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原来如此(1/2)

加入书签

  接下来的行程就简单了。

  赤水按照百里的指点,按步就班地往着渡劫大陆的方向奔去,其间还故意绕了几次弯路,以期能迷惑住追踪的人。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运灵族这次是动用了血本,不仅将闭关的几位老人家都请了出来,还有沿途安插布置监视赤水的弟子,就多不胜数,就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镜姬接到消息之时,运灵族弟子已经根据赤水的行踪,推衍出来了她的最终目的地。

  “真傻!”镜姬叹道。

  区区雕虫小技,就当真以为可以甩掉追踪者了吗?她怎么还那么天真呢?

  是的,天真。

  镜姬其实早有发现,赤水这人吧,聪明是真聪明,心思也清明,就是凡事总喜欢往好的方面想,之前灵器之事是,现在也是。

  说起来,她面上不无可惜之色。

  景,也就是紫加,看着手中情报上的坐标,心下略紧。

  虽然赤水早有知会他,他仍然有些发虚,这样当真没有问题吗?

  他都不敢这样玩,赤水却敢,这不是胆肥是什么?

  “你在想什么?”镜姬忽然问道。

  紫加就抬眼望向她道:“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该做准备了?”

  “自然。”镜姬就道:“我们要比她先赶到那里,还要进行相应的布置,时间当然会很紧。”

  “我这就去准备。”紫加就道。

  “等等。”镜姬凑近紫加,双目紧盯着他的脸,道:“我总觉得,你最近有点不一样,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紫加心下一沉,面上却不显,任由镜姬手指伸到他衣襟处。

  这里是修者最薄弱之处,无论是直接攻其脖颈,又或者取其心脉,都是轻而举,全看镜姬一念之间。

  “我不知道,你的感觉从何而来?”他平平道,身形放松,甚至还伸手按住了镜姬在他衣襟上作乱的手。

  镜姬略有些深究地看着紫加,未发现任何端倪,这才不太自然地抽回手,道:“或许是我感觉错了。”

  “你最近也有些变了,心绪起伏过大,你在想什么?”紫加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

  镜姬闻言就是一怔,良久才似是自嘲一般地道:“你说得对,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所有人都有所变化。”

  “为了遗宝?”紫加似笑非笑道。

  他这神态与景当真是一般无二,镜姬心里的疑惑又消了一层,又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

  紫加闻言,双眼微睁,倒也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不一会儿,他就退了出去,回到了景的住处,在那里,景却正在等着他。

  “看样子,你又闯过了一关。”似笑非笑的样子,与紫加刚才的表情一模一样,两人相见,就像是照镜子一般,分不出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托你的福。”紫加毫不客气地在他对面坐下,“你这人也挺奇怪,你就一点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景却丝毫没有一点牢中之囚的自觉,又道:“我可没什么可担心的。”

  紫加似乎看出他说的是真话,“看来,你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恭顺,也都是假的了?”

  这个问题,景却没有回答,表情收敛,沉默下来。

  紫加却似恍然大悟一般地道:“难怪镜姬会觉得我变了,原来症结在这里。”

  他说完,又问景道:“你也不甘吗?”

  景仍然沉默。

  紫加却懂了,“所以说,之前赤水挟持你之时,你也是顺势而为了?就和我挟持你之时一样?”

  他说着换了一个坐姿,歪头又道:“赤水原本还担心镜姬与你之间的灵契,我无法伪装,看来她完全是多虑了”

  恐怕镜姬根本没有掌控住景,又抑或者,她以为她掌控住了,但其实没有。

  景就看向他。

  “你是土生土长的运灵族人没错吧?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选择背叛镜姬吗?”紫加是真的好奇。

  其实当初若非景的配合,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冒充他。

  这太奇怪了,一般来说,器主与灵器之间,就算不能达到互为半身的绝佳状态,但因为相伴同修,相互信任却是没有问题的。

  “是不是镜姬做了什么你不能接受之事,触到了你的逆鳞?”除此之外,紫加也再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那么,你的逆鳞又是什么?”

  步步追问,直逼真相。

  “你想知道?”景忽然问道。

  “你会说?”

  “你猜?”

  紫加:“”

  他就感觉他被景耍了,不想景又提示道:“你仔细想想”

  紫加微怔,他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