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神虚教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道祖梦入神机说:“凡是徐公子反对的,我们都要支持,凡是徐公子支持的,我们都要反对。”

          徐公子说:“我反对吃屎。”

          结果梦入神机还来不及阻止,一群永生观道徒便纷纷冲向粪坑。

          作者表示以上纯属虚构,乃百分之百的梦话,谢绝追究,不负任何责任

          ——摘自《疯话连篇》,诺必尔文学奖获得者神经病有所好转著

          武陵山,梵净峰。

          水悠扬、呼延炽夜、孟秦楼、洁笑笑、萨普费尔等十数人正穿着一身便服在峰下积雪掩盖的灌木丛中缓缓穿行。

          孟秦楼蹬着硕大的脚底板:“妈的,这叫什么事儿,本来说好放假三个月,又要俺们出任务,靠!九哥也忒不讲话算数了…”

          炽夜笑了笑:“大黑啊,你也别唠叨了,也玩了这么久了,谁让最近事儿这么多,一处和三处都有事出去了…”

          水悠扬摇摇头:“秦楼,声音小点吧,我的隔音领域效果没道士的隔音符好用,说不定那群扶桑人能听见呢…”

          孟秦楼咬咬牙:“该死的扶桑鬼子,鬼鬼祟祟,也不知干什么,特勤局查到了竟然说人手不够,让咱们来调查…”

          水悠扬摊开手:“没办法,他们在荆州的人手也不多,何况扶桑人并不止一路…不好!”

          洁笑笑惊异道:“怎么啦?那群鬼子还不够老娘一砖敲的!”

          水悠扬叹息一声:“荆州是适合破坏的地方吗?”

          炽夜道:“自然不是,这可是中夏腹地,倘若他们要操事,嘿,等军方的人马出动,肯定要好好给他们上一堂思想教育课,提高他们的精神文明水平…”

          水悠扬点点头:“是了,那么他们来干嘛的?只怕,另外几路人马都是疑兵…”

          洁笑笑最先反应过来,顿时花容失色:“也就是说这一路是…”

          “最强的,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也说不定。”常常嬉皮笑脸的炽夜此时反而显得格外淡定。

          一直很少说话的萨普费尔也开言了,虽然蛮族和夏族一直关系不好,但中夏与扶桑是血海深仇,作为一个中夏人,自然也对扶桑人极其厌恶:“那那群鬼子到底来搞毛?”

          水悠扬咬咬嘴唇,沉思片刻:“或许,是找什么东西?”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

          “聪明,可惜太迟了!巴嘎!”

          他们跟踪的那群扶桑人中,身形最矮小,留着一撇八字胡,面皮皱缩,脸蛋身躯略显臃肿,像个矮冬瓜一样的为首者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近旁。

          众城防顿时都心头一凛!

          “扶桑靖国社,大神官竹生雪泪子座下第三剑客宫城琉憬见参!”

          宫城琉憬低吼一声,自西服下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而身后一众武士神官,也同时抽出兵器,杀气顿时弥漫天地间,连云贯空!

          原来,在一百多年前的寰海大战中,扶桑神器八尺琼勾玉被中夏英雄——双枪李向阳一枪击裂,从此威力大减,而扶桑大神官竹生雪泪子以神术推演,得知中夏武陵山梵净峰将有灵物——天琼精魂出土,命令宫城琉憬等人进入中夏,前往夺取。

          正在此时,众人面前的景象骤然一变!

          以梵净峰为中心,数十座山峰之上,积雪尽数消去,但见萧瑟秋草连天,夕阳西下,将山川照耀一片血红。而梵净峰顶,正有七色毫光大作,光芒流转,直冲天云之上!

          宫城琉憬嘿嘿道:“果然,这片区域乃是秋之玄界破灭后留下的残余,如今已经布置好阵法,让玄界显现,杀人灭口也绝不会有人发觉…待干掉了你们,再去取那天琼精魂…”

          而宫城琉憬身后,一名唤作我孙子正月鱼的武士已然望着洁笑笑等几位女性城防,满面淫笑:“哟西,花姑娘,可惜啦!”

          按:日本国的确有我孙子这个姓氏,如女子撑杆跳高运动员我孙子智美、著名侦探悬疑小说家我孙子武丸等,并非恶搞,具体可以百度,作者注

          洁笑笑顿时俏脸布上一层严霜,而水悠扬则干净利落地召唤出一个小型风暴,一群扶桑人还没反应过来,我孙子正月鱼的傻头已经被绞成了肉酱。

          宫城琉憬大怒,吼道:“巴嘎,死啦死啦地!”

          一众武士神官早已拔剑出鞘,顷刻间,武士尽数化为残影,向城防们袭来,神官则纷纷舞动木剑,将一个个狰狞丑陋的式神召唤而出!

          水悠扬冷冷一笑,以鲜血将冰翔祭出,扬剑而起,便向宫城琉憬杀去,其余的扶桑鬼子则和炽夜等人打斗在一起。

          然而,扶桑诸人发起攻击得太快,宫城琉憬又将大部分人马藏在了空间宝器当中,以多打少,顿时将一群城防分割开来,水悠扬依靠训练得到的团战战力,也无法体现。

          宫城琉憬实力已然达到五阶,在水悠扬之上,不过水悠扬精神力强大,战斗经验丰富,依靠困境下强大的战意,尚能与其打成平手,毕竟宫城琉憬可不比袁长那样养尊处优,而是扶桑国经过残酷训练的精英武士。

          而其他城防人员面对数量多于己方的敌人,却是左支右绌,很快便个个带伤,特别是惯常靠着弩箭厉害的炽夜,面临武士们的恐怖速度,根本无法偷袭,反而自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忍者在肩头刺了一个大血洞,血泉顿时喷涌。

          水悠扬见此,顿时心头一绞,叫道:“炽夜,你没事吧?”

          炽夜吼道:“哥不妨事,你自己小心点!”说话间,一个车轮碾,板砖惊动风雷,那个忍者被劲风刮伤,消隐不及,被炽夜重重撞在胸口,脑袋更是被板砖拍进了胸腔,眼见不活了。

          但是,这并不能扭转整体的劣势,反而,水悠扬却因分心,一个不防,被宫城琉憬一剑擦过左手臂,顿时剧痛钻心。

          不行,这样下去…

          水悠扬目光流转,明白扶桑人有着绝对的优势,如果不能击杀宫城琉憬,那么这群战友就只能全灭在这里…为今之计,只能先拼命一次,再依靠最后一颗杜九绝给他的移魂水晶,吸取宫城琉憬命元,否则…

          心神一凝,先利用宫城琉憬被自己击退三丈的一个机会,不顾精神力大幅度消耗,连续释放数个奥哈战气咒,加持在炽夜等人身上,接着一咬牙,将舌尖碾破,便要将萨克德斯飓风和爱德华开膛剑同时施出!

          便是激战袁长之时,他也没有打算如此拼命,以他如今的实力,这样做无疑会有生命危险,但如今却是管不了这么多了…

          其实,即便水悠扬这样做成功,也未必能斩杀宫城琉憬,他不知道,与他缠斗之时,宫城琉憬根本没尽全力!

          不过,事情常常有所转机…

          此刻,残阳似血。

          斜晖映照着连天秋草,更添几分萧瑟。

          宫城琉憬见手下一众武士神官已完全占了上风,八字胡下干涩的嘴角,微微泛起一丝阴邪的笑意。

          却不觉,天际,正有飞虹掠过。

          光横!

          一道赤红色弧光,横扫苍穹,如倚天长剑斩破虚空而至。

          光扫之处,冷落秋风尽化作赤炎翻腾,热浪滚滚而来。

          光影落处,现出一个颀长身形。

          眉如锋剑,眼横寒星,身姿犹如苍松托云,独立疏峰,昂然清卓。一袭青衣,随风轻扬,背后那柄赤红色弯刀却是绽出烈日般光华,将衣衫映成炽铁之色,更铺洒周遭一片朱殷。

          那名倏来的刀客论模样也不过二十余,但其轩昂表里,垒垒气度,自有一种掩天盖地的气势,便是天神下凡,若面对此人,只怕也得惭颜而退!

          “锃!”

          光华横掠,长刀出鞘!

          硬朗如刀削的面容微微一寒,刀客缓缓开口:“乾坤浩茫,不育异类。霜露所均,无取杂种!”

          声如金石掷地,海破天惊,无边正气,滚滚如潮,随这话语扫荡,令在场之人,心胆皆震!

          犹如赤色电光穿空,烈焰纷舞天穹!天光云影,尽被遮翳而去,莽莽天地,似别无他物,唯有烈火奔流!

          宫城琉憬等人见此情状厉害,大惊失色,急忙弃了水悠扬一等,转身便要抵挡漫天流火。却见那青衣刀客飞空而起,一道刀光横出,直穿天际。

          光散之处,整片天穹,竟暗如昏夜,看不见一丝光芒,原来悬天边的残阳,已不知隐在何处。

          但经了片刻,便见一个火球,绽放于天中,比原来的日色炽烈上千百倍,如风驰电掣,直落而下!

          午夜落日三万里,疑是羲和惊电弦!

          在场诸人目中,唯见焰光横破虚空,赤色刀芒飘转,却不见刀客身形。

          数瞬后,犹如星辰爆碎般炽烈的光球,倏然散开,刀客复现于一座山峰腰际,身后留下一片焦黑。

          宫城琉憬等扶桑诸人,惨叫都不及发出,早已尽数躺倒于地,胸口全被贯出燎作焦炭的大洞,无一得生!

          水悠扬抢上前去:“多谢英雄相救,敢问…”

          青衣刀客微微一笑,收刀入鞘,抱拳朗声道:“东瀛鼠辈,人人得而诛之,何必言谢,鄙人尚有要事在身,无暇与各位畅谈之处,见谅。后会有期。”

          将手一招,犹如苍鹰展翅般遒劲,那高峰上的天琼精魂玉便腾空而起,飞入刀客腰间。衣襟当风猎猎,纵上长空,那人身化惊天长虹,飒沓而去,已然消失在天际。

          水悠扬怔怔数瞬,转向周围诸人,此时几名女性俱各眼中绽星,仍是痴痴望着那刀客消失之处。

          转向炽夜,水悠扬轻轻问道:“那是…”

          只听洁笑笑插话:“一念焚天都不知道?你out了!”

          收了一口气,炽夜叹息一声,目光中神色不定,有羡慕,有嫉妒,也有敬畏:“炎舞刀横苍山啸,敢当神州第一人——神虚教主宁孤行的这个评价可不是他自己封的。”

          水悠扬顿时愕然:“神虚教?十大圣地之一?教主还这么年轻?”

          炽夜点点头:“是啊,他登位的时候,才不过十九岁…”

          水悠扬顷刻黯然。

          他向来以绝世天才自诩,但这个宁孤行比他年龄绝对大不了多少,实力却显然比他当年在维尔京,纵横两洲四洋之时,还强了许多!

          且,平生绝不肯输于人的水悠扬,面对这样绝世气质,竟然有自惭形秽之感!

          十大圣地中高位之人,向来瞧不起城防署的人员,目为朝廷鹰犬,但这宁孤行教主虽然气质刚冽,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不尊重之意,以他的身份地位,实在是格外难得。

          咬咬嘴唇,正要暗暗立誓未来一定要击败、超越此人,但心头却似有一块巨石压着,让他无法思考。

          “希望以后,是朋友不是敌人吧…”水悠扬暗道。

          也许,谁也不愿意与这样的人物为敌。

          他们并未弄清楚扶桑人想要夺取的是什么东西,而宁孤行离去得太快,他们也没机会询问。

          不过,不管怎么说,任务勉强算是完成了,他们只要回去将真实情况报告给杜九绝即可。

          出动的人马有基本上人人都带了伤,不过幸好,没人有生命危险。

          扶桑人开启了秋之玄界的残余,这一片中发生的事情,便不会有人知道,也让政府少了许多麻烦。

          很快,水悠扬一等便离开了这片区域,回到满地银雪的天地之中。一片乱琼碎玉,景色倒是极是宁静优美,但众人的心思却不是那么平静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