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服,准备进浴室梳洗。

  「医院?敏儿生病啦?妳们不是很久没联络了吗?」苏妈随后问她。

  「喔,她生宝宝当妈妈了!」苏杏璎笑着回复。

  「真的呀?生男生还是女生?」

  「生了个胖儿子!脸红通通的,齐迅跟敏儿这对宝,总算升级了。」

  「那妳呢?妳什么时候要升级?」她在矮桌前坐下来,笑望着女儿。

  「妈,妳在说什么?我要进去洗澡了。」她该现在跟母亲好好谈吗?

  「等下再洗啦!妳难得早回来,陪妈聊聊。」

  苏杏璎顺从的坐下。也好,该来的总是会来,下管如何,今天定要跟母亲谈清楚,让她明了她的想法。

  「杏璎,这半年来真是难为妳了。去吧,去找他,妈不再绑着妳了。」

  「妈?!」想不到自己都还没说句话,母亲就直接答应了!她定看过信封内的东西才会这么说。对了,晔冬的信也在里面!

  想到这里,她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年轻人是该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妳有求上进的心,其实我该觉得高兴才对,不该为了自己的私心,强迫妳留在我身边。这半年来,我看妳做得那么辛苦,我也很心疼,妳做两份工作绝对不是为了养我,而是在麻痹自己。这个信封袋要是早半年前让我发现,妳就不用吃那么多苦了。,」

  「妈,妳是怎么发现这个的?」

  「妳才刚出门,我就发现妳忘了带皮包,在阳台上喊了好几声,妳早走远了没听见。后来我想,只要妳有记得带着钱包就好了。翻了皮包内没有钱包后,我才放心,但却意外的发现这个压在底层的信封。

  「当我看见里面是妳的护照跟机票,起先我还满生气的,以为妳偷偷办了这些,就要抛弃妈了。后来我才看到这封信,知道这些东西是晔冬出国前留给妳的,找才恍然大悟,他是真的爱妳真的想帮妳,而我只会绑着妳,这不是爱」

  苏妈说到心中痛处,不禁悲从中来,苏杏璎连忙搂着母亲。

  「妈,不要这样说嘛,我知道妳直很疼我的,妳对我的付出比弟弟还多。再说,我也是真的放心不下妳!我出国可能要好几年,那谁来照顾妳呢?」

  「我跟妳住了半年多,我看都是我在照顾妳吧。妳每天早出晚归,个礼拜才煮次饭给我吃,这叫照顾?说出去别人都会笑耶!」

  母亲笑着把她推开,她的好心情也感染了她。没想到事情比想象中容易的多,自己真是庸人自扰!

  「妳不用担心我啦!跟妳住有时还挺无聊的,我还是回去老家好了,起码还有老朋友可以聊聊天呀什么的。妳呢,就赶快把工作辞了,该办的事赶快办办对了,那张机票还能用吧?要是学费不够,妈这里还有点」

  「妈,不用了啦!要不妳以为我这半年都在做白工呀?要不还有那张支票呀,既然是人家送上门的,我就好好的利用喽!」心头压力解,她本性马上恢复。

  「对呀,这个男人还真不错耶!不过妈可警告妳喔,如果你们要生小孩,定要先办结婚喔!」苏妈本正经的告诫。

  「妈」

  斐晔冬坐在家洗衣店内的长木条椅上,边看报纸等着他的衣服烘干。他的脚下摆着几袋刚自超市买回的食品,在英国已经独自过了六个月的他,早已经适应了当地的生活习惯。

  每个星期六日是他上洗衣店超市的固定日子,另外有五天的上午,他在当地社区大学里上语言课程,读了两期r调停课程,也通过最重要的检定。这几天他正准备剑桥举办高等级语言能力鉴定考,通过之后,再申请学校科系就读,会比较驾轻就熟。

  他住的地区是伦敦郊区,当初选择这里的原因,就是环境单纯安静,房租学校师资学费跟市区没差多少,如果要去市中心的话交通也方便,搭二十分钟的地下铁就到了,他在这里的生活步调相当轻松自在,中午下课后,他会在图书馆待到五点才回宿舍。

  他跟对老夫妇住在独栋楼房内,他的房间是在阁楼,那是个独立的小空间,有个小厨房淋浴间双人床及书桌,星期八十英镑的租金是他仅能负担的,如果杏璎来的话,两人住也不会嫌太小!

  衣服烘好了,他拿了篮子站在机器前,拿出衣服件件折好,然后放进自己的背袋里,突然他听见个女人操着台湾腔的英语正在跟路人问话,因为门关着,声音很模糊听不清楚。这社区的台湾人很少!

  他边忙着边看着门外,好奇想看那个同胞是怎样的女人?但女人全身都刚好被路人挡着,等他整理完毕走出店门时,女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他心中突然闪过个念头。会是杏璎吗?刚刚的声音根本听不出来,她的身形也没看见!她真的来找他了?!

  那个小白痴从来没出国过,居然个人搭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然后拖着行李走出那个像迷宫似的r机场后,找到地下铁车站换了几班的车,找到这里来?

  这段期间,他也曾试图打电话给她,每次都是她妈妈接的电话,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