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点破气海穴、挑断手脚筋(1/2)

加入书签

  (31 )

  如果是在平时,张文仲定然能够及时的觉到银杏树卜藏四小提前做出应对。但是现在,真元耗尽、体力透支的张文仲,一直是等到陈墨从银杏树上扑了出来之后,方才是知道有人藏在银杏树上偷袭自己。

  虽然此刻再是张文仲最为虚弱的时废,但是乍逢偷袭的张文仲却并没有惊慌,反而还表现的非常冷静。瞬间就在心中做出了判断:“这人想必是藏在暗处监视我许久了,否则也不会在我最为虚弱的时候起进攻!”

  因为真元耗尽、体力透支而导致度减缓了的张文仲,在这瞬息之间也是来不及拔出腰间的三尺剑或沙漠之鹰迎敌了,甚至就连挥手释放**珠也来不及了。在这仓促之冉。他也只能是催动起最后残存的那一丝真元,让yīn阳二气钉瞬间出现在了陈墨的后背,向着陈墨的命门、大椎两穴疾刺而去。

  陈墨这会儿全部的jīng力都放在了张文仲的身上,全然没有料到自己的后背竟然会遭到袭击。他仅仅只是地级中期的修为,无法像符文简那样的天级高手,可以凭借着自己惊人的度。在毫厘之间避让过yīn阳二气钉的袭击。躲闪不及的他,只能是猛提一口气,硬抗yīn阳二气钉的

  袭。

  可惜的是,因为张文仲残存的那丝真元太过微弱,所以yīn阳二气钉能够挥出来的威力也就十分有限。

  它们虽然是刺破了陈墨的肌肤,刺入了他的命门、大推两穴,但是却并没能够刺深,甚至很快就被陈墨运劲给逼了出去。

  虽然并无大碍,但是两穴中传来的刺痛还是让陈墨不禁勃然大怒。他原本以为,擒拿尽显疲态的张文仲。是一件手到擒来的容易事。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都还没有触碰到张文仲呢,竟然就被暗器给伤了。

  大怒之下,陈墨扑向张文仲的度也在瞬间加快,眨眼之间就到了张文仲的身前,双手探出如鹰爪状,疾抓向了张文仲的双肩。

  张文仲自然是不肯让他抓上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实力大打折扣的他。根本就来不及躲闪避让,只能是深吸一口气,鼓足身体中残存的全部力量,使之运达双掌,以一招少林柔拳中的“坐山推出。的招式,双掌内旋向着已经扑到了面前的陈墨全力推出。

  陈墨见状,顿时就狞笑了起来。如果是在平rì,他陈墨绝对不敢和张文仲硬碰硬。但是现在,吃准了张文仲尽显疲态、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他,毫不犹豫的就变爪为掌,和张文仲来了一个硬碰硬的对掌。

  “砰。”

  四拿相交,顿时就出了一阵闷响。

  真元耗尽、体力透支的张文仲,果然是吃不住陈墨双掌中传来的力量。被震得后退了数步,张口就喷出了一道滚烫的鲜血。与此同时,胸膛中更是泛起了一道窒息的闷痛。陈墨自然是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的,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张文仲的身前,不等他有所反应,就从怀中掏出一瓶,早已经准备好了的氲烧,将其倾倒在了同样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帕子上面,随后一手扳着张文仲的脑袋,一手将沾满了氟烧的帕子捂在了张文仲的口鼻上面。

  三足乌见状是又惊又怒,可惜它现在也是耗尽了灵气,甚至就连太阳jīng火也释放不出来了,只能是靠着尖嘴利爪sāo扰陈墨,可惜收效甚微。最终是被纠缠烦了的陈墨,抬手一巴掌给抽翻在地。

  氲烧的麻醉效果极佳,若是在平时。有着真元护体的张文仲,自然是不怵这氲晓的。但是现在,真元耗尽、体力透支的他,在氟烧的作用下,却是很快就陷入了昏迷状态,不省人事了。向着昏迷不醒的张文仲踹了一脚,陈墨冷笑着说道:“你***不是天级高手么?你***不是很能打么?现在还不得是像头死猪一样的躺在我面前!哼,只可惜,这一次的事情不能够泄露出去。否则我陈墨凭着地级中期的修为搞翻一个天级高手,定然是能够一朝成名天下知的!”他俯下身,将昏迷的张文仲给拖了起来,大步的走向了他租住的房屋的单元楼下,他的那辆现代伊兰特正停泊在那里。

  在将张文仲给塞进了副驾驶的座个后,陈墨又拿出了绳索将他给紧紧的捆绑了起来,这才打火动了车子,一路风驰电掣的向着天南省内的龙居山奔驰而去。

  待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一路风驰电掣的陈墨,总算是驱车抵达了龙居山。

  这龙居上上的景致极为秀丽,尤其是那道名为“龙取水,的暴布,远远望去,真的就像是一条银龙从天而降,在底部的水潭中饮水一般。煞是壮观!庞家的宅院,就在这道瀑布左边不远的地方。这是一片青砖绿瓦的宅院,处处都透着古朴之风。因为在来之前,就已经和庞家的家主庞宽,通过电话联络过了。所以当他的那辆现代伊兰特停靠在了庞家大院那扇朱红漆的大门前时,庞宽已经领着人快步的从大院中走了出来。

  身为庞家的当代家主,已经四十余岁。拥有着天级初期修为的庞宽。身材并不魁梧,甚至还有些矮瘦。在他那双三角形的眼睛里面,时不时的会闪过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yīn冷目光。看到被绑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张文仲,他捻了捻嘴角处的那一撮胡须,询问道:“你说的那个。知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