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

加入书签

  ”主人,我、、、”我看着在这异国他乡唯一的同宗,以前的小肖,现在的主人,两

  行屈辱、痛苦和乞怜的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我强忍着剧痛,跪在主人面前。”主人,

  以前在中国时我对你不好,我该死,但看在我会说中国话的份上,您饶了我罢,我一定

  好好伺候您,绝对服从您,只要留我一命,让我干什都行,您可以随心所欲地玩我,

  我就是您的一条狗、一匹马、一个玩具。”小肖听着凯西的表白和宣誓,微笑着,感到

  很惬意!凯西呀凯西,哎!以前是司令员的千金,我的团首长,我的主人。现在竟落得

  如此境地,赤身**跪在我面前乞求我的恩典,还毫不羞耻地说出这下贱卑微的话。

  ”小母狗,先喝我的尿罢。””是,是,谢谢主人赐我甘露。”凯西马上跪行到主人档前,

  小心地撩起裙摆,钻进去,把主人内裤扒开,把嘴紧紧盖住主人的**。舌头温柔地舔

  弄着尿道口和yin蒂。”嘶、、、啊!、、好舒服呦,蜜迪,你训练得不错嘛。””谢谢主

  人夸奖,这是奴婢应该做的。”西洋女诚惶诚恐地跪下谢恩。

  ”啊、、、出来了。”小肖一边说着话,一边排出了尿。对于凯西而言,这尿的确是

  甘露,尽管它很臊很涩。因为有幸能喝到小肖的尿的奴隶,肯定会是小肖所宠爱的奴

  隶。当凯西喝完了小肖的尿,并且舔净了小肖的肉缝,重新跪在小肖面前时,小肖微笑

  着说∶”凯西,这是最的测验了,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是,主

  人。””现在我要骑你去兜兜风。””是,主人。”雅芳哪里敢问是否可以拔除魔鬼刺,排

  泄腹内液体。只好强忍着剧痛,让西洋女给她披上全副马具,ru头上还特意了两个

  铜铃铛。小肖骑上凯西的马背,用马鞭轻轻抽了一下凯西的屁股,凯西便爬着走了起

  来。”凯西,感觉好吗?”小肖悠闲地骑在凯西背上,一边走,一边观赏沿途风光,一边

  还跟凯西说着话。”主人,能驮着您,是我的最大荣誉。””你还记得你是我的首长那会

  吗?””主人”,凯西羞得无法回答。

  ”噢,凯西宝贝,不要怕,以我会好好养着你的,不过你要乖呦。””是的,主

  人,我会乖乖的。””做我的狗,你高兴吗?””高兴!是真的,主人。能做你的狗,我就

  不用害怕那些车夫们的折磨了,每天能有两个黑面馒头吃,好香好香!还能喝到主人的

  甘露,以前做苦力马时是喝不到一点点水的,就连车夫的尿一天都不一定能喝到一次。

  现在我一天可以喝到好多次主人的甘露,好甜好甜。另外,主人还经常赏赐我一些别的

  狗食,比馒头还香。我真的很幸福!”凯西动了真情,认真地说着。处于现在地位的凯

  西,的确是从心里感到幸运。”凯西,我的尿难道不臊吗?我以前喝你的尿怎觉得臊

  呢?””主人,你以前每天能喝水,而且我是牲畜身子,尿会臊的,就象那些车夫,是奴

  隶身子,尿一定很臊的。可是您是主人贵体,本来尿就甜,何况我每天不能喝水,很渴

  的,所以就特别觉得主人的尿甜。””哦?这样!?那你以前从未偷偷喝点水吗?你放心

  我不会因此惩罚你的。””主人,我从没偷偷喝过水。一来车夫看得紧,二来身子绑在

  车上也无法脱身溜走,第三作为牲畜,我们是决不能有半点犯规的,主人说不允许我们

  喝水,我们就不能违抗。违规对于我们牲畜是最大的错误,要用火烧死的。以前有一匹

  跟我住一个马棚的黑种苦力马,那天她的车夫忘了让排便,一早拉出去就干活,直到天

  黑,就直接拉进马棚拴在她的窝里了,她躁动不安地嘶叫,可车夫狠狠地抽了她鞭子

  就走了。那黑种马来实在憋不住了,就把屎拉在了窝里,她自知犯了大错,拉完

  又用嘴把屎吃干净了,但是屁眼上粘了一些屎。也是该她倒霉,第二天,车夫一早就

  想奸她屁眼,突然发现屁眼有屎,车夫把她拖出去狠狠抽了一顿,还报告了管家,管家

  让车夫把她烧死。车夫们便把我们这些苦力马都牵到谷场上,围成一圈,然把那匹黑

  马的两腿使劲压到胸前两侧从腋下穿过,再把双臂绕过屁股反绑,黑马就这样绑紧躺在

  谷场中央,yin部完全展开。这时,她的车夫提来一桶火油,全灌进黑马的屁眼和yin道里

  去了。黑马吓得不住嘶叫,可是车夫根本不理睬,灌完油,在两个rou洞中插入两根粗

  麻绳,绳头露出约有一寸,然就点着了。只见黑马的屁眼和yin道里往外冒火,黑马疼

  的不住惨叫,使劲挣扎,可是溢出的油却沾满了大腿,反倒引燃了大腿,最黑马全身

  都烧起来了,看见黑马在火中挣扎,听到她的惨叫,我们都吓坏了,以再也没有谁胆

  敢违反一点点规矩。来又有一匹白种马,因为主人的一个朋友的小子玩乐,把她弄

  死了也没敢有半点反抗。那是一个大约十多岁的男孩,那天牵了一条大狗,男孩不时抛

  出肉块,痳引狗去追逐,刚巧遇到一个车夫牵着那匹白种马路过,男孩从车夫手里要过

  马,把一块肉塞进马的yin道里,然让那白种马跑,让狗追。人马哪能跑得过猎狗,那

  大狗步就撵上白马,到了她,一口就咬住白马的yin部,白马痛得嗷嗷惨叫,可是不

  敢反抗那狗,眼睁睁看着那狗咬烂了自己的yin部,狗爪子伸进yin道掏那块肉,可能是由

  于yin道狭窄,那狗一时还没能抓出那块肉,这可苦了那白马,她躺在地上,大大地叉开

  双腿,不敢躲避,只能惨叫,亲眼看着那狗对她的yin部象掏狗洞似地连撕咬带扒扯,弄

  的那白马yin部血肉模糊,待到那狗掏出那块肉美美地吞嚼时,那白马的yin部已经没有

  了,只剩一个血糊糊的大rou洞了。那男孩看得高兴地大喊大叫。来牵着狗又去别处玩

  了。车夫拖着半死的白马也走了。””噢!真有意思!”小肖听得很有趣味。不知不觉他

  们已经走了好远,走到小肖住的房子了。”凯西,以你可以喝些水。””哦!谢谢主人!可是我不喝水,每天能够喝到主人的甜尿,已经是我莫大的幸福了,我不能再贪得无

  厌,主人不要惯我,我只不过是牲畜,是主人的一条狗而已,主人千万不要把我当人看

  待,否则我会被宠坏的,那样就会犯错误,如果犯了错误,我今天的幸福生活就不会再

  有了。””啊!”小肖真的有些惊讶,她听得出凯西说的是真心话。”真想不到,当初的千

  金小姐,现在连思想都被训练成畜牲的思想了。也好,以我终于有了一条能陪我说家

  乡话的狗了””好吧,宝贝,我不惯你了,但我会好好饲养你的。来,现在你通过了测

  验,已经是一条合格的狗了,把肚子里的东西放出来罢。”小肖从马背上下来,把凯西

  屁眼和yin道里的魔鬼刺塞子拔出来。然牵着凯西来到门口,小肖进到门里躲避强烈的

  阳光,凯西把屁股蹶在门外,一股激流冲开屁眼和肉缝,伴着”哗喇喇”的响声喷射出

  去。从前高傲的雅芳已经死了,现在的凯西高兴地找到了主人,有了归依,感到非常非

  常满足。从前的小肖,雅芳的奴和狗,现在成了凯西狗从心理上承认的真正主人。主

  人进屋去午休了,把凯西拴在门口,凯西卷曲在门里荫凉而暖洋洋的石板地上进入了她

  自从被卖到这个园的第一个真正甜美的梦乡。初到南美傍晚,主人叫醒我,牵着我

  出去散步。

  ”凯西,你究竟是怎麽到这里来的?””主人、、、呜、、、我、、、”主人的话一下

  子勾起我痛苦的回忆,止不住流下屈辱的泪。那是三年前的一个秋天。父亲因为政治斗

  争失败而入狱,母亲和我把隐蔽得最深而未被没收、存在香港的、仅有的20万美元,支

  出一大部分给一个香港蛇头,我们自己仅剩2万美元了。这个蛇头还是我父亲的老友,

  说是尽了最大努力才压到这个价钱。我们母女俩千恩万谢地拜托他给我们弄了两个新的

  身份∶巴西华侨。然后他一路很殷勤地把我们送到南美一个距巴西很近的三不管地界,

  把我们交给当地一个白人后,就告别了我们。临行前还特意来和我们辞行,告诉我们∶

  这个白人会很好地照顾我们,我们下一步的行程就由他来安排。这当中,蛇头还说要给

  我们换巴西币。为了今后生活方便,也为了不招惹是非,我们母女把随身戴的所有昂贵

  首饰和两万美元都交给他去兑换。后来才知道,他给我们的所谓巴西币,都是已经作废

  了的秘鲁币。我们母女被他骗的一无所有,坠入最悲惨的境地。那个白人也不跟我们说

  话,即便说话我们也听不懂。他对我们很粗暴,经常因为我们不明白他的旨意,而抽打

  我们。我们孤苦伶仃的母女俩毫无依靠,不得不默默承受他的欺凌。他带着我们乘马车

  走了整整一周。在路途上他就用暴力强奸了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