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祖地险情(1/2)

加入书签

  /虽说要和木子明同去木家祖地,但是洛慕容也明白朝中的问题也必须提前结束,不然纵然拿到了定魂珠也不能放心的复活宇文及。

  于是不过半天的时间,洛慕容便再一次约了湛天远。

  湛天远虽然有所疑惑,但是还是如约而来了。

  洛慕容并没有废话,而是直接切入了正题:“我需要你在半个月内夺取皇位。”

  半个月?湛天远诧异的抬头看向对面闲坐的洛慕容,以为对方是在开完笑。然而思及如今两人之间的关系,洛慕容也没有必要与她开玩笑,再看对方的面容沉静,甚至连往常的笑意的都没有,眉头虽是平缓,双眼却是睁开,锋芒毕露。

  “你可知道我们所图谋的是皇位。”湛天远直视洛慕容的双眼,“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所需的是周全的计划,而且只能成功。”

  洛慕容没有避开湛天远的目光:“若非皇位,我也无须寻你。”

  “那么,我能知道原因吗?”湛天远心中还是疑惑洛慕容如此心急于夺得皇位的原因。

  但是半响之后,洛慕容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这是不信任他?湛天远嘴角泛起苦笑:“让人送死总得让我知道原因吧。”

  洛慕容垂眸,随后睁开双眼,目光坚定的看向湛天远说道:“你不会死。五天之后,轩辕国会进攻青国,介时,国内兵力会被派去支援边疆,你所做的只需将你自己的人手尽可能多的留下,宇文家所有暗卫都会留下替你夺得宝座。”

  这是打定主意不告诉他原因了吗?湛天远闭眼,心中苦涩不已,被人做枪,却还不能知道原因,何其悲哀。可是偏偏他不能拒绝。

  罢了罢了,横竖他都要坐那宝座,如今又有了这么多人相助又何必计较这么多呢?

  定了定心神,湛天远再一次睁眼,却并没有看洛慕容,而是将目光投在了面前的白瓷青花的茶杯之上,末了抬头,沉声问道:“那么,条件呢?”

  洛慕容不解。

  湛天远复而说道:“这世上没有白费的午餐,你既然如此倾力的帮助本皇子,连带着轩辕国都拉上了,必然是有条件的。”

  “条件吗?”洛慕容听到了湛天远的自称,也明白了前身与湛天远之间的情分已经被她挥霍的差不多了,心中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感觉,更多是轻松。抬眸笑道,“本夫人只一个要求,不论有多大的阻力,本夫人希望二皇子能在登基的那一天便将国师捉拿归案。”

  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洛慕容笑颜逐开:“这世上没有纯善之人,戚长言愿做青国国师为的自然不是青国繁盛,而是为了自己的容颜不老,吸附着帝王龙气。”

  湛天远握着茶杯的手一紧。龙气?这世上还有这东西?

  洛慕容自然觉察到了湛天远的疑惑,但是她也无法解释更多,因为宇文及也只是在言及戚长言之时提了这么一句,至于更详细的,并没有解释。

  此时此刻,洛慕容必须说服湛天远。只有湛天远信了这一说法,才能更加理直气壮将过错推脱在戚长言身上。

  “青国三代之前原本也是可以与轩辕国比肩的存在,但是近代来天灾不断,导致国力愈加的退后,这便是因为龙气的减少,以至于国运衰退而导致的结果。”洛慕容回忆着前身所存在的记忆,不断整理着嘴上的说辞。

  湛天远仔细回忆着以往,倒也觉得有几分真理。心中也已经有了几分相信,况且不论是否是真实,洛慕容的话无疑是给了他一个光明正大谋反的理由提示。国师惑君,国运衰退,当清君侧,重立国威!

  洛慕容一直观察着湛天远的神色,见对方双眸寒光,便明白对方信了几分,心中已然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当下饮尽杯中茶水,起身告辞。

  在洛慕容离去之后,湛天远并未离开,而是望向窗外的碧天白云,眼神迷离。

  虽然洛慕容在时他并没有继续问,但是心中却一刻也没有放弃这个问题。

  洛慕容不是重权之人,他心中了解,以前若不是为了他,她有何必卷入这一场皇家纷争当中呢?

  如今却为了皇权逼他去争夺。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直到夕阳西下,湛天远依旧没有能够想出一丝答案。

  回过神,手中的茶水早已冷却。

  湛天远嘴角含笑,苦涩不已。

  当真是……人走茶凉呀。

  回到宇文府之后,洛慕容并没有休息,而是与木子明开始做起了准备。

  祖地危险,她自木子明的口中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自然不敢放松,全心准备。

  时间飞快,等洛慕容准备好一应事务之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

  在这一天的傍晚,西文管家以及宇文章才缓缓而至。

  洛慕容看着端坐在大厅之中,悠哉喝茶,完全没有一丝因为赶路而显得风尘仆仆的两人,不由得怀疑,这两人是遛弯回来吧?

  “我与老爷如此辛苦的为了少主赶回来,少夫人难道只有一杯清茶招待?”率先开口的是坐在宇文章右边的轩辕西文,只见他左手拿了一只白玉的杯子,杯子内碧绿的茶水透过白玉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态。他面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脸上却是一点尘土的都没有,一袭白衣一尘不染,显然是在进府之前已经打理好了自己。

  “慕容的待客之道还得学学,不然为父也不放心将偌大的宇文家交给你啊。”宇文章附和,说得一脸的意味深长。只是脸上的红晕却很不给面子的破坏了这一态度。

  洛慕容目光扫过轩辕西文,又看向宇文章虽已不惑,但如今却是红润万分的脸蛋,眼中深邃。她不是纯洁的少女,自然知道这当中的猫腻,对着轩辕西文卑谦一笑:“您二位皆是长辈,慕容自然不敢怠慢。”这一句显然是回答轩辕西文的。

  而后抬头对着宇文章说道:“父亲大人能被西文管家照顾的如此之好,身为晚辈,慕容也放心得下了。只是慕容心中有一疑惑,不知二位能否替慕容解决一二?”

  宇文章被洛慕容的那一句疑惑吸引了注意力,慌忙说道:“自然可以。”

  “既然西文管家已与父亲大人成就连理,就不知日后该如何称呼西文管家了?”洛慕容目光深邃,笑得意味深长。让你们夫唱妇随。

  已成连理?已成连理!宇文章心中一惊,随后面上炸红,到底是在小辈面前,宇文章唇畔动了动,竟然说不出半句话来。

  倒是轩辕西文始终从容,对着洛慕容说道:“若是少夫人不嫌弃,称呼一声叔叔便好。”

  洛慕容点头:“西文叔叔。”洛慕容屈膝行礼。

  而后不待轩辕西文说话,自己便先站了起来,又继续说道:“虽然你与父亲大人该办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但是作为小辈,”说到这里洛慕容顿了顿,“慕容还是的提醒一下,不该少的还是不能少,要知道父亲可是我们宇文家的家主,有些方面还是不能亏待的。”

  一个姑娘家,居然如此理直气壮的与别人讨论自家公公的婚事,这古来也怕只有洛慕容一个人了。

  轩辕西文失声而笑,心中明白洛慕容这是要给宇文章讨要聘礼了。轩辕西文虽然腹黑,但是涉及宇文章之时,还是收起了内心的黑水,对着洛慕容笑得温和:“我在轩辕国尚有土地万顷,庄子二十五处,名下铺子产业些许,以此为聘,少夫人可还满意?”

  又是轩辕国?洛慕容敛了敛眉头,就着记忆之中的知识计算着轩辕西文所说物品的价值,末了发现这些产业若是折合成银子,虽然不比宇文家,却也是能在青国排上首富。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及未曾告诉与你吗?”轩辕西文笑得温和,“我姓轩辕,乃是阿及的叔叔,亲的哦。”

  “西文!”轩辕西文话音落下,宇文章面色一变,慌忙喝住!

  轩辕西文自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转头安抚起了宇文章:“宇文,他身上流了轩辕家的血,况且还是那样的身份,纵使你想让他继承宇文家的衣钵,也避不开那里的纷争。况且你可知木家小子肯用木家的复活之术的前提是什么?”

  宇文章闻言,面色黯然,不再言语。

  但是轩辕西文也不再透露其他信息。

  轩辕西文虽然没有继续说话,但是却不妨碍洛慕容自他的那些话中提取信息。

  如果轩辕西文是宇文及的亲叔叔,那么显然他并不是宇文章的亲生儿子。那么之前的疑惑也有了解释,为何阿及会被轩辕国皇室追杀。因为他本就是轩辕皇室之人,而且极有可能对他们的利益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那么宇文及与宇文章又有什么关系呢?宇文章并不是心善之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收养宇文及,那么当中定然还有其他缘由。

  只可惜……洛慕容抬头幽幽的看了座上两人一眼,开口说道:“叔父与父亲刚刚回来,不若先去休息,慕容先去准备些接风的饭菜。”

  说着便离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