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 第15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没关系,”孟棠溪嘿嘿一笑,“我可以包养你啊!”

          柳濂面无表情道:“……如果论长相的话,你才比较像是被包养的那一个。”

          孟棠溪眨了眨眼睛:“如果有你这么可爱的金主,我完全愿意被你包养!”

          柳濂叹了一口气:“我今天真的要码字,如果到时候断更断得太厉害,我的编辑会炸毛的。”

          孟棠溪依依不舍的抱着柳濂:“那我就只看着你码字,什么也不做。”

          柳濂十分无奈,他的力气比不过孟棠溪,再加上孟棠溪不要脸的施展了美男计,最后他只能败下阵来,让孟棠溪登堂入室。

          孟棠溪果然很听话,在柳濂对着电脑码字的时候,他非常安静地坐在柳濂身后,一边看柳濂码字一边玩手机,时不时偷偷给柳濂拍张照……然而因为柳濂背对着他,他只能拍到柳濂的背影。

          不过尽管只有背影,孟棠溪依然拍得特别起劲!

          拍完一系列背影照之后,孟棠溪就躺在床上翻他的手机相册,现在他的手机相册里也几乎全都是柳濂的照片,有柳濂吃饭时候的照片,有柳濂走路时候的照片,有柳濂睡觉时候的照片,还有柳濂刚刚洗完澡只围着一条浴巾出来的照片……

          孟棠溪一边看一边脸红心跳。

          柳濂码字的时候就会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天色已经渐渐黑了。

          他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脊椎,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做饭,一回头却看到孟棠溪已经歪着头睡着了。

          他低头看着孟棠溪的睡相,发现孟棠溪居然睡着了也在脸红傻笑,不由挑了挑眉,拿起孟棠溪手里的手机解锁一看,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他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照片,不知道孟棠溪是什么时候偷拍的,照片里的他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正背对着镜头弯下腰去,露出了腰线和一截若隐若现的臀沟……

          柳濂顿时嘴角一抽,尤其是当他再次看向孟棠溪时,他发现孟棠溪的裤子下居然鼓起了一个包,而孟棠溪的脸越来越红,嘴角上翘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他默默伸出手去捏住了孟棠溪的鼻尖。

          一分钟之后,孟棠溪终于涨红着脸睁开了双眼。

          前一刻,孟棠溪还在梦里做着媳妇儿主动坐上来的美梦,下一刻,他就发现媳妇儿变成了一只大章鱼,缠着他把他拉进了大海里,让他无法呼吸……

          他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心有余悸,虽然触手系很萌!但是他还是有点接受不能!于是当他睁开眼发现原来只是媳妇儿捏住了他的鼻尖不让他呼吸之后,他立刻松了一口气。

          幸好不是触手系!

          柳濂默默看着孟棠溪一脸庆幸的表情,不由挑了挑眉:“你刚才梦到什么了?”

          孟棠溪下意识呆呆地说:“我梦到媳妇儿你变成触手系了!”

          柳濂:“……”

          孟棠溪回过神来,连忙清了清嗓子:“你码完字了吗?我肚子饿了。”

          看在孟棠溪一下午表现良好的份上,柳濂点了点头说:“你想吃什么?”

          孟棠溪红着脸说:“……你。”

          柳濂转身就走:“我晚上还要码字,就煮两个鸡蛋面算了。”

          孟棠溪摸摸地把脸埋到了枕头里……为什么他每次调戏媳妇儿都那么失败呢?

          不过当柳濂煮完面之后,孟棠溪顿时又兴奋了起来,因为柳濂煮了两碗爱心鸡蛋面!

          看着那两个一样的碗里装着一样的面,一样的面上窝着一样的爱心煎蛋,孟棠溪有点飘飘然,他忍不住用灼热的目光看向了柳濂。

          柳濂默默转过头去:“你不是饿了吗?快吃吧。”

          孟棠溪嘿嘿一笑,掏出手机来咔擦照了一张,发上微博!

          柳濂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他也不管孟棠溪发了什么,坐下来开始吃面。

          孟棠溪咬了一口煎蛋,开始不安分的撩孟棠溪:“媳妇儿,我觉得你的蛋好像比较好吃。”

          柳濂淡淡的哦了一声。

          “让我咬一口呗?”孟棠溪厚着脸皮说。

          柳濂把自己碗里的鸡蛋夹给了孟棠溪。

          孟棠溪就把自己碗里那个咬过一口的鸡蛋夹给了柳濂:“其实我的蛋也很好吃,你尝尝呗。”

          柳濂默默咬了一口,他没吭声,反正孟棠溪这种间接接吻的小戏码他都已经见惯了,他早就免疫了。

          但是他没想到孟棠溪已经自动升级了,孟棠溪看着他咬了一口蛋,忽然红着脸说:“其实我比较想看你吃我别的蛋。”

          柳濂:“……”他默默地用筷子把蛋戳破了。

          孟棠溪下意识夹紧双腿,半晌之后他才咳了一声:“媳妇儿,你不能这么暴力。”

          吃完饭之后,柳濂又开始码字,孟棠溪闲了一天,终于忍不住开始撩拨柳濂。

          他拼命地在柳濂面前刷存在感,最后却被柳濂无情地赶去浴室洗澡。

          柳濂又码了一会儿字,正打算去客厅倒杯水喝,他的房间门忽然被打开了。

          他下意识扭头一看,刚刚洗完澡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孟棠溪走了进来。

          柳濂连孟棠溪没围浴巾的样子都见过,所以他只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继续码字。

          “放开,我要码字。”柳濂无情地说。

          孟棠溪用嘴唇蹭了蹭柳濂的耳垂:“我前几天买了一条新内裤,一直想穿给你看。”

          柳濂不是很感兴趣的“哦”了一声,不过下一刻,他就被孟棠溪从背后抱了起来,然后轻轻地放到了床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