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晕头(1/2)

加入书签

  郭昕自认还是有点本事的,可招聘厨娘和守门人一事则让郭昕恨不得能搞个病假,甩摊子不干

  竞争太激烈了

  原有的四个厨娘和郭昕处得都还可以,每个人都是卯足了劲儿的干活,老实巴交的每天连剩菜都不敢随意带回去,生怕稍有不慎就丢了差事

  可衙门的长期合同工只招两个,怎么选?

  和郭昕处了几日,大家也都摸到郭昕的命门了,心软,不心软会给小娃娃窝头吃?

  于是乎,这家今天几个流鼻涕的小屁孩凑到郭昕跟前笑,明天那家的老人颤颤巍巍的走到郭昕跟前文案,后天那家的大姑娘怯生生的看向郭昕

  再这么下去,郭昕非得神经衰弱不可!

  于是,郭昕便决定了,搞个厨艺大塞,一比速度,二比味道,三比节省,四比卫生,胜者出却被石头给拦住了,“有点人情味嘛又不是什么要紧的缺”

  就是太有人情味了啊!郭昕抓狂,自己这是道是无情却有情呢

  “如果你觉得四个人都不错,那就别再外头挑了,选两个衙门用,剩下两个咱们自己用,有人帮你做事,你也轻松些”石头支招,“也让大家知道,跟着你干,有想头的,你真这么搞擂台,这四个人被比下去了呢?你不是说她们都拿着菜刀冲你前面了嘛,就冲这,这几个人可用”

  “我,”郭昕傻了,“我不习惯家里有外人。”郭昕实在是不大适应被佣人环绕的日子,烦

  “前后通传得有人吧?”石头看着郭昕,“难道日后你找我有事,还回回得自己亲自寻我?咱又不和她们签死契,就让她们帮着跑个腿,传个话,烧个火,打扫个卫生”

  郭昕心想,我能发明电话不?电报也行啊

  “行了,就这么定了。”石头拍板了。

  “那守门的”郭昕为难的看向石头。

  石头不由瘪嘴,“就三羊子吧,愣头愣脑的,守个门还行。”那身子骨,衙役是肯定进不了的

  “好!”郭昕顿觉得轻松,自己为刀俎的滋味其实也不好受

  厨娘和守门的人选就这么定了,消息传了出去,大家对现今厨娘的去向毫无异议,让郭昕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真不适合搞公开竞争啊

  而三羊子的胜出则让大家颇为意外,意外之后,倒也没人嚷嚷着闹不公平

  三羊子乐得连翻了好几个筋斗,傻笑了三天

  三羊子的奶奶找了个机会给郭昕磕头,这傻孙子总算不用愁了

  而衙役挑选工作则是如火如荼,石头这个裁判那端的叫一个铁面无私,让郭昕实在没法相信就是这家伙告诉自己要有人情味的

  二十天后,衙役开始培训了,石头亲自当教官,看得出来,石头蓄谋已久

  衙役操练了二十天,郭斧头也从平凉回来了,给石头带来了三个会写字的,“读书人听说来掖县,都不大愿意,只能矮子中选高个了,这三人没啥学问,但写字没问题。”

  石头也不挑,悉数收下了,然后方拉着郭斧头,将自己和护北南郡王交恶的事说了,“郭大哥,你回来了,我就放心去拜访北狄亲王和中正郡王了”

  郭斧头傻眼了,自己借调一年是不是错了啊?

  而白满牛此时也接到了护北南郡王的告状信,头疼了,嘴上没毛,就是办事不牢啊看在胡俊的面子上,帮着擦屁股吧

  而京城的刘皇帝则是在掖县县衙已出具规模时才接到了护北南郡王的告状折子,状告石头目无郡王、世子和郡主,并且,不给北狄人发救济粮,泣请皇帝主持公道

  皇帝看完了折子,便让随身太监留意石头的申辩折,一到,立即呈上,不得有误

  等了十天,没石头的折子,又等了十天,还没石头的折子,再等了十天,石头的折子还是没到,护北南郡王的告状折子又来了,这回发的是特快专递,看得出来是给气得跳脚了:掖县人民大肆宣扬朵兰郡主说话不算话,欠钱不还并诋毁世子,说世子乃一地道小人这还不算,石头还分别从中正郡王和北狄亲王的牧场购买了大批的羊毛和羊肉,这两个王爷的牧场只占了掖县一丁点的面积啊,护北南郡王的牧场才是大头好不好!因此,南郡王再度状告石头厚此薄彼,处事不公

  刘皇帝将胡俊和游老大都招来了,没给他们看折子,而是拍着桌子怒吼,“你们是不是没人告诉石宜和什么时候该写申辩折子?!”

  胡俊和游老大对看一眼,真没有

  刘皇帝鼻子都给气歪了,立即下令胡俊和游老大马上赶快让石头立即上折子自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