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人,但是谨慎一些总归不会有问题。”

  “有人?”卢修斯抓住了那个不确定的词汇,“这个人是个格兰芬多?”

  “嗯。”西弗勒斯有点儿郁闷的回答,关于这样的谈话,他显然并不是精于算计和计谋的卢修斯的对手,一般来说,除非他不说话,否则都会被套出些什么,这大约就是生长的环境的区别造成的差异吧?

  卢修斯向前探身,压低了声音,“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布莱克家的那个叛徒?”

  西弗勒斯的表情没变,不过他的确很惊讶于卢修斯的猜测,缓缓地点了点头。

  卢修斯站起身,立在窗前,“看来我们的确应该小心一点儿了,尤其是薇安。”

  “你相信?”西弗勒斯反问,事实上如果不是天生的谨慎,他根本就不想理会那个家伙的所谓的警告,纵然那天他的确很狼狈。

  卢修斯的脸色并不太好,“我知道那个布莱克在那天比赛之后,曾经被格兰芬多的高年级用拳头教训了一次,事情的起因我不知道,不过那天那个布莱克的确曾经反对过某些格兰芬多说要找斯莱特林队员的麻烦这件事情。”

  西弗勒斯的脸色相当的不好看,不过仍然静静的在停。

  “因为我是打击手,显然我也在被报复的范围内,”卢修斯摇摇头,“不过因为这件事情不了了之,而我也不知道最后他们的计划,我的线人则告诉我因为反对的人也有不少,所以这件事情应该并不没有被确定实施。”

  西弗勒斯摸着书的封面,“那么,那个布莱克知道?”

  卢修斯轻笑,“当然了,被教训到最后的人,总会知道那些人的某些心思。其实我们并不害怕那些人,但是薇安毕竟是女孩子,如果受到什么伤害就不好了。”

  “你肯定那个布莱克的用意是保护薇安而不是趁机落井下石?”西弗勒斯有些气闷。

  卢修斯哈哈一笑,拍着西弗勒斯的肩膀,“是的,我非常肯定,要知道布莱克夫人一直希望能够和希斯菲尔家联姻,这件事情纵然到了现在我想两家的女主人也并不曾放弃。不过显然因为布莱克进入格兰芬多,使得这件事情实现起来很困难。但是……纳西莎曾经说过,他的堂兄,西里斯·布莱克并不反对这桩婚事。”

  西弗勒斯轻轻挑眉,“不反对?”

  “依照那个布莱克对自己家族的态度来说,只要是布莱克家希望的,他绝对都不愿意去做,但是,这件事情是唯一的意外。”卢修斯轻轻的笑着,“所以,西弗勒斯,努力吧!”说完,他心情非常的好走进了浴室,原地则留下西弗勒斯一个人在纠结着——卢修斯究竟要说什么?只是肯定了袭击事件可能会发生吗?可为什么觉得他似乎隐约在提醒他什么?

  谈话结束的几天里,卢修斯总是在某些时候故意接近薇安和西弗勒斯,虽然聪明但在某方面的确有些粗线条的薇安并没有察觉这样的异样,不过有了那番谈话,西弗勒斯自然会明白卢修斯这么做的原因,在心底,也对这个十分高傲的同学有了几分善意。

  不过,学校里面“危机四伏”的生活并不会因为几个人的谨慎而平静下来。很显然的,在波特出院之后,一年级的斯莱特林们受到的攻击增加了,而犯人基本都是格兰芬多四人组——或者说是以波特为首、布莱克为辅、卢平旁边、彼得助威的格兰芬多惹祸加禁闭团体。

  “太卑鄙了!”薇安十分气愤的注视着自己学院里某个因为恶作剧而骨折的两个一年级的学生,口气相当的恶劣,甚至有些悲愤的情绪在,“他们竟然联合了高年级的学生对两个一年级的学生进行攻击,而代价竟然只是——”

  “禁闭两周。”卢修斯淡淡的开口,“看来他们忍不住了呢!”

  “你知道些什么?”薇安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就看向了卢修斯。

  西弗勒斯十分冷的扫了一眼卢修斯,然后对薇安说:“波特出院开始报复了而已。”

  卢修斯装似无辜的笑笑,然后就打算离开。

  “等等,”薇安严肃的看着他们,“因为那场比赛,所以格兰芬多开始了报复?不,如果只是这样,你们不会瞒着我。”

  西弗勒斯微微闭上眼睛,他就知道卢修斯说了那样的话之后,薇安能够明白些什么。可是,这种针对她的报复行动在他们还没有查出谁是内j的情况下就告诉她,实在不安全。

  “想来之前西里斯的警告的确是说明了些什么吧?”薇安回忆了一下,“这么说来,是有人知道了全部的一切都是我策划的缘故咯?”

  “薇安!”纳西莎匆匆的跑过来,样子相当的紧张,她喘着大气,一点儿也不淑女的拉着薇安的手,“我,哦,不,是……”

  “纳西莎!”卢修斯十分冷酷的喊了一声,“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这个样子真的是布莱克家的千金吗?斯莱特林的修养和气质,你都忘记了吗?”

  “我,我是……”纳西莎无措的看着卢修斯,十分委屈的样子,但是因为遭到误会,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卢修斯,拉着薇安的手,却不敢多说什么。

  卢修斯叹口气,揽过纳西莎,“以后注意一些,我不希望有人批评你的行为举止,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马尔福家的人,都不能失去高贵的仪表。”

  纳西莎点点头,微微的笑笑,靠在卢修斯的身旁。

  薇安在最开始纳西莎慌慌张张的闯入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不过在卢修斯少见的近乎于刻薄的话语中,隐约的察觉到了纳西莎要说的话的价值。她淡淡地笑着,用有些玩笑的语气地说:“看看你们,生活还真是很甜蜜啊!啊,你说是不是西弗?”

  西弗勒斯微微一愣,目光扫过眼前那亲密的站在一起的一对,有些无奈的附和着:“是啊,不过在这样的时候,待在休息室里面似乎并不是个好主意。薇安,我们去湖边吧?”

  “哦,这真是个好主意!”薇安仿若很惊喜的说:“那么,卢修斯、纳西莎,你们要不要一起来?或许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关于即将到了考试的事情,我记得纳西莎似乎对于魔药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当然!”卢修斯和纳西莎非常痛快地点了头。

  “这么说,是西里斯偷偷告诉你的?”薇安看着纳西莎,他们现在坐在湖边,在布上了隔音结界的环境下,听着纳西莎叙述完了刚才的经历——

  纳西莎比西里斯拦住,非常快地告诉她格兰芬多的几个高年级打算后天利用斯莱特林上天文课的机会,报复薇安,当然具体的实施计划他没有机会听到,不过看到西里斯铁青的脸,纳西莎头一次没有和这个亲戚对着干,而是决定回来赶快告诉他们。

  “是的,”纳西莎舒了口气,说清楚了机密的事情,感觉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事实上,西里斯甚至在之前和之后还非常大声的咒骂我半天,只是在中间夹了这么一句……”被咒骂的纳西莎不情不怨的回答。

  “这么说来,事情应该是真的。”卢修斯心平气和的说:“我不认为那个布莱克有这种演戏的天分和会思考的脑子,隐忍一向不是狮子擅长的。”

  对于卢修斯的判断,他们都很赞同,西里斯的表现纵然是在纳西莎的叙述看来也是非常的逼真的,事实上,格兰芬多如果能够做到这个样子,那么就不叫格兰芬多了。而西里斯的性子,一向是个冲动易怒的狮子。

  薇安忽然觉得,似乎那个名叫西里斯·布莱克的格兰芬多,也不是没脑子笨蛋,虽然之前他总是上当受骗,甚至于因为她的挑唆而被父亲所厌恶,但是……纵然上学这么久,纵然从双方对峙以后总是冷眼相待,在她遇到麻烦的时候,他还是决定帮她的。或许,在他的眼中,她真的是个朋友吧?和她的想法不同。她一直以为的那个未来最倒霉的男人。

  “薇安?”纳西莎拉拉薇安的袖子,“在想什么?”

  薇安叹口气,看着天空,“不,只是有些感慨。”

  “好吧,”卢修斯淡淡的笑着,很圆滑地说:“既然那位布莱克先生这么危险为我们传递来了这个消息,如果我们不加以利用,似乎不大符合我们的利益呢!是不是?”

  一旁的西弗勒斯沉默,没有发表看法,不过他的眼睛中却留出了一丝的不赞同,虽然非常不喜欢那个布莱克,虽然他相当的讨厌那个自以为是的格兰芬多,而且之前那个可恶的家伙还曾经是老师考虑的、有可能成为薇安未来丈夫的人选之一,但是不可否认,在现在这种情形下,他还是抛弃掉了他身为格兰芬多报复军领军人物之一的目的,但可能遭受到报复的情况下,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虽然可能目的不纯。

  薇安低着头,慢吞吞的说:“这一次就算了,能够躲过去就好。”

  卢修斯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无所谓的撇撇嘴,然后拉着纳西莎离开了湖边。

  “其实,西里斯似乎过得也不怎么开心呢……”薇安看着卢修斯他们离开的背影,想到那天清晨西里斯被人打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存在,虽然会在未来抛弃家族并且被家族所抛弃,但是他还是个快乐的格兰芬多吧?似乎因为她,这个倒霉的男人的情形更糟糕了。

  ps:一直都觉得卢修斯其实是个相当聪明的人,不然也不可能摆脱食死徒的指控,但是罗林大人可能是为了凸现小h的勇敢,把马尔福的智慧彻底贬低了!所以,某醉要为某金发男申冤!

  另外就是倒霉男人西里斯,唉!虽然是华丽的炮灰级人物,不过看在他那么倒霉的份上,还是让他争取到大家的谅解吧……

  【天文塔下的灾难】

  既然知道了格兰芬多的意图,虽然薇安也说是只要自己安全就好,不想给西里斯带去什么麻烦,不过显然,西弗勒斯和卢修斯都不是这么想的。在即将到来的阴谋时刻到来之前,积极地进行着准备。

  “西弗,我是说,虽然之前西里斯的所作所为很可恶,但是……”薇安纠结着自己的措辞,“这次他只是好心来进行通知不是吗?有必要利用这个机会吗?他会被发现的!”

  “什么?”西弗勒斯的视线从坩埚上面转移开,看着薇安,“我只是做些准备。”

  “准备?”薇安困惑的看着西弗勒斯,“你指的这些药?”

  “及时处理烧伤、烫伤或这是皮肤、骨骼的伤害的药,”西弗勒斯的视线回到坩埚上,“如果真的出了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那么,西弗知道卢修斯在准备什么吗?”薇安小心的看看休息室另外一片和克拉布、高尔一起侃侃而谈的卢修斯,有些担忧。

  西弗勒斯扫了一眼另外一边,“不知道,他们没有在寝室里面讨论。”事实上,虽然西弗勒斯并不打算出手,但是如果卢修斯他们能够给格兰芬多制造些麻烦,他也并不介意,所以这个时候,还是暂时瞒着薇安的好。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斯莱特林一周一次的天文课时间。因为天气还不是很好,大家穿的依旧比较严实,不过斯莱特林们的贵族小姐、先生们,显然已经开始打扮自己了,不会让自己显得哪怕有一丝的臃肿——当然像克拉布和高尔这样天生的体型就不算在内了。

  薇安和西弗勒斯一如既往的背着不大的书包,和卢修斯他们一道去了天文塔,并没有在意今天其实就是所谓的“报复之日”。只要安全的躲过去,那么就算过去了吧,毕竟这件事情告诉他们的是西里斯,并不想让他受到牵连。

  这一堂的天文课进行的并不很顺利,因为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天文课教授——辛尼斯塔教授努力的试图把学生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天空不过显然这样的工作是徒劳的,小狮子和小蛇们,并没有那个能力无视对方的瞪视,到了下课的时候,虽然大家的眼睛一如既往地有些疲惫,但却绝对不是因为盯着星空的关系。

  如同斗鸡一般互相挑衅的两拨学生,推推搡搡的从天文塔走下来的时候,薇安则拉着西弗勒斯一起,留在了辛尼斯塔教授的身边,名义上是要请教一些问题,但事实上却是为了躲过那所谓的灾难性报复。

  薇安虽然听课有时候不认真,但是作为希斯菲尔家的一员,受到了大家观念上的影响,纵然是最严格的教授也不会对她上课的行为强行干涉,而西弗勒斯则一向是标准的好学生。辛尼斯塔教授自然很乐意为两个“勤奋好学”的学生解惑,于是他们三个人站在天文塔上,指着星空,讨论着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直到无数声尖叫发出。

  辛尼斯塔教授显然并不是学生们发生了什么,不过听到尖叫,他立刻扭身打算下去看看,“希斯菲尔小姐,斯内普先生,我建议你们先留在这里,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说完,他就快步的朝天文塔走去。

  看到辛尼斯塔教授消失的背影,薇安靠在栏杆上,看着下面一片兵荒马乱的情景,“西弗,卢修斯他们究竟准备了什么?你一定知道是不是?不然不会拉着我留在这里和教手一起讨论你早已经一清二楚的问题了,对不对?”

  西弗勒斯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最终还是微微叹口气,“卢修斯找了几个高年级学生来,要知道在攻击这方面,黑魔法的效果要好得多,格兰芬多无法抵抗是很正常的。”

  “找了别人?”薇安一愣,“这么说来他知道了是谁出卖了斯莱特林,出卖了我的?”

  西弗勒斯皱眉,“没有。”

  “那他就不怕再次被人告发?”薇安看着地下的情景,横七竖八的躺了不少人,虽然天很黑看不大清楚,不过接着月光看是能看到他们金红色的围巾——胜利的是斯莱特林。

  “赤胆忠心咒。”西弗勒斯摇头,“卢修斯似乎很早就对这个咒语感兴趣了,圣诞的时候特别学会了它。”

  赤胆忠心咒?薇安呆愣了一下,为了一个袭击计划使用了赤胆忠心咒?她应该说卢修斯太过小心还是太过浪费?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担心出问题吧~可是,赤胆忠心咒在保密人和破解者实力相差太大的时候,也是会被破解的吧?希望这次不会出问题。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看底下大家的形象,那么像自己计划中的另一幕?

  两个人站在楼上,直到看到辛尼斯塔教授开始紧急处理相关伤员的时候,薇安和西弗勒斯才慢悠悠的走下了天文塔。

  “教授,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薇安微笑着看着辛尼斯塔教授,环视四周,地面坑洼不平,有出现过沼泽的痕迹,好几个学生的腿陷在其中,薇安眼中闪过一抹伤感,其实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有必要做的这么毒吗?

  辛尼斯塔教授喘了口气,“我想,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去通知弗立维教授和庞弗雷夫人,要知道我对接触魔咒和治疗伤员并不是在行。”

  薇安点点头,用完美无缺的笑容冲着辛尼斯塔教授笑了笑,“请放心,我们马上就去,告辞了。”说完,拉着西弗勒斯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直接去通知了两位教授,然后有些疲惫朝着地窖走去。

  “薇安,西弗,看到了吗?”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卢修斯从一旁闪了出来,有点儿得意的说:“这个改进版本的计划不错吧?就是可惜让波特跑掉了!”

  “卢修斯,”薇安叹口气,有些恼怒的看着卢修斯,“我不是说算了吗?”

  “怎么能算了?”卢修斯不赞同的摇头,“我用的触发式魔咒,如果那些蠢蛋们不攻击我们,是不会有事的,他们用的咒语越狠,陷得越深。这可是他们自找的!”说话间的口气已经有些生气的成分在内,虽然是马尔福家的继承人,但毕竟年纪还小,情绪也不能完美的控制住。

  西弗勒斯拉了一下薇安的手,“进去再说吧!”看看周围若有若无的散发过来的目光,薇安点点头,卢修斯也跟了进去。

  坐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面,卢修斯的脸色并不好,薇安的脸色也同样有些发白。虽然两个人在上学之前的关系相当的恶劣,不过进入霍格沃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大家彼此了解,再加上纳西莎和西弗勒斯的关系,总之已经算得上还不错地朋友了,这次大约也是两个人头一次闹僵吧?

  坐在卢修斯身边的纳西莎有些不安的看看两个人,一个是未婚夫,一个是少见的朋友,于是,纳西莎并不是很灵活的大脑支配她看向了西弗勒斯,希望这个希斯菲尔大师的优秀弟子能够想到什么办法来让这两个人心平气和的谈谈,要知道现在休息室里面观望的人不少,而且气氛相当的诡异。

  西弗勒斯则是一直看着薇安,他很清楚薇安的个性,虽然不能说为善良,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心地不坏的斯莱特林,尽管随时都想着怎么偷懒利用别人,但是实际上是个披着斯莱特林的皮,有着拉文克劳的头脑,对朋友还和格兰芬多一样讲义气的矛盾结合体,他唯一庆幸的就是薇安没有赫奇帕奇的忠厚……那个布莱克这次来报信,多少使得之前薇安对他的厌恶降低了不少,加上这种密告被发现可能造成的后果,当然让薇安不想让那个布莱克受到伤害。只是,西弗勒斯看看卢修斯,似乎别的斯莱特林并不认为合理利用这样的机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忽然,薇安开口了,她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眼前金发的男孩,用轻灵的声音说道:“首先,我为刚才的失礼向你道歉。”

  卢修斯一怔,他也没想到率先开破这种尴尬局面是薇安,而且还道歉,一位淑女已经开口说抱歉

  淫乱的女生宿舍(全)sodu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