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四章引导(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应江这时候哪还会理会汪老的调侃,快速的将章余放桌上那张纸抢在手上后,应江立马将其给摊开查看了起来。@

          只是这一看,应江的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那纸上俨然就是一幅极其复杂的功法运行图,很是轻易的应江就从其中找到了自己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的那部份,不过,这会儿还真的只能用熟悉二字来形容了。

          因为,章余不仅在原有的功法上进行了扩充,连他原本修练的部份竟然都好像给做出了不小的改动,而那些改动,却是看的应江直皱眉头。这到并不是说章余对他功法做出的这些改动不好,而是应江发现自己貌似看不懂这功法了。

          无论修炼什么功法,一切都得在自己能知道和认识功法中的那些经脉的前提下才成,要是连功法之中的经脉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那还谈什么修炼?现在的应江偏偏就是这么一种情况,除了原有修炼功法之中的那部份经脉外,章余扩充出来的那些,超过八成的应江都根本不认识,这让修炼从何说起?

          “怎么愁眉苦脸的?不会是不认识上面的一些经脉吧?哈哈。”最后制做出来的这副经脉图,章余已经尽量的让其非常详细了,不仅功法本身需要用到的经脉,在那上面章余甚至还专门查出了一些辨识度比较高的经脉画在上面,就是为了让应江认识那些经脉的时候能够有个参照方便一些,只不过看起来貌似效果不大。

          “不认识就不认识。这有什么好笑的,就是汪老也不敢说就认识里面这些经脉了吧?”应江急的有些抓耳挠腮的,这都叫什么事呀。这不等于将好吃的放眼前,外面却是给其套上一层玻璃罩子,只能看不能吃么?

          “老头子我到的确是真不认识,只不过这跟老头子我可没丝毫关系,愁的又不是老头子我,你说是不是?”汪老在旁边也轻笑了起来,这情况汪老到也还真是没有想到,要知道学习经脉本身就是件挺麻烦的事情。特别是一些比较生僻的。附近又有跟其相近的经脉,随便出点岔子那可就都完蛋了,所以哪怕这会章余将应江这功法给弄出来了,也得需要应江能将其学会才成。那各种各样的功法口决的出现。大多不都是为了辅助让人认识经脉的嘛?

          “……。”得。汪老这话一出,应江立马就成了苦瓜脸,脸上兴奋表情这会儿也都完全消失不见了。现在连经脉都不认识该怎么办?慢慢学的话,肯定是能学会的,不过应江不敢想那得花去多少时间,毕竟章余以前可是说的很清楚,他知道的一些经脉之中,有很多都是一些细小的经脉,而这类经脉的辨识度全都非法之中之低,怕就是想要学会一条都需要不少的时间。毕竟每学习一条经脉都需要一次次的确认和熟悉,当初他学习功法那会,一步步走过来花了几年?

          “不认识就不认识吧。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些经脉我不也都根本叫不出名字来么?反正你又是要用来教谁,自己学的话很简单的,要么花点时间我一条一条的将这些经脉的位置告诉你,并直到你确认为止。要么,你冒点险,我用灵力在你体内帮你引导一下,这个就简单了,马上就能让你知道这些经脉的位置了,不过嘛,嘿嘿。”看着应江那着急的样子,章余嘿嘿的笑了笑,也不再继续逗应江了,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前面一种虽然慢,可却是大多数人使用的方法,后在一种虽快,可却只有极亲密的人之间才能使用,例如师徒、父子之类的,毕竟让别人的灵力进入自己的经脉之中运行,那等于是将自己的身死都交到了别人的手上,所以哪怕章余跟应江之间是兄弟关系,却也不好直接就跟应江说用灵力帮他引导熟悉这功法。

          “屁的不过,那还等什么?赶紧的呀,这是生是死,以后可就全靠这个了。”应江哪不知道章余那不过二字后面是怎么个意思呀?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一巴掌将那图拍在了章余的面前,然后很有些着急朝章余说道。

          “有那么严重嘛?不过这事不急吧?好歹你也先熟悉一下那些经脉再说吧?”章余朝应江翻了翻白眼,在章余看来怎么着应江也得要花些时间将图上那些经脉给记住,这样一来回头帮他引导的时候才不至于自己心里连点谱都没有。

          “不需要,你大哥我看起来是老,可又不是真老糊涂了,就这么点,刚才已经仔细看过了,回头你再引导一下,这也就不离十了。”应江本来就有那么点急性子,不然很多事情也就不至于做的那么直接,给自己弄的一身的麻烦了,这会儿,看着那可能就是自己通向武尊境界的通行证,应江的心里面想不着急也不行呀。

          “小江子,你这会儿着急也没用吧,我看你现在体内灵气充盈,寻常修士的灵力在这种情况下岂能进入到你经脉之中去?就更别说小章了,实际上小章余现如今的实力,能够做到用灵力帮你引导灵气运行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真想要让他引导,你也得需要先将体内的灵力给消耗的差不多了才成。”看着那好像已经失了方寸的应江,汪老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正色朝应江说道,很显然,这小子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章余现在才什么实力?武士呀,一个武士阶的修士能干些什么?反正那在汪老的眼里就跟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娃娃没什么区别,应江到好,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对方,竟然也不仔细考虑清楚一下。

          实际上这也就是在章余的身上看到过太多的与众不同之处了,不然这要是换成其它什么人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话,汪老绝对一把掌就拍去过了,还连爬都没学会就想跑了?帮别人引导灵力?要知道这可是武宗才具备的能力,而且其对像还得是修为并不怎么高的修士才行,一般也都只会是在师徒间传承的时候才使用,可现在应江可是一位武王阶的大修士,这就是出去将这事给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呀。

          “看我这脑袋,竟然将这给忘了,不过这个简单,你们等着。”被汪老这么一提醒,应江这才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直接冲天而起,快速的就朝着九龙山的方向飞跃了过去,显然,这是去消耗自己的灵力去了。

          “都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修炼到这境界的。唉!以前看着小应他们,就已经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了,可是现在看着小章你,老头子我可是真看不懂了。老了,老了呀。”看着应江那快速远去的身影,汪老轻笑了一下。不过当其目光转向章余时,顿时就又变的复杂了起来,汪老一生阅人无数,章余,绝对是汪老心中唯一一个最为特殊的存在,看起来,好像简简单的一个小伙,可却是全身都充满了无数的迷团,就章余做的事些事情,好多随便拿出一件拿放在别人的身上都足以用奇迹来形容,可现在,这些奇迹却是全都集中在了这么一个小子的身子,这让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运气,都是运气,汪老您可就别夸了。”章余苦笑着摇了摇头,在经过了这么一些事情后,现在这些已经不足以让章余感到有成就感了,甚至在章余看来那更多的还都是麻烦,而且还是那种根本没有办躲掉的麻烦。

          “过份的谦虚那可就是骄傲了,你那要都是运气,那运气这个词的意思就该重新定义了,我现在到是更有些相信小章你可能是出自于某个隐世家族了。”汪老朝章余摇了摇头,他刚才那话可绝对是出自于心里的评价,都不需要放眼以后,就是现在章余有成就拿出来,便就已经足够震惊世人了,而且就好像他当初说的那样,不管这些东西是出自章余之手,还是他得自于某处传承,都足够让他名垂青吏了。

          “隐世家族?常听汪老你们说隐世家族,他们很强大么?汪老你们有接触过那引起隐世的家族么?”对于汪老的判断,章余自然不会去做任何的评价,反到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听汪老他们说起这个词,将他的兴趣都给勾起来了。

          “隐世家族,指的是那种长期避世,不跟外界进行任何交流的家族的势力。这些家族势力选择避世的原因往往有很多种,躲避仇家、不理世事专心研究某些东西,或是干脆就是不喜跟外界接触之类的。至于说强弱嘛,这个就不好说了,跟外界很多的家族势力一样,他们同样有强有弱,只不过很多家族或许因为没有外界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打扰,专心研究某一样东西后,可能会在那上面取得一些傲人的成就。我到也接触过些这类家族,其中一有家,在驯兽一道上就极是了得,当初我从那个家族离开时,他们家族之中已经拥有了三头高阶的妖兽。”汪老笑着朝章余看着,慢慢的跟章余解释了起来。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