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法躲开的杀戮(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林成眼神血红的怒吼了很久,直到浑身魔气翻滚就要失控的时候,才强行停下来,脸色扭曲着慢慢平复心中的愤怒。︾樂︾文︾小︾说|【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站起身,林成冰冷的望了一眼虚空,然后直接走出山洞,飞身而去,那是不周山的方向。他记得,那里有他的妹妹。他能够清醒回来,也是因为妹妹。

          但是他隐约记得,妹妹当时的情况不对劲,所以他不放心,他说过,会好好保护妹妹的,结果反而脱离了妹妹。

          林成很担心,速度极快的往不周山飞去,也丝毫不顾隐藏身份了。

          这次倒是没有遇到麻烦,一路上林成没有刻意隐藏身上的气息,却也神奇的没有遇到任何的修仙者。

          不过林成也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赶到不周山,而且是急速的赶路下的时间,想不到唐震东竟然带着他逃了这么远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情景,林成眼神一沉,心中慌乱。整个不周山已经完全崩塌,天机大阵已然不见,一片废墟,原本最高的不周山,此刻比四周的山脉都低得多,说是小山丘都差不多了。

          “妹妹!”

          淡淡的血腥味隐约从埋葬的不周山底传来,林成眉头紧皱,努力的回想着,他当时处于半清醒的状态,却也隐约看到有人护在她身边。没有感受到妹妹的气息,林成明白,妹妹应该暂时没有事。

          想起当时的情景,林成蓦然心中恐惧,一身冷汗,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向自己的妹妹举起了屠刀。

          林成心慌无比,浑身颤抖。

          “如果我再入魔,真的亲手杀了妹妹,我该如何向爹娘交代?”

          林成心中恐惧,眼神一片挣扎,他突然不敢再去寻找妹妹,他怕,他再次入魔。

          “放心,以后哥哥保护你!”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哭!”

          想起对妹妹说过的话,林成蓦然心中剧痛,凄然一跪,“爹,娘,孩儿该怎么做?”

          林成心中矛盾至极,踉跄前行,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

          一片荒凉之地,林成双眼无神,如行尸般茫然的走着,三天了,他没有飞行,没有目的的如普通人一样的走着。

          林成心神混乱,心中无比的担心妹妹,但是他却不敢去寻找,他不敢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就在林成心神恍惚的乱走的时候,两道流光突然从林成的头顶上空飞掠而过。其中一道流光似乎看到了林成,似乎稍稍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飞盾,瞬间而去。

          茫然中的林成似乎被这两人的气机惊醒了一下,但是见两人并没有寻找他麻烦的意思,林成也懒得理,能不要再杀戮,林成也尽量的避免着。

          正要继续行走的林成蓦然身影一僵,眼神不再混乱,一道寒光射向那两道流光消失的方向。

          林成想起,刚才随意的一看,隐约看到那两人似乎穿的是天魔教的服饰。

          “什么时候天魔教敢这么大胆的来南域嚣张了?”

          “天魔教?妹妹!”

          林成心中一惊,一股强烈的不安蓦然充斥整个心神,滔天的杀气冲天而起,林成再无心思理会心中的矛盾,瞬间化作流光,向那两人追了过去。

          追了不多久,一丝丝熟悉的萧声传来,赫然就是在那个化神期李元第一次追杀他的地方,林成赶紧飞过去。

          此刻,萧声处,林芯月和农保年不知如何寻到了这个地方,却被天魔教的人堵上,厮杀了起来。

          只见林芯月和农保年两人在十几个天魔教的高手围攻下苦苦支撑着。林芯月玉箫横天,自行奏响天魔曲,玉手番飞,道道魔影怒吼冲天,抵挡着攻击。此刻她脸色苍白无比,眼神虚弱而疲惫,每一次抵挡,都让娇躯颤抖,嘴角溢血。

          而农保年则死命的抵挡在林芯月的面前,死命的抵挡每一道轰向林芯月的攻击,身躯破烂,浑身是血,气息虚弱,仿佛随时会倒下。

          每次的轰击,都让农保年眼神中的绝望之色更浓,然而他却不肯挪开一步,望向身后的林芯月,绝望中充满着浓浓的担忧。

          这些天魔教的人似乎并没有真正的想杀死林芯月,但是却也没有无名森林那批天魔教的高手一样顾忌重重,出手狠辣,似乎是可以不杀死,却不在乎林芯月是否伤残,他们的目的似乎还是要活捉林芯月。

          也许正因为如此,林芯月和农保年本就受伤的身体才能够苦苦支撑到现在。

          农保年的气息越来越弱,却已然血红着双眼站在林芯月的面前。林芯月泣声道:“农大哥,你快走吧,他们的目的是我,他们高手众多,你挡不住的,你会死的。。。”

          农保年沉默着,眼神闪烁着不明的神光,嘴角露出一丝不明的苦笑,强行提起不多的元气,挥舞着冥神剑,丝毫不理会轰击到身上的伤。

          林芯月一边强行施展魔祖神通守护全身,一边哭喊着,“农大哥,你听到了吗?不要再抗下去了,你会死的,你不需要这样做,我。。。。”

          农保年吐出一口血,凄然道:“不要说了,我说过,死,我陪你。他们想要抓你,除非我死。”手中动作不停,却越来越无力。

          “他们不会杀死我的,你何必。。。。”

          两个元婴初期的小辈,竟然在这么多高手攻击下吃撑了这么久,天魔教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有人怒道:“加大攻击,圣女只要有一口气活着就行,不用顾忌了,我们耗不起时间。”

          天魔教众人闻言,就要加大攻击力度,蓦然一声惊天的怒吼传来。

          “天魔教,你们找死!”

          一道惊天的刀芒带着滔天的魔气与杀气瞬间冲入天魔教人群中,一片惨叫中,一道滔天魔气的身影蓦然出现在林芯月和农保年的面前,煞气冲天。

          “哥!”

          “林大哥!”

          林芯月和农保年一见来人,却是这几天他们苦苦寻找的林成,瞬间惊喜的叫了起来。

          然而林成没有回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血红着双眼,魔气翻滚,提刀蓦然冲向天魔教众人。

          “杀!”

          “啊!”一声惨叫,这才惊醒了被突然出现的惊天刀芒吓呆了天魔教所有人。

          “该死,血月之主!”

          “啊!”一片惊呼,天魔教所有人惊恐的看着林成,虽然惊恐,却露着无法掩饰的贪婪之色。

          林成似入魔般,带着无尽的怒火,无数的刀芒冲入天魔教中,修为稍弱的,惨叫声不断响起。

          “该死,我们拦不住他!”天魔教所有人听到不断的惨叫声,这才蓦然想起,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魔头,无名森林,无数高手被屠杀一空,无一生还。

          这是杀神,所有人眼神中贪婪之色减少,恐惧充满全身,这个杀神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所有的攻击蓦然被林成一个人抵挡下来,林芯月和农保年突然一松,无尽的疲惫之感传来,险些跌坐在地上。

          “阻止大哥,不要再杀了,他会入魔的。”农保年蓦然对林芯月轻喝道,话落,竟直接倒向地面,到此,他再也无法支撑下去,昏迷了过去。

          “农大哥!”林芯月惊呼,下意识的接住了农保年,然而她也是强弩之末,一起跟着跌坐地面。

          蓦然想起农保年的话,林芯月脸色大变,惊慌大叫道:“哥,不要杀,不要再杀了。。。。”

          然而林成眼神血红,如入魔般,本能的杀戮,惨叫声让他感觉到无尽的快感,心中的魔似乎再要无限杀戮下去。

          林芯月俏脸煞白,哭喊着,“哥,求求你,不要杀了,快醒醒,求求你。。。。”

          声声凄厉,正在杀戮的林成蓦然手中一顿,脸色扭曲,眼神挣扎,恢复一丝清明,蓦然怒吼。

          “滚!”

          残存的天魔教人恐惧的顿住,眼神再无贪婪,只剩恐惧,林成突然停手,怒吼他们滚,竟然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转过头,冰冷的眼神扫过林芯月和农保年,看到农保年昏迷和林芯月无助的样子,眼神红芒乱闪,惊天的怒火差点再次无法忍住。

          扭曲着脸色,强忍着灵魂魔性的作乱,林成抓起农保年,抱着林芯月,嘶哑道:“走!”

          然而还没来得及走,远处不同方向蓦然又有两批人飞盾而来,竟有两百多,看服饰,竟然是霸仙门和道玄宗的人。

          “刚才看到刀芒冲天,果然是那魔头在这里!”

          “快通知长老。。。”

          两批人一边冲过来一边放出信号箭,似乎不怕林成这个魔头。

          林成眼神冰冷,蓦然咆哮一声,放下农保年和林芯月,就要上前杀戮一番。

          林芯月惊恐的拉住林成,哭喊着苦苦哀求,“哥,求求你,别杀了,我们快走吧!你不要入魔了,我怕。。。。”

          林芯月的惊恐的神色让林成心中一痛,抱着脑袋咆哮一声,艰难的道:“我们走!”

          说罢,再次抱起两人,往没有人的那个方向冲天而起,瞬间飞盾而去。

          刚刚发现林成这个魔头的霸仙门和道玄宗的所有高手还没有围上来,见林成逃跑,以为林成怕了他们人多,叫喊着向林成他们追来,就连呆在原地的天魔教那些惨活的高手也不理会,甚至都没有人去问天魔教的人为何出现在这里。(未完待续。)&!--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