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谁知道电话那头是人是鸟(1/2)

加入书签

  (31 )

  第六百零五章谁知道电话那头是人是鸟?

  “三足乌?”看着沦为了肉鸡模样的三足乌,张文仲先是一愣,随后惊诧的说道:“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一副狼狈的模样?到底是谁那么大胆,竟敢强占我的府邸?”

  “说来话长啊……”三足乌呜咽着,就待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向张文仲娓娓道出。(手打小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它看到了站在张文仲身后的尤佳,顿时一惊,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并在心头埋怨起了自己来:“完了,完了,我怎么当着尤小姐的面说起了人话来?这下子可麻烦了……哎,不对呀,尤小姐的身上怎么会有灵力呢?她不是普通人的吗?”

  发现了问题的三足乌,睁大了一双小眼睛,上下打量起了尤佳来。经过这一番打量,它惊讶的发现,尤佳的身上非但是拥有了灵力,甚至还拥有着筑基期的修为。

  满心惊讶的三足乌,用一只肉翅指着尤佳,结结巴巴的说道:“主人,她……她……”

  张文仲笑着说道:“她已经成为了修真者,并且知晓了与你相关的一切事情,没有必要再在她的面前装成普通的鸟儿了。”

  尤佳也笑着说道:“三足乌,你以前可真是瞒的我好苦呢。枉我还一直都以为,你是一只颇通人xìng的鸟儿。不曾料想,你居然还是一只灵兽。”

  三足乌讪讪一笑,生怕会遭受尤佳责罚的它,连忙是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卸到了张文仲的身上:“以前瞒着你的事情可不能够怪我,都是主人让我那么做得。要怪,你还是怪主人。”

  张文仲抬手就在三足乌的小脑袋上面弹了一下,又取了一枚大道如意丹塞进了它的鸟嘴里,这才说道:“好了,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赶紧将事情的经过说来听听。”

  挨了训的三足乌不敢抱怨,更不敢怠慢,连忙是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事情是这样的:在五天前的一个晚上,有几个修真者突然出现在了咱家外面,说这灵居被我们几个妖怪给占据了是一种浪费,并很是嚣张的命令我和三个小妖乖乖的束手就擒,将这栋灵居让给他们。这样荒诞的事情,我们自然是不会同意的。于是那几个修真者就企图硬闯,而我和三个小妖则是在第一时间启动了守护灵居的七个法阵……”

  听见张文仲的声音,半蜃龙和黄狗、青蛇这三个浑身是伤的小妖,也从各自的藏身之所里面跑了出来,恭敬而又兴奋的向着张文仲和尤佳行礼。

  简单的瞧了下它们三个的伤势,张文仲又从乾坤壶里面召唤出来一瓶丹药,挨个的塞了一枚到它们的嘴巴里,在叮嘱它们炼化药效恢复伤势之后,方才扭头对三足乌说道:“继续说下去。”

  三足乌点了点头,继续讲述起了事情的经过来:“那几个修真者看似年轻,但实力却是相当之强,一口气就将七个防御型法阵给破了六个,只剩下了剑意肃杀阵还在勉强支撑,而且看它的样子,也是随时都有被击破的可能。为了阻止这些强盗破阵闯入家中,我就冒险将灵气眼和剑意肃杀阵给联系到了一起。我身上的羽毛,就是在那个时候掉光的。幸运的是,这个仿佛还真的有效。最终,借助灵气眼中jīng纯浩瀚的灵气,终于是让剑意肃杀阵的威力瞬间提升了好几倍,这才让那几个强盗修真者负伤而逃……”

  在听完了三足乌的讲述后,张文仲对这件事情也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看来,那些个修真者应该是发现了此处藏有灵气眼,所以就想要跑来强占并顺道的降妖除魔了。

  当初张文仲虽然是在这栋别墅里面设下了法阵与禁制以防止灵气眼的秘密外泄,但因为他那个时候的修为较低、手头灵材料的品级也不咋样,所以设置的法阵和禁制的品级自然也就不高,瞒下修为较低的修真者或许还成,但想要瞒过修为较高或洞察能力较高的修真者,就不太可能了。

  在沉吟了一番后,张文仲问道:“你们可知道,这几个企图强占我灵居的修真者,是什么来头吗?”

  “不知道。”三足乌和三个小妖齐齐摇头,说道:“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自己的身份来历。我们只知道,他们所使用的道法,全部都是雷系道法。”

  张文仲微眯起了眼睛,在当今这个修真界里,修炼雷系道法的宗派,就算是没有百个也有好几十个,想要从这些方面猜测出对方的身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