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趋光+番外_第19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的眼神里的执拗,我也就妥协了。

          说实话跟一个陌生人光着身子坐在一个浴缸洗澡里的感觉是很微妙的。这种行为本来是很亲密的人才能做的,但是我跟他连熟人都算不上,第二天就一拍两散的关系。这种诡异的发展让我大脑都快要当机了,偏偏他又跟突然开窍了一样撩拨我,没由来地觉得有点不安,就开始没话找话。

          每次想到时候,我都感觉当时不可控的不只事情的走向,可能还有我的大脑。那天晚上我将了很多自己的事,这种情况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几乎不会主动去讲自己的事。事后想了很久还是把他归结为我憋得太久而他凑巧又不认识我讲完他就忘了,加上他给我搓背的感觉让人很放松。

          我巴巴地讲了一通,反倒没怎么听他讲那个他喜欢的人,想着可能被伤得很了吧。没关系一会儿上床上我来安慰你。但是这男人又突然不开窍了,我都没话说了,他难道真想两个人盖着棉被聊天吗?气了半天还是要我主动。

          没想到这人看着不温不火的,到床上却霸道得很,毫不掩饰的控制欲,而且技术老练。对他的低估,害得我差点被他折腾死。好在他还知道见好就收,否则我估计真的要散架了。

          我躺床上,连动都懒得动,眼皮也越来越重,身边人带来的安心感让我意识变得模糊起来。不知道眯了多久,隐约感觉到脸上痒痒的,平时我就睡得比较浅,这会儿真的累了,意识虽然已经清醒,但还是不想睁眼。结果就听到他那句“要重新开始的话。”再加上他郑重地拉着我的手的睡觉的架势,我把的瞌睡一下子吓跑了。

          过了没多久,我听到耳边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意识到他睡熟了才干睁开眼。出乎意料的是,旁边这个人带着点点笑意入睡的脸。那个时候我就确定了我必须要走了。

          这个人要玩真的了,而我玩不起。

          确定他睡熟了之后,小心地把手抽出来后就麻利地穿上衣服离开了酒店。回酒店之后想想还是不放心,觉得他那种人没那么好对付的。算算日子假期也要结束,连夜订了早班飞机,仓皇地回国了。

          那个时候太过慌乱,甚至没有去想我近乎落荒而逃的行为有多反常。

          危险将至的时候,动物本能地想要逃跑。我也不例外,当时我生出一种将要被卷进漩涡的恐惧感。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有时候还是挺准的,但再次见面还是充满了戏剧性。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邵凡希却目不转睛地看得我心里发毛,也让我更加确定这回真的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不知道是邵凡希跟大个儿说了什么,还是我躲躲闪闪的样子透露出了什么,反正叶辰他们两口子大概是猜出来了,一个比一个热心的当红娘。按理说大个儿跟我更熟,但叶辰那个小家伙热情的诡异。

          后来的一次逃不了的四人聚会,让我搞清楚了。整个饭局叶辰防邵凡希跟防贼一样,再加上大个儿那得意样和邵凡希出国的时间点,多多少少能猜出来这三个人之前的弯弯绕绕。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虽然能感觉到邵凡希对大个儿是不太一样,但也并没有感觉到像他说的要出国疗情伤的地步。因为这个,之后我又旁敲侧击地套了叶辰半天话,才真的确定大个儿就是邵凡希口中那个第一次认真的人。

          明白过来之后硬生生地被这狗血膈应出一身鸡皮疙瘩,连骂了几句邵凡希瞎眼,我跟许文兴那白眼狼哪像了?不由得感叹世界真小,赶得真巧。

          吃完饭后,那没良心的两口子跑的比兔子都快,我倒霉催地被邵凡希个冤家堵在了停车场。我看他那架势我是跑不了了,只好硬着头皮看他到底要说什么。

          “没想到这么巧啊,里奥。”邵凡希跟面墙一样站我面前,看不出喜怒,“不,应该叫你肖潇。”

          我被他盯得浑身难受,虽说那天半夜就跑是有点过分,但细想又不觉得这也没什么对不起他,该爽的他也爽到了。他那不阴不阳的语气惹得我心烦,“反正都是我,叫哪个都一样。”

          “那天你走得挺着急啊,我一睁眼就不见人了,还以为喝多了做了个梦。”好吧,傻子也能听出了我那天确实让他不痛快了。

          “临时有急事儿,所以提前走了。”

          “看出来你挺急的,把这都落下了。”说完掏出一个眼熟的手表,我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我的,还以为放曼姨家了,原来那天迷迷糊糊放酒店了。

          我连忙道谢准备伸手接过来,邵凡希手一抽又塞口袋里了,他这招猫逗狗的样儿彻底惹着我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话的意思我是听出来了,拿我当替代品当顺手了,还想来。呵,还想上老子早说不得了,绕那么多弯子。我冲他笑了起来,“上次是真有事。”说着拿出张名片递给他,暧昧地凑到他耳边说:“下次保证不让你失望。”

          邵凡希听我这么说脸立马拉了下来,看了看名片,凉凉地说:“肖亿呈,是你?”把那纸片在手指间转来转去,目光冰冷地看着我,“肖潇,里奥,肖亿呈,名字倒是不少。一个名字一面皮,没事儿换着玩,小心别把自己玩进去了。”

          说完,把名片连带之前的手表一起塞我手里,就转身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