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狙杀(1/2)

加入书签

  “你皮痒了是吧?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把你身上的毛给扒光?”张文仲抬手就在它的脑门上弹了一下,疼的它是‘呱呱’惨叫。其实张文仲弹它脑门的力量并不大,它只是故意做出这种凄凉的声音罢了。

  虽然张文仲并没有回答三足乌的问题,但是在望着林子蔓背影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在心头暗道:“女人的嘴唇,真的是好软好甜啊……”

  启动奥迪车,张文仲向着雍城医院驶去,要将这辆车还给白光明。就在前往雍城医院的途中,三足乌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问出了困扰它整晚的问题:“主人,我看你在离开的时候,用银针在黄波的身上扎了几下,这是在做什么呢?”

  “惩罚他。”张文仲随口答道。

  “惩罚他?”三足乌怎么也想不明白,在一个人的身上扎了几针,怎么就成为了惩罚呢?

  张文仲解释道:“我扎的那几针,会让他裤裆里面的那个玩意儿容易勃起……”

  三足乌虽然只是一只鸟,可它好歹也是神鸟,知道些人类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在听见了张文仲的这句话后,它越发的纳闷了,不解的说道:“这哪算是什么惩罚呀,或许他还求之不得呢。”

  张文仲笑了起来,回答道:“但问题是,在勃起的同时,还会伴随着一股剧烈的刺痛感。当然,这样的情况也并不会持续太久,大概也就只是一个来月吧……”

  三足乌呆滞了片刻,方才是由衷的感慨道:“主人,你可真狠啦。想必经此一劫,黄波在一个月后就算是康复了,也会落下一个阳痿不举的毛病吧!真不知道,会不会变成一个心理上的太监……”

  张文仲冷笑了起来,回答道:“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张文仲将这辆挂着军牌的奥迪车,停放在了雍城医院的停车场里,然后就到了高级病房,将车钥匙交给了白光明。虽然此刻时辰尚早,但是白光明早就已经起床了。看着他全身冒汗的模样,应该是刚刚才操练过的。

  “白先生,这是你的车钥匙,多谢了。”张文仲将车钥匙交到了他的手中,感激的说道。

  “事情都办妥了?别说什么谢不谢的,你可是孙巍的救命恩人。”白光明接过了张文仲递来的钥匙,交给了旁边的赵甲,随后是转身端了一杯豆浆,拿了两根油条和一个油饼给张文仲,笑呵呵的说道:“昨天晚上没能够请你吃成饭,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不妨是吃过早点再走吧。”

  通宵开车,纵然张文仲已经是达到了炼血境,却依然是感觉到了有点儿疲惫和饥饿,所以他也没有扭捏,左手拿着油条和油饼,右手则是端着豆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刚刚吃完,擦了把手,准备离开的张文仲,就听见了孙巍的声音,从高级病房的卧室里面传了出来:“是张医生来了吗?快快请进来,很抱歉我现在不能够起身迎接你。”

  张文仲走进高级病房的卧室,就看见孙巍躺在了病床上面,他一眼就瞧出了孙巍现在的身体状况,笑着说道:“你的身体情况还是挺不错的,再疗养一段时间,就能够出院了。”

  孙巍则是冲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只说了一句话:“张医生,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忘记的。”

  在和孙巍闲聊了几句,并留下了一张中药处方之后,张文仲方才转身离开,白光明则是吩咐赵甲开车将他给送回家。

  等到赵甲开车将张文仲送到了华航小区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彻底的亮了起来。张文仲下车之后,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幸亏今天是周日,他不用上班,否则的话,他就只能是旷班一天,在家中服用丹药调息修炼了。

  就在张文仲走到了自家门前,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栖息在他左肩上的三足乌,突然是凑到了他的耳边,语气急促的说道:“主人,我感应到,萧何的两个结拜兄弟,就在左侧的那栋楼房顶处,正透过我们这层楼道的窗户,在窥视着我们。”

  “喔?他们可算是出现了!”张文仲的眉头一挑,转头望向了左侧的那栋楼,果然是看见了在那栋楼房的顶处,隐约的有着一道光亮闪过。

  光亮?!

  狙击枪?!

  张文仲的脑海中蓦然闪过了一个名词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