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最后一课(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受文止武绝老弟的委托把他的故事写完,我感到,他的委托其实是一种委命,我很感动他的经历并深深敬佩他,而我惭愧的是,我没有能力更细致更准确地描述他的经历,我现在唯一能表达对他的忠诚的方法是,我必须今天晚上写完这本书,因为这本书已经拖得比较久了,很多读完了最新更新章节的读者因为对我的厌烦而对文止武绝的尊重有所减损,我便成了美好心灵的摧损者。这是我绝不愿意的,所以,我赶忙今晚写完,一是安慰自己的内心,二是表达对文止武绝先生的尊重,三是对读者朋友真诚的交待。我今晚肯定没法睡好,因为刚刚饮酒归来,但我一定要完成写完本书的任务并保证一定的质量。啊,我这就马上写,同时告诉所有喜爱本书的朋友,这本书的全本阅读都不需要一分钱,如果有哪家网站做了vip收费的话,那应该赶快放弃这种做法。请各转载的网站务必转载此段。谢谢——2007-2-15深夜。

          全球的人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和心寓绘画回到了美丽的桃花村也过着新的生活。

          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小村,那座原来的民房只是经过了一些华美的装收,并没有更宏伟的改造。

          我们谢绝了所有的朋友和客人的拜访,只有龙夫人偶尔来个电话,讨论一些全球性的问题。我都是告诉她大胆实践,并说错误在所难免,只要怀着一颗善良而真诚的心灵去做,慢慢就好做好的。

          事实正是这样,龙夫人所管理的全球的世界秩序正在变得稳定和美好,电视等各新闻媒体都真诚地盛赞当今的公平、公正和人道,人们的自由基本得到保障并在进一步向好的方面发展。

          奇怪的事情是,自我回到桃花村后这一连的两个月来,我竟一病不起。心寓绘画虽然每天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并细心照料着我,却并未见好转一些。

          医生说我的思想太多,便是卧病不起的主要原因。

          我知道,我的思想还是很多的,但我从没有暴露出来说给绘画听。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鬼魂军当时不全部出动打击法顶王朝,直到我们在中道海峡时才出动那么多的鬼魂来帮助我们,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我不需要这个答案呢,因为现在鬼魂们都生活在平安的地下,他们得到了基本的自由。

          第二个不断缠绕我思想的是我想家,是了,我太想念我地球上的父母亲了,我不知道他老俩口是否收到了我寄给他们的那1000块钱没有。唉!……

          跟绘画同床共枕两个多月了,她竟真的不知道之事,而我又有病在身,竟没有心情和精力教她这个,也只是装模作样地睡在一起而已,我想,教育她还是要等我身体康好之后吧。

          文止武绝王朝的新年代是以全球会议的那一天开始计算的,那一天便是元年的一月一日,直到这元年的三月十四日,早晨,心寓绘画愉快地从桃树园里回来,采摘了一朵桃花送给我,说道:“文止老公,我送你一朵桃花,嘻嘻!”

          我勉强从床上撑起身体,看着她美丽的面容,心里充满了感激,说道:“亲爱的人,我谢谢你这数十天如一日地细心照料我,嗯,我内心真的很感激而不安了!”

          绘画嘻嘻笑道:“老公,你说什么话呀,怎么一家人说成了外家话了呢,嘻嘻,我就是你的人,现在这么平安,我感到很快乐,我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的,快别这么说,那多伤害感情呀,嘻嘻,等你病好了后,我们去旅游全球的风光吧!”

          绘画说完,把美丽的嘴唇靠近我的嘴,我热情地亲了她。

          亲她一阵之后,我又咳嗽起来。她立即轻拍我的背,说道:“我马上叫医生来,我马上叫医生来!”

          我立即阻止她说道:“绘画,你不用叫了,你坐在旁边,我有话要说!”

          绘画安静地坐在我的床边,一脸安然地看着我。

          我便说道:“绘画,我的病是治不好的,我知道了,因为我的病是心病,我想念父母亲太深了,所以有病,我知道,如果让我回去,我可能马上就会好起来的,绘画,我告诉你,我要回到我的那个星球上,那个星球叫地球,你愿意跟我一起去么?”

          绘画立即坐上床头,侧面趴在我身子上,说道:“老公,我愿意跟你去任何地方!你想回去就去啊,我能适应的!”

          我的眼泪滴落下来,我深深地理解她深沉的爱。

          3月15日,龙夫人和三分阶、万千壶、安信、爱美春、刘可灵以及其他全球的世界王等重要人物和35个b门女子姐姐来到了桃花村,都来送别我这个世界的顶王。

          今天早上我的病似乎马上就好了,精神焕发,风采仍旧。我和绘画站在桃花村的广场上,龙夫人哭泣着过来先抱着我。

          龙夫人紧紧抱着我哭泣说道:“回忆往事全球只有一个英雄,就是我抱着的你,我真的舍不得你离开,我最最亲爱的干弟弟,我正按照你的思想在实践着全球,你这就离开,叫我心里怎么踏实呢?然而人心各别,我理解你,你安心地回去吧!”

          与龙夫人拥抱良久后,我凝望着龙夫人说道:“干姐姐,我要回去的,我希望这个梦锭星球永远光辉灿烂。我知道你现在很忙,正在推行一种民主的政治方式,想以民主的体制来管理各个世界,这是进步的,但我认为,民主并不是世界发展的根本方药,当然,原来的独裁更不是人民幸福的良方,我觉得,我们应当进一步思考这个问题,但我思考了两个月还没有得到答案。不过我知道答案在什么时候才能得到,那就是在充分发展经济之后,如果主观愿望想要适应经济的发展,那么答案就水落石出了,那时候人们和社会的需要便会变成现实。嗯,你大胆去尝试吧,你现在做得很好的。请你注意在适当时候放弃自己的权力,尊重人民的意愿,那么你就是全球最伟大的最值得佩服的人,我相信你能做到!”

          龙夫人突然跪下了,其余人也都一并跪下,只有我和绘画站在他们的身前。

          龙夫人说道:“我十分理解文顶王的良苦用心,我十分体会一个人自私必须要遵守的原则,我保证做到在适当时候放弃自己的权力完全地交给人民所共同遵守的新规则。文顶王,你放心去吧,你就完全放心我将来所要做的事吧,你想我本来是一个将要被法顶王朝灭门的女人,幸好是你挽救了我和我的家庭以及我们的冲锋军和冲锋军保卫着的人们,我能报答你的就只能是实现你所想像的人民基本自由的目标,这已经足够我个人完全满足了,我不会再有什么,我只会以实现你所讲的这些完全正确的道理作为对你最真诚的报答。”

          龙夫人继续阐述着她的思想,我理解她的聪明才智,心里感到安慰!

          然后,我与众人拥抱之后,天艳冬枝说道:“快上马吧,现在是最好的时间,立即出发吧!”

          我抱起心寓绘画一同坐在天马上,天艳冬枝也跨上天马,一声“驾”的声音向前飞去了,我回头一看众人,大家眼泪横流,我任泪而下,也一声“驾”策马上前飞去……

          来到石女山中,白雾缭绕,绿水萦回,好一个b形门洞就在眼前。

          天艳冬枝叫道:“罗姐姐,我们来了!”她的叫声一落,已然冲进了门洞。

          我也跟着催马进入,里面是黑森森的,但我还能看清楚,绘画就在胸前说道:“文止,我什么也看不见,好害怕,你抱紧我!”

          我紧紧地抱着绘画,安慰说道:“绘画,你不要怕,这是一个时间空间隧道,很快就会到地球上的!”

          突然看见前面的一个美丽女子,正站在天艳冬枝的马头前,天艳冬枝停下马来,说道:“罗姐姐,我们来了!”

          我也停下马来,在马上站起来对罗依婉儿深深地鞠躬,说道:“感谢罗姐姐指引道路!”

          罗依婉儿轻启玉唇,轻轻笑道:“文顶王,把你身上的武器和宝物全部留下吧,看你的运气了,我要送给心寓绘画一件宝物,也看她运气,看能否顺利通过时空隧道。祝你们好运!”

          罗依婉儿送给绘画一件轻薄的黑衣并让穿上,我便把青蛇剑和蔽影宝衣交给了罗依婉儿。

          然后罗依婉儿和天艳冬枝各对准我和绘画的后背心,同时娇喝一声:“去吧”

          我赶紧拉住绘画的手,我和绘画的身体便向b形隧洞里飞去。

          此时连我也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了,更紧紧地抓住绘画的手,安慰道:“绘画,你不要担心,很快就要回到地球上的家了,你不要怕!”

          绘画说道:“我不怕,你放心吧,你要抓紧我!”

          再一路向前飞去。突然感到轻飘飘的,似乎在天空中飘扬一般

          “绘画,很快就要出这个洞了,很快就可以见到我的父母亲了,你高兴吗?”

          “我很高兴的,老公,我会孝敬父母亲的,嘻嘻!”

          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吼声:“文止武绝,你不能带这样带她走!”

          这时我拉着绘画的手突然被另一个力量拉开,强大无比的力量!

          我大惊道:“谁,谁在说话,绘画,绘画,你在哪里?”

          只听见绘画发出微弱的鼻声:“我,我被人拉住了,我……”

          后面的话便听不清楚。这时更有一股力量把我推动向前,我大叫道:“什么人,什么人在拆散我们!”

          力大无比,我无法抗拒!只感到我和绘画越来越远,我的心被撕裂了一般!

          那个声音吼道:“文止武绝,我是古老的第一代法顶王,我的灵魂分散在石女山的每一块石头里,我的力量是72级阴力,也分布在每一块石头里面,我不怪你吞食了我后代数十个法顶王的灵魂,我也领悟到了你给人民自由的思想,我同意你的选择,但你不可以把我们星球的人带走,你去吧!”

          我的身体在飞扬中前进,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似乎又被插进一把刀,我大叫道:“为什么,为什么,爱情是神圣的,你为什么不给我自由!?”

          那个声音答道:“我也是自私的,我同意你对我们梦锭星球的改变,却不同意你带走我们世界的一个身体。我的自私并不是侵犯你的自由,而是保护我们世界的完美,你去吧,不要说了!”

          呼,呼,呼,一阵更强大的力量向我冲击而来!我的心在尖刀般的刺痛下在长长的b形隧道飞翔。

          好久以后,冲出了b形门洞。回头一看,原来是从上面的那个洞口里飞出来的。

          在巨大的悲痛中我试了试力量,全身的阴力还在。便向前飞去。

          一天后,我回到了我原来工作过的城市。

          原来我还并没有被开除,原来的那个局长因为私通外特已被判刑。单位得知我回来,依然给我回原来岗位工作。

          李定发一家还是那样十分吝啬地生活着,依然开着小车住着高楼,只是一家三口人的脸上增添了更多无以名状的皱纹。

          在城市里呆了两天后,我回家见到了我最亲爱的父母。我抱着父母双亲痛哭一场述说着我的往事。

          我说完后,母亲哭泣中说道:“明文呀,真可惜,我们真的很想念我们家的心寓绘画!多么希望她回来呀!……”

          父亲眼泪流落,说道:“孩子,她也一定在哭泣着想念我们,嗯,本来你说你带了女朋友回来,我和你妈专门去买了两个新枕头放在你的床上的……”

          我睁眼一看,一个绝世美女突然在父母亲的身后出现,她脸如桃花,笑容滴翠。立即抱住了我的双亲叫道:“爸爸,妈妈!”

          这不是幻觉。真的不是!!!!!!!!!!!!!!

          我便问道“你怎么回来了,第一代古老的法顶王怎么让你回来的!”

          绘画含羞答道:“嘻嘻,是那个yd法顶王让罗依婉儿姐姐给我上最后一课才让我走的,所以让你先回来!”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便问道:“上什么课呀,学了什么绝世武功吗?”

          绘画嘻嘻笑道:“你好笨呀,学的是另一门功夫,晚上到新枕头边再传授给你!”

          啊……

          我心花怒放鸟……

          我们一家四口紧紧紧紧地抱在一起。

          亲爱的人们,回到这世界我什么也没有,都要从0开始,现在我只有慈祥的双亲和一个老婆,一个脑袋,这身武功是绝不会再用了,除非……

          嗯,不!

          还有多少话想要说啊,应该要讲的我的故事却已经结束,新的生活的故事会更美好吗?祝福我一次,好吗?哈哈哈哈,真感激你听明白了我的过去!更希望你关注我的将来,嗯,好朋友哦,我们!

          谢谢还是不会忘记说的,我和我最亲爱甜蜜柔嫩完美的心寓绘画真诚地全心全意谢谢你……

          全文结束,完稿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凌晨一时四十五分

          小说下载尽在kuetxt

          kuetxt

          kuetxt

          kuetxt

          kuetxt

          kuetxt

          kuetxt

          kuetxt——无限!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