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死泽(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上的雨落个不停,冰凉的浸着肌肤,有一刻,紫灵儿承认,自己还是动了念头。

          只消一句话,二十余年的岁月便抛却了,凡尘的束缚不见了踪影,随着一个人,不知道要去哪里,却一直向前走,哪怕前方终究没有了路。

          可抛得下尘世种种?

          父母,师尊,同门,一个个重若泰山的人浮现心头,他们的呵斥与温暖字字于心,紫灵儿知道,这一刻,她放不下的。

          她蓦然摇了摇头。

          “我的牵挂太多,”紫灵儿说:“不能和你走。”

          风残月眼中并没有惊讶,嘴角挂着往常的微笑,他像是不曾期盼一般,自然也没有了失望。

          他松开了手,向后退去。

          心中莫名多了一分空虚,紫灵儿看着他,抿着嘴唇,缓缓将眉眼垂下。

          风残月收回了目光,大雨落下,她立在风雨中,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敢说话,可风残月隐隐觉得,那娇弱的身躯中有着莫测的力量,他的手穿过了雨水,轻轻落在她的头上,道:“我也有很多牵挂,尘世种种,我也放不下。”

          紫灵儿低着头,声音很小,可风残月依稀听出了那几个字。

          他的嘴角挂着笑长^风^文学cf9x容,那笑容却更浓了一些。

          再也没有说什么,风残月拉着她的手,走到了一处避雨的地方。

          一滴一滴的雨水自山石上落下,地上一个又一个水洼,斜风吹过,紫灵儿感觉有些冷了,下意识的裹紧了衣服。

          许久之后,一场雨终于停了。

          在荒原的尽头,幽深的大泽一望无际,贴着地平线上浮现出群山的踪影,却也遥不可及,紫灵儿眯了眯眼,远眺着一望无际的大泽,忽然听身旁的风残月道:“是北冥生死路的死泽,内里有着极凶的鬼怪。”

          “可还有其他的路?”

          风残月摇头,道:“回到人间的路只此一条。”

          紫灵儿听着他的话,种种念头生起,不由问道:“公子也曾来过么?”

          “来过的,”风残月点点头:“只是很久了,以前的事情也记不起了。”

          “记不起了?”

          “嗯,大抵是太过遥远,连记忆也化作了碎片,虽然模模糊糊想起了一些,却尽是些残缺不全的,”风残月的眼睛看向了远处,双瞳中光亮渐灭:“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会记得那些微不足道的,却将那些重要的人,重要的事忘记了,后来我才现原来所谓重要的,俱是些不开心,难以释怀的。”

          紫灵儿默然,只静静地望着他,不再言语。

          大抵又歇息了半日,其间风残月以妖元力为紫灵儿疗伤,觉脊骨已经有些愈合的迹象。

          在死泽中寻了几尾鱼,一些浆果,小睡之后,又运功为紫灵儿疗伤,几日时间,竟不觉便过去了。

          风残月再强大,也终归凡体,一日运功之后,疲倦难耐,倚在石壁上便睡了,紫灵儿方时采回了浆果,见他睡着的模样,眉头紧锁,忽然有些不忍。

          次日,再疗伤之时,紫灵儿屡屡说起自己伤已无碍,不料风残月脸色一变,手上不轻不重的搭在背部,紫灵儿吃痛,再不敢推让他,只能纵容他为自己疗伤。

          这样几日,直至紫灵儿行走无碍,风残月才收了手。

          “只要没有什么大动作,伤也无碍,但切忌不可动用仙气,你的体内此刻有我的妖元力,仙妖之气相冲,轻则重伤。”风残月见她欣喜的绕着步子,不由再嘱咐道:“小心些,不要再滑到了。”

          紫灵儿身子忽然顿了顿,脸上莫名其妙红了。

          风残月却未曾察觉,收拾了一下,道:“走吧。”

          紫灵儿点点头,向着他伸出了手。

          葱白的玉指被握住了,手心传来淡淡温暖,风残月心头颤了颤,道:“前方沼泽,你可有飞剑?”

          “有一柄尚未成形的剑,可惜载不动两人。”

          风残月点点头,道:“可要小心脚下。”

          言罢,两道身影向着死泽而去。

          万年前也曾沧海的地方,如今烂泥遍地,黑色的怪树生于死泽之中,地上生着杂草,而白骨却屡屡不见,怕是有强大的妖鬼在,寻常妖物不敢靠近,尸体也少了许多。

          路上,紫灵儿曾见过几块如巨人的骨头,以那般庞大骨骼的身躯,怕是有几十丈的身体,更为可怖的却是杀死他的妖鬼。只是好在两人一路上还算安宁,连一只鬼物也不曾遇到,只是几次紫灵儿脚下踩中了烂泥,若非风残月及时,便要跌入沼泽了。

          即便如此,洁净的鞋袜上还是染了污垢,紫灵儿皱了皱眉,不知为何却没有太过在意。

          原来牵着手,所有的在意都变得淡了。

          那一条遥远的路上,紫衣的女子只是跟在他的身后,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手心淡淡的温暖,仿佛上天的恩赐一般,令人欢喜。

          或许有一日,紫衣的女子真的放手了所有,要跟着他走遍山川万里,走过红尘纷纷,走很远的路,走很久,很久……

          但此时此刻,她只是笑着,看着远处的死泽,这般阴森的鬼地,她却觉得是此生最快乐的时光。

          她忽然拉住了风残月,风残月回过了头,不解的望着她。

          而后是一个拥抱。

          没有言语,风残月笑着问她:“怎么了?”

          “我抱一下,就一下。”

          于是她抱了一下,许久,也没有松开手。

          那个拥抱有多么漫长,许多年后,王已记不起了,但苍茫的天空下,一望无际的死泽,紫衣的女子抱着他,呢喃着他听不出的声音,她的身上有着淡淡幽香,柔若无骨的身体贴着他的胸口,他不记得自己是否拥抱了紫衣的女子。

          只是,在那时候,王的的确确动了心。

          ++++++++++++++++++++++++++++++++++++++++++++++++++++++++++++++++++++++++++++++++++++++++++

          起点中文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