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一帘幽梦第二章-第四章作者f464655768(1/2)

加入书签

  字数:15811

  前文链接:

  第二章shao年的梦,梦醒还好你还在

  现在想有些事的发生总是因为各种巧合,要不是有所谓对的时机,君儿对于我都可能只是年少时的一个旖旎的梦而已。

  初一开始上课就忙到没时间想别的了,那时候又小,情情爱爱的想想就被书海淹没了。中学那时候学校是没有宿舍跟食堂的,都是在外面租的房子自己做饭。因为回家路途较远不利于学习,开学就一直在县城待着,中间舅妈来看过我几回,有的时候一个人,有的时候跟同伴一起,给我做了饭就回去了。寒假学校组织去上海学习,我因为学习好,学校点了名要去的。就这样一直到初三结束,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去不了舅妈家里,自己的家里都只去了一次,而且是为搬家,老爸在县城买了房子,我自己的小窝也没了。初三那年倩儿就来县城上幼儿园了,我家房子就在幼儿园旁边,倩儿就被老妈带着。所以舅妈倒是常来县城,每次来都会等我放学看看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摸我的头,叫我好好学习,以后带她去旅游。她来我都会很高兴,拉着她说这说那的,因为我们家一帮子大老粗,包括以前还是书呆子现在跟着老爸做生意的老舅,只有舅妈平时看哈书看哈电视,能跟上我的思想。记得有一次我跟她说曾经看过她的日记,她笑着说没关系那本日记丢掉了现在不写日记了。我说那你忘了我咋办呢,她说记着呢。我就想她是不是也还记着那晚的事。

  初三毕业,我一如既往考的很好,市统考27名,记得这好像是我中学开始市统考最低的名次,但这在当时简直就是我们村的传奇,用外婆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祖坟上冒青烟了。可是,在我成绩公布的第四天,外婆就离开我了。

  那天我在同学家里跟他借他哥哥高1的课本,准备暑假准备预习一下,刚背上书包,就看到老妈靠着同学家门哭着跟我说外婆走了要我赶紧跟他们一起去外婆家。当时我眼泪就下来了,我简直不能接受,背着书包就跑,一路一直哭,到外婆家门口才晓得还背着书包,扔掉书包就跑到停着外婆的厅房的香火前……那几天就一直哭,看到死去的外婆满脸皱纹的脸就哭,听到院子里木匠们拿锤子钉棺材的声音就哭,想到外婆对我好的点点滴滴就哭。

  下棺后的第八天,亲戚朋友们陆续都走了,爸爸跟舅去处理生意上的事了,外公、倩儿跟着老妈去县城我家住了,因为这边教育局规定小孩要读县城的小学就必须要有县城的户口或者房产证,所以舅在老爸他们的劝说下也狠了心在县城买了房子男人总是在结了婚有了孩子之后才算是真正的男人,才会狠拼,才会担当。这一点,我后来才体会到。我不想去县城,因为声音哑了就摇头表示不去,老妈说让我帮舅妈收拾哈东西,过段时间好搬家。之后我跟舅妈独处的时候,我才注意到舅妈也憔悴多了,只是看着还是几年前的样子,不显老。

  说是收拾东西也没啥收拾的,再说舅妈知道这几天我一看到关于外婆的一些物件都会难过,所以都不让帮忙。因为嗓子疼,每天除了喝蛋汤或者粥就只有看电视。这天中午午睡起床看到舅妈不在,想着她可能在我舅当宝贝一样的那两亩栽着当归苗的地里干活。我沿着小路往当归苗地里走的时候,才发现七月份的家乡是特别美的,那时候还不懂的跟车水马龙的城市相比乡下的宁静,只是听着杨柳树被微风吹着轻轻地摆沙沙地响,看着野菊花迎着太阳静静绽放,一下子就感觉心情好多了。

  舅妈果然在这里,像是有感应一般的,我还离她很远的地方她就看到我跟我招手。我走过去看到她穿着一件碎花的长袖衬衫戴着遮阳帽背着喷雾器对着当归苗打农药,我就说舅妈我来帮你。舅妈看我似乎开朗多了就说行,你背着喷雾器打我拿着喷头在前边浇。听着舅妈温柔似水地声音我就想起来那年在被子里被她抱着说话的情形,然后我们就都没有说话,沿着当归苗的行子打农药。

  「君儿,这是你外甥吗?都长这么大了啊,多懂事还给你帮忙,我们家琪琪放假了就只晓得呆在家里看电视。」路边上刚割猪草回来的邻居刘婶儿说。

  「是啊,小林很懂事呢,学习又好,这次全市考了27名呢。」舅妈似乎蛮高兴,跟刘婶儿聊着天。

  「唉吆,这么厉害啊,那要小林给我们家琪琪教哈课本呢。小林高几了?几年不见都长得比你高了。」刘婶儿说。

  「才初三毕业呢,不过这孩子就是长得快,一转眼就比我高了,我都老了。」舅妈说。

  「你老啥呢,每次下地干活都包的严严实实的,倩儿都那么大了你还是刚结婚那时的样子,哪像我们这些婆娘们都被太阳晒得跟乌鸦一样黑了。你忙你的吧,农药粘的时间长了就难受,赶紧把剩下这点搞完了回去洗洗,我先走了。」刘婶儿说完就背着猪草回去了。

  看着刘婶儿回去了舅妈转过头就看到我在冲她笑,她问我笑啥呢,跟个傻瓜一样的。我说舅妈你这一直像这般年轻,到我二十岁的时候咱俩站一起我喊你舅妈别个肯定不相信。舅妈瞪了我一眼说你是想说我是妖精呢还是希望我赶紧长成老太婆呢。我想了想,还是不晓得怎么回答。

  当归苗上莹莹的水珠沾到裤脚,湿湿的搞得我很难受,就蹲下卷裤腿儿,却不想舅妈不晓得我蹲下,被我突然停下来的惯力拉了一下,脚下一滑,就冲着我倒下来。勾着头卷裤腿的我粹不及防就被舅妈一屁股压倒,分明感觉到舅妈的臀瓣儿软软地压着我的脸,我试着往上抬了抬,舅妈的臀瓣儿就陷了陷又压了下来,热热的。舅妈似乎哎呦一声,想站起来但是脚下全是水又滑到了,压我身上,舅妈一着急就拿手想扶着我的肩再次站起来,但是我身上全是的水,舅妈又戴着手套,没抓住我肩头,直接一把抓到我裆下。「嘶。」我痛着喊了一声,舅妈抓到蛋蛋了,我再也顾不上她就直接弓着身子喊疼。等疼痛减轻了才感觉到舅妈轻轻地拍着我的背,转脸就看到她满脸的关切。

  「不疼了,好了。」

  「来,我扶你站起来。」舅妈已经脱掉了手套,双手扶着我的胳膊,凉凉的。

  「好了,我们继续打吧,赶紧打完。」我跺跺脚说。

  舅妈拍着我身上的泥土,说:「打什么呢,你看对着农药的水全部都撒到我们身上了,赶紧回家洗洗去。」

  我这才发现全身都湿透了,裤子里湿漉漉的,再看舅妈也是全身湿透,碎花长袖衬衫黏着里面的吊带,印出来胸膛的轮廓,又圆又大。转过脸当做很自然地脱掉上身衣服,说:「这农药水黏着就是难受,咱回去吧,也不剩多少了。」

  「衣服我帮你拿着吧,你拿着喷雾器,前边走。」舅妈说。

  我勾着腰拿了喷雾器,起身的时候转身看了她一眼,见她拿我的衣服当着前边,什么都没看到,就迈着步子往回走。

  农药沾到身上对皮肤刺激性特别大,所以我想让舅妈先洗洗身子,就跟她说我去琪琪家玩去。舅妈说玩一下就回来,要把沾到身上的农药洗了,不然皮肤会发炎。我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出门就听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