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3完结(1/2)

加入书签

  ☆、091

  于震同学泪目了,叶秉泽这家伙太不是东西了,明明是两个人一起出来,结果明晃晃地就把他撇开了,这简直就是出卖,这个背叛他们革命友情的蛀虫,让他真是一拳头下去,揍他个满脸血花,让他知道这个太阳为什么这么红。

  可当着小七的面,他不敢,万一他这一揍,可不把小七弄心疼了呀,这叫得不偿失,索也跟着来一句,“是呀,这里挺好的,前面有家私菜馆子,我正想去吃吃,你看这不都大晚上了,肚子也饿了。”

  小七靠着车子,似乎是相信了,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点点头,“那好呀,你去吧,我跟简颖还有事,就不跟你们一块了。”

  她话说完就走,没有丁点留恋的样子。

  于震愕然了,看着她跟简颖一起离开,不由用手肘推推身边的叶秉泽,“哎,你说怎么办,就看着人走了?”

  真不甘心,他又没有办法拦她,说好给人家一个半月,总不能才第一天就反悔了吧,这样真是不太好。

  叶秉泽阖上电脑,冷冷地瞥他一眼,“你要是想的话,可以去追人。”

  这种话,差点让于震消化不良,瞪他一眼,他要是敢追上去,还能有他的好?于震想明白了,这叶秉泽纯粹就是个腹黑的,看着冷面冷眼,心不知道有多黑。

  “你想的好,反正就是一个半月,也谅她不会出什么乱子。”于震想通了些,总归是离休假结束还有几天,他就是给她些日子,显得他肚量大。

  又不是他一个人等着,那两个都是一起等着的。

  于震这么一想,就撇下叶秉泽,自个儿找欢乐去了,他自有一班哥们,还能没有去处,直接就去陈迁盛了。

  要说陈迁盛,那是与他自小一起长大,说句同穿一条裤衩也不过分,就是连枫那小子没在这里,否则当年风华高中三个浑人可都要聚在一起了。

  陈迁盛回国没几年,没有从政,走的是商界,如今也是闯出一片天来,端看着一表人材真不为过,与于震站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

  惟一比不得于震的就是陈迁盛还单身。

  三个人最早有人的是连枫,那小子早熟,熟得太早了,不像他们,熟得太晚了,当然,这是他们的想法,要是别人听见了,可准得不给面子的嘲笑他们

  两个人难得聚一块儿,坐在包厢里喝酒,就是给他们倒酒的公主都没有,年少时的混账事,也真没少做,现在到像清心寡欲了般,对什么都不太在意了。

  等到两个人都喝的差不多了,他们才起身,分道扬镳。

  于震喝的太多了,脚步都有些不稳,自从入伍后,他一向在这方面挺克制自己,这次是喝多了,喝的太多了,走路时都有些虚浮的感觉。

  “于团?”

  娇柔的声音,出自于不在正前方,让他停下了脚步,眼睛的焦距却是怎么对不准,认不出那人的脸,“你是谁?”

  他试图认清这个女人,这个声音是女人无疑,他还能判断出来,这个人的确是女人,站在原地,他的脑袋还算是有点清醒,别的女人不要接近,这点他记得可牢了,他笑了。

  可是他一笑,就让人以为这是能靠近的信号,张思洁就是这样子,她就是这么认为的,有了“凤凰传媒”投资的电影,她终于咸鱼翻身。

  瞧瞧,她看到了谁,不就是于震吗,她那个好表妹的男人之一,她笑了,对自己的美貌很有成就感,美貌向来就是在男人之间的通行证,一直畅通无阻。

  她自己很有信心,扭胯朝他走近,脚下是十寸高的黑色细高跟鞋,走过来,很有姿态,“于团是喝醉了吧,我送你回家?”

  她轻声道,那声音透着几分诱惑,对于一个喝醉酒的人来说,更具有诱惑力。

  伍卫国算什么?

  她嗤之以鼻,什么都不算,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运气比她好,从伍建设开始,到叶秉泽,还有一个一个的男人,他们都跟着了魔般,而她,张思洁,自恃样貌比伍卫国好上百倍,可还是只能陪那些腰圆肠肥的老头子睡觉。

  同人不同命?

  她不甘心,这简直就是不能接受的命运。

  碰到于震是个意外,可她喜欢这样的意外,再碰到他喝醉,这就更让她高兴了,她上前扶住于震,没有被推开,这更让她高兴。

  于震没有反对,就跟着她走,甚至都没说自己要去哪里,一切全由她作主,整个人歪在车里,仿佛人事不知般地由着张思洁系上安全带,将他带走。

  于震的块头很大,张思洁一个人将他下车,是太吃力了。

  她索叫来饭店的服务生帮忙,两个服务生确实帮上她的大忙,把于震送上她刚在前台开的房间里,这里不是星辰饭店,自从那鸯鸯与方正在一起后,她再也没有能成为“星辰饭店”的常客,像是被驱逐了般。

  她曾经是方正的情人,过的生活随心所欲,后来被抛弃毫不怜惜的抛弃后,她的事业一直下坡路,再也没有起过,不得已,她才委身那些让她恶心的老头子。

  现在,她是翻身了,可她不甘心,凭什么伍卫国能得到那么好的男人,而她不能?

  即使就是恶心人,她也要做,不管是怎么样,她都是下了狠心。

  她从来只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句话真好,她最佩服说这句话的人,也不知道是谁造的这句话。

  军人就是不一样,这身材真是好。

  张思洁曾经也是个骄傲的人,自从她爸跟着伍红旗一起倒台后,就有什么也没有了,现实的逼迫,自己的顺从,造就了她现在的生活,她伸手拍拍于震的腹肌,那里坚实的很。

  她掏出手机,对着于震拍照,不止脱掉他的上衣,就是连他的下半身都没有放过,脱的光光,坚实的大腿,强健的肌,简直就是个艺术品。

  还有那里,张思洁的目光落向他的双腿间,那里的家伙让她觉得口干舌燥,那么个大家伙,伍卫国可真是个有福的,有那咐的呀福的。

  她把自己也跟着剥光了,跨坐在他的身上,这喝醉的人,本就没有意识,她主要就是想做个姿态,让伍卫国恶心些了,她嫉妒了,就是嫉妒了,怎么了,就不能够允许她嫉妒了吗?

  举着手机,她将自己跨坐在于震身上的照片直接发给伍卫国,发完彩信后还发出得意的笑声——

  但是,她觉得不一样了,底下的人居然动了。

  他居然动了,她忽然有一种期待,莫名的期待。

  可是,她被狠狠地掀翻在地,张开着双腿,狼狈地坦/露在他的面前,神情无辜地瞅着他,似乎是碰到最不可思议的事。

  “你做的挺好。”

  这是于震说的话,他站在那里,连遮蔽物都懒得弄,大赤赤地站在她的面前,说着表扬的话,一手还有些嫌弃之味的抬起她的下巴,“张思洁是吧,你做的挺好,我想我得表扬你的识相。”

  明明是夸奖的话,却让人听的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张思洁,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的脸皮也不是一开始就厚得跟城墙般,在社会上打滚,在“潜规则”盛行的演艺圈,她不得不学会这个,即使一开始很困难。

  她现在很好,学得很好。

  “你没醉?”她收起满脸的震惊,试图表出她的冷静。

  于震摇摇头,“我是醉了。”他说的是真话,是真醉了,现在也是真酒醒了,这醒的也算快,“谢谢你,等会小七就来了,还是谢谢你。”

  张思洁一听就明白了,敢情她自己自作多情一回,落入别人的圈套了,这让她差点儿气炸了,这帮人,没一个是好的。

  “你算计我!”她指着于震,没想到她想恶心别人,却先让别人恶心了她,这真是叫人算不如天算,她悲愤了,“你算计我——”

  仿佛跟个鹦鹉一样,她只懂得说这句,而且那声音还好听,明明是指挥的声音,听上去跟撒娇一样,这简直就是诱人的。

  于震一脸抱歉,却没有多少诚意,有人乐于做傻事,他也不介意上赶着来只要达成目的就成,那样的照片一出手,他觉得小七可能是急急地跑来了。

  可是——

  张思洁坐了一晚,也没有等到伍卫国来。

  而于震的脸,就跟黑炭一样,越来越黑。

  小七在做什么?

  她跟简颖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又一起洗碗,过的很惬意,那条彩作发来时,简颖也看见了,让她几乎是倒抽气,可是当事人就是一笑,不在乎。

  简颖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去,这照片明显是冲她来示威的,这让身为局外人的简颖都想跑过去,把于震一顿胖揍,可是小七还是没有动,就像是没有见过这个彩信一样,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你怎么不去?”简颖问道,还再加上一句,“就不怕这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小七就这么回答,心里笃定得很。

  ☆、092

  于震就此觉得自己不受重视,从头到尾这么一分析,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前途堪虑,叶秉泽有儿子,占了大头,柳成寄是她那啥的青梅竹马,然后想到自己,觉得眼前一片黑。

  然后他瞬间给谋化了,这难道一个半月就是为了把他踢走吗?

  要是小七在这里,肯定得说他想得太多了,这年头,她这只被赶上架子的鸭,都没有说什么,他这赶鸭子的人到是没着没落的,纯粹是闲的。

  可是于震不这么想,他年轻时就给三振过出局,当然那会也没有爱得死去活来,没了就没有了,再说了,人家现在都幸福,他也从来没看得心酸酸过,喜欢嘛是有,也没有到非人家不可的地步。

  现在,他到是想非人家不可了,硬是挤进去,占个位置,偏就是发现自己先天不足,拼不过别人,这种气馁的劲儿一下冒上来,让他显得有些蔫蔫的。

  这种情况,张思洁看在眼里,到也些幸灾乐祸了,虽说她的小心思给看得清清楚楚,又让于震将计就计了,可人家不是没来嘛,摆明了不重视这个人,让她难得有个好心情。

  “哟,于团,看来你不够分量呀,要是柳成寄那块早就跑过来了。”张思洁心里憋屈,好歹也恶心一下人,可人家不过来,她恶心不着,心里冒火,索拿话挑着于震,“可怜见的,没人疼,要不,我来安慰你一下?”

  她本就是没穿多少,拍照的时候把自个儿脱光的,现在到是围着个浴巾,那也是于震丢给她的,她说话间,就把浴巾扯开了,露出姣好的身段。

  说真的,男人都是那种德,看到女人就能Bo起,于震到是嫌恶心,谁不知道这女人全身都是假的,更不知道脏不脏的,以前他都不稀得看一眼,现在更别提让他碰了。

  他赶紧往后退,拉开一点距离,警告的说道,“给我走开,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没把人引过来,也在我面前装腔拿调——”

  张思洁要说是有脸皮的,这些年在娱乐圈子里打滚,早就是磨得没有脸皮了,人家都指着她的后背说三道四,她一贯当成是嫉妒,陪那些老头子,不是光不要脸、随便张开双腿就行了。

  “你自己不中意,还埋怨别人。”张思洁抓住机会,毫不留情的奚落人,“于团,是留下来还要走,我真的不介意安慰你的。”

  于震一肚子火,却是没想找张思洁出气,找女人出气,他还没有那么下作,“你走吧,别叫我看见你——”

  张思洁也是个识相的,这会儿,她没有恶心到伍卫国,等于是前功尽弃,也没有可说的,对着他穿上自己的衣物,姿态大大方方。

  于震满身火,站在花洒下,让水淋透自己全身,慢慢地火气也就降下来,总算是冷静一回,也觉得自己的举动很幼稚,索冲个澡,让他自己再冷静一下。

  “于叔,你怎么来了?”

  这是东城的问话,他站在沙发那里,手里拿着遥控器,好像是正在转换频道,见到于震走进来,一副小大人的姿态。

  于震又感觉心伤了,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妙了,看着东城,他就忍不住要想他自己与小七的孩子会是怎么个样子,最好是个女儿,最好长得跟小七一个样子。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着下巴笑了。

  “于叔,你这是笑得色迷迷的样子,这是在想什么好事了呀?”东城真不愧是个小大人,话说的直中红中,回头看到叶秉泽从楼上走下来,“爸,你看于叔,是不是色迷迷的?”

  于震那满眼的红心一下子就破了,瞪着东城这个破小孩子,又瞪向叶秉泽,可不满了,“哎,叶秉泽,你儿子可不能这么欺负我,我哪里有色迷迷的?”

  他还否认,仿佛刚才那个笑得满脸神经质的男人不是他。

  叶秉泽走下楼,抱起东城坐在他的膝盖上,冷淡地看于震一眼,“他常发神经,你注意点就好了,别去惹他,免得他不识好人心。”

  这简直——

  于震真是无语了,看着东城还一脸同意地点点头,他觉得自己受伤害了,蔫蔫地坐在沙发里,那么大的块头一坐下去,让沙发都深陷了。

  就一个晚上,接连受两个打击,他的心情着实好不起来,两眼巴巴地望着东城,“东城想不想要个妹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