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执事的工作一(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陈赖军现在就是活生生的人形警犬,郭敬雄就是训练员,提着他的脖子满上沪转悠。被胡云用功法刺激后,嗅觉被强行提升十倍,现在他的脑海中,自己仿佛真的化身为一头远古巨犬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揪出潜藏的敌人。

          这是胡云幻术的新成果。得来的阴阳功法和幻术虽然斑驳繁杂,但还是能拈些能用的技能。以陈赖军的狗脑随他怎么折腾都不会反弹,只是可惜不能控制那些小鬼子,否则搜捕起来更方便。

          一家地下夜总会,郭敬雄和另外两个小队站在后巷,“吴头,这黄家在上沪也算的上是神通世家的大户,咱们堵人家后门要不要打个招呼?”

          “打什么招呼!九天黄泉的人都在里面翻腾了,这种事自然有高个儿顶着。咱们守着门就行。”

          “这事整的,到最后又没我们什么事。这往后咱们还怎么活?我得存多少钱工资才能买得起神通丹。”

          “啥玩意儿?”郭敬雄手里还提着呲牙咧嘴的陈赖军。“阿平,你在家里还属于自费的呀?”

          汤建平望天长叹,“家里老头压根就不信这个,坚持人定胜天,要靠自身突破武道,严禁族内使用神通丹药。我有一堂哥偷用后被家法废了武功。”

          “那你还想用。”

          “他武功是废了,神通却有了。费功那天差点把宗祠给烧了。”

          “我去,这么猛。”其他人都被神通的话题吸引。“郭子,你们家不是新搭上关系吗?能搞到神通丹药不?”

          郭敬雄摇摇头:“你们觉得有这玩意儿我还在燎原混不,早报名黄泉去了。”

          “揍丫的!这不是臭咱们自己嘛!”于是连带郭敬雄手里的陈赖军也被殃及池鱼。

          “来了!准备!”两个小队长同时下达命令,六人分守各方位严阵以待。门内传来的呼喝声渐渐清晰,转眼就要突破大门。

          嘭!一个肌肉大汉上身刺裸地撞开大门,后门紧跟着三个壮汉,其中一个手里还捏着一个女子。

          打头的大汉见有埋伏,二话不说,双手抓起身边的两人,身上肌肉再次暴涨,大吼一声旋转起身体要将手上的人甩出。

          汤建平和另外小队的一个人同时按下手里的遥控器,“嘿,又想来这招!”唰唰八张大网弹起罩向对方。

          “八嘎!”一人挣下大汉的手,双手合一举头劈下,一道白色刀气劈向大网。刺啦,东南面的一张大网应声而破,刀气擦着汤建平的身侧划过,削断了身后的一个消防栓。

          哗啦!大量的水喷出冲得汤建平一个趔趄,大汉随机将手里的另一个人甩向他。

          “阿平,快闪开!”吴迪心中激起警兆,但还是慢了一步。砸向汤建平的那人吐出一口寒气,将满身湿透的汤建平冻成冰雕,又带着冲力把他撞到在地。

          “啊!”燎原小队的人看着汤建平的冰雕在地上摔得断裂,一个个眼眶迸裂,冲向敌方四人。

          “都退开!不让我捏死她!”四人最后那个手里捏着女子的壮汉踏前一步,将手里的女子举在身前。女子穿着服务员的衣着,但衣裤撕裂,昏迷不醒,身上隐隐的伤痕在场的男子都猜到这女子刚刚遭遇了什么。

          “你们这些畜生!放开她,留你一个全尸!”吴迪暴怒的双眼都快瞪出血来,牙关紧咬,手里的短棍遥指对方。

          “没时间和你们这些小角色磨叽。马上让开,否则,他们两个都死。”先前撞倒汤建平的男子,一脚踏在他冰冻的头上。

          “头儿!”“吴队!”

          “把人留下,你们滚!”

          “切,软弱的支那猪!”那四人急速朝先前劈开的大网口子奔去,将手里的女子向天空抛去。

          “吴队,你们留下,我们追!”另一个小队跟紧发出信号,并朝那四人追去。

          “头儿,阿平怎么样?”郭敬雄抱着女子走到吴迪身边。

          “不知道。”吴迪不敢动弹汤建平的身躯,“胸骨肯定是碎了,四肢皆断,头部不知道什么情况。”话到最后声音都颤抖了,看着汤建平身上的冰冻有消退的迹象,两人的脸上灰败下来。

          嗒嗒嗒,又一阵脚步身从屋内急匆匆奔出,几个黄泉的组员冲出来,“人呢!?干他娘的小鬼子!阿敏,留下救人,其余人加速!”领头的一看吴迪这边的情况,马上明白怎么回事,迅速做出决断。

          吴迪站起身,“郭子,提着赖狗,咱们追,给阿平报仇!”

          “喂,你们!”黄泉的阿敏看着地上的已没有气息的女子和碎冰雕,她所谓留下的救人不过是看护现场而已。运起神通净化了女子的伤口和污秽,保住她隐约的一口气,阿敏悲愤地将汤建平的肢体摆好。

          “可恶,该死的小鬼子,这黄家真是自食其果,窝藏贼人却害的自己家破人亡。”黄敏脱下外套盖在女子的身上,后续又出来几个人,正是九天的人压着几个倭寇以及黄家在此的负责人。其他外围的组员也赶过来,“是三小队的汤建平!”星火燎原的人看到汤建平破碎的冰雕,一个个咬牙切齿。

          “别动!冰雕在融化,他的生命迹象很微弱。阿敏,能救吗?”一个九天的小队长问道。

          阿敏惨淡的摇摇头,“不敢再次冰封,怕他身体扛不住,而且断肢接上的几率很小。”

          在场的人都咒骂起来,但手上都不慢,九天的人押着犯人走了,其他人赶着去做追捕的后援,剩下几个保护现场,对于汤建平一个个也是不知所措,眼睁睁看着战友死去,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谁!?”一个警戒声响起,但显然迟了,来人瞬间出现在阿敏的身边。现场的只有两名九天的组员,其余的星火队员面对突然出现的强力神通人员完全没有应对能力。

          “赶时间,他还有救!”来人直接掏出一个小本本扔给阿敏,然后蹲下查看汤建平。

          啪!阿敏看完小本子速度敬礼:“报告执事,黄泉七组五小队协同九天、星火燎原在此执行任务。”说完却将小本子递给九天的人,然后紧盯着对方。

          胡云将手搭在汤建平冰冻的额头上,一只手向后摆摆,“你们保持警戒,阿平还有救。布置一个隔离带,将这个女人移开,稍晚我再救她。”

          是的,来人正是本在酒店大套房与众空姐玩游戏的胡云,神通之眼下,打麻将实在是一点挑战都没有。直到芳姐恼怒地摔了拖鞋,“再特么输,老娘只能脱衣了!”一旁的孟欣然表示赞同;胡云神通透视眼没有关闭,所以无所谓赞不赞同,谎称下楼买宵夜逃跑了。

          当他感应到陈赖军身上的标记在飞速运动时,就知道今晚的围捕出现了纰漏,千里眼顺风耳施展,嗖、嗖连续的瞬移就让他赶到汤建平的身边。

          捏了一个大轮明王的大轮金刚明王法印,按在汤建平的额头,一道金光闪耀将汤建平冰蓝的身躯覆盖,从头而下整个身躯转为金色。阿敏看着汤建平本来冰冻身体上的浮冰瞬间化成水汽,脸色由金光转为红润,欣喜地明白果然是有救。

          九天的组员没等电话那头对于胡云证件的核实,也明白眼前这位年轻的不像话的执事一定是神通了得,以假面貌示人了。胡云阻止阿敏上前为汤建平的断肢封口止血,直接用金行磁力将汤建平悬空,“他的断肢已经坏死,我现在直接给他重生。过程会很痛苦,我要全力催发药性,你一会儿用你的神通之力罩住他的头部。”

          阿敏见胡云从一个精美的小玉瓶里倒出几个芬芳无比的丹药喂入汤建平的嘴里,自己忍不住吞了下口水,连胡云探测出她的神通功效都不没注意,下意识上前双手轻柔地护住汤建平的头部。

          “啊!”汤建平被剧痛惊醒,好在有阿敏在一旁照顾,脑部的神经传导得到缓和,但身体依然在痉挛抽搐。现场的人看着汤建平四肢的断口处肉眼般长出新的肢体,都把眼睛瞪得溜圆。

          “别分神!各人保持状态。”胡云喝醒这些人该警戒的警戒、该辅助的辅助,在户外治疗保不齐会发生什么意外变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