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1/2)

加入书签

  夜月抓起她一只手臂,抬起来,一颗如胭脂般的守宫砂还嵌在她的雪臂上。他抬眸问道,“衣裳是谁的?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声音很轻很柔,好听的如同黄昏中流过溪涧的清泉。听不出一丝异样,一丝怒气,但只有下人们才知道,当太子口气越柔时,心里的怒气越盛,当他笑得最美丽时,却可能是他想杀人的时候。

  瞳水垂头,眼睛躲闪着,一抹潮红浮上她的脸颊,“是洗澡时衣服湿了……”

  “那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夜月问得更柔。

  瞳水抬起眸,却不知道该怎么答。

  “这个畜生”极轻极轻的吐出,不像唾骂,却比任何唾骂都闻之让人胆战。

  “花奴,去拿万红凤髓膏给姑娘敷上,免得日后留疤”

  一旁侍立的花奴立刻答应了声“是”,转身去“丹露房”拿药。夜月松开夜瞳水转身要出殿。

  瞳水拉住他,“月哥哥去哪儿?”

  “我有事要忙,让花奴服侍你擦了药,就好好休息等我回来”夜瞳水跪下来,拉住他的袍角。

  “月哥哥留下来陪我吧,不要去了”

  夜月转身,目光落在夜瞳水纤细的身上。她必是知道他是去向圣上要她,免去她同时侍侯三位皇子的事。只是,他虽身为太子,却尚在年幼,羽翼未丰,除了高贵的太子身份,却并不比其他皇子拥有的更多,况且,皇上宠幸庄妃,自然爱屋及屋,对二殿下夜风宠爱有加,要不是夜国一向立长的祖规,恐怕太子之位也到不了他夜月身上。纵是这样,现在太子之位也仍是被虎视眈眈。瞳水虽然身为最下等的奴隶,但毕竟身上流着皇族的血统,对皇族中的勾心斗角似比别人更明了透彻,况且她又是如此冰雪聪明的一个女孩儿。

  夜月双手握紧,指甲深陷入皮肤里。但脸上却是一片轻柔,他伸手拿过花奴手里的万红凤髓膏,“好了,我不去。走吧,回我的寝殿,我替你抹药”

  夜瞳水站起来,“月哥哥……还是让花奴做吧”

  金眸闪过些不悦,“怎么,你嫌哥哥么?”

  “不是”瞳水忙摇头。自幼整个皇宫里只有夜月一个人待她好,视她如亲妹妹般,她也依赖这个哥哥。只是有时夜月关心太重,就有些不避嫌疑。瞳水心里本来没什么,只是有时觉得兄妹太过亲近仿佛并不太好。

  夜月不容她说话,就已经伸手抱起她走入寝宫。将她放置在他常睡的榻上,刚刚他已经褪去她上身的衣衫,此时他的长指来到她腰间,轻解罗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