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 风流穆王府 10(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neixiong@天山小说@超速更新@

          箫天宇一路毫无波折的回到了住处,这令他自己都感到些微的蹊跷。一夜无眠导致整个脑袋浑浑噩噩,回到自己所租住的屋子,换好衣服,见天色将亮,此时腹中隐有腹鸣之声,索性下的楼来。正好见店小二收拾店铺准备开始营业。

          8hjuf

          8hjuf

          箫天宇对那正忙碌的店小二说道:“小二哥,过来一下。”

          8hjuf

          8hjuf

          那店小二见有人来叫,忙回头见箫天宇矗立在阁楼处,忙啖着脸赶到近前说道:“这位爷,这么早起来,天还没亮,为什么不多多的休息一番呢?”

          8hjuf

          8hjuf

          箫天宇道:“小二哥,麻烦你给我备一些吃食,呵呵,我的肚子又点耐不住寂寞了。”

          8hjuf

          8hjuf

          那店小二笑道:“那好,客爷,你稍等一会,饭菜马上就备好。”

          8hjuf

          8hjuf

          说完,店小二,便先停下手政中的工作,向后院走去。此店的效率颇高,不到片刻,热腾腾的饭菜就端上了桌子,箫天宇埋头大吃了一顿。在酒足饭饱以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倦意。箫天宇吩咐小二,如果客房中的胡燕青有事找他,就叫他等着。

          8hjuf

          8hjuf

          吩咐之后,箫天宇再也两眼皮低垂的走进自己的包间。转身躺在床上,随之而来的是深度的睡眠。

          8hjuf

          8hjuf

          箫天宇一觉无梦,是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被惊醒过来,睁开朦胧的双眼,见窗外的阳光明媚,洋洋洒洒的投进室内。箫天宇心情舒畅的神了个懒腰,转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向下望去,只见外面一片熙攘,叫卖叫买声不断。

          8hjuf

          8hjuf

          箫天宇对着屋内的镜子整理好自己的衣衫,便推开屋门,走出屋子。

          8hjuf

          8hjuf

          待走到楼下,赫然发现店铺此刻竟是热闹的出奇,只见胡燕青一脸愤懑不满的怒瞪着眼前的几个身穿黑衣,站姿挺拔的几个大汉。那脸上表情是那在战斗中长期磨练出来的经久不变的严肃,即使箫天宇与对方隔着相当长的距离,但是那股子肃杀的气息,仍然是扑面而来,箫天宇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从那些人的身上的衣着,可以轻易的断定出那些人出自穆王李天德的府邸,因为那几个人赫然就是昨夜追踪箫天宇之人所穿衣服一般无二。而在此处有如此气势的人,也只能出自穆王府邸。只是此刻见双方对峙的场面,倒是不知是何原因了。

          8hjuf

          8hjuf

          胡燕青气哼哼的站在楼梯口,双手一边扶着一个栏杆,让那几个黑衣大汉,进去不得。胡燕青嘴巴依旧兀自骂咧咧个不停,口水如雨点般四溅。要是换作一般人,早就车身三尺之外了。可是那几人,却当作是没有发生一般,依旧站的笔直。而胡燕青见自己说破了嘴皮子,那几个人,脸眼皮都不在眨一下,那本就有些黝黑的脸,顿时被气的成立猪肝色。

          8hjuf

          8hjuf

          箫天宇忍不住的噗哧一声,打破了这对峙的场面。胡燕青闻得的背后的声音,忙转身,回头探去,见是箫天宇,那如苦瓜般的脸,顿时疏解开来。蹭蹭蹭几步,踏了几步,来到箫天宇的近前。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浊气,便对着箫天宇发起了牢骚。箫天宇这才明白,原来那几人是穆王李天德派来请二人去他府上,原因竟是答谢箫天宇搭救了他的女儿,这倒是让箫天宇感觉到有些吃不消。

          8hjuf

          8hjuf

          箫天宇懒洋洋抬着头,透过胡燕青的身子,向那几个大汗望去。那几个人,间箫天宇的视线投过来,胸脯不由的挺了挺,对着箫天宇整齐的打了一个军礼,当先一人向前一步,对着箫天宇恭敬的说道:“这位少爷想必就是搭救了我家小姐的恩人吧?果然

          是仪表不凡啊,希望这位少侠不要见怪我家老爷当前失去礼节之罪,因为我家老爷正有紧急的事物需要处理,所以没有来得及和少侠你招呼。”

          8hjuf

          8hjuf

          箫天宇见对方说的客气,忙举手抱拳回礼道:“呵呵,是你家老爷客气了,我想当时的情况,只要是任何一个习武之人见到,都会解救小姐与为难之间的吧,这本就是我辈习武之人的不得推脱的责任,又哪里谈得上什么恩人之说,既然恩人之说,已是不存在,那么又何曾来的答谢之说。这位大哥你说,我说的对还是不对?”箫天宇见几人不愿当中显露身份,也不好在此刻拆穿几人,平白多出几个敌人来。

          8hjuf

          8hjuf

          那几人听箫天宇的语气,大义凛然,仿佛自己就是那救人于危难之间的英雄人物,也许不知情的人,会被箫天宇如此笃定,如此大义凛然,慷慨激昂的话语打动,只是这深知内情的几人,在心底不由的暗暗鄙视箫天宇的无耻,竟会做出如此行径。嘴角若有若无的抖了几抖,对着箫天宇说道:“少侠说的及是。”

          8hjuf

          8hjuf

          8hjuf

          8hjuf

          箫天宇见对方脸色语气的变化,不由心里暗笑,看我不把你们恶心死。呵呵。

          8hjuf

          8hjuf

          箫天宇笑吟吟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府邸之行,大可以取消,劳烦这位大哥回复你家老爷,就说老爷的心意小人已经心领了,叫他不必把此事看的太过在意。”

          8hjuf

          8hjuf

          箫天宇本就性格及其懒散,此刻他方从穆王府邸出来,又岂能再入那虎穴之理,即使这虎穴未必知道自己的所作之事情,但是既然是未必,想当然的也要承担一些风险,既然是有风险之事,依照箫天宇的性格,是绝不会去的。

          8hjuf

          8hjuf

          那几人见箫天宇推辞,也不好用强,只得不断的劝说,箫天宇还好,只是身处箫天宇一侧的胡燕青,早已耗光了内心,用拳头狠狠的击在栏杆上,发出哄的一声巨响,顿时那栏杆从中断为几截。

          8hjuf

          8hjuf

          语气愤恨的说道:“你们几个到底有完没完,我们老大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对你们那个什么府邸没有兴趣,也不想去,你们还跟个哈巴狗一样,在这里摇尾乞怜,非要我老大去不成。”

          8hjuf

          8hjuf

          那几人听胡燕青如此的混帐话,额上的青筋直跳,在古代被人说成是哈巴狗,是极其不敬的说法,就仿佛现在被人说成是杂种一般。

          8hjuf

          8hjuf

          8hjuf

          8hjuf

          箫天宇颇为不解的望着胡燕青的后背,心下倒是产生了去穆王府邸二探的想法。到底是何原因令胡燕青如此的忌讳穆王府,令这个极为憨厚的汉子,在一开始就极为抵触箫天宇前往。

          8hjuf

          8hjuf

          就在双方的纷争将要一触即发的当即,一道断喝声,打断了箫天宇欲出口阻拦的动作。

          8hjuf

          8hjuf

          “放肆,你们就是这么给我办理差事的不成。”话声刚断,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高大身影撩帘而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