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典型分手 第2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审时度势厉修成还是会的,更何况是在极力讨好从和的现在,即便心中有所不满,他也不敢真正表现出来。

          厉修成轻咳一声,把脸转向一侧,回避从和的视线,避重就轻地回道:“没什么。”

          对于厉修成的见好就收,从和还是比较满意的。

          “没什么了是吗?”从和点点头,不再多谈,手指指向浴室,“去洗澡吧,等雨停了你再回去。”

          窗外的雨依旧落势汹涌地下着,大有将天地都席卷了的架势,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可是在听到“雨停”二字的时候,厉修成瞳孔还是猛地一缩,嘴角抿了起来。

          他做到现在这个地步,不是为了在雨停之后就毫无收获地空手而归。

          厉修成低头,擦拭得半干的额发散落下来,挡住了脸上的神色,以至于从和根本就没察觉到对方这瞬息的转变。

          等到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厉修成这才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

          他现在的眼神无比阴沉,因为其中熊熊燃烧的执着,撑着盥洗台的手背青筋暴起。片刻过后,几乎不带犹豫的,厉修成走到浴缸前,弯下了腰。

          冰冷的凉水从他伸展的指间滑过,像窗外散落的雨点般蹦跳着地坠入缸底。

          ※※※

          “好了吗?”看着从浴室里走出的厉修成,等待多时的从和从沙发上站起,迎向对方。

          不过下一秒,他的脚步就稍稍一顿。

          “怎么还是这么凉?”虽然隔得有点远,从和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厉修成身上冰冷的气息。他竭力按住自己想要伸过去的双手,不解地问了句。

          “没什么。”厉修成擦拭着湿发,晃动不停的浴巾遮住了脸部,毫不在意地回道。

          虽然厉修成的态度很无所谓,从和还是疑惑地看了对方好几眼。

          真没什么还好。从和暗道,眼神落在厉修成不时从浴巾下露出的下颌上。就怕万一……

          他摇摇头,努力赶走这股不合时宜的杂念。

          却没想到一语成谶,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厉修成的脸上就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红晕。

          从和当时正忙着把菜往桌子上放,一回身,就看到厉修成斜倚在沙发上,全然不似平常的正襟危坐。

          看到这幅景象后的第一秒,从和还以为厉修成是因为白天奔波得过多,精神疲累以至于撑不住睡着了。等到之后走近对方,从和的脸色才变得惊疑起来。

          厉修成脸边飘着一层显而易见的红晕,在距离极近的情况下,从和还能感受到对方那起伏不停的灼热的吐息。

          从和有些惊慌地扑到厉修成面前,轻轻摇了摇对方手臂:“厉修成?厉修成?”

          听到从和的声音,厉修成的眼皮睁了一下,又疲倦地垂了回去。大概是看到从和后感到安心的缘故,厉修成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从和心中咯噔一下。他抚上厉修成额头,在碰到热度惊人的额头时手指一颤,话音都带着颤抖:“厉修成,你发烧了!赶快跟我去医院!”

          厉修成像是无理取闹的小孩一样拂开从和的手掌,接着,他的手臂就失去力气般重重垂落在沙发上。

          “不去……”厉修成头一歪,呢喃着说道。

          “你!”从和着急不已,却也知道这种情况下很难劝服对方,只好诱哄着说道,“那跟我去客房!”

          “客房……”厉修成似乎是抓到了某个关键字眼,头又歪了回来。他睁开因为发烧而变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从和,“要从和……”

          厉修成这副模样,就像是一只依赖主人的小动物,一瞬间便击中了从和内心最柔软的那块。除了举手投降,从和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能用来抵抗对方的方法。

          “好好好!我在!”他扶起厉修成沉重的身躯,摇摇晃晃地朝客房走去。

          ※※※

          一直到第二天天色渐明,厉修成额头的热度才渐渐降了下去。

          在再一次确认厉修成的烧已经退了之后,从和这才放下一直提在半空中的心,缓缓松了口气。

          一整晚片刻不离的守候,使得他现在的脸色十分疲惫,看起来就像一个失去了水分的桃子,整个人都很没有精神。

          不过既然厉修成的病已经好了,那他也该去好好休息一下了。从和轻松地想道。

          他起身,将放在厉修成额头上手微微抬起,想要借着站起的姿势顺势抽回,却在下一秒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给一把攫住手腕。

          仿佛不慎落入陷阱的兔子,毫无防备的从和一惊,吃惊地回头看去。

          从和一时间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名堂,有些奇怪地晃了晃被紧握着的手臂:“厉修成?”

          厉修成用像鹰隼一般尖利的视线在他脸上来回扫视。几秒之后,他张开口,像是在和一个陌生人对话般,极为严肃地问了句:“你是谁?”

          第十三章峰回路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