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245 友谊地久天长(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星儿,这不对、不对,你肯定有事瞒着我。泠守、泠守呢,他们究竟去哪儿了?自从泠守出现后你就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难道是因为他?”艾康哲很快就揪出了变化的时间点。

          “然后呢?我改变了,不再对你们无话不谈了,所以你们就觉得我很奇怪?”寻星挣扎着为话题找寻另一个出口。

          艾康哲看穿寻星的计谋,“不是,请你不要转移话题。”

          “我并没有转移话题。算了,我不说了总行了吧?”寻星双手一摊,“说吧,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艾康哲嗅到了浓烈的火药味,看来再说下去寻星指不定就会灭了他。

          “你什么?请你继续。”寻星淡定地拿起手边的水杯小酌了一口,仿佛在品尝那些价值连城的希世佳酿般。

          洪勋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寻星严肃起来所散发出的气势比他那个伯父都还要强大,他此刻巴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进来过。

          艾康哲不是洪勋,即使知道寻星生气了他依旧会打破沙锅问到底。“为什么庭院温度与室内温度相差无几?”

          寻星把玩着手里的水晶杯,嘴角一扬:“抱歉,这么专业的问题我可不知道如何回答,或许你可以找个专家试试。”

          艾康哲大胆假设:“这里温度异常是和泠守有关?”

          寻星依旧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谁知道呢。”

          “那就是有咯?”正如寻星了解艾康哲一样,艾康哲也非常了解寻星。特别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见惯了她撒谎时那种过分镇定的神情。

          洪勋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气温调节设备,但这里的温度的确比别墅外凉爽许多。“这不科学。”

          寻星苦笑,无奈地摇头。“愚不可耐!”

          艾康哲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寻星在为泠守隐藏着什么,可是他也知道他撬不开寻星的嘴。“你为他这样做值得吗?”

          “值得,但不全是为了他。”寻星笑得灿烂,如同盛开的梨花般清新、恬淡。

          “我明白了,虽然并不知道你们到底想隐瞒什么。”艾康哲懊恼,为什么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寻星有苦衷“呼”,他长出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看来那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寻星点头,“还是老师了解我。”

          虽然她依旧笑着,可是那晶莹的泪水早已在眼眶内打着转儿。

          “还有多久时间?”艾康哲看了看寻星的腿,然后蹲下身来静静地看着她。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深情地看着一位异性。

          “最多一年,亦或许是一天。”寻星的笑容慢慢变得苦涩而凄凉。

          洪勋只觉得气氛没先前紧张了,但他也越来越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艾康哲非常苦恼地抬头,请求洪勋离开。“小勋,可以请你暂时离开一会儿吗?我和星儿有很重要的事要谈。”

          “好的。”洪勋愣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露出那么无助的表情。

          洪勋走了,艾康哲没有立刻开口说话。他就那么看着寻星,只是安静地那么看着。

          “看你这么深情的目光,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寻星用手遮住艾康哲的眼睛,“老师,谢谢你。”

          艾康哲拉开寻星的手拽在手里,“”

          “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哦!”寻星竖起小指等待着艾康哲。

          “嗯,绝不会忘!拉钩。”艾康哲也的小指与寻星的小指勾在了一起,大指拇也紧紧地贴在了提起。“一百年不许变!”

          寻星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她再也忍不住了,“哇”地一声哭起来。

          寻星想起七年前的某一天她也和艾康哲拉过钩,那时她希望艾康哲能对他倾囊相授。那时艾康哲不明白拉勾的含义,寻星就回答:“是承诺。”

          “哭吧、哭吧。”艾康哲拥着寻星安抚着寻星,宽大的手掌轻柔而有规律地拍打着她的背。

          慢慢的,寻星安静了下来,谁让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大声哭闹的孩子。

          “谢谢”,寻星擦干眼泪让笑容回归,这都是朋友的力量。

          “不用谢,你把让这里降温的秘诀告诉我就是。”艾康哲冲着寻星眨眨眼,一脸的期待。

          “我不能说。”寻星咬着唇。

          她很无奈,也不想对朋友隐瞒,可是关于语者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艾康哲似乎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懂了。如果是连你也无法平息的事情,那么”

          “那么,说不定真的会天下大乱。”寻星真的无法想象被**驱使的人类会怎样对待可以长生不老的语者。

          “天下大乱?”艾康哲吃惊地看着寻星,“你该不会是在做什么行尸计划吧?我的好奇心啊!”寻星越说他就越好奇,因为他真的无法想象什么事会有这么强大的影响力。

          寻星时常觉得男人要比女人更幼稚,而此时的艾康哲又成功地让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呵呵没办法,这次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心了。”

          艾康哲一副哀怨的模样,“说得好像你以前满足过我一样。”

          “噗呲,哈哈哈哈”寻星一不小心就想歪了,笑得东倒西歪。

          艾康哲被寻星这么一笑,脸上顿时挂满红云。“你别那么污行不行,我说的是好奇心!”

          “我也没说不是好奇心啊!污的人是你自己吧!哈哈哈,不过艾老师也会害羞啊!我今天的收获可不小呢。”

          寻星话还没说完,笑声却渐行渐远。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封锐赫。

          眼看寻星的表情又变得凝重,艾康哲真的有些应付不过来了。“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寻星淡淡一笑,“没有,只是徒然想起了一个人。”

          她伸了一个懒腰,长出一口气,看上去方才精神了些。“不过现在都无所谓了,我要好好享受最后的假期。”

          “对,好好享受!”艾康哲举起茶杯,“来,干杯!为了友谊!”

          寻星也举起杯子,“干杯,为了友谊!”

          两个茶杯撞击所发出清脆的声音直接撞进两人的心里,“友谊地久天长!”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