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星之豪门男妻 第10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郭森笑了笑,竟然罕见的没有辩解,他那瞬间的神情有些怪异,向来没心没肺、自大狂妄的人也会流露出伤感的情绪?严岿然宁肯怀疑是他花了眼。

          挂完点滴将近十点,外面能隐约听见鞭炮、烟花的声音,严岿然实在不想在医院过年,撑着仍然无力的身体想去办出院手续,结果被郭森直接强硬摁倒在床上,见拗不过对方只好妥协让人办理出院手续。

          等他让人办完手续,扶着严岿然走出医院,才发现严岿然把他那位助理叫了过来,某人过河拆桥坐进助理拉开的后车座,悠然朝郭森挥手,“今晚谢了,再见。”

          接到电话便因为担心跑去撬严岿然房门,接着火急火燎把人背来医院,连件外套都没穿的郭森愣愣伫立在冷风中,没想到严岿然真能过河拆桥得这么彻底,连点情面都不讲。

          他恨恨磨着后槽牙,心想等抓到人非得让他好看,一边让司机赶紧开车去严岿然家。

          除夕夜的城市夜景特别旖旎好看,灯光璀璨亮丽,四处张灯结彩,相比街道行车便少了许多,大概都在家享受其乐融融的新年氛围,助理边开车边低头看手表,神情显得有些急躁不安,又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强压下来。

          严岿然这才意识到快跨年了,谁家不是聚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守岁,助理接电话时也犹豫了下,于是赶紧道:“先去你家吧,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了。”

          助理可能真急,想了想没拒绝,“严哥家人没在首都,要不去我家过年吧?”严岿然家人当初强烈反对他进娱乐圈,为此他跟家人闹得很不愉快,更发誓不做出一番成就绝不回家,因此在回家过年跟留在首都工作之间,他毫不犹豫的便选了后者。

          至少现在他还没得到想要的成就。

          “我就不去了,代我问你家人好。”

          “我妹妹也很喜欢严哥,能见到你肯定特高兴。”

          严岿然还是拒绝,“我买了年货,回家自己做就行,再说去你家传出什么不好解释。”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回女朋友家过年,严岿然只想尽量杜绝这样的绯闻传出。

          助理下车便狂奔进小区,身影快速消失在视野范围内。小区门前摆放着金桔树,新贴好的春联沾着喜气洋洋的气息,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混杂着欢快笑声传入耳中,严岿然没什么表情的听了一会,只觉得那声音吵嘈杂混乱,片刻也不想再待下去。

          他住的公寓是公司安排的,地段不错,装潢也挺好,只是在这样的夜晚,空荡荡的难免显得格外冷清,可能是病还没好全,严岿然突然不想回到那间空荡荡没有人气的公寓,他调转车头将车停在一家商场,在营业员诧异的目光下推着购物车疯狂扫荡年货。

          好几个营业员偷偷摸摸跟在他后面,不停拿手机拍照,严岿然瞬间成了商场特殊的稀有动物,更听见她们兴奋议论的声音。

          “那是严岿然吧?我昨天刚看了他的电影。”

          “他在买年货?这时候买来得及吗?家里都没人帮忙置办吗?”

          “啊啊啊我总算有点心理安慰了!至少还见到明星了!你往旁边站着,我都拍不到他脸了。”

          “他戴着口罩你能拍清脸?我觉得看身材也能一饱眼福了,真他妈帅啊!比电视里帅多了!”

          “……”

          严岿然置若罔闻,维持他荧幕上的好脾气形象,还配合的冲那些女孩笑了笑,招来一片尖叫欢呼声。结账时更直接按会员卡计价,还有人殷勤替他提货物上车。

          严岿然几乎能预见明早将刷出怎样的新闻,只是那些他现在并不在意,他径直开车前往另一处小区,虽然有些丢脸,但他生病虚弱时,最想见的还是那个人。

          郭森催命般的电话轰炸始终没停,严岿然再次挂断后愤愤然将其拉入了黑名单,他烦透郭森狗皮膏药似的纠缠了,他很早就撇清了彼此的关系,况且那次意外他没损失什么,郭森更不可能损失什么。

          今晚纯粹是个意外,可能郭森的来电记录太多,所以不小心拨出去了,但天地良心他当时绝对不是想找郭森,躲还来不及呢,谁傻了吧唧的往他面前凑。

          偏偏郭森有钱有势,想封杀他还轻而易举,所以压根不敢把人得罪透了。有什么比被上司骚扰更糟心的事?

          严岿然将车停在楼下,摸手机给何穗打电话的时候手滑接通了一陌生来电,他反应过来迅速想要挂断,没想对方一句爆喝抢在他面前吼了出来。

          “——严岿然你敢挂电话我明天就封杀你信不信!”那头吼完静了一会,似乎在确认严岿然有没有挂电话。

          严岿然深吸一口气,把想剁碎郭森的想法勉强压下,声音听起来咬牙切齿的,“你到底想干嘛!”

          郭森哟了一声,笑得危险阴霾,“你丫用完我就扔,有这么好的事?还敢挂电话,你胆肥了是吧!”

          “……”

          “赶紧给哥哥滚回来,晚了看我不弄死你。”

          严岿然被他气得说不出话,“那你弄死我啊!”说完又狠狠挂断了电话,刚有的一点怀旧伤感气氛被这一打岔消失得干干净净。

          随即又收到一条短信:抱歉哥哥说漏嘴了,是在床上弄死你啊宝贝儿。

          严岿然气急败坏回复道:滚!

          何穗出来得很匆忙,穿着毛绒拖鞋,披着一件能裹住全身的大衣,她脸色看起来越发苍白,眼窝深陷,疲倦不堪,严岿然再没心情跟郭森斗嘴,快速打开车门跑向何穗,满脸欣喜的表情在撞见何穗疲倦厌烦的眼神时渐渐冷却,颇有些不尴不尬的解释。

          “我听你说今年没人在家,所以买了年货给你,我,我上楼做给你吃好不好?”

          他近乎讨好的行为并没有讨得欢心,何穗盯着严岿然的表情像在看不懂事的孩子,“你能让我省点心吗?我看到你在商场的照片,如果有人跟着你怎么办?”

          “没人跟着我。”

          “谁能保证?你今晚不该出现在这,被人拍到怎么解释?跟经纪人关系好,还是借机宣布我们关系不菲?”

          严岿然没说话,他那瞬间觉得自己像个小丑,眼巴巴跑来想给对方一个惊喜,在对方眼里却成了个笑话。

          何穗紧紧攥紧手指,脸色越发苍白透明,说出的话却丝毫不显得软弱,“趁没人发现赶紧走吧,年货我已经买了,刚才正准备睡觉,不过还是谢谢你,新年快乐。”

          严岿然脸色难看,“就算传出绯闻又怎样,不是还有公关团队处理。”

          何穗笑的冷淡,“龙胜可能不会处理这种绯闻。”

          “因为郭森?”

          “有他的原因,但我这样做肯定是为你好,就算是经纪人该避嫌的也要避嫌,我倒觉得郭森对你挺好,你接受不会是件坏事,但你如果不能接受也不要勉强,尽量跟他周旋吧,等你够红的时候他就没办法封杀你了。”

          何穗说一句,严岿然脸色便难看几分,他不相信何穗没看出来,有些事他虽然没挑明说,但何穗肯定懂的,可惜聪明人总是爱装傻。

          “你希望郭森潜规则我?”

          “别把潜规则说的这么难听,两厢情愿当然不是潜规则,我是说尊重你的意思。”

          “可我喜欢的不是他。”

          何穗微微侧过头,苍白的侧脸线条尤为执拗,“喜欢就要得到?哪有这么好的事,还不如找个真喜欢自己的,至少比你现在能得到更多,也许你也是喜欢他的,只是自己还没发现罢了。”

          “那你呢?”

          “我希望你能幸福,但那些不是我能给的。”

          严岿然惨然点头,脚像钉在地面般无法动弹,他能接受何穗拒绝自己,但不能接受她每次都把自己往别人怀里推,口口声声说希望自己幸福的人,真的知道怎样他才能幸福吗?

          “我知道了,是我自作多情越线了,你……你好好照顾自己吧,你身体看起来很差。”

          何穗微微皱眉点头,又拢了拢披着的外衣,“没事我先上楼了,冷。”

          “哦。”顿了顿又问道,“你看看有没有需要的?反正我已经买了,自己又很少做饭。”

          “不必了,我冰箱那些还愁没法处理。”

          严岿然一直等到看不见何穗背影,这才顶着一身冰霜回到暖气充足的车内,手机丢在副驾驶位,没一会又锲而不舍的响了起来,严岿然索性不接听也不挂断,就那么伴随着铃声一路开车漫无目的的闲逛。

          他不想回到空荡荡的家,尤其现在满脸被抛弃的沮丧感,但除夕夜人人家里欢快喜庆,独身的孤独感便越发凸显出来。严岿然将车停在陌生的路旁,趴在方向盘盯着沉沉的夜幕,他想何穗也是一个人过年,她就不孤单吗?她就真的不想有人陪伴吗?

          那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严岿然捂着脸,他似乎从来没看懂过何穗。

          严岿然将车停在路边小憩了一会,睁眼时听见漫天绽放的烟花,绚丽璀璨的点缀着夜空,他所在的地理位置视野很好,能将大多数烟花尽收眼底,他盯着犹如画卷般的天幕看了半晌,突然想起一直被他抛之脑后忽视的人。

          郭森接到电话时非常惊讶,他差点没把严岿然家房子给拆了,“我在你家,妈的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老子在等你吗!”

          这一通怒吼连带将严岿然刚有的愧疚吼没了,他扶额想自己真是疯了,郭森是什么人,他能为这点事黯然神伤,只是郭森竟然还在他家等着让严岿然颇为意外。

          “你不回家过年?”

          “老子说过等你,你他妈耳朵聋了!我家四代同堂,多我不多少我不少。”

          “那你来接我吧。”

          “你在哪?”

          “不知道,好像迷路了。”

          “导航!把你地址发给我。”

          “……”

          “对了,有导航你直接开车回来不行?”

          严岿然突发奇想想试探郭森底线,“没导航,你到底来不来接?”

          “接!老子说不接了吗!”

          “我不知道在哪,你自己找来吧。”

          “我怎么找!”

          “那是你的事。”

          “——宝贝你是要翻天吗?!”

          严岿然心想你说对了,我今晚就是想翻天,你能忍就忍,不能忍以后都拉倒吧,你不说喜欢我吗?我就让你尝尝喜欢的滋味,不信你不能烦死我。

          但出乎严岿然意料的是,这位向来天下第一我第二的郭大总裁竟然没发飙,虽然听起来他已经气得不行了。

          手机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穿衣的声音,紧接着郭森的声音再度传来,意外带着点宠溺喜悦,当然扑面而来的戾气也是不容忽视的。

          “宝贝我现在出发,你最好乖乖等在原地,告诉你哥只怕你不作,做我的人老子以后把你宠上天都成,啧,这惯出来的臭脾气偶尔发作也挺有情趣的。”

          严岿然默默无言,随即打消将地址发给郭森的念头。情你奶奶个趣,自个儿慢慢找吧你!

          第92章

          章铭满脸愕然,每根神经都死死绷紧,他双眼发红的盯着柏萧,想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找出些破绽。

          柏萧继续道:“说起来我还比你先结婚,可惜婚礼不适合邀请你们参加,有些话是得说清楚,章铭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他能消失我求之不得,以后别把你们的事扯我身上,还有我跟秦栾华过得很幸福,这件事如果对外曝光,你们也得掂量下自己的把柄,袁董事长应该很难接受女婿这段过往吧。“章铭还沉浸在震撼中,事情突然脱离了他的控制,他只以为秦栾华渐渐获得柏萧好感,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然结了婚,难怪肖筠动摇不了柏萧,难怪柏萧一直以来都对他冷漠无情。

          袁海欣松开手,所有报复的快感在章铭悲怆的表情下变得凄惨可悲,她踩着玻璃渣颓然坐在沙发上,激愤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曝光对我有什么好处。”

          柏萧有些不耐烦的踢开脚边玻璃,“你们走吧,我经纪人很快过来了。”

          袁海欣理着衣服皱褶起身,淡淡嘲讽道:“每次见到你我都觉得特别恶心。”

          柏萧扯出冷笑,“彼此彼此。”

          柏萧不胜其烦的点头。

          “你以前很讨厌秦栾华的。”

          “人都是会变的,”柏萧意有所指,“以前是我有眼无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