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放不下拒不见(1/2)

加入书签

  钟府乃是明阳城的百年世族之家,在明阳城的地位曾经也算是首屈一指,三年前,钟家的老太爷去世,钟府因为子嗣稀薄,才慢慢没落下来。

  林纯和天铭羽,天铭俊前一天就送了帖子,一早坐着马车,赶到钟家府邸时,钟府上下的主子和下人都已经穿戴整齐,在门口迎接。

  钟家如今当家人是钟老太爷唯一的儿子,钟纪德,其夫人是明阳城另一世家的嫡出小姐,如今已经年过六十,但保养的非常好。

  钟纪德和钟夫人生有一子两女,一子乃是钟府的大少爷,钟昌杰,今年已过而立,膝下只有一子;大女儿嫁到了京城,便是当家余太傅的夫人,天铭俊世子妃,余云欣的母亲;小女嫁给了谢明清,如今已经不在。

  因着谢明清城主府的势力扩大,尽管钟家知道谢佳璐和谢佳霖在谢家的日子过得不好,也没办法去接两个孩子到钟家居住,不是不想接,而是小裘氏不允许,不允许日后谢佳璐比谢佳娇嫁得好,不许谢佳霖比谢佳棋有出就,威胁自己儿子的地位。

  就连好不容易给谢佳霖送个启蒙先生,还是钟纪德拿老丈人的身份压着谢明清,才勉强让谢明清点了头。

  谢明清自知钟家的底蕴,想着谢佳棋已经长大,多方考虑,才让石源进了谢府,但是对于谢佳霖所学的知识,谢明清都是一清二楚。

  钟家想来做事低调,就连谢明清都不知道,自己嫡夫人的姐姐竟然嫁给了当朝的太傅,而其女儿竟然嫁给了定永王府的俊世子。

  也只能说谢明清对自己嫡夫人的关心实在是太少,当年娶妻,也不过是看中钟家在明阳城的地位,钟纪德看中的也是谢明清年纪轻轻就能高中,被皇上派遣前来明阳城当了知府。

  门当户对,也算是良缘。

  只是没想到谢明清的野心实在是太大,或许这也是钟小姐没有把自己姐姐嫁到京城的事情告诉谢明清的原因,不然被胡柯拉下水的或许就是定永王府了!

  “恭迎俊世子,羽世子,平安公主!”钟纪德和钟夫人带领一家上下皆跪地给三个从马车上下来的人行礼。

  天铭俊快步走到钟纪德身边,将钟纪德夫妇搀扶起来,“外公,外婆,快快请起,你们怎可给外孙女婿行如此大礼!”

  “钟老爷,钟夫人,你们都起来吧,不必多礼!”

  “外面冷,快快进屋!”钟纪德给三人引路,和钟夫人异常欢喜。

  钟府花厅,因着天铭俊极力反对,才让钟老爷和钟夫人坐到了主位上,钟昌杰夫妇带着自己刚刚及冠的儿子钟瑞站在一侧,边上便是谢佳璐和谢佳霖。

  林纯一眼看过去,这若是不算外孙,这钟府的主子也不过就五人,难怪说人丁不旺。

  最令林纯惊讶的是,钟家不论是钟纪德还是钟昌杰,竟然都没有纳妾,世家就是世家,这家风的确严谨。

  丫鬟给众人上了茶,谢佳璐带着谢佳霖立刻走到天铭俊跟前,噗咚一声,跪地磕头,“昨夜谢俊世子解救······”

  “谢小姐和谢少爷快快请起,按辈分,你们唤我一声表姐夫即可,若是欣儿知道你们如此,回了王府,定是不会放过我!”

  天铭俊的一番话让花厅里的众人都掩唇笑了出来,气氛也逐渐轻快起来。

  “平安公主,不如随老妇到后院坐坐可好?”钟夫人满面慈爱,很是和蔼可亲,让林纯一度想到了沈茹嫣,当下点点头,跟着钟夫人和钟少夫人,以及谢佳璐往后院而去。

  林纯何尝不知道钟老爷和天铭俊他们有事要谈,自己一个女儿家,和一众男子坐在一起,多少有些不合适。

  钟府面积很大,单单一个花园,就分了近十种名贵之花的花圃,如今因是冬季,花圃里都被白雪覆盖,只有东南角那一片梅花林开的甚是美丽。

  “钟夫人,不如我们去梅林赏花吧,这寒冬腊月,也就这梅花最是高洁耐寒!”林纯看着那一片嫣红之色,心情异常的好。

  “没想到平安公主也喜梅花,这梅林里的每一株梅花都是母亲亲手所种,如今都已十五个年头了!”钟少夫人语调温柔,年近四十的她,浑身上下衣着淡雅,却别有一番韵味。

  “所谓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这梅花最是高洁,且凌寒独开,不屈不挠,四君子中,吾独爱之!”林纯抬头,看着这一片梅花林,心间欢喜。

  钟夫人听到林纯对梅花如此赞赏,眉宇间也尽是笑意,“没想到平安公主也是爱美之人,老妇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侍弄花草,也是对梅花别有一番情怀!”

  谢佳璐跟在几人身后,目光时不时的往林纯身上打量,心里带着崇拜,原来被天阳国众多百姓称赞的平安公主,尽是如此平和,难怪那人说到女子时,总爱以平安公主为例······

  “公主若是喜欢,不如折几支,回去插入瓶中,倒也沾些梅花的香气,就当是老妇赠与公主的一份心意。”钟夫人语笑晏晏,能遇到一个知梅人,当真是不易。

  “谢过钟夫人,只是花儿娇美,还是让它们迎雪盛开更能散发出美感,插入瓶中,也不过是一时欣赏罢了,反倒伤了花枝。”林纯拉过一段花枝,轻轻嗅着盛开的梅花香气,复又轻轻松开。

  钟夫人看着林纯的眼神越加的赞赏,期间不住的点头,连带着钟少夫人和谢佳璐也对林纯甚是高看。

  众人离开梅林,去到钟府的后院,原以为不过是一个小插曲,殊不知林纯的话尽数被梅林深处的人听的仔细。

  中午众人在钟府用午膳时,钟纪德提起了谢佳霖的启蒙先生,只是在林纯等人提出相见时,被拒绝了。

  离开钟府时,林纯无意间在钟府门口瞥见了那位启蒙先生一眼,心中疑惑顿生,直到得知这位启蒙先生名叫石源。

  石源,石源,实际上应该是施源才对吧!

  没想到他竟然游历到了明阳城,只是他的拒不相见,或许是尚未放下,又或许是不想过早的见到故人罢!

  回到酒楼,天铭俊要准备押解谢府的人进京,而林纯和天铭羽也准备启程往胡国而去。

  新年将至,而今年的新年,林纯只能在去往胡国的路上度过了。

  从明阳城出发前,钟瑞和谢佳璐带着谢佳霖过来相送,光是路上用的吃的,就送了好几大箱子,谢佳霖见到流璋的那一刻,眼中放光,林纯看在眼中,一阵乐呵。

  果然小孩子就是对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异常敬仰和留恋,当初在明阳城城外的官道树林里,流璋救了谢家众人,尤其是从那个土匪大汉的手中把即将小名丧失的谢佳霖救下。

  至此,谢佳霖的心目中就把流璋当作了英雄偶像一般的人物,再次见到,竟然激动的说不出来。

  林纯示意流璋过去抱抱谢佳霖,毕竟他还小,尚不知谢家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日后长期住在钟家,若是从现在开始好好教导,日后也定能有一番出息。

  流璋走到谢佳霖面前,蹲下身子,露出几抹笑意,素来只能对沈莹和优璇笑脸相加的人,第一次对一个不熟悉的小孩露出笑脸,实在是有点猥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