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甚至是在毕业的时候也没有多说上几句话。毕业后,我按照家里面的安排,嫁给了卢修斯,你没有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听说你和西弗勒斯一起外出旅行了。

  那个时候我很失望,自己的婚礼好朋友不能来,的确很遗憾。只是想到或许你真的来了,很有可能给你的家族带去麻烦,也就释然了。等到战争结束的时候,如果你们回来了,那么我们还有很多机会追忆过去的,不是吗?

  婚姻的生活很平淡,卢修斯本就不是一个很体贴照顾人的好好先生,更何况他必须去完成那个人的命令。每一天,他都在重复着那样的生活,看着他脸上些许的疲惫,我很心疼,却也什么都不能为他做。

  直到有一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卢修斯,抱着我,告诉我:战争马上就结束了。

  那时候,我不敢置信。凤凰社和食死徒的战争我知道,但是那不是两败俱伤的战斗吗?怎么现在就变成了战争能结束?

  那之后,传来了那个人失败的消息。

  我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可是卢修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等到了敖罗上门,淡淡的告诉我:“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竟然如此早的就为自己、为这个家准备了退路。在法庭上,我听着曾经那位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为卢修斯作的证词,终于松了口气——是的,我的家安全了。

  我这个时候才知道了我的朋友们在这个时期经历过了什么,只是在陪同卢修斯去参加薇安的婚礼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的幸福。不管如何,他们在一起了……

  那时候,我摸了摸自己已经鼓起的肚子,如果这个孩子能够生活在未来平静的日子里面,那就好了吧?啊,不如,等到孩子们长大了,我们就来做亲家吧?

  想到自己曾经在薇安的婚礼上的计划,我不禁笑了一下,对着对面好友说道:“薇安,这可是你说的,我相信我家小龙,一定会把你的小公主娶到手的!”

  薇安听了我的话,只是淡淡地笑着,不过眼中却有几分疑惑。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发现自己的堂弟西里斯又变成了一只大狗哄着茜茜玩耍,不禁叹了口气,这个大孩子啊,纵然是在成为了布莱克家最后的继承人之后,也一样顽皮吗?

  【放弃你,使我心有不甘】

  “西里斯,我要大狗狗!”茜茜噘着小嘴,看着陪着自己玩的“大朋友”,不甘心的闹着,“我喜欢抱着大狗狗!”

  “好!”西里斯溺宠的摸了摸小公主的蓝色的短发,就摇身变成了自己的阿尼玛格斯形象,然后用大大的脑袋蹭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矮下身体,“汪”了一声。

  看到大狗狗,茜茜快乐的爬到了他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快乐的说道:“西里斯大狗狗以后也要陪着茜茜!”

  以后?西里斯摇晃了一身上,让茜茜坐得更稳当之后,才慢慢的想到了曾经,他也曾经那么想着,想问那个女子:你能不能以后陪着我呢?可是,如今的她,已为人凄、为人母,连女儿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年纪了啊……

  薇安?希斯菲尔,最初是一个让他厌恶的名字,那是自己母亲喜欢的女孩,自己的堂姐夸奖的贵族少女,也很可能会被自己的家里人决定成为自己未来的妻子。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在家里见到应邀来做客的薇安的时候,自己的表情、态度都是恶劣的,只不过这样似乎并没有吓退她,她还是住了下来。

  于是那个晚上,我就潜入了她的房间,想着要整治她一番,却没想到听到了她的那些言论——伪装自己吗?虽然这对于自己很有启发性,但是想到她或许也是这样生活的,心里面竟然有了一些心疼的情绪。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自己的未婚可能是她这件事情,没有排斥感,如果真的要结婚,和她在一起也不错吧?伴随着之后的通信、慢慢的加深了了解,薇安这个名字慢慢的走入了我的生活,每次接到她的回信,我都会兴奋上一阵子,或许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喜欢?

  只不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犹豫,如果真的走入格兰芬多,那么她是不是就不能和自己在一起了?这种想法,随着他们订婚的事情被搁置了一年、两年,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听自己母亲的意思是,希斯菲尔先生打算等孩子长大一些,再作决定,所以薇安短时间之内也不会真的就有了婚约那种东西。

  不喜欢母亲,但是母亲的那一次解释,却似乎成为了自己唯一乐意相信并接受的话。

  后来,要开始上学了,我认识了詹姆斯和莱姆斯,大家聊得很投机,我本以为他们两个也一样会喜欢上薇安这样的女孩子,至少会成为好朋友,可是因为有那个冷冰冰的斯内普在,加上詹姆斯并不怎么友好的态度,大家的第一次见面相当的尴尬。

  自己对于未来的忧虑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变成了现实,在朋友、格兰芬多和她、斯莱特林之间,我选了朋友,于是我走进了格兰芬多,也从此失去了和她亲切的谈笑的权利。

  说不后悔是假的,可是,后悔也没有价值,没有用,我依旧是个格兰芬多的布莱克,而她则是斯莱特林的希斯菲尔。

  谁又能知道,看着她和那个斯内普每天生活在一起,我的心里面会有怎样的嫉妒?那种被酸涩的痛苦折磨的情绪,伴随着我几乎六年的霍格沃茨学习生活,直到看到她真的和那个家伙手牵手的在一起,直到看到她和那个家伙旁若无人的接吻……

  自己的选择需要自己来承受。我并不否认这句话,可是在毕业前她告诉我的关于他们在一起的事实,彻底的击碎了我最后的一丝希望,终于我只能错过了她,只因为我对自由的追求和渴望。

  后来我也加入了战争的队伍,不过庆幸她不仅仅是一个中立家族的成员,更是远远的离开了英国,离开了这个动荡的地方。尽管我也从詹姆斯那里听过他说她胆小之类的话语,但是这一次我并没有反驳也没有纠正他,这大概就是人和人的不同吧?算了,只要你过得好,那么,离开就离开吧!

  这一次的离开,让我直到一年后才在一次的见到你,那是在詹姆斯和莉莉的婚礼上,我看着你和斯内普手牵手甜甜蜜蜜的出现,看到你脸上的甜蜜笑容,看着那个该死的家伙纵然冰冷但是绝对掩饰不住幸福的表情,让我的心又开始了有了些嫉妒——如果站在你身边的是我,那么你会不会也会这么开心?我是不是也能够像那个该死的家伙一样幸福?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你依然不会介意我的情绪,淡淡的说着期待我的婚礼,就离开了。我的婚礼……亲爱的薇安,在没有忘记你,没有忘记爱上你的事情之前,我怎么可能去结婚?

  之后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了,只是听说你们被那个人截走,然后又被送了出来,不可否认,在听说你去了那个人那里的时候,我的心里产生竟然不是怀疑而是担忧,害怕你出事,就算你没有选择我,但是你依然是那个在我的少年时代,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和支持的女孩啊!

  直到,邓布利多安排我和詹姆斯一起,在那个血腥的杀戮之夜,给了那个人一个致命的打击,我才慢慢的知道——你终于还是走到了我们的这一边,虽然你不愿意让我们知道,但是从邓布利多的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一丝对我的安慰,我就知道,你并没有投靠那个人。

  这让我松了口气,在审判中,我不需要为你担心,尽管如果真的需要,我也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帮助你……

  如果说我生命中最兴奋的一天,是那个人的消失的话,那么接下来接到了你的婚礼的消息,大概就是最难过的一刻,大喜大悲的情绪折磨得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每一日的生活。

  布莱克家除了纳西莎和被除名的堂妹安多米达,只剩下了我一个。纳西莎写信给我,希望我能回到家族,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了,但是那也是布莱克们传承的家族。我听了她的话,没必要把布莱克家的一切便宜给魔法部那些饭桶不是吗?有我的在的布莱克家,我可以通过我的意志来选择如果使用那些财产,比如能够帮助一些战争中失去了家园的巫师?

  也是到了很久之后,在某一次探望纳西莎的时候,我才知道了那封信,其实是你,拜托她以一个布莱克家人的身份写的。其实,你也是关心我的,是不是?

  如果是的话,那么就足够了。我曾经最爱的女孩,或许也会是我一生为一真正爱的人,只要你过的好,那么就如你所说的那样,让我们只做朋友吧!也许这样,我们的未来还会在一起,就算至少朋友……

  “西里斯,我们去找哥哥和德拉科吧!”

  背上的茜茜用她稚嫩的嗓音催促着我,我慢慢的开始移动步子,平稳着朝着那两个小家伙跑去,和你的妈妈的一样,茜茜,你也是个小公主呢,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你爸爸那样的人,像守护你妈妈那般守护着同样继承了希斯菲尔这个姓氏和容貌的你呢?

  番外之未来

  【十个月等待来的宝宝们】

  新婚的生活总是甜蜜的,不过意外也会随之产生,就在薇安觉得越来越想睡的时候,有过经验的伊莎贝尔终于察觉到了女儿的不对劲,及时地对她进行了检查,然后——

  “妈妈,你的意思是说,”薇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怀孕了?”

  “是的,我亲爱的宝贝,虽然可能在你们才新婚就有了孩子让人有些惊讶,”伊莎贝尔幸福的拉着女儿的手,“但是你要知道,当我和你爸爸盼了那么多年才有你的时候,之前的那种担忧,所以早怀孕没有坏处。”

  “是的,我知道。”薇安点了点头,她也明白希斯菲尔家的子嗣有多么的艰难,现在这么快就能有了孩子,真的很难得啊!

  “不过我想我们还是尽快去一趟医院,仔细让专业人士检查一番的好。”伊莎贝尔谨慎的说道,“毕竟你们还年轻,而且之前——”还有过在那个黑魔王那里的不良事情。

  薇安也想到了自己母亲的担忧,点了点头。

  于是母女两个快速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赶往了圣芒戈,并在那里得到了一个让人惊喜的消息——双胞胎,竟然是双胞胎,希斯菲尔家几乎从来没有同时出现两个孩子的时候啊!听到这个喜讯,母女两个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激动了!

  虽然之前,因为薇安是希斯菲尔家唯一的继承人的事情,注定了她的孩子必须有一个要继续继承这个家族,但是依照这个家庭几乎从来没有过两个孩子的事实,菲利普斯就曾和西弗勒斯谈及过这个问题,他希望不管这个孩子姓什么,在他(她)成年并继承家族的时候,能够为这个古老的家族的延续而更换一个姓氏。

  而对于西弗勒斯来说,那个继承于自己麻瓜父亲的姓氏,也的确并没有太多值得纪念的,对于这个问题,完全没有考虑的就答应了。

  尽管如此,薇安还是希望,如果有可能,他们最好还是能够有两个孩子,然后有一个去继承自己丈夫的一切——这是一种仪式一样的东西。现在知道自己竟然第一次怀孕就能够满足自己最早的愿望,岂能不让她兴奋?

  当兴奋的母女二人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边探讨着试验内容,一边走出来的翁婿二人组。就在伊沙比尔快乐的、毫无贵族礼仪的朝着自己的丈夫奔过去,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这两个男人之后,这个庄园里面开始兴奋的人,又多了一个,是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菲利普斯。

  至于西弗勒斯,则是久久的石化了,他呆呆的看着妻子,半天才走到了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妻子依旧很平坦的腹部,深吸了一口气,才问道:“是真的?”

  薇安微微的红了脸,轻轻地点点头,“医生说,应该是有两个孩子,所以西弗,我们一人一个,可以尽情的培养……西弗?”看到丈夫不怎么对劲的脸色,薇安有些难过,“你不喜欢吗?”

  西弗勒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立刻摇头,“不,不是不喜欢,我只是——梅林保佑,我还从来没有看过这方面的书啊,哦,我该怎么做?我是说,对你?”

  薇安好笑的看着完全失去了平日那种冷静态度的丈夫,似乎对每一个即将当父亲的男人来说,都是这么慌张的?想到这里,她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妈妈,我想那本医院的治疗室送我们《孕妇手册》,或许你可以先让西弗看看?”

  从这本《孕妇手册》开始,西弗勒斯完全发挥了他的学习精神,在短短的一周之内,阅读了大量的资料之后,才算是略微的松了口气——至少现在,他比较有把握在孩子没有出声之前,做一个合格的父亲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着的是双胞胎的问题,薇安的反应要比一般人严重得多,有的时候莫名的脾气暴躁或者是呕吐都是小事,无故的睡不好、失眠才是让一家子都关心的关键问题。而在这个时候,菲利普斯和西弗勒斯完全发挥了他们作为两代魔药大师的功力,集合了他们智慧,硬是研究出了能够让孕妇安神、安眠并且还有一定营养价值的新型魔药。

  当然,我不需要去提这个药剂在薇安生产之后问世引起的轰动,不过它的确是大大的帮助了希斯菲尔一家、帮助了薇安,更加顺利的渡过她的怀孕期。

  两个男人白天在研究怎么能让薇安更加的健康、伊莎贝尔妈妈陪着薇安解闷,到了晚上则是西弗勒斯陪着妻子,让她尽可能舒服的安睡一夜。当然还有家中的家养小精灵们,他们是那样的期待着下一代的小主人的到来,于是在饮食上更是绞尽脑汁的做出更美味的东西,给薇安品尝,虽然怀孕期的薇安口味很怪异,但是这丝毫不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