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乱事中篇第十六章作者kang19902(1/2)

加入书签

  字数:15466

  相对链接:

  第十六章、意外收获

  月末,林菲第二次邀请我去了她的家中。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这次一进门我就下意识的朝走廊里边看了一眼。

  「呵呵,呵呵呵……傻样!」见我探头探脑的样子,林菲捂着嘴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经过上次的遭遇,我和林菲的关系有了非常大的变化,私底下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今晚林菲找我来主要是商量有关杨立成的事情,简单的交谈过后,林菲去书房拿出来一摞资料,这些东西都是她这两个星期收集来的。

  「喏~ 你看看,这些是杨立成近几年来的工作报告。」

  我大致翻看了一下,发现其中果然有不少猫腻。

  「林姐,你说这老东西这么做,公司上下好几百号人莫非就看不出来么?」

  「哼哼,你啊,还是太嫩了点。」

  我耸了耸肩,微笑着等着林菲继续。

  「小旷,我问你,你说假如你是公司领导,这些项目能给公司带来一大笔收益,你会怎么做?」

  我想了想,「嗯……当然是尽快执行喽~ 」

  林菲点点头,示意我接着讲。

  「如果有显著成效的话,奖励肯定是不能少的,通过奖励必定能激起人们的干劲儿,说不定能达到比预期更高的收益。」

  「嗯,是啊,可是你想过没有,咱们公司的业绩都是部门负责人上报的,奖金也是按照部门来发放的,假如上报的时候在实际基础上多加一些,等奖金下来就能多得一笔钱,这样一来,某些人就可以私自拿走多的那一份儿,然后把剩下的发放给手下的员工,因为上报的具体数据下边人是不知道的,加上员工们拿到的钱和他们印象中的绩效对等,所以根本不会意识到有人在背后搞鬼,我要是不给你看这些资料,凭你自己的感觉,你能察觉的出来吗?」

  「这么说来……杨立成是在利用职务漏洞贪污公司的钱了?」

  「可以这么说吧,只是,想要彻底的搞掉他,单单凭这点东西还不够,咱们需要更确切的证据。」

  听到林菲说出『咱们』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心里暖暖的,这说明她已经把我当做同一条战线上的伙伴了。

  「林姐,你是指……他每个月的奖金?」

  林菲点了点头:「还有部门的整体绩效,不然你说他一个主管,哪来那么多钱给白玥婷买车买房?」

  「林姐,这事儿你都知道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对了,旷,这事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要是成功了,加上你工作上的能力,公司领导很可能会重用你的!」

  听林菲说完,我有点兴奋,这样做不仅能为公司除掉一个毒瘤,而且还有机会升职!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离开林菲的住所,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虽然有林菲做后盾,可我也不能太明目张胆的去人力资源部调资金明细,毕竟说白了林菲只是一个部门经理,权利还没大到可以直接去查资金的地步,假如惊动了杨立成,不仅前功尽弃,而且很可能会惹来大麻烦,这件事儿说到底很难办!除非……能在财务有一个靠得住的内线才行,否则查阅公司账目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不过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林菲的心里八成也没有这样的人选,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白玥婷!没错,就是她,这小妮子的一个闺蜜就在财务处工作,如果请她帮忙的话……唉,这怎么可能呢?!哪有小三会把自己的摇钱树供出来的!?

  回到家,大美人刚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我她笑吟吟的说道:「回来了,谈的怎么样了?」

  妈妈是我最亲近的人,公司的事儿我自然会和她说,一是缓解自己内心的压力,二是可以从妈妈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建议。

  不过,这会儿我并不想讲公司的事儿,因为自打被扣钱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再没跟妈妈有过鱼水之欢,算下来已经快半个月了。

  今天和林菲有了初步的计划,心情大好,看着包裹在睡裙中秀美绝伦,风韵犹存的大美人,压抑了许久的欲火猛然间燃烧了起来。

  妈妈今天穿着一条深紫色的露背丝质吊带睡裙,这件裙子我以前从未见过,因该是不久前才买来的。

  见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妈妈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图。

  「好看不?」大美人边说边摆了个pose。

  只见她稍稍则过身子,上身前倾,屁股微微向后撅起,本来短的不能在短的裙摆随着她身体的动作又向上提了一截,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完全展现在了我的眼前,不光这样,有小半个丰臀也露了出来;上边两团高耸的软肉随着俯身的动作将衣襟高高的顶起,细腻的衣服面料上隐约凸显了出两粒小小的蓓蕾,嫩白双峰之间的那一道沟壑,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幽深,面前的女人实在是太性感撩人了。

  「大宝贝儿~ 你真美!」说着我快步走过去将她横抱了起来。

  妈妈轻哼一声,双臂搂住我的脖子,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将她抱进卧室,往床上一扔,嬉笑声中,我就压了上去,左手顺势就摸到裙摆中,在她的腰部挠了几下。

  「啊……呵呵……呵呵呵……坏蛋……小坏蛋……啊……痒……呵呵呵……」

  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妈妈并没有穿内裤,我的手抚过她略带丰盈的小腹,滑向布满柔毛的幽幽秘洞,那里已有一丝湿滑。

  我用指腹不轻不重的在阴唇顶端开叉处的小凸起上蹭了几下,顷刻间,一股温暖的溪流就从秘洞深处涌出,将那里浸泡得泥泞不堪。

  我调整了一下胳膊的力度,中指划开黏糊糊的肉缝,径直滑入了溪流的源头。

  「哦!嗯……」妈妈轻叹一声,小手揪着我的衣领急切的解着衬衣上的扣子。

  很快衬衣就剥离了我的身体,美人儿抱紧我的背脊,红唇含住我的乳头,用力的舔着,吸着。

  「呵~ 哦~ 」温暖滑腻的舌尖扫过乳尖,我舒服的吸了一口气,一直插在她身子里的中指不受控制的向后勾了一下。

  「啊~ 哼~ 」嫩嫩的阴道壁被这突然的刮蹭弄得一阵急颤,妈妈娇喘着说道:

  「小坏蛋,哦……」女人口中呼出的气息打在被她添湿的乳头上,凉丝丝的。

  不等她说完,下边的那只手就又开始刺激里边粉嫩的软肉,妈妈发出难耐的低吟,她咬紧牙关,双臂抱紧我的身子,臻首极力的向后仰着。

  我腾出一只手,插到两人之间,尽情揉搓睡裙中那对儿柔软的山峰。

  「嗯……哦……快,我要,嗯哼……」随着我上下开工,妈妈发出了急促的低吟,双腿难耐的夹紧,分开,在夹紧,阴道中分泌出的爱液越来越多,下边的泥泞早已打湿了大半个屁股蛋。

  我抽出沾满淫水的手指,将带着女人春潮的手指伸到妈妈的面前,然后慢慢压进了她微张的嘴里,「嗯……」妈妈半睁着眼,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春意,她用力吮吸着手指上黏糊糊的液体,嘴里发出『滋滋』的声响。

  妈妈一边吞咽自己的淫液,一边伸手摸到我的腰际,将束缚着我的皮带扣开,用力往下一拉,『呼啦』一声,裤子一下就被她脱到了腿弯,件着妈妈双手的帮助,我乱蹬一气,连同内裤一块蹬到了地上,一旦脱离束缚,胯下的肉棒像是弹簧似的弹了起来,圆大的龟头击打在我的小腹上发出『彭』的一声,妈妈的手在我屁股上捏了两下,接着迫不及待的伸到前面抓住那条雄伟的男根套弄起来。

  我将她的睡裙翻起,推到脖子下边,饱满的大奶子像果冻一样,颤颤巍巍的扣在胸前,暗红色的乳头硬硬的挺立,等待着我去采摘,我伸出舌头不轻不重的在乳首上添了一下,接着猛的含住一颗开始用力吮吸。

  「啊!」妈妈弓起身子,口中发出了爽快的呻吟。

  吸了一会儿,我直起身,抬起她丰盈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妈妈抬起屁股,用她那肥美的阴唇摩擦火热的龟头。

  等到肉棒对准位置,我轻轻的一顶,小半个龟头陷入了充满淫水的肉洞之中,大美人儿娇嗲的呻吟了一声,双腿不由自主的蹬了一下,可是由于她的腿架在我的肩上,这么一动,刚刚进入的龟头一下弹了出来,顺便还带出了一小股淫水,甩在了她的小腹上。

  「快,快,小坏蛋,快点……」欲火正浓的大美人急的臀手并用,抓住肉棒,挺动屁股,想让我再次进入,可她越是着急肉棒就越不配合,每次一松手阴茎就调皮的从肉缝中跳出,龟头次次都会在黄豆似的阴蒂上敲打一下,一来二去,妈妈焦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哼……你,嗯,快让它,快让它进来……」

  我笑着揪了揪身下成熟美人儿因完全充血而昂首挺立的奶头,然后扶正鸡巴,蘸了点穴口处的阴液,屁股用力一挺,『滋~ 』龟头挤开饱满的鲍鱼,整条长龙随即穿过褶皱丛生的沼泽,直抵幽谷的深处,透明粘稠的液体随着阴茎的没入溢了出来,床单上立刻就留下了一小块水渍。

  因为姿势的缘故,妈妈的阴道要比平时紧了不少,给我带来的快感也更强,在进入的过程中,两片浅褐色的花瓣始终紧紧夹着龙身,多刺的肉芽一层层裹住肉棒,细腻的按摩,齐根没入之时,龟头恰好不轻不重蹭着柔嫩的子宫颈口。

  「嗯……啊哈……好深……嗯……」热乎乎的龟头顶的妈妈娇喘吁吁,整个阴道壁不由自主的收缩了几下。

  稍事休息,等适应了里边湿热紧凑的环境,我扛着妈妈的双腿压了下去,好似要将她的身体对折一般。

  这样一来,妈妈的屁股就被抬离了床面,肉棒最顶端的坚挺与秘洞最深处的柔软紧紧挤在了一起,压的那里一阵急颤。

  「哦呀……」妈妈绷紧了浑身的肌肉,小腿在我肩上用力的蹬了两下,她想要伸手拥抱我的身体,可是双腿还卡在我的肩上,根本就抱不住,只好不满的在我大臂上抓了几下,接着重重的跌回了床上。

  肉芽的蠕动让我感到很是爽快,可一旦适应了这种刺激,如隔靴止痒般的收缩就只能是火上浇油,我撑起身,粗长的肉棒开始在温暖湿润的肉洞中进出,妈妈的整个身子被我顶的前后摇晃,雪白的乳房一甩一甩的,嫣红的乳首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啊哼……哼嗯……轻点……嗯嗯……」妈妈一边轻声叫着,一边难耐的晃动着脑袋,一双小手死死揪着枕头,上面青筋凸显。

  我越插越卖力,很快妈妈就做出了回应,每次阴茎顶在蜜穴里左右旋转的时候,她都会向相反的方向扭动臀部,好让褶皱上的那些媚肉更好的接受摩擦,那些肉芽嵌入龟头后边的冠状沟中,一浪接着一浪的刮蹭着这最为敏感的部位。

  此时的两人都沉浸在这人间最为销魂的时刻。

  『啵叽~ 啵叽~ 』的水泽声连连,妈妈不断张露小腹,媚肉紧裹肉棒,阴户与阴茎充分摩擦,在这样的刺激下,我的下体好像又涨粗了一圈。

  肏了一会儿,我松开一直卡着她双腿的胳膊,一旦脱离束缚,美妇人立刻抱住了我的身子,她将腿大大的岔开,好让阴茎进入的更加深入。

  「嗯……哼嗯……嗯……哼……嗯哼……」妈妈眯着眼睛,眉头微微皱起,手指在我背上用力抓挠,就在她快要爽上巅峰的时刻,我突然停了下来,还把肉棒退出到了洞口,只留一个龟头在里边。

  「啊……不要……」妈妈急切的喊了出来,她用手扳住我的肩膀,盘在我身上的双腿来回动着,脚丫压着我的屁股蛋,想让把我的下体再次按入她的体内。

  看着妈妈渴求的眼神,我笑了笑,低头亲吻着妈妈的肩膀,色手顺着她风韵的身体向下摸,最后盖在了那丰满的屁股蛋上。

  「嗯,不要停,嗯,快呀,快……」

  「大宝贝儿,我这就让你欲仙欲死!」说罢,我就压着她将阴茎深深的顶了进去,这一次我开始用一秒一次的速度狂猛抽插。

  「啊……嗯啊……儿子……妈妈美死了……再快点……」此时大美人儿的双腿紧紧缠住我的腰臀,屁股迎着我的动作拼命的向上抛动,时不时调整角度好让肉棒能更好的摩擦她的g点。

  妈妈如此激情的表现,弄得我也是热血沸腾,坚挺的肉棒更加猛烈的冲击女人的下身,每一次都正中花蕊,一时间,无比诱惑的娇喘声充满了整间屋子。

  没多久妈妈就被这九进九出的高速抽插肏的没了力气,她软绵绵的缠在我的身上,任凭我狂猛的抽插。

  床板咯吱~ 咯吱~ 的晃动,肉体啪啪~ 噗噗~ 的撞击,男女嗯嗯~ 啊啊~ 的

  喘息形成了一曲动人心靡的乐曲。

  「啊哈……嗯哼……啊不……我不行了……啊啊……」不知过了多久,身下的大美人儿情不自禁的娇啼一声,浑身如风中杨柳般急颤,双腿间那条湿滑的幽径死死裹住里边的肉棒不停的抽搐痉挛。

  看着身下手足无措,欲仙欲死的妈妈,我也已到极限,「大宝贝儿~ 哦……我,哦……嘶……我……」

  「给我……快给我……我要……都给我……哼嗯嗯……」妈妈知道我要射了,她拼尽全身的力气将我抱紧,哆嗦着喊了出来。

  「呃……吼……」我虎吼一声,腰部用力一拱,狠命的将阴茎顶在女人最为娇嫩的花蕊中心,附近的肉芽猛的一缩,第一时间就箍住了冠状沟,好像深怕它逃走似的,马眼与宫颈尽头那个细小的开口紧密结合,积攒了半个多月滚烫而浑浊的热流如洪水般注入了细长的宫颈之中。

  「啊……哼嗯……哦,天……我要死了……啊……」烫人的精液激的美妇人颤抖不已,长吟不断。

  「呼~ ,大宝贝,和你肏屄真让人疯狂,每次,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

  云雨过后,两具汗湿的躯体依然紧紧相拥,胯间私密的位置依旧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几分钟后,我从妈妈身上爬了起来,借着客厅里微弱的光线,可以清晰的看到床单上星星点点的水痕,妈妈岔开的双腿间更是湿成了一片。

  就在这时妈妈突然用手捂着自己下体着急的喊道:「啊,快,快给我拿几张纸巾……流出来了!」

  看着床单上片片淫迹我笑了笑:「嗨,没事!别擦了!反正都脏了……」

  「那,那怎么行?快点……」

  「嘿,要不我再帮你顶回去?」说着我挺着硬邦邦的鸡巴又压了上去。

  「呀……混蛋,嗯,混蛋,死小子……起来……嗯……哦……啊……讨厌……又进来了……哦……哼……哦……嗯嗯嗯……」

  欲望的盛宴还在继续,卧室里弥漫着一股腥酸的气味,汗湿的躯体不断的碰撞,娇喘声时而欢快,时而难耐。

  清晨,朝霞透过窗帘照射在了凌乱不堪的床单上,昨晚的那一对男女还缠绕在一起,中年美妇依偎在一个年轻男人的怀里,脸上充满了幸福,他们身下的床单上满是狼藉,一块块干掉的精斑是那么的耀眼。

  今天是周六,加上昨晚的大战,我睡的很沉,等我睁开眼睛,阳光已经洒满了大半个屋子。

  妈妈正一脸和蔼的看着我,见我醒了她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又把头埋进了我的臂弯里。

  「大宝贝儿~ 这么早就醒了啊?」我转过身,正处于程勃期间的肉棒刚好顶在了妈妈的大腿上。

  她抬眼看了看我,妩媚的一笑,伸手在龟头上轻拍了下:「还不老实!」

  我坏笑着说道:「嘿嘿~ 大宝贝儿,每次一见到你啊,他就不听我的话了!」

  说完,我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胯下的坚挺正好抵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昨晚的精液还没有完全稀释,阴部还是黏糊糊的,我伸手握着阴茎在她两腿间的敏感地带滑动了几下。

  「嗯……」

  随着鸡巴的滑动,妈妈发出了诱人的轻啼,她抱紧我的脖子,分开双腿,难耐的扭着腰,饱满的阴阜不断的与我的龟头来回摩擦,嫩滑的肉缝越来越热,秘洞中涌出了不少的春水。

  「大宝贝儿,我现在才发现,你在床上真是个荡……」话说了一半,我突然意识到这个词好像不太适合。

  「荡?荡什么!说呀!」妈妈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不过很显然她是装出来的。

  我哪敢真说出来!

  「你真是个混蛋~ 」妈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一把抓住我的要害,让膨胀的龟头顶在自己的手心中,「谁叫我喜欢这个专门干坏事儿玩意呢?」

  我赶紧低头亲了妈妈一口,然后把嘴贴在她耳边说道:「妈,我想干坏事儿。」

  「小坏蛋~ 」

  「嘿嘿~ 」我把枪从妈妈手中抢了过来,扶着它挤开两片褐色的肉唇,一磨一蹭的在粉红色的嫩肉上滑动。

  「嗯……嗯……」妈妈发出了舒服的呻吟,这预示着她现在需要我的男根,需要它来为她止痒。

  「大美人儿,想不想?」

  「嗯!想……」妈妈用腿盘住我的腰,脸上已是春潮一片了。

  「想什么?」

  「嗯,讨厌……这么混……哦……」

  「嘿嘿,说嘛,想要什么呀?」我屁股一用力,圆大的龟头滑过湿润的阴阜死死的压在了敏感的阴蒂上,粗大的肉棒紧贴着肉呼呼的阴唇缓缓的摩擦。

  「哦,想,想要……大鸡吧……要你的大鸡吧,肏我……」

  「嘿,大宝贝儿,昨晚还没吃饱啊?!」

  「啊……嗯,你坏死了……」

  我用龟头不断的在妈妈的阴道口附近摩擦,每次滑到洞口的时候,妈妈都会挺起屁股,密洞好似一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儿似的,极力的想要咬住这条大肉虫。

  「嗯,你快点,快点喂人家吃棒棒……好痒……嗯……快……」

  「哦,有你这么个大美人儿,我就是死了也值啊!」

  说完,我就握着鸡巴,让龟头对准那个一张一合的洞口,用力一顶。

  「哦!」空虚的身体突然被填满,妈妈舒服的仰起头,上身用力的拱起,口中发出了充满快乐的呻吟,湿润的肉壁紧紧箍住进入的肉棒,温暖滑腻的触感立刻袭遍了我的全身上下。

  「嘶……哦……」我猛吸一口气,龟头被褶皱丛生的花径刮蹭的酥麻无比,妈妈虽然有着二十多年的性交使,可每次进来都能带给我无比强烈的紧握感,肉棒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紧凑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些年轻的小姑娘。

  柔软的床垫开始上下颠动,床头撞击墙壁发出框框的声响,大美人儿的四肢紧紧缠绕在我的身上,口中依依呀呀的娇喘呻吟,我保持五浅五深的动作一连插了6、7分钟,妈妈的穴肉已经出现了不规则的抽搐,呻吟声也开始发颤。

  就在这关键时刻,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我没好气的接了起来。

  「喂?」

  「哦,小旷?」是林菲的声音。

  「嗯,林姐,有什么事儿么?」

  「下周有个关于网络维护的培训,我想叫你一起去。」

  「行,下周什么时间?」

  「周三吧,可能要去四天,你先准备准备!」

  「嗯,好的……哦……嘶……」在我说话的过程中,妈妈一直不快不慢的挺动屁股,肉棒和肉壁还在摩擦,本来就快到极限的阴茎险些失守,强忍精关的同时我忍不住吸了几口气。

  「你……你在干什么?」林菲几乎是脱口而出。

  「啊?哦,没,没事,林姐……我,我还有点事,待,待会儿在和你说……」

  匆忙挂掉电话,我抱紧妈妈的身子,屁股开始卖力挺动,激烈的撞击声和压抑的闷哼再一次回荡在空旷的屋子里。

  终于,当龟头再次狠狠撞击花蕊的那一刻,床上的男女同时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吼,两具汗湿的躯体双双颤抖起来……

  激情过后,我拨通了林菲的电话。

  过了好久她才接了起来:「忙完了?」

  「嗯,完,完了……」

  「在陪女朋友么?」

  很显然,在电话中林菲已经察觉出了我刚才的异样。

  「这,嗯,是……是……」说话时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正在擦拭下体的妈妈。

  「哦,那你好好休息吧,不打扰你了!」林菲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从刚才的对话中,我隐约听出了一丝醋味儿,莫非林菲她对我……唉,怎么可能,我还真是喜欢自作多情啊!

  「单位有事儿么?」妈妈把黏糊糊的纸巾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里,然后拿起昨晚那条很性感的睡裙套在了身上。

  「下周要出去学习,可能要走个三四天吧!」

  「哦,这样啊,对了,昨天下午小丫头给我打电话了。」妈妈边梳着头边坐到了床边,「你也真是的,平时在电话里也不说多陪她聊会儿,她很想你……」

  「妈,我知道,可我工作确实很忙,抽空能打电话就已经不错了!」

  「那下班以后呢?有时间陪我上床,就没时间和紫琴聊天吗?!都是借口!」这个美妇人总归是我的妈妈,不管在床上多么顺从多么风骚,下来只要我做的不对,该批评还是要批评的。

  「大宝贝儿,我知道错了,以后多陪她聊天还不行么?」我赖皮似的从后边抱住妈妈的身子,用脸在她的后颈上来回摩擦。

  「好了,好了,马上就到国庆节了,你去学校陪陪她吧!」

  「嗯?学校?!过节她不回家么?」

  「嗯,说是路程太远不想回来了,要我看小丫头八成是想单独和你在一起待几天,你就去趟她们学校呗!」

  「妈,那你也一块去吧!」

  「啧,你怎么听不懂话呢,我去了你还怎么专心陪她!?」

  培训的那天,我早早的来到约定的地点等着林菲的出现,这次学习的地点离市区不远,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受邀而来的人还真不少,一些身材高挑的ol提着小旅行箱分布在四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