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大家都在把魔药装瓶——不管是多么糟糕的颜色。而获得第二瓶福灵剂的学生,是莉莉。他们的后面,卢修斯已经基本对他的药剂绝望了,因为纳西莎莫名其妙的搞混了药材的添加顺序,现在坩埚里面的东西简直就是一堆浆糊。西弗勒斯冷冷的看着卢修斯,而卢修斯则是一脸的痛苦和无奈,身旁的纳西莎则是一脸的惶恐和抱歉。

  西弗勒斯从旁边拿过来一些粉碎的石英,加到了里面并且迅速的搅拌起来,同时调整了火的大小,加入了一点水。不多时间,浆糊状的药剂变得清澈起来。西弗勒斯熄灭了火,留下一句话,“虽然药效和颜色已经不会那么完美了,但还可以勉强使用。”

  之后转回身,收拾好书包,和等候他的薇安一起离开了教室。只留下卢修斯呆呆的看着坩埚,里面是清澈的药液,虽然颜色不是很好看,但是至少比波特他们的强不少,心里想着:这就是差距?

  “没想到你会帮卢修斯呢!”薇安边走边说。

  西弗勒斯讽刺的挑起嘴角,“我实在无法忍受那种魔药白痴。”

  薇安心里暗笑,西弗勒斯就是不能接受别人把简单的魔药弄成可怕的样子,这估计也是他无法成为一个好教师的原因吧?实在是太要求完美了。“现在去图书馆吗?我的论文还差一点儿没有完成,我想去查查相关的书。”薇安提议。

  西弗勒斯无异议。

  刚开学的图书馆,人并不是很多,多数都是非常好学的人或者是刚入学什么都不知道,需要弥补知识的麻瓜学生。

  薇安十分客气的走到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的身边,轻声询问了关于书籍摆放的情况。

  而平斯夫人显然对客气有礼的薇安很有好感,不但详细的回答了问题,并且提供了说明。薇安在找到一本名为《古埃及魔法与社会》的书后,同西弗勒斯一起坐到了图书馆的角落位置上。

  对于历史的兴趣,使得薇安非常认真地阅读着那本非常厚的书,然后谨慎的挑到了一些重点,填补进了自己的论文当中。并且又专门附加一张纸,认认真真地写满了自己的疑问以及一些在阅读过程因为书籍叙述的角度而产生的猜测。身旁的西弗勒斯专注的在研究那些处理材料的方法,桌子上的羊皮纸写满了各种的要点。

  “希斯菲尔小姐?”

  薇安猛地抬起头,看到平斯夫人正站在她的面前,薇安放下书,客气的问:“是的,夫人,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平斯夫人笑着指了指墙上的魔法钟,“我想是有的,如果你们现在不马上离开赶去大厅的话,你们可能会无法吃到晚餐。”

  薇安睁大眼睛看着时间,梅林!竟然看了这么久的书,她很抱歉的冲平斯夫人笑笑,“谢谢您的提醒,夫人,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把这本书借走?您知道我认为它很有意思。”

  平斯夫人点点头,“当然可以,一会儿到门口我帮你办手续。”说完,她就往门口走去。

  薇安推推身旁仍然非常投入的西弗勒斯,快速的收拾了书包,然后两个人离开了图书馆……能够不饿肚子,她想她已经开始喜欢那位可爱的图书管理员了。

  坐在众多贵族中间,薇安很小心的尽量保持着沉默。她可不想一顿饭的时候还要和这些人不断的攀谈。只不过事与愿违的是,卢修斯似乎对今天西弗勒斯把他的那锅浆糊变成能上交的作业的“神奇魔法”非常的钦佩,不断地想要找到机会把话题引到魔药上面去。

  终于,在一位同学在提到到考试的时候,非常失望的说如果有福灵剂该是多么幸福的时候,他开口了:“今天斯拉格霍恩教授的课上,薇安和斯内普就获得了一瓶福灵剂的奖品。”

  一名四年级的学生马上兴奋的问:“哦?真的吗?斯拉格霍恩教授每年也只有在新生的第一堂课上才会用福灵剂作为奖品。可惜我那个时候连魔药是什么都搞不清楚呢!”

  旁边的几个人大笑,不过那个时候大家一般都是那种情况,倒也不存在鄙视他的心理,不过倒是对他们的幸运非常的羡慕。

  旁边的五年级的学生沉默了一下,忽然问:“说起来,希斯菲尔先生也是位著名的魔药大师,应该也是可以配置福灵剂的吧?”

  薇安心里痛恨着这个男生,不过脸上仍然挂着微笑,“哦,是的,我想是可以的,不过父亲总是说这种药水如果过量服用,就会导致眩晕、鲁莽和狂妄自大。所以他并不赞成长期服用。我想这也是斯拉格霍恩教授只在新生开学的时候用这种药剂做奖品的原因。”

  众人都因为她的话而点头表示赞同。

  卢修斯笑着,“希斯菲尔先生当然有这样的能力,我想,就算是斯内普,也有可能配制出来吧?今天魔药课上,你把我那锅失败的药剂变成能及格的作业的手法,可真是神奇。”

  薇安暗自嘲笑他,明明就是想知道原理,还要拐好几个弯来问,不愧是斯莱特斯的思维。听了卢修斯的话,大家也都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于是卢修斯大方的简述了自己第一次配制魔药的失败以及西弗勒斯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法。

  在大家的追问下,西弗勒斯冷冷的解释:“石英可以使你的药剂浓度降低,快速的搅拌并加入水,实际上就是使原本失去活性而浓缩掉的药剂再度稀释开,当然这个时候这种药物的药效、色泽甚至是气味都会改变,不过勉强还能用罢了。”

  解释得很简单,不过斯莱特林并不都是笨蛋,尤其是能够坐在最前面的这些人,听了西弗勒斯的解释,立刻便能够明白眼前这个一年级的学生对于魔药的理解已经不是他们那些五、六年级人学生可比的了。

  沉默了一下之后,忽然一个学生开口:“那么斯内普,你觉得你可能成功配制出福灵剂吗?”这个问题随即得到了所有想尝试福灵剂的人的关注。

  西弗勒斯皱了下眉,看看身旁悠闲的喝着南瓜汁的薇安,他不确定薇安是不是想要帮眼前的这伙人,至少他知道她对这些人没什么好感,但是如果有机会让他尝试一下福灵剂的配制,他也很乐意……“我没有试过,从配方上来看,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只不过材料很难找齐。”

  听到是材料的问题,大家立刻开始兴奋的讨论,虽然现在不容易得到,但是并不意味着永远都得不到,更何况他们都是贵族子弟。

  五年级的一个学生马上说:“那么,不如这样,到了圣诞的时候,我们分头去找寻材料,假期过后拿到一起。斯内普,如果有材料的话,你能够辛苦一下尝试制作吗?要知道,我们中很多人都没有试过福灵剂。”

  斯内普看着这些兴奋的人,其实他也想试试看那种特别的药,倒不是期待药效,而是期待那种配制高难度药物的过程。于是,他点点头,“可以,不过我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虽然是不能保证,但是毕竟是可能的。其实这些人对于福灵剂的好奇就好像是没有吸过烟的人,对于烟草的好奇是一样的。因为没有尝试过,所以希望去试试看,愿望很简单。虽然都是贵族子弟,但是一般的家庭也没有人会去熬制这种药剂,普通的魔药大师也不会出售这类东西,所以福灵剂就成了一种看似简单但是却并不容易买到的东西。

  在得到了斯内普的答案后,大家开始继续讨论如果有了这种药剂,能够做什么的话题……

  好不容易晚餐结束了,薇安和西弗勒斯两个人站起身,离开礼堂,往斯莱特林地窖走。

  到了一半的地方,忽然闪出来一个人。薇安一愣,对面的西里斯笑着冲她摆摆手,“薇安,能和你单独聊聊吗?”说着,他的眼睛盯着西弗勒斯。

  薇安有点儿犹豫,“什么事情?不能让西弗知道吗?”

  西里斯似乎在心里压住了什么,沉着声音开口:“我不想让别人,尤其是我不熟悉的人知道。关系重大。”

  薇安大概能猜测到西里斯要说什么,暗自叹口气,转头看向西弗,“西弗,你等我一下好吗?我和西里斯到那边说一下。”说着,她指了指稍微远一点儿一个走廊。

  西里斯听了这话,脸色非常的难看,而西弗勒斯则是很满意的点点头。

  “那么,我们过去说吧!”薇安走在前面,和西里斯一道过去,而西弗勒斯则是留在了原地,随手从包里面抽出一本书,开始阅读。

  “薇安,那个家伙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总和他在一起?”西里斯首先发作。

  薇安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西里斯,“他是爸爸的学生啊,我们平时就在一起学习,已经习惯了。啊,你不是就要和我说西弗的事情吧?那用不着避开他啊。”

  西里斯皱眉,“好吧,说正事。今天纳西莎找过我,和我说了一堆话,然后她说是你说我是不情愿进的格兰芬多,而且,她还是在我的朋友面前说的!真的是你说的?”

  薇安转转手里的魔杖,有些恼怒的开口:“是我说,说你不情愿进格兰芬多,但是我是和纳西莎说的,而且当着卢修斯的面。不这么说,难道我要和她说,你喜欢格兰芬多,讨厌斯莱特林,所以宁愿背弃布莱克家,选择格兰芬多?梅林啊,我还是个正常人!”

  西里斯头疼的看着薇安,“好吧,我承认,你是为我好,但是——”

  “你说的但是一定会存在,”薇安打断他的话,“你表现出不乐意进格兰芬多的样子,或者说是被迫进去的样子,不就是为了暂时在你没有准备妥当之前不和你母亲发生冲突吗?好吧,或许这样说让你在格兰芬多的处境有些不大好,但是相比于现在就和家里决裂,应该更好一些吧?”

  西里斯叹口气,站直了身体,“好吧,按你说的做。不过能不能帮我和纳西莎说,不要让她再在我和我的朋友们面前,说出那些话?”

  薇安点点头,“我想不会了,纳西莎那么骄傲的人,被你吼过一次,不会有下一次了。”

  西里斯有些疲惫的点点头,“好吧,希望如此。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谢谢你,晚安,薇安!”说完,西里斯转身离开了。

  薇安看看他离开的方向,摇摇头,真是个麻烦的男孩。

  【飞行课的惊吓与惊喜】

  西弗走过来,轻轻拉拉再度陷入脱线状态的薇安,低声问:“还好吗?”

  薇安回过神,“嗯,只是觉得西里斯的想法很复杂……”

  西弗勒斯没开口,复杂?那个暴躁的狮子?他不知道该不该叹气。

  薇安从刚才的事情中摆脱出来,“不过晚餐的时候大家说的福灵剂的事情,你真的打算帮他们配制吗?”

  西弗勒斯看看薇安,“嗯,福灵剂的配制相当有挑战性,而且材料也都比较特殊,我很想试试看……你不愿意我帮他们?”

  薇安摇头,“不会啊,你喜欢做的事情嘛!本来只是有点儿奇怪你会帮他们罢了。”

  西弗舒口气,如果薇安真的不乐意,那还真的是个麻烦的事情。

  慢慢的走回了斯莱特林地窖,两个人分别坐在角落里靠近的两个位置上。薇安掏出书,准备今晚把它读完,而西弗勒斯则是开始整理书籍第一部分的一些重点,方便日后撰写论文。

  纳西莎快乐的跑过来,坐在薇安的身边,有些不好意思地拉着她的手,“薇安,我想问你下,那个今天魔法史的笔记,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薇安从中抬起头,看看纳西莎,有扫到了远处有些期待的卢修斯,看来纳西莎是出面的人,不过也无所谓啦!薇安笑着从书包里面掏出一沓羊皮纸,交给纳西莎,“就是这个啦,不过可能有的地方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你们再对照书看看吧。”

  纳西莎甜蜜的冲薇安笑笑,说了声谢谢之后,跑回了卢修斯的身边。而卢修斯也冲薇安点点头,似乎是在表示感谢。斯莱特林的新生们,大概就是想借也只能等到卢修斯一行人用完之后了吧?薇安轻轻叹口气,这就是等级啊……

  平平安安的渡过了这个夜晚之后,薇安有些兴奋得爬起来,因为今天早上,他们要上一堂飞行课。要知道,这种在魔法世界里面,算得上体育课的课程简直是薇安的最爱,当然了,西弗勒斯不会喜欢就是了。

  换好了适合飞行的衣服,吃过了早餐,大家一起来到了魁地奇球场。

  飞行课的教师是一位有着齐肩的红色头发的男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以前也是个格兰芬多,而且还是魁地奇球队的队长。因为以前的飞行课教师退休,他被邓不利多聘请来在这里教书。

  看着两个学院的学生——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都已经分成两列站好了,红发的男子微笑着说:“大家早上好。我是你们这个学年的飞行课教师,亚历克塞·韦斯莱。霍格沃茨新任的飞行课教师。”

  忽略掉低下同学的笑声议论,他继续说:“飞行,作为一种巫师特有的交通方式,是每一个巫师都应该学会的技能。当然,在飞行这方面,有些人很有天分,但是也有些人只能勉强的保持不掉下来。但是这并不影响什么。我希望在我的课上,每一位同学都能够学会这种技能,当然如果你们能飞得更好,我也会很高兴。或许有一天你们成为了知名球队的球员的时候,会告诉别人——哦,亚历克塞·韦斯莱曾经是我的飞行课老师呢!”

  说到这里,格兰芬多们哈哈大笑,就算是斯莱特林,也有几个人咧开了嘴。

  “好了,”韦斯莱拍拍手,“我们现在就开始学习如何飞行。首先,你们要让躺在你们身边的扫帚起来……说:up!”

  众人纷纷把手放在扫帚的上方,大声喊:up!

  不过很可惜,能一次就让扫帚起来的,只有两个人——薇安和詹姆斯。

  韦斯莱先生看到之后,微微的笑笑,继续指导其他人。

  而詹姆斯本来很得意地神情,在看到薇安也同样成功之后,变得有些难看。

  接下来卢修斯的扫帚在他第二次喊了“up”之后,听话的起来了。

  至于西弗勒斯,他大概真的没有什么飞行天赋,目光盯着那个在地上滚了几滚的扫帚,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在希斯菲尔城堡的时候,他就被薇安拉着学习飞行,不过从那个时候起,他就知道他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追赶上薇安的可能。

  十多分钟之后,全部的学生才都拿起了扫帚。

  韦斯莱先生微笑着继续说:“一般来说,扫帚都是骑行的,当然也有些人喜欢侧坐,不过那样坐的一般都是为了休闲。好了,现在大家骑上扫帚。”

  韦斯莱微笑着看着大家,很好,没有意外事件。“现在双脚点地,慢慢的让扫帚升空,是的,慢慢的,不要着急,到达双脚离地的高度就可以了。哦,梅林!”正当这时,一个格兰芬多的女孩失控的尖叫了起来,她的扫帚不听话的扭摆起来,把周围的几个人都打趴下了,而她自己,则无限制的开始了攀高。

  韦斯莱快速的飞过去,企图把这个女孩解救下来,只不过女孩的扫帚实在太诡异了,竟然不断的开始了翻滚。天空中有一个一边尖叫一边紧紧抓住扫帚的女孩,而韦斯莱先生虽然试图靠近,但是显然他的手法不是很完美。

  地上的学生都纷纷从扫帚上下来,望着天空,还有几个女孩子在惊叫。看着格兰芬多出了事情,斯莱特林是很高兴得,他们当然也在看,不过不是关心,而是在看好戏。

  薇安看着那险象环生的场景,这位韦斯莱先生虽然自己的技术很好,但是救人的技术显然不怎么样,他肯定没有学习过关于救人的知识。

  当她正要骑上扫帚去帮忙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胳膊被人死死的拽住了。薇安侧头看看,只看到西弗勒斯冷冷的脸,和坚决的,闭得紧紧的嘴唇。看来他似乎并不怎么想让她去救人呢!薇安叹口气,“西弗,我想去看看,不会有事的。”

  “你每次告诉我你飞行的时候不会有事,最后都会出现一些大大小小的问题。”西弗勒斯压根不去理会身旁这个早已经信用破产的女孩。

  薇安头痛的叹口气,好吧!她承认,为了追求更刺激的享受,她的确经常做一些让人心惊胆战的事情,但是除了把自家的花园弄完蛋、把阳台砸了个大洞、把城堡里的很多窗户震碎……等等之外,她并没有做任何让自己身体受到伤害的事情啊!“西弗……”

  “没商量。”西弗勒斯此时真地不知道说她什么好,每次她爬上扫帚,就在对他心脏强度的一次考验,真的不知道希斯菲尔先生是怎么忍受了这么多年,她对她家中一切事物的破坏的,不过,东西坏了还好,可是她那种不要命的飞行方式,已经成为了每次看过她飞行之后,他必定做的噩梦。从昨天听到今天有飞行课开始,薇安一直都在跃跃欲试的兴奋状态下,他不可不敢让她在这种状态随意的飞行,更不要说去救人!

  正当两个人争执不下的时候,一直站在另一侧的詹姆斯跨上扫帚,“嗖”的一声起飞了。他以他娴熟的飞行技术,在韦斯莱先生的周围游弋,并协助他控制那个失控的女孩的方向。在两个人虽然不熟练但还算默契的配合下,终于平安的把那个格兰芬多的女孩救了下来。

  詹姆斯也赢得了一片的赞美声和崇拜声。

  韦斯莱先生松了口气,微笑着看着有些惊吓到的女孩,又看看她身边一直安慰着她的莉莉,轻声说:“那么,伊万斯小姐,你可以送泽塔琼斯小姐去医疗翼庞弗雷夫人那里吗

  妃子血

  我想泽塔琼斯小姐需要休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