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了。”

  【离开】

  西曼闭着眼睛,回忆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父亲在年少的时候,因为一群黑巫师的攻击,永远的失去了使用魔力的能力,可是海因里希家的城堡没有一个拥有强力魔力的人是防守不住的。那个时候,爷爷求到了外公的身上,把自己的妈妈,也就是腓特烈家族被人称为魔法天才的长女嫁给了自己甚至可以被形容为哑炮的父亲。

  母亲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很清楚父亲的痛苦、无奈和仇恨,多年来陪在父亲的身边,和父亲一道教导他的知识、照顾他的生活,尽可能的让海因里希家的庄园维持着自身的运作。可是,当伏地魔崛起后,自己的家就如同当年格林渥德时代一般,再度成为了无数黑巫师的目标。

  对于这样的事实,母亲无力做出反抗,父亲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所以,全家人只能送出了几本书籍,作为暂时的退让。而自己也在权衡再三之后,选择进入了德姆斯特朗做教授。这是他对伏地魔的妥协,为了拖延住自己家的准备时间,他不得不做的妥协。一个供职于被伏地魔掌控的学校的教授,应该算是一种变相的臣服的信号吧?

  可是,纵然他们一直退让,用退让来守护海因里希家族世代保护的魔法典籍,但是在卡卡洛夫再次逼自己成为食死徒的时候,庄园最后的防御仍然没有完成。他应该感谢邓不利多,在那种时候用一纸聘书把他带到了英国的霍格沃茨,虽然邓不利多需要的或许不仅仅是个黑魔法防御术的教授,还是号召一个落难的贵族子弟投靠他的信号。

  西曼睁开眼睛,这几年的生活让他疲惫不已,离开了欧洲这个动荡不安的环境,或许是个不错的注意,所以他在当初来到霍格沃茨的时候,就暗自决定,不会死守着欧洲的这一切,他会离开这里,在海因里希家完成了家族魔法阵的启动之后。一年的霍格沃茨生活,除了几次必须的行动之外,他几乎从来都不离开那座城堡,用以保护自己。

  低头看看自己的手,那是焦黑的颜色,想要彻底的恢复需要很久,脸上的那道故意让那些人留下的疤痕,才是他消失的最好借口。天知道要把自己伪装成为一个爱美、自恋的贵族公子是让他自己多么恶心的事情。幸好容颜上的丑陋可以让他找到心灵守护受创的最好借口,纵然伏地魔不相信,但是这多少也是一个借口。

  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的西曼,忽然被薇安打断:“表哥,你打算怎么离开英国?”

  “我本来的打算是利用幻影移形甩开追踪的人,可是没想到受伤这么重,我的身体做不到长期不间断的使用魔力。”西曼皱眉,“或许通过魔法部的国际通道?”

  “不可能!”菲利普斯摇头,“一旦你的行踪被泄漏,黑魔法对于本就不是非常安全的国际通道的破坏是非常容易的,而现在显然有不少食死徒都在关注着你,能够抓到你用来威胁你的父母这是最省力的得到海因里希家的方法。”

  西曼很清楚自己的这位姨父在空间魔法方面的造诣,既然他说不可以,那么就是不安全……“复方汤剂?”

  “不管是怎么样的变化,你的身份不会变,通过魔法通道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谁。”菲利普斯摇头。

  “用麻瓜的方式!”薇安快速的借过来,“用混淆咒做一个简单的麻瓜证件这并不难,哦,对了,更好的办法是,我们可以帮托邓不利多校长,我记得他和麻瓜那方面的交情不错,应该有人有麻瓜的证件,用复方汤剂让表哥便成那个人的样子然后安全的上飞机,伏地魔不可能去监控麻瓜的飞机!”

  病房的人互相看着,飞机?麻瓜的方式?

  “薇安很清楚麻瓜的飞机?”西曼很奇怪的自己的表妹,照理说,传统的希斯菲尔家族不可能让弟子去接触麻瓜的事物吧?

  薇安点头,“我有看过这方面的介绍,在我见到过一架飞机之后。我想,离开医院并不是很难,离开英国才是问题。我们可以利用复方汤剂,然后通过伏地魔永远都不会想到的麻瓜机场,用飞机离开!而且想去什么地方都不是问题。”

  在薇安提出了这个建议之后,全体人员都点头通过,虽然作为贵族他们不屑于使用麻瓜的东西,但是当危及到了生命的时候,能够找到方法保存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麻瓜的飞机也不是什么太糟糕的方式。

  求助于邓不利多这个方案被否决,不论是菲利普斯还是西曼,都不愿意让邓不利多知道他们的方法,最关键的是,让邓不利多知道就会成为他们的一个把柄,尤其是西曼,他的去向就很有可能被人掌控。这时候,西弗勒斯答应回家去拿到他父亲的头发和身份证明,西曼可以通过“斯内普先生”这个身份,通过麻瓜的海关离开英国——一个标准的麻瓜的身份,没有人会怀疑什么,不需要混淆咒,不需要冒任何被发现使用魔法的危险,纵然他有一个被希斯菲尔大师收为子弟的儿子,不过整个英国姓斯内普的人有多少,谁都数不清。

  决定了用麻瓜的方式离开之后,西曼还敏感的察觉到了伏地魔对于麻瓜世界时空的漏洞,并且临时决定在短时间之内,以麻瓜的方式生活,躲避掉伏地魔的追踪。只要他不用魔法,而海因里斯家又完全封闭之后,想来伏地魔也没有办法轻易的找到他。这比赤胆忠心咒还要方便,何况他还要远离欧洲!

  在这样的决定下,薇安开始给西曼补课——关于麻瓜的知识,以免西曼在乘坐飞机或者是在日后的生活中因为出现大的纰漏,而暴露身份。很庆幸的是,对于众人怀疑她为什么会对麻瓜的了解的时候,薇安果断把原因指向了西里斯,并且说他曾经邮寄过一本关于麻瓜的书给她,因为当时害怕父亲责怪,所以薇安就偷偷藏了起来。

  对此,菲利普斯虽然有些不满,不过还是眼前的情形是——幸好薇安懂得这些东西。于是,菲利普斯也在暗自捉摸,在某些非常时期,是不是应该广泛的学习一些东西以保证自身的安全和便利呢?比如麻瓜的东西,有时候也的确是种便于巫师躲避魔法探查的手段。

  看到父亲如此的模样,薇安暗自松口气,并且在心里决定——下一次圣诞送给西里斯一个礼物当作答谢吧!只要不署名,也就无所谓了。

  另外一方面,西弗勒斯再度回到了蜘蛛尾巷。因为很清楚那个男人不可能把证件直接交给他,西弗勒斯只能偷偷的进了家门,在家中隐蔽的角落仔细的查找,不过显然并没有什么收获。而作为未成年人,他并没有在校外使用魔法的权利。站在这幢房子的客厅内,西弗勒斯很是郁闷的环顾四周,经久什么地方能够藏得住证件这种东西?

  “你,你这个怪物——”一声大吼传来,“你怎么还能回来?”

  西弗勒斯看着出现在楼梯口的男人,想起病床上的西曼,犹豫了一下,才慢慢的开口:“我需要你的身份证明,我的学校还有我的老师,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有我这个儿子,那么,把身份证件给我,还有一些头发或者是类似的能够证明我们之间血缘的东西……”

  “我当然不希望——”男人大叫,“不过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什么都不可以!”

  西弗勒斯悲哀的看着这个男人——他的亲生父亲,为什么他不能拥有像老师那样的父亲,哪怕只是友善的对待,而不是这样如同对待一个敌人一般的歇斯底里的狂吼!小的时候也曾经奢望过父母牵着他的手,可惜这个梦从未实现过。而现在,在母亲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他就是一根扎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利刺!他们真的是……父子吗?

  “滚——我的家不欢迎你这样的——啊——”男人惊叫一声,因为酒醉,并没有站稳,而是滚下了楼梯。眼看着他要摔下楼的时候,西弗勒斯及时地抽出魔杖,施展了一个飘浮咒,男人就那样,勉强的飘在了空中,然后慢慢的,在西弗勒斯的魔杖的指引下,落在地上。

  显然,男人对于这样的结果,相当的不满,他大声地叫嚣着,咆哮着,甚至在恐惧着。他推开西弗勒斯,然后从客厅的某个柜子里面取出了一个盒子,把他自己的护照之类的证件一把扔给了西弗勒斯:“滚,滚出我的家,带着你那,你那奇怪的能力——还有——”说着,一把抄起剪刀,咔嚓一下剪掉了一把头发——那男人的头发相当的长。

  西弗勒斯收起魔杖,低垂着头,收拾好证件和那些头发,走出这个房子。大概,不会再有机会回来了……有些悲哀的想着,然后不过时候,一只猫头鹰飞来,上面带来了魔法部对他的警告。轻轻的、很讽刺的笑笑,直接回到了医院。

  对于救那个人,他不会后悔,纵然是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