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安的回到了德国之后,两个人才走出了庄园,重新出现在了英国的街头上。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巫师世界,满目疮痍。死去的人很多,而活下来的人则在为了他们的亲人和朋友在哀伤、悼念。

  在接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之后,薇安和西弗勒斯去参加了克拉多克·迪尔伯恩教授的葬礼,老人在高锥克山谷一战中,死于了阿瓦达索命咒之下,虽然因为是混战,凶手是谁已经无从得知,但是食死徒们一一受审,想来杀害他的凶手也不会落网。

  在葬礼的现场,来参加葬礼的人,除了凤凰社的成员,还有不少他在学校任职的那一年的一些比较熟悉的学生。薇安和西弗勒斯不意外在这里看到了新婚的波特和莉莉。想到之前那样欢乐的婚礼上,这位教授还以莉莉的父亲的身份出席,在看到现在已经只能从画像上面看到他,就让人唏嘘不已。

  只不过,这个时候大家,不管是出现的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似乎都没有心情相互的争辩,默默地悼念之后,各自离开。

  提起食死徒的审判,薇安本来是有些担心卢修斯的,虽然说他的确是食死徒,虽然说他或许也做了很多的坏事,但是他毕竟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提醒过他们,尽管当初在伏地魔的庄园的时候,卢修斯的表现让她吃惊了很久,但是细细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抱住她的卢修斯,丝毫没有异样的心情,那种拥抱其实更像是对待一个体弱的病人。

  不过这些事情,薇安并没有去对西弗勒斯说,她知道西弗也一样有些担心这位在霍格沃茨念书的时候,他为数不多的——或者真可以称得上是唯一的勉强可以算得上朋友的人。

  在这种担心下,薇安一直关心着即将到来的关于食死徒卢修斯马尔福的审判。也就是在这时,她才知道了,在威森加摩的法庭上,卢修斯巧舌如簧的为自己脱了罪,加上参考了德国贵族、年轻的反抗伏地魔的勇士——西曼海因里斯所做出的关于卢修斯曾经协助他调查伏地魔的一些证词,马尔福家的少主瞬间从一个十恶不赦、人人得而诛之的食死徒,变成了一个卧薪尝胆、隐藏在伏地魔身边、艰苦生存的地下工作者……

  幸而,没有因此给他一个梅林勋章,不然那才是最大的讽刺——薇安在后来听卢修斯亲口提到了这一段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想法……

  在战争的阴云慢慢散去的时候,希斯菲尔家不负责任的父母才终于回到了英国。当初在接到了西曼的信件后就没有回国的他们,干脆的选择了所谓“浪漫麻瓜游”的方式开始了他们的又一次蜜月旅行,于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家女儿和学生曾经经历过什么。不过在听说薇安关于先知血统的觉醒的时候,他们倒是激动了一番,尤其是伊莎贝尔妈妈,坚持着要第一时间告诉在德国的父亲这个好消息。

  “哦,不用着急,”菲利普斯看着妻子,“我想,不如等到薇安和西弗勒斯的婚礼的时候,把他们邀请来在仔细说吧?不然在这种时候,突然一位魔法部的副部长来到英国,的确很引人注目。”

  “噢,你说得没错,亲爱的!”伊莎贝尔点点头,笑呵呵的拉住了女儿的手,“那么,薇安,你和西弗有讨论过婚礼要怎么举行的问题吗?”

  薇安涨红了一张脸,就知道自己的父母回来之后一定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可是虽然他们已经那么的亲密了,虽然她也坚定地认为这辈子不可能会嫁给出了西弗勒斯以外的人了,但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他从来没有向她求过婚啊!一个女孩子,没有被人求婚就把自己嫁掉,怎么都觉得太亏了!

  想到这里,薇安看了看身边的恋人,才慢慢说道:“这个问题,我还是再多考虑考虑的好,毕竟这会是关系一辈子的大事……”慢条斯理的说完了这句话,也没有去看西弗勒斯有些疑问的眼睛,就自顾自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生自己的闷气去了。

  希斯菲尔夫妇在看到了女儿的表现,又看了看仍然坐在这里满脸都是无辜和不解身份的学生之后,互相对看着眨了眨眼睛,菲利普斯才慢吞吞的问了句:“西弗勒斯,难不成——你还没有和薇安求婚?”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这个时候,可怜的西弗勒斯才终于想了起来,因为一件又一件的大事,他根本就忘记了曾经要求婚的事情……

  在做了两天的心理准备,并参考了很多的相关书籍之后,西弗勒斯把自己打扮了一下——好吧,或许说是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穿上了比较正式的衣服,才鼓起了勇气,走到了恋人的身边,抱着她,轻声地说道:“薇安,嫁给我吧?”

  啊啊!难道说她等了两天等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的求婚?只有一句话?那岂不是太亏了!可是,如果不同意的话,会不会打击到西弗的积极性?想到这里,薇安矛盾的看着这个男人,“嫁给你,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西弗勒斯微微挑了一下眉毛,书上不是说,这个时候女方一般都会羞涩问男方是不是爱她吗?事实上,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主要薇安问了他就一定会说出来,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是预想中的相差很大……

  薇安开始西弗勒斯那张有点儿无措的脸,偷笑道:“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嫁啊?”

  “那么,”西弗勒斯踌躇了一下,才慢慢的说道:“嫁给我,就可以宣布你对我的所属权了……”我也可以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了。不过这后面的半句,西弗勒斯自然懂得不能轻易的说出口。

  薇安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靠在了西弗勒斯的怀里,半天,才男人已经等得有些焦虑,想着是不是要再想一个理由的时候,才轻轻地开口:“那么,西弗勒斯,我愿意。”

  “我愿意。”

  于是,希斯菲尔家开始筹备起了未来的继承人和现任继承人的学生的婚礼。在这个战争才结束的时候,很多人都愿意来凑热闹,让悲苦的日子都几分欢乐。

  不知道真的是因为现在魔法世界的气氛问题,还是这一对新人很受人注目的理由,来参加这场婚礼的人空前的多!不仅仅是德国的亲戚来了,斯莱特林的贵族们出于礼貌都到场了,还有凤凰社的一些格兰芬多也来出席了。看着昔日的敌人今日呆在一起共同为新人祝福,这场面不能不说很是滑稽——比如,当西里斯布莱克看到了卢修斯马尔福。

  如今相当风光的卢修斯,完全没有战后那种费尽心力摆脱了食死徒身份的斯莱特林那么辛苦,虽然可能马尔福家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会受到一些排挤,但是一向都不在意别人的马尔福,自然把自己活得更好看的最为的重要。

  揽着已经怀孕的纳西莎来到了婚礼现场的卢修斯,在众人或多或少的疑问、猜忌的谈论中,神情自若的享受着这种气氛、照顾着自己的妻子。

  至于西里斯,大概是来参加这场婚礼的人当中,最为不情愿的一个。直到今天,他才不得不面对了他终于还是和薇安没有机会的结果,苦闷的表情和卢修斯意气风发的模样,完全是两个极端。

  斯莱特林的婚礼,不可能和格兰芬多的婚礼那般热闹和无秩序,在华丽的大厅中,在所有宾客的祝福下,在气派非凡的司仪的主持下,薇安和西弗勒斯正式成为了夫妻——虽然考虑到希斯菲尔家的传承的问题,薇安不可能去把自己的名字改为薇安斯内普,但是这并不会影响到她会乐意被人称为“斯内普夫人”。

  婚礼的后期,就是盛大的酒会。只不过,当斯莱特林的贵族酒会遇到了格兰芬多似的参加者的时候,不受欢迎是一定的。好几个典型的格兰芬多都在暗自抱怨为什么要让他们听着古典音乐跳交谊舞。

  在忙完了一天的婚礼之后,新婚夫妻送走了宾客,在父母刻意的躲避开之后,开始享受他们的新婚夜……

  感受着西弗勒斯有些僵硬的身体变得越发的炙热,感受到那双大手加大了对她身体的掠夺,而内衣被褪去时发出的轻微的响动更是让她的脸色越发的羞红……

  当察觉到自己的身上已经寸丝不着,新婚丈夫的手已经滑到了自己的身下的时候,薇安惊呼了一声,只不过她的身体却很诚实的因为这种激|情而开始微微的有些颤抖。

  在这样有特殊意义的夜晚,她原本想趁机欺负小小的一下闷马蚤性格的西弗,让他们的新婚夜多些别样的记忆,只不过现在的情况却好像反过来了,完全不在她的控制之内了。

  只是,她到现在仍旧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她其实只是本着玩心,凑近了他的耳畔落下几个轻吻,并用小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他的嘴角而已!要知道,在那一刻,他迅速僵直的反应真的让她很是得意一下。

  可是接下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后,西弗就突然捧住自己的后脑,对准自己的唇瓣狠狠地开始亲吻起来,然后肺部的空气因为他的动作而开始缺失,渐渐地,她的意识开始浮离……之后,她的身体就被自己的新婚丈夫接管了,她被抱到了这张属于他们未来的房间的大床上,红着脸任他为所欲为。

  西弗勒斯看出了此时薇安的失神,只不过他已经不想多做耽搁,心里默念着要温柔的对她,要在这个新婚夜给她一个温柔的回忆,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到了这个阶段,当心爱的人躺在自己的怀里的时候,他的行动还是没有按照事先的想法来。

  抱住新婚妻子的身体,他有些急切的、好想想要证明这个新婚夜的真实一般,没有太多抚慰的动作便坚定地进入了她的身体,耳边传来她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小小的抽气声,本已远离的理智稍稍回笼。

  还是……太急躁了么?他微微的自责,新婚夜这个含义让他实在没有太多的耐心。看着妻子紧紧的闭上的双眼,西弗勒斯温柔的开始吻着她的额头、眼睛,吻住她的唇,双手也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身体,想让她缓和过来,他咬牙强忍住冲动,耐性地想引出她的反应,直到在他在身下他的新婚的妻子伸出手,环抱住了他的脖颈,他才终于停下了自己的隐忍,深吸口气,放任自己在她的身体里面动了起来。

  薇安在疼痛慢慢消失之后,睁开了双眼,昂起头望着自己的丈夫,感受着他动作的急切,身体慢慢的变热,那种情不自禁的、身体里面蔓延出来的亲密和不法自控的感觉,让她的手紧紧的扣住他的背部,呻吟声也不自觉地吐了出去。西弗勒斯亲吻着妻子的唇、吻着她的染上了激动的红色的身体,想要努力控制住自己却仍然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道,听着她的声音,听着她喊出他的名字……

  这个属于他们的夜晚,变得更加得炙热。

  番外之独白

  【担忧你,使我操心受累】

  我,西曼?海因里希,德国相当隐蔽的一个黑魔法家族的继承人。我知道我的出生是无数人的期待,包括父亲、母亲、祖父、外祖父。

  父亲是一位学问很高深的人,但是幼年的经历让他的身体再也无法拥有魔力,只有绝望的看着自己的魔杖,却不能再使用它。那种深埋在父亲心中的怨恨,并没有让他变成一个无用的人,反而开始钻研起了更高深的魔法,尽管他只能研究,尽管试验必须依靠别人来完成,但是他依旧成为了一位黑魔法大师。

  母亲是一位温婉贤淑的女性,也是腓特烈家族天才般的长女,嫁给了几乎和哑炮一样的父亲,这在当初惹了无数人的非议,但是母亲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嫁了。直到现在,我也能够从她的眼中就看出她有多爱她的丈夫,我的父亲。

  我崇拜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在曾经最苦难的日子里面,他们互相扶持着走过了一个个难关,包括祖父去世的时候,家族庄园的危机、黑巫师们对家里面的藏书的觊觎等等。

  生长在这样的家庭,我相信我应该付出什么,也懂得我需要承担的责任,在伏地魔第一次来到家中的庄园,索要一些黑魔法书籍的时候,为了家族,我第一次选择了妥协,然后接受了卡卡洛夫的邀请,去到德姆斯特朗担任教授。

  我知道,那是一种妥协,作为食死徒的卡卡洛夫,变相的替他的主子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而我,只能无力的接受。

  只不过三年后,当伏地魔又一次提出了新的要求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在无奈的求助了自己的外公之后,得到了一份新的聘书,来自英国的魔法学院霍格沃茨的聘书。别无选择的我,在那个时候只能依靠了邓布利多,虽然这个人并不是诚心的帮助,但总归还是让我能够暂时摆脱卡卡洛夫的逼迫,多出一年的时间来进行我的计划。

  不过英国?我淡淡的笑笑,那里住着我可爱的小表妹,想起来,她今年也该入学了吧?

  薇安?希斯菲尔,英国魔法世界,不,或者说是在全世界巫师世界都赫赫有名的传奇家族,因为他们历代的继承人都拥有者智慧的头脑而让世人景仰,我最小的一位姨妈,伊莎贝尔?腓特烈就嫁入了那个家族,成为了希斯菲尔夫人。

  因为要处理庄园得防御问题,当我到了英国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第一次见到薇安则是在课堂上,看到她瞠目结舌的样子,我在心里笑了笑,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现在还是不懂得作为一个贵族,有的时候需要不仅仅是完美,还有适度的掩饰吗?

  不过,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她身边的那个黑发男孩,冰冰冷冷的样子,虽然一样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但是这种性格本身,就能让更好的隐藏他自己,不是吗?想到这里,我的脑中再度浮现出了外祖父的嘱托——保护薇安,或许她就是下一位腓特烈先知!

  “海的对面走来的奇迹少女,会把最宝贵的财富继承,她那璀璨的属于海的颜色即使遇到狂风暴雨的折磨,也永远不会失去她的光彩,于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灵魂的安慰。”

  这个预言,让腓特烈家族苦苦的追寻了三代,直到某一天,忽然发现或许海的颜色指的就是外貌的时候,才有所领悟,于是外祖父一手促成了伊莎贝尔姨妈同那位空间魔法大师的婚姻。薇安,从一出生,就被古老的预言家族所期待的,而据说她的魔杖,的确是用了象征着预言的白杨木制作而成的,看起来预言真的有可能实现不是吗?

  保护薇安,于是我开始慢慢的观察其了她身边的人,除了那个冷冰冰的黑发少年外,同时我还注意到了一个白金色头发一脸都是傲气的马尔福,以及另外一个似乎对薇安有着相当程度好感的……格兰芬多。是的,格兰芬多,所以这个人不能考虑。

  薇安提出要我给那个黑发少年讲课,这正中下怀。在不断的了解中,我也能够看出这个少年的智慧和冷静,薇安缺少的某些东西在他的身上也够找到,加上他还是姨父的弟子,不会有人怀疑他留在薇安身边的理由,那么说,他似乎的确是个不错的人选?

  想清楚这些,我开始训练这个男孩子,从他对黑魔法的领悟能力到使用能力,总之能够让他学到的那些能够保护薇安的东西,我都倾囊而授。而这位聪敏的少年,似乎也领悟到了我的用意,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之后,我才明说了我的目的,而他,也郑重地告诉了我,他的决定——他会用一切去保护薇安。

  听到这样的承诺,我很满意,这个少年,绝对是一个一诺千金的人!

  在英国的那段日子里,除了薇安的事情,我还策划了关于家族庄园的图纸的事件,果然试探出了那个人的急切,不得不选择了封闭家族庄园,用原本最不屑的麻瓜的方式,离开了欧洲……

  之后的几年,我变换着不同的身份,游走在巫师和麻瓜两个世界中,除了寻找一些可能的解决那个的方法,最重要的就是在保证自己的生存的同时,不断掉巫师世界的消息。不过传来的消息,总是不幸的——比如宣战,比如某些人的死亡。

  在庄园大门即将被迫打开的时候,战争仍然没有结束,我不得不选择回到了德国,只不过当我靠近了海因里希庄园的时候,却惊喜地发现,这座庄园的包围系统,竟然仍然完美的运转的,想到自己父亲曾经的研究,我如释重负的松口气,想来父母已经想到了什么办法了吧?

  在探知庄园起码还能多维持两年的防护后,我决定,在这两年里面,不管用什么方法,纵然要我投靠什么人,也必须能够在庄园被强行打开之前,有足够筹码守护我的家和家人。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联络到了邓布利多,以自己的身份背影被筹码,换取他对于自己家庭的维护,尽管在德国并不是邓布利多的天下,但是他这个著名的白巫师,还是能够号召其一批的巫师来帮助他。自己的家族,想来都是黑巫室族所垂涎的,自己决不能把这些拱手让出去!

  最初作间谍的日子很辛苦,为了不被那个人怀疑,我不得不装作反抗,然后受尽了折腾最后屈服妥协的样子。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得到了马尔福那个白金色青年的帮助。

  在这个时候我才惊觉,其实这个人很聪明!他懂得把他利益重新分配,他看出了我的目的,不过他对此无所谓,他要我承诺就是一旦战争以他的那位主子一方败北,我必须做出有利于他的证词!而他付出的,则是适当的情报和保护。

  我没有正面回答,因为当时我的确不知道这个是否可以相信,不过这个人也明白我的处境,并不要求我得承诺,只不过在后来的日子,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