锦煮了粥,看着顾锦吃下后,才带着人去海边再次玩闹一番。

  海边的景致与陆地上本来就不一样,不像是第一天踩着海滩都会不好意思,顾锦自己就将鞋脱了走入沙滩之中,不时捡着贝壳,不时奔跑着发出一声欢笑。

  跟在她身后的李钦突然手痒,真的想将这一幕画下来。

  拍了拍手掌,他对着身后的暗卫说道,“去,买些笔墨纸画来。”

  暗卫看了眼这四处,迅速领命下去了。

  此刻顾锦还在沙滩上捡着贝壳,光着脚丫,脸上只有纯粹的笑意,再没有幽深或者烦恼,此刻的顾锦,才真正像个十三岁的女孩,而不是他平日里看到的冷静从容历经沧桑与伤害的女子。

  “锦儿,这样很好。”李钦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低声呢喃着。

  暗卫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就从隔壁的集镇中买到了笔墨纸砚,还买了个木头的架子。

  “很好。”接过暗卫递过来的东西,李钦索性在不远处席地而坐,将架子摆好,不时抬头看看顾锦,不时落笔画着画儿。

  “子墨,你看我捡到了这么多的贝壳。”等到顾锦转过身来,便发现身穿黑衣的男人正坐在地上,认真地画着画,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他不知晓,他的模样也俊美地足够入画。

  这样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