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九城初现血族奠故事结束又新起(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忆骨在完成了知识灌输之后,穿上了黑色的衣袍,戴上了骨面,看起来和墨夜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念归和忆骨启程前往妖族。

          妖族,东南方聚集地,妖皇城。

          想要去纹蓝蛇族地,就必须要经过妖皇城,念归和忆骨,此时就是在妖皇城中。

          忆骨抱着念归,在一个酒楼中坐下。念归看着酒楼下川流不息的人群,双眼并没有聚焦,她还在思考九城的事情。虽然出来只有几天,但是沿途听到不少关于忽然冒出来的血族的事情。那十二个人还真是胆大包天,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但是,念归相信,七大种族还没有将血族放在眼里,可惜,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晚了。

          正在念归思考的时候,一个人却从酒楼下走过,肤如凝玉,烟视媚行。念归的目光闪了闪,忽然莞尔一笑,居然是紫惑心,只是,紫惑心怎么会在这里呢?

          也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念归耳边响起。

          “请问,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

          念归回头,看到了一个少女巧笑着问道。

          火红色的长发,火红色的双眼,明亮美丽。她的身上散发着少女的青春活力,漂亮的小脸在这样的活力下熠熠生辉,显得更加的非凡。

          念归没有说话,她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这时,在少女身后的男人在看到念归之后却变了变脸色,对着那个少女说:“晓儿,算了,这是人家的位置。”

          语气中带着一点点的无可奈何,却有含着宠溺。

          念归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心中的趣味更浓了。那个男人一身白服,黑发黑眸,居然是人族皇子,人远痕。真奇怪,人族现在还在内乱呢吧,他一个皇子却和一个妖族少女在一起,真是奇怪。还有那个少女,她到底在哪里见过。

          也就在这时,一个甜腻的声音响起。

          “哟~这不是人族皇子吗?怎么有空来妖皇城啊!”

          念归看到从酒楼下走上来的紫惑心,终于明白她是从哪里见过那个少女了。原来是浮晓。天妖族一族被染白救下的那只小狐狸。没想到居然已经化形了,只是,她怎么会和人远痕在一起,人族可是和始创殿一起灭了天妖全族啊!

          看看紫惑心看人远痕那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仇恨,就知道了。

          紫惑心却是在暗暗心惊,她一开始就是感觉到了天妖的气息才到这里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个天妖最后的王族居然和人族皇子在一起,真是不可理喻。但是她真正感到心惊的,还是那个倚窗而坐的。撑着红伞的人。

          她想起了,上回在戏楼,她就是那些人之一。

          人远痕看了看紫惑心,也知道这个女人是绝的宠姬。也就回了一句:“是父君大人让本皇子来拜见妖皇,商讨人族和妖族之间的事情。”

          话音刚落,一个霸气的声音句插了过来:“皇子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和本皇子就可以了,父皇那边,就算了。他老人家已经不理政事了。”

          念归血红色的双眼中划过一丝光芒,没想到啊!竟然赶上了一场好戏。妖龙煌居然也来了,真是有趣。

          妖龙煌没有管在场的人的反应,径自坐了下来,其他人一见,也都坐了下来。

          妖龙煌看着眼前的红色纸伞,内心之中翻涌不定。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见这个女人的,魔族内战,新君登位,魔殒华战死,这点妖龙煌早就可以预料到,虽然遗憾但也是无可奈何。只是,他的属下却来报,赌城居然更名为暗欲城,城主居然依旧是替忧。

          这就有趣了,魔殒华就是替忧,魔殒华战死了,替忧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来报的人说,替忧是有着血瞳和血红色长发的,这一点,让妖龙煌迅速的想起了念归。

          他很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魔族不可能说谎,因为新君登位,魔殒华必死无疑。可是,那个替忧是怎么回事,赌城的人没有质疑,玉奴也没有质疑,但是,妖龙煌可不认为那个人是真的替忧。如果是眼前这个女人做了什么,动了什么手脚,觊觎赌城的话,妖龙煌不会放她离开妖皇城。

          妖龙煌想好之后,开口就是:“沧若阁下,本皇子这次来,就只是为了问一件事。”

          沧若念归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她只是听着。

          妖龙煌看念归没有什么反应,就接着说:“本皇子想要问的,就是,替忧是谁?”

          念归冷漠的开口说:“凤族可以涅槃,欲火重生,我想,皇子应该是明白的。”

          念归的意思很简单,替忧还是替忧,只是他不再是魔殒华了,他已经新生了,和魔族没有半点的关联。

          妖龙煌也没有说什么,思虑了一下,也就不管了。替忧是一个阴谋家,这个女人也不好惹,他们两个想要干什么他没有必要过问。

          妖龙煌转头和人远痕开始你来我往的试探,主要的事情,还是关于两族之间的战争,看这个样子,两族是都不想打下去了,只是其中的利益两个人却不能让步分毫。

          浮晓小狐狸则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紫惑心,她当然知道紫惑心是她的同族,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同族。

          紫惑心在打量着念归的同时,也在和浮晓交谈。

          而念归,则在思索着九城。

          终于,人远痕和妖龙煌达成了共识,妖龙煌神色复杂的看了念归一眼就离开了。而人远痕,温和的和浮晓说:“晓儿,我们走吧,我带你去逛逛妖族,你不是说你没有来过妖族吗?”

          浮晓闻言,高兴的点了点头,和人远痕离开了。但是念归却看到了人远痕离开之前,对于紫惑心那一眼的警告。

          沧若念归说:“怎么,不告诉她呢?”

          紫惑心美艳的笑了起来,阵阵甜腻的香气四散,周围的妖族眼睛用一种要吃人的目光注视着紫惑心了,但是念归却从她的笑容中看到了疯狂和憎恨。

          紫惑心轻柔的说:“没看出来吗?浮晓如此的相信人远痕,我说了,她也不会相信我。要复仇,也是我来,她要活下去,只要她活下去,天妖一族就还有希望。”

          念归看着紫惑心,忽然说道:“我帮你复仇,你能不能效命于我?”

          紫惑心低着头,狭长的眉眼中满是魅惑和阴毒,她说:“复仇?怎么复仇,拿什么复仇?!”

          念归却说:“你会知道的,你只要说能不能就好。我会帮你复仇,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无论是人族,还是始创殿!”

          紫惑心开始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两人,虽然撑着红纸伞,紫惑心看不出什么,但是敢许下这样的承诺,足以说明这个人的心性,有这样的心性,什么都可以做到。她想要复仇,可是她知道她和始创殿差的太远,既然这个人说可以,那她也就赌上一赌。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像你效忠!”

          沧若念归沉默了一下,然后就又问道:“妖族中,有没有擅长毒和医的?”

          紫惑心思虑了一下,然后笑得更加的美艳,她说:“妖族可没有这样的人,论毒,谁能毒过苗疆毒女玉摇末,论医,谁能强过精灵族。”

          沧若念归疑惑的问:“玉摇末?”

          紫惑心嫣然的仰起头,说:“没错,你一定要小心她噢!那个,毒女!”

          说着,紫惑心站起身,笑着离开了。

          而念归,看向街道,也忽然笑了起来,她的九城啊!她已经找到城主了,无论这些被她选中的人愿不愿意,他们,恐怕都不能回头了!

          九城

          第一城暗欲城,城主替忧。执掌金钱。

          第二城绝杀城,城主磷火、鬼火。执掌军队。

          第三城水晶城,城主森绿泪。执掌情报。

          第四城孤毒城,城主玉摇末。执掌后备。

          第五城风云城,城主非殇。执掌刺杀。

          第六城炼狱城,城主紫惑心。执掌刑罚。

          第七城深渊城,城主墨夜。守护。

          第八城命运城,城主染白。智谋。

          她想,一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第二卷彼岸花灵九城宫阙完(未完待续。。)

          ps:至此,九城的故事大概可以告一段落,后续故事太多,而念儿还有三个月中考,算是暂时结束。三个月可能继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