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为过度的疼痛有开始有些抽搐,冰凉的泪水在眼圈里面打转,却怎么也不想流出来,让人看到她这时的懦弱和无助。紧紧地咬着的双唇,此时已经开始流血,脸色也是极为苍白。

  在第三次的“钻心腕骨”后,薇安惨叫了一声,一双海蓝色的眼睛,看向了不远处那个黑色的身影——西弗勒斯现在在和自己的思想、在和伏地魔的控制斗争着什么,他脸上巨大的汗珠,不断颤抖的身体,紧紧地握着魔杖甚至已经被指甲的刺破了手掌。

  她不能绝望——薇安在心里告诉自己——还有西弗在,如果因为这样而崩溃的话,那么他也一定随之崩溃的……她的西弗,其实心并不是那么的坚强!想着这些,在两次咒语作用的空隙,薇安微微的松开了紧咬着嘴唇的牙齿,低声的呼唤着:“西弗……”

  西弗勒斯僵直着身子站在那里,脑海中属于自己的那一部份妄图去战胜那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心仿佛被撕碎,女孩痛苦的模样、不曾流出的泪水、血染的唇瓣……那曾经最美丽的双眼此刻却已经满是哀伤、满是饱受折磨之后的筋疲力尽,她的身体承载的痛,他的心一样也能够感受到。

  可是,伏地魔那种过于强悍的魔力,让处于他的心,只能拼死的抗争,却无力改变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挥起魔杖,一次又一次把钻心咒施加在她的身上的结局。那心神俱碎、撕心裂肺的痛苦,丝毫不给自己如风雨中漂泊的小船一般、无法自控的心任何的支撑,只能更深的、更深的,让心慢慢的被击垮。

  “西弗……”那熟悉的声音此刻是这般的支离破碎,充满着无力和痛苦,那仿佛是在抽泣般的微弱声音,在穿进那个施咒人的耳中的时候,却仿佛变成了一种沉重的锤打,敲击着惊醒了他慢慢沉没的心。

  似乎是感觉到了眼前的年青男子有了要挣脱自己控制的意识,伏地魔轻笑了一声,摇摇头,“似乎还不够?希斯菲尔小姐现在是不是决定要追随我了?我的耐心并不好。”

  薇安的意识已经被一次次不停歇的钻心咒折磨得有些不清楚,蜷缩着身体,汗水已经浸湿了衣衫和长发,嘴角流出了鲜血,也慢慢的浸染了身下的地毯。只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她绝对,绝对不能让西弗勒斯如历史中的那般,被烙上那耻辱的黑魔印……

  只不过,薇安这样一言不发的顽固态度彻底惹怒了本就喜怒无常的伏地魔,他站起身,走到了薇安的身边,用脚踢了踢那个还在承受着钻心咒折磨的身体,眯起了眼睛,当与光扫视到了一个人的时候,他厉声说道:“马尔福,这个女人归你了——”

  白金色头发的主人,犹豫了一下之后才低声说了句“是”,随即慢慢的走到了倒在地上、蜷缩着的薇安的身边,蹲下身,把女孩子的身体扶起来,让她靠在他自己的身上之后,才非常恭敬的问道:“主人所说的「归我」的意思是——不论做什么?”

  伏地魔似乎很满意的看到那个顽固的女人在自己的手下的怀里开始有了挣扎,“带走她,随便你想做什么——只要你能驯服她——我想希斯菲尔小姐不会介意多一个情人!另外,我会认真的考察「你推荐的斯内普先生」的能力。不要让我失望,马尔福。”

  “不——”薇安拼命的抗拒着卢修斯抱住她的身体的双臂,尖利的叫声中甚至多了几分绝望和疯狂的味道,只不过那无力的身体却完全无法被她的混浊的意识所控制,伏地魔无声的一个咒语朝她发射过来并击中她之后,海蓝色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

  【两个预言】

  “看来希斯菲尔小姐并不够坚强。”伏地魔嘲讽的看了看已经昏过去的薇安,正当他要继续说什么时候,一个身影快速的冲向了倒在地上的薇安,一个“昏昏倒地”也同时被射向了卢修斯的身上。

  勉强的挪动身体,险险错过了这个咒语的卢修斯,这个时候已经松开了薇安,而就在那道身影才接触到薇安,正要用一个“幻影移形”逃走的时候,伏地魔懒洋洋的念了一个咒语,好不容易摆脱了夺魂咒控制的西弗勒斯,在如此强大的伏地魔的面前,也只能痛苦的抱着怀里昏过去的女孩,然后被石化了。

  “让我看看,能够摆脱我的夺魂咒?”伏地魔看着西弗勒斯,“的确很不错。”

  这样的夸奖却丝毫不能让西弗勒斯感觉到任何的愉快,薇安昏倒前的惊叫,那一声“不”中包含的凄厉和哀伤,那种发自女孩心底的悲凉和恐惧,让他的心在那一瞬间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体。

  而此刻,僵硬着身体,看着怀中那脸色惨白的恋人,他只能默默地在心中的哭泣。如果真的要面对,那么,只要有他一个,就好……只要能让薇安逃离这里,让她平安,那么一切就都由他来承担吧!纵然是接受那个标记,也在所不惜!

  正当他考虑着伏地魔,这种突如其来的胁迫,变相的惩罚,完全和他之前对希斯菲尔加展现的那种漠视的态度相差太大了,面对这样的情形,他该怎样做才能保住薇安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这时候忽然很不合时宜响起了……

  “主人,那个人来了。”

  伏地魔似乎并没有对这眼前的这个人突然的出现产生任何的不满,反而微调了一下眉毛,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一样,淡淡的吩咐:“让他进来。”

  房间的门被再次打开,一个衣着得体的男子走了进来。

  伏地魔再度回到了他的座位上坐下,高高在上的看着走入的男子,“海因里希先生,这里还有你认识的人呢!”

  西曼也在这句话被说出的同时,看到了昏倒的表妹和被石化的学生,表情僵硬了一瞬之后,慢慢的说道:“原来薇安和斯内普也是公爵的客人吗?”

  伏地魔看着西曼,没有说话,只不过猩红的眼睛却紧紧的盯着他,半天,才缓缓的开口;“我以为海因里希先生很重视自己的这位表妹,之前还要提醒她不要回英国,嗯?”

  西曼眯起了眼睛,为什么伏地魔知道他写了信告诉薇安和西弗勒斯不要回英国?那只猫头鹰出了意外吗?于是他的通信被阻拦了?难怪他会接到消息说薇安他们回来了……

  扭过头,西曼看着已经失去了知觉的薇安和一旁明显中了石化的西弗勒斯,慢慢的了解了今天眼前这个人特别邀请自己过来的原因了,想要用薇安的生命来威胁他?看起来现在的伏地魔的耐性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他不可能再拖延下去了——

  “是的,我的确很久没见到了他们了呢,公爵阁下不介意我去和他们叙叙旧吧?”

  “随意。”伏地魔似乎并不介意西曼此时的有些“放肆”的行径,抬了一下手臂,优哉游哉仿佛要欣赏一处即将拉开大幕的的戏剧一般。

  西曼走过来,蹲下身,靠近了薇安,眼神中满都是担忧的检查了一下女孩的身体情况,在确认了她经受过应该是钻心咒的折磨后,心疼的摸了摸她苍白的小脸,又把视线转移到了一边的西弗勒斯身上,初长成|人的男孩那双眼中流露出的绝然和隐隐的期待,让他微微的叹口气,如果自己不答应,那么眼前的表妹和学生,会被继续折磨吧?不想自己之前处于谨慎而写的信,却成了给他们带去灾难的导火索。

  想到这里,他抽出魔杖,解开了西弗勒斯身上的石化咒——这让伏地魔的身体动了一下,不过黑色的男人依旧保持着沉默。

  西曼站起身,面对着伏地魔,慢慢的说道:“我想我能够体会公爵阁下的急迫心情了,不过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海因里希庄园因为不可掌握的原因拖延能够进入的原因,想要再次打开,的确需要一些时日,如果公爵大人不介意的话,我想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一些东西,提前说出来?”

  伏地魔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就现在吧?”

  西曼一派风轻云淡好像很轻松的样子,在看了看了薇安之后,很坚持的说道:“既然如此,公爵先生这里似乎也不好多打扰,不如让我的表妹先回去休息好了?”

  伏地魔没有任何的犹豫,下一刻就直接说道:“马尔福,护送希斯菲尔小姐回家。”

  “恕我冒昧,公爵阁下,”西曼看了一眼早已经站在了一旁的白金发男子,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我想我的表妹——希斯菲尔小姐会更喜欢斯内普先生的陪伴。”

  有人在反驳自己的命令,伏地魔的心里开始不愉快,不过考虑到现在他需要这个人脑子里面的那些东西,摔了一下袖子,就往另一房间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才说道:“马尔福,把希斯菲尔小姐和斯内普先生一起送走!”

  西曼听到这句话,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随即就在随从的催促下,跟上了伏地魔的脚步。留在原地的卢修斯向前走了几步,“那么,我们走吧!”

  西弗勒斯抱起薇安,站起身有点儿矛盾的看了看卢修斯,“薇安的魔杖呢?”

  卢修斯轻叹了一声,“等你们回去之后我会给你。”

  从伏地魔的庄园离开后,西弗勒斯拒绝了卢修斯的“去圣芒戈”的提议,而且直接用幻影移形,回到希斯菲尔家寂静的庄园。在这样的一个危险的夜晚后,他已经不能再尝试其他任何可能出现问题的方式了。至于薇安的伤势,他相信西曼在离去前的那个表示可以让他安心的目光。毕竟在黑魔法方面,西曼是专家。

  “西弗勒斯,”卢修斯在走到了自己曾经的同学的家庭附近的时候,忽然说道:“既然海因里希教授已经答应了,我想就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们了。”

  “嗯。”西弗勒斯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他,刚才在那个庄园里面,那句“归你”,让他的心产生了多大的裂痕?

  卢修斯似乎也感受到了眼前的人此刻的心很乱,取出了薇安的魔杖放到了她的身上——这个动作让西弗勒斯下意识的半退了一步,抱好了薇安,挡住了卢修斯要靠近的手臂,伸出手掌,冷冷的说道:“放到我手里就好。”

  注意到了眼前这个人的别扭想法,卢修斯不得不摇摇头,然后遵照了这个答案。在临走的时候,他才低声说道:“西弗勒斯,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的能够具有一些很特别的能力,比如影响猫头鹰。”以后你们通信也要小心……这般句话,被他吞了进去,这种软绵绵的关心,不适合现在的他们。

  看着卢修斯慢慢离开的身影,西弗勒斯没有说话,转身就抱着薇安,走入了希斯菲尔庄园。只有在戒备森严的家里面,他才能够休息了一下自己已经被折磨到疲惫的心。

  坐在床边,看着躺在上面的蓝发女子,他的恋人,抚摸着她苍白的脸,回忆起自己曾是怎样的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西弗勒斯的把脸埋入了自己的双掌中……那种无力的旁观,那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施放钻心咒,听着“自己”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重复那个能够给她带去无尽痛苦的词汇,那一句“钻心腕骨”就仿佛也同样被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沉重的罪恶感和愧疚感压在她的心上。

  当那个女孩终于成为了他的眷恋,那颗剔透的心和那柔软的身体都已经染上了他的味道的时候,和老师约定的一年也到了,他曾是那般期待的等着在这个庄园里面,举行的属于他和薇安的婚礼,让她成为他一生的牵挂。

  只可惜,这一次回到英国的路,似乎在一开始就不顺利。

  在机场遇到了凤凰社的人,遇到了曾经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他热情地态度,让西弗勒斯明白邓布利多校长应该会在第一时间知道他们归来的消息。

  在回到庄园的时候,接到了伊万斯的请柬的时候,他和薇安都犹豫过,接触凤凰社,这并不是他们所愿,可是注意到那封请帖附带的信件里面写的那些热情洋溢的话语,那种期待着朋友来祝福的心情,还有那最后那句“邓布利多校长说过,战争不会让我们这样单纯的友谊冷淡的……”

  单纯的友谊?那就是邓布利多所描绘出来的美好世界存在的东西吗?西弗勒斯当时很想把那封请柬扔出去,可是,在这样的意有所指之后,他们宁愿去一趟也不想为自己的家庭带来什么麻烦,就让邓布利多去相信这样的“单纯友谊”好了。

  可是现在这样,真的去了,那单纯的友谊去不能阻止自己的爱人受到伤害。

  西弗勒斯低下头,轻轻地吻着沉睡的恋人,在他这样的伤害了她之后,薇安未来的生命中,真的还能接受这样不堪的、残忍的回忆吗?要知道钻心咒,那是最痛苦的折磨啊!

  不知道是不是睡美人都要被王子的吻唤醒,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薇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是那双眼睛完全没有往昔的光彩,有几分呆滞,有几分茫然,清亮的声音这个时候变得很低很低,包含了某种神秘一般,悠长的念道:“一个人六个魂(备注1),纷争会让一切变得简单,厮杀让黑暗的颜色褪去,于是黎明即将到来……”

  西弗勒斯无措的看着眼前恋人的奇怪表现,这种让人心慌的空寂眼神,那种没有生命一般的空灵声音,还有那玄妙的内容,就好像是——预言?西弗勒斯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恋人,预言,传说中的那承载中腓特烈家族血脉的预知能力,竟然真的在薇安的体内觉醒了?

  想到海因里希在多年前,就曾经告诉过他的那段腓特烈家传承了几代的预言,他的心开始变得不平静起来……

  “从海的对面走来的奇迹少女,会把最宝贵的财富继承,她那璀璨的属于海的颜色即使遇到狂风暴雨的折磨,也永远不会失去她的光彩,于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灵魂的安慰。(备注2)”

  腓特烈家族传承了多年的预知能力,消失了三代了。而最后一位拥有这种能力的先知,留下的预言全文,一直被这个家族作为了寻找可能重新找回自己家族荣耀的一种标准和期待。

  薇安外表,不,准备得说是希斯菲尔家传统的外表,一直被腓特烈家的人看作是实现这个预言的最有可能的一个原因,海的颜色、海对面的起源,都使得薇安一直都得到腓特烈家族特殊的关心和照顾。

  那么,现在的薇安,这种奇特的状态是不是就说明——这是觉醒的标志?一个人六个魂,说的会是那个人?

  【平静的一月生活】

  “一个人六个魂……”西弗勒斯一边仔细的思考着这句话,一边不时的注意薇安的情况,看着她是不是在因为受到的伤害而难过,是不是有清醒的意识。家养小精灵们对于薇安的伤势相当的重视,不断地熬制一些对身体有益的流质食物让薇安保持比较充沛的能量,西弗勒斯自己也在卧室里面架起了坩埚,谨慎的熬制那些能够减少黑魔法对身体伤害的药物。

  薇安昏昏沉沉的睡着,在慢慢的醒了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心里面也慢慢的放松了一些,扭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了靠在一边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的西弗勒斯。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上了他的脸颊,他好像很疲惫?那么,自己睡了几天?

  似乎是感受到了薇安手指的温度,西弗勒斯忽然醒了过来,看到恋人睁开了眼睛,紧张的伏下身,轻声地问道:“薇安,还好吗?”

  “嗯……”薇安有点儿艰难的想要出声,却发现嗓子干干的,只要点了点头,又笑了笑,算是回答。

  看到她的样子,西弗勒斯立刻招来了一杯水,小心翼翼的喂她喝下去之后,才摸着她的额头说道:“你睡了三天,不过还好,没有发烧也没有别的症状,现在身体还哪里难受?”

  薇安叹口气,看着有点儿鸡婆的西弗勒斯,再次摇头表示自己一切很好,随即她伸出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