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其实准确的说,是在打开肖蕾家房门的时候,她就已经让我见识到了她那变

          态的世界。

          在房门开启的一瞬间,立刻有一股刺鼻的腥味向我迎面扑了过来,我眉头一

          皱,赶紧捂住了鼻子。

          那种味道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闻到了。

          以前每次我去接刚刚工作完的纪芳岚和单玉环的时候,她们那被客人肆意淫

          辱,伤痕累累的娇躯上都会散发出这种味道。

          那是男人蹂躏完她们之后,将精液喷洒在她们裸露的娇躯之上,和她们

          上的汗液混合成的一股特殊的腥味。

          这股味道在性奴隶服务公司其他性服务员的身上我也闻到过几次。

          沈傲芳就曾戏言道,说一个性服务员是不是个敬业的员工,就看她一天洗几

          次澡和身上有没有这股特殊的男人味。

          我捂着鼻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她的屋里,结果,虽然我心理早有

          准备,但是还是被她屋里的不和谐景象所惊呆了——

          如果说这间屋子是世界上最乱的地方,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两室一厅的房子,进门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混乱不堪的客厅。

          不大的客厅中到处都是散落着各式各样女人内外衣,它们或许被扯成碎片扔

          在墙角,或者被卷成一团堆在一个污渍斑斑的沙发上。

          原本光洁的地板上到处都是黄白液体干涸后的水迹。

          经过这么长时间工作经历,我知道那是尿液混合精液干涸后留下的精斑,刚

          才那阵刺鼻的骚味,就是从这上传出的。

          在地板这些干涸精斑上,有一些粗壮的男人脚印,而在这些脚印的前面,则

          往往有一些凌乱的纤细的大腿挣扎的痕迹,而在这些奇怪的精斑附近散落着一些

          扯成碎片的的女人丝袜和黑色文胸。

          这个景色是很像cis里说描述的强奸现场,但我知道,这里没发生过强奸,

          全是这里的女主人自愿被人淫辱的,如果说是犯罪的话,那也是她诱人犯罪。

          我皱了皱眉,捂着鼻子轻轻的迈过这些水渍,来到沙发旁边坐下,沙发上也

          是非常的凌乱,原本草绿色的沙发布上,也因为沾满了精液而变成了暗黑色。而

          且其中一块地方还散发出浓烈的臊气

          显然这里被人尿过,只不过不知是肖蕾自己尿的,还是蹂躏她的那些男人尿

          的,总之肯定是尿水。

          我仔细看了看这个沙发,终于在其中一角找到块相对干净的地方,于是呼了

          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去。

          可我刚这么一坐下去,顿时感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假话,看了她屋里

          的东西搞不好真的会做一辈子春梦。

          肖蕾的这本贴在墙上的日记是本日记,写的很潦草,而且上面还沾着一

          些黄白的水迹,显然是肖蕾刚刚被男人蹂躏完,来不及清洗身体就秉笔直书了—

          2009年4月2日星期四晴

          今天有两件好事。

          第一件便是倩儿出狱了,而且公司还终于允许她继续跟我一起住。

          第二,便是今晚的月色很美。

          倩儿服侍我洗完澡,我便裸着身体,躺在沙发上悠然的欣赏着月光。

          倩儿为我的裸背上盖上一张毛巾被,说实在的,我更喜欢裸身躺着,但是我

          实在是不好意思违拗倩儿的好意,为了配合我的工作,她被迫在监狱里待了两个

          月,我们从没分开那么长的时间,所以我可以理解她焦躁不安的心情。

          倩儿用手指按在我的后背上,轻轻的给我按摩着。

          真是太舒服了。

          这几天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被那些男人们折腾的够呛,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

          好放松休息一下。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我望着月光想沉沉睡去的时候,忽然我的眼睛被一个毛

          巾罩住了,然后不等我反应,我的后脑就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掌强有力的抓住,并

          将我的脸死死的按进了枕头里。

          紧接着,盖在我身上的毛巾被人掀掉了,一个火热的,带着一股汗臭味的身

          体压到了我的后背上,我清晰的感觉到一条粗壮、滚烫的正试图钻进我的两

          腿之间。

          胯间有了这个熟悉的灼热感,我不由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知道,我今天的澡又要白洗了,本来今天是星期六,我以为我的那些性友

          们应该都带着老婆回娘家了,今夜应该不会再有男人来偷袭我,向我求欢才对。

          现在看来我错了,世间总有闲着的男人。

          这时,压在我背上的男人轻轻拍了拍我臀肉,显然是在示意我将腿分开,好

          让他的进入我的身体。

          一般来说,我都会配合,只是我不太喜欢这个姿势,于是蒙着眼睛的我微微

          一笑,恳求道:

          先生,我知道你有需要,我会配合你的,不过你能让我换个姿势吗?这样

          被你压着做我好难受。

          我听到压在我背上的男人嘿笑了一下,双手挤到我的胸前,握着我胸前的裸

          乳将我抱了起来,然后一边捏我的和肆意把玩着。一边伸出舌头舔我的

          脖子。

          因为他的舔弄,我闻到这个正在玩弄我的这个男人嘴里有一股臭气,而且这

          个男人的手掌中有老茧,再揉捏我时,因为摩擦的关系,使我的一阵肿

          胀。

          基于以上两点,虽然我蒙着眼睛,但是我还是猜出了此刻这个正在蹂躏我的

          男人是谁,他应该就是住在我隔壁的修车匠——王师傅。

          这个人虽然已经快六十了,但是身体依然很好,我们有过三四次关系,而且

          只有他最喜欢在我睡觉时候突然跑进来侵犯我,这点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既然知道了是熟人,我的警戒心也就消失了。

          于是微微一笑,蒙着眼睛将身体向他的胸膛倚进去,然后缓缓的分开双腿,

          一边握住他那坚硬挺立的在自己的上摩擦,一边用他喜欢听的,仿佛台

          湾娇娇女的声音说道:

          王师傅,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来找我夜战啊,你不用陪师娘回娘家吗?

          身后的男人听见我拆穿了他的身份,愣了一下,然后气喘如牛的说道;

          嘿嘿,我、我没兴趣跟那黄脸婆回娘家,再说,从这周到下一周是肖小姐

          的黄道吉日,我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呢?

          我闻言一愣,终于知道他今夜为什么会找我来了,他们所说的黄道吉日,就

          是指我的安全期。

          虽然平常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对男人是来者不拒,他们想怎么跟我玩,就怎

          么跟我玩,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一定要带避孕套。

          因为我对避孕药过敏,所以从来不吃,而我也从不让这些男人在我的体内射

          精。

          而这些想要体验在我体内射精的感觉的话,只能挑我的安全期跟我,这

          个王师傅今天来就属于这种情况。

          想明白这些,我微微一笑,一只手扶着他的对准了我的,缓缓的将

          它含了进去,然后另一支手想去摘眼睛上的毛巾,说道:

          呵呵,王师傅,我的安全期你记得比我还准啊,嗯……好,今夜我可以让

          你在我体内射精,不过我得先把眼睛上的这个毛巾……

          好没等我说完话,王师傅便拽着我的胳膊,猛的将我脸朝下,再次将我的身

          躯死死的按回了沙发上。

          我扭动的身体,挣扎着从枕头里侧过脸说;

          王师傅,你、您先放开我好吗?这个姿势我没办法配合你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