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妻妹第二篇二表姐1-5 作者email protected(1/2)

加入书签

  【家有妻妹第二篇:二表姐】

  字数:7774

  前文:

  一

  「大老婆,我好想你啊……小老婆,我也好想你啊……」我躺在床上,盯着挂在墙上的大幅结婚照。照片里大小老婆左右开弓,提溜着我的耳朵,我的表情痛并快乐着。但现在,风吹鸡蛋壳,家里就剩我一个。

  自从生了个儿子以后,大老婆就搬到了我老爸那套俗气的别墅里去带孩子。

  为了刚出生的孙子,老爸老妈半疯,一天三十遍都看不够,丈人丈母娘全疯,居然也搬了过去,就为了围着个外孙打转转。这死小子刚出生的当天不哭不闹,就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我们看,一家人抱过来,他就冲我爸一个人笑过,天生的马屁精!知不知道县官不如现管?等你大个几岁,让你好好见识一下老爹的厉害!

  为了儿子的安全,保姆是肯定不能请的,不知道根底的外人,怎么能用的放心?我这个大老婆刚刚把「贤妻」的牌子打响,又抢着要当「良母」,照顾孩子的活一个人全揽下了,既不让婆婆累着也不让自己爹娘插手,更不让我这个丈夫帮忙。「老公,你刚刚做副经理,一定要全力以赴,做出个样子来给你的恩人看看,也要给你的父母看看,不要再吊儿郎当的了。都说男主外女主内,孩子的事情你就全交给我吧。」大老婆为了儿子每天都累到筋疲力竭,让我很心疼,也很蛋疼。现在和大老婆爱爱的频率跌幅高达99% 以上,我都有点记不清老婆的小屄长啥样了……保守估计,在儿子三岁前,我就只能靠小老婆来泻火了,难怪之前大老婆预言自己妹妹将来任务很重,给她算准了。

  不得不说,小老婆学东西的悟性蛮高的。和我高频率做爱两个月后,不但替她老姐领完了所有「精贴」,而且还后来者居上,把她老姐擅长的角色扮演玩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真不愧是亲姐妹。有一次她改梳了两个小辫子,穿着开裆的小学校服,趴在地板上边练字边让我操小屁眼,更不停地喊我校长。我拽着她的小辫子在她的菊花蕾里来回抽插,感觉自己仿佛驰骋在草原上,爽到眼前只有蓝天白云。只可惜之前一夫二妻在我们县城实在太轰动,所以小老婆的高中只能去省城上了,一个月可以回来三天。

  于是,现在有的时候,我这个29岁,有两房娇妻而且还是姐妹花的帅哥,居然要靠撸管来解决生理问题……

  唉,人世间还有比这更加悲催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我掏出二弟,深情地看着它,饿了你两天,今天大哥再请出五姑娘来照顾你怎么样?左五姑娘和右五姑娘你任选,姐妹双飞也可以。二弟使出缩骨术来回躲闪,抗拒着包办婚姻和盲婚哑嫁。

  开车出去绕着县城转悠,我打算折腾掉点时间。可是以往没在意过的「姐妹发廊」「小丽盲人按摩」之类的店牌突然变得格外扎眼,可能是二弟当年骑过赤兔马的关系,它看见店里的红光就激动不已,来回跳动跃跃欲试。我狠狠给了它一个耳光,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不知不觉,我把车开到了小时候住过的筒子楼下,停车开始思索人生。

  虽然我老爸现在是蛮有钱的,但二十年前,日子还是过得非常紧,平时夫妻俩都要上十二小时以上的班,我放了学以后就一个人在楼下玩到天彻底黑了为止,父母担心我出危险,就让住附近的大姑姑照顾我一顿晚饭,再在她家等他们下班。

  二表姐是我人生里第一个在我面前脱光的女人。二表姐是我大姑姑的女儿,比我大8 岁,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已经是高中生了。二表姐上学时跳过两次级二表姐经常打完乒乓球后汗津津地冲回家,喊她妈给她放水洗澡。大木盆里放上热水再加肥皂毛巾,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洗澡条件了。因为家里地方太小,且根本没有卫生间,二表姐就直接当着我的面洗,「小屁孩也算人?」她继承了我们家族白皙细腻的皮肤,胸围硕大坚挺,屁股翘挺浑圆,是周围有名的大美人。

  她总是一面洗澡一面坏笑地调戏我。

  「姐姐我好看吗?」

  「好看。」

  「将来娶我好不好?」

  「好。」

  「你想得美!呵呵呵呵呵呵……」

  想到这里,我居然硬了。没错,我始终暗恋着二表姐。估计我之所以抵抗不了大咪咪的诱惑,十有八九,跟她带坏我有关。

  「扣、扣、扣。」有人在敲车窗。

  我转头一看,是二表姐!她那头短到贴头皮的发型,在黑夜里实在太好认了。

  二表姐食指往下一勾,示意我降下车窗,然后隔着裤子一把抓住了我勃起的二弟。

  「小屁孩,你还真长大了。」还是当年的坏笑。

  我射了,精液渗出牛仔裤,粘在了她的手上。

  我很想死。

  二

  二表姐伸出舌头,把手指上的阳精舔去大半,朝我抛了个媚眼,我感觉心脏在打鼓。她趴在车窗口,嘴唇凑近我的脸颊,我憋住呼吸,脸涨得通红。

  「表弟,张开嘴。」

  我闭上眼,乖乖照办。她坏笑着迅速把手在我嘴唇上擦了两遍。

  这动作怎么tmd 这么熟悉!

  二表姐,你还真不亏是我们老郑家的血脉。

  我开车迅速逃跑,车后隐约有笑声传来,我根本没有勇气回头。

  回家之后,在床上来回烙饼,根本睡不着,只能起身撸了两管,梦中,我穿越回了二十年前,把二表姐从澡盆里拉了出来,大干特干。她哭喊着求饶,但这丝毫不影响我贯穿她的屁眼。

  早上起来裤裆湿哒哒的,罪恶感喷涌而出。

  「郑嘉明,难道你想乱伦?!」

  白天到公司,我昂首挺胸,双目炯炯有神,说话掷地有声,王八之气四溢,傻逼领导的气质就算没到十层功力,也有七八分火候了。居移体,养移气。毕竟做副经理一年有余,原先的屌丝味道早就散尽了。

  太子爷穿门而来,往我经理桌上一坐,上下扫了眼,鼻孔抽了抽,「小明,现在人模狗样了啊?」我赶忙给他老人家捶腿,「老大,您对小弟我的恩情那真是……省略若干字」太子爷使了招黄狗撒尿,一脚把门带上,「给你老爹带个话,就说三个字:两清了。」

  啥意思?

  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厮已经溜达走了。

  在办公室里踱了几步,我猛的把「销售副经理郑嘉明」的铜牌子扔到地上。

  「tmd !原来我这个副经理的位子是幕后交易来的!!!」

  我仿佛看到老爸用鄙夷的眼光俯视着我,「你就是老子裤裆底下的一条狗!」

  我跑出公司,打通了老爸的电话,把话带到以后又狠狠发泄了几句,结果被老爸打断了。「你不过就是个副经理,这年头副经理比狗都多,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我现在在柳河村钓鱼,你高兴来就来,过时不候。」

  点火,踩油门,二十分钟不到,我就到了柳河村,绕着村转了一圈,在一个鱼塘边上看见了熟悉的背影,老爸正在甩钩,动作熟练潇洒。

  我走到他身后,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老爸也不理我,时间缓慢地流逝。

  「来吧!」一条草鱼上钩了,老爸把兜网用脚踢了过来,「帮我捞上来。」

  鱼进了篓子。老爸看了一眼,「四斤。」

  我盯着鱼篓,「为什么要这么做?」

  「父亲给儿子开路,天经地义,难道老子还要倒过来向儿子请示?反了你了!」

  「钱,我,会,赚!」

  「幼稚!如果我没帮你当上副经理会怎么样?我那两个儿媳妇真的会一直跟你这个傻蛋吗?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

  我本来早就应该猜到了,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也不敢相信,其实世界本来就是这样运转的。

  老爸拍拍我的肩膀,把我的背扳直,「把胸挺起来,这样才像个男子汉。」

  然后面对面看着我,「你是我的儿子。」

  我心里一酸,整整二十年,父亲没有这样和我说话了。上小学开始就对我不闻不问,我踏入社会以后又是各种看不起。我脑海里闪现出幼年时的片段,其中一幕是我父亲正耐心地给我讲司马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典故。

  我爹拍拍折椅,我坐了下来。他双眼看着鱼塘,沉默了一会,「你现在娶妻生子,已经是个大人了,应该有所担当,家里的事情你也要开始挑起来,毕竟老爸我已经老了。」

  我转头看着父亲,我的父亲和我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无论身形、相貌又或者是说话的声调都非常相像。唯一有所不同的是,我的父亲性格强势坚韧,眉心中有股杀气,这让他的男性魅力大增,远超于我。

  我的心很乱,我预感自己无忧无虑的青年时代正在向我告别。

  三

  老爸点了根烟,陷入了回忆。

  「你爷爷以前是地主少爷,因为吃喝嫖赌被赶出了家门,结果新中国成立以后反而捡了一条命。你太爷爷临死前吩咐他一定要开枝散叶,光宗耀祖。前一条他做到了,你爷爷奶奶陆陆续续生了十几个孩子。我很幸运,是三年自然灾害过去一年后出生的。之前的几个哥哥姐姐都夭折了,只剩下你大伯和你大姑姑二姑姑,后来又陆陆续续添了几个弟弟妹妹,现在一共还剩下七个,其中四个是男丁。

  我参加工作前的记忆,就是饥饿。你奶奶在八个子女里最喜欢的就是我,因为我最能干。六岁开始,就扛着钓鱼竿去钓鱼,不是为了休闲,而是为了生存。如果钓不到鱼,一家人都要饿肚子。上了小学以后,常常要批了一箱冰棍跑十几里路去赶批斗会,就是为了多挣那么几块钱。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正好毛主席去世唐山大地震。没有上初中,十四岁就去参加了工作。」

  老爸转头看着我,眼里满是失望,「和你现在这种上班混日子不一样,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拼命的干活,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任打任骂,每月十几块钱的工资都交给奶奶,好养活弟弟妹妹。当时我瘦的和排骨一样,经常尿血。可就这样,一大家子人还是在贫困线下挣扎。为了吃饭,奶奶把你二姑姑嫁给了乡下的种田能手,那时候我们都知道你姑姑喜欢县医院的一个年轻大夫,我见过他,长的很斯文。结婚不到两年,你二姑姑抑郁成疾,发狂死了。从那天开始,我就发誓,要不择一切手段向上爬!」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虽然我父亲很少关心我,但至少他让我衣食无忧,我根本就不该埋怨他这么多年。

  老爸继续往下说,「我拼命的拍马屁,表忠心,但因为出身不好,这些都用处不大,升到队长就再也上不去了,那时候你妈看上了我,那年我19岁。坦白的说,你妈年轻的时候很漂亮,但我根本和她不是一路人,她不会做家务,脾气也是颠三倒四,一点不懂得体谅我,而且看不起我的家人。可我知道,她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外婆是我们县沈家的族长。谢吴李沈,是我们县的四大族,沈家出过国民党,也出过共产党,两头下注保住了元气。改革开放以后,沈家在台湾的亲戚回来投资,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