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女警之滿員痴漢列車下作者莫离(1/2)

加入书签

  字数:23435

  前文:

  黑暗中疾驰的地铁,仿佛粗大的肉棒在如同蜜穴般幽暗深邃的涵洞里穿行,谁会想到如此多的罪恶和淫荡就在繁华的s市地下不过数十米的地方悄然绽放。

  列车呼啸而过,地铁倒数第二节车厢与最后那节封闭的痴汉车厢的连接处,激荡的狂风里一个身影正俯身摸索着,挂在他耳朵上的通讯器忽然响起,他愣了一下,停下了正准备断开车厢连接的手,联通了和移动指挥车的信号。

  「收到……哦……老大……明白了……嗯……我会做到的……哦,好的……我知道了……我只能保证把一个还没被玩死的伊悠带回去,至于她被玩烂成什么样子我可不能保证……ok,通讯完毕。」那个藏身于黑暗的身影挂断了通讯,轻轻拔开了连接车厢的机关,纵身跃上了脱离了车体正向前继续滑行的痴汉车厢,他攀附在车厢外壁上,回身用灯光打出了约定的讯号,瞬间铁轨被移动向早已等待在那里的牵引车,通电后的电磁体迅速将这节痴汉车厢挂在了牵引车后,向着废弃的环线驶去。

  那个黑影悄无声息的攀在车厢窗外,看着车厢内混乱的轮奸局面,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淫笑:「有意思……痴汉干痴女,到底是谁干了谁呢?也不知道伊悠这样的极品痴女遇到坑神这样的绝世淫魔,到底谁会更胜一筹?」

  而此时那一群早就脱下裤子急不可耐的挺着兴奋不已的大肉棒向正同时被四五个男

  人轮奸的伊悠的痴汉们,则一个个都饥渴难耐性欲高涨。早在伊悠刚上车的时候,那些痴汉们早就不知道yy了多少遍在拥挤的地铁中恣无忌惮的用肉棒磨蹭伊悠臀沟的场景,双手揉捏着伊悠丰满的两瓣臀肉,挤压成各种形状,再将肉棒顶在挤出来的臀沟里磨蹭到射精,如果能隔着裙装用肉棒刮弄伊悠诱人的阴唇、用手指拨开她的内裤挑弄她的阴蒂,让伊悠在极度羞耻却又不敢发声的情况下被玩弄到高潮,那是痴汉们最喜欢的玩法,如果能迫使她极不情愿的用手来套弄肉棒,让她冰凉而纤细的小手套住滚烫粗大的肉棒不知所措的上下摩挲,那就是一般痴汉们最感性趣的举动。

  然而这些痴汉们再人渣,又何时见过像伊悠这样主动送上来让大家轮奸的淫荡痴女?

  大家都像做了美梦一般,面对着正无耻的岔开双腿,呈现出淫荡姿势骑在男人正插在自己菊门里的伊悠,所有的痴汉们都争先恐后的排着队将自己的肉棒对准伊悠已经被灌满了无数男人腥臭精液的粉嫩蜜穴狠狠的抽插,生怕列车到站而轮不上自己。

  而抢到伊悠蜜穴的男人则卖力的挺动腰肢,让自己的肉棒顶开伊悠紧致的阴唇,在伊悠美妙的阴道里疯狂的抽插起来,伊悠的阴道此时已经被众多肉棒轮的有些红肿,却因为沾满了精液而显得异常润滑,可以让男人们感受到抽插时伊悠布满细嫩肉芽的蜜穴软肉紧紧包裹住肉棒摩擦的极致乐趣,也不会因为过度卖力的抽插而因干涩而伤及肉棒,而男人们则乐得看着自己的肉棒在伊悠粉嫩的阴道里疯狂的抽插,一进一出将伊悠的阴道软肉大大撑开,粉嫩的阴唇被肉棒翻开又捅进,而伊悠则被捅得淫水四溅,阴道里残余的精液被淫水和男人们粗野的抽插激荡开来,更是溅得黑丝美腿内侧满是精液淫水的淫靡秽物,而伊悠一阵浪过一阵的风骚入骨的媚叫声更是让那些痴汉们酥软了骨头,基本上在伊悠蜜穴里抽插了没几下就纷纷缴了械,昂着头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伊悠的蜜穴深处,这才恍然若梦般纷纷无力的瘫软下去。

  「对……就是这样……啊……屁眼里面的肉棒操的伊悠小骚货好舒服……哦,前面的大肉棒也很卖力哦……不错……就是要这样……啊……狠狠的操……捅烂伊悠的骚穴……前后一起……把伊悠的骚穴和屁眼捅穿……呀啊啊啊啊……好刺激啊……射到伊悠里面去……伊悠要给你们生孩子啊……」伊悠随着男人们粗鲁的肉体的冲撞而兴奋的主动扭动腰肢,配合着男人们肉棒在自己身体里抽插的力道而不断扭动身体,还不时的兴奋的和身前正操着自己蜜穴的男人接吻,并抓着不知道是谁的手大力揉捏自己的美乳,一边发出销魂的呻吟,还用淫荡的语言刺激着男人们的性欲,让他们尽情的在自己身体的每一处洞里抽插。

  实在抢不到伊悠身体部位的男人们看着眼前淫靡的群交场景,也都纷纷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肉棒自己套弄起来,而一有机会,就把已经射精的男人推开,去抢那人的位置,短短几分钟,伊悠已经不知道换了几个被她坐在身下抽插她菊门的男人,而在伊悠蜜穴里无套内射的男人则已经数不清了,更有恶劣的男人则在套弄肉棒时将自己的精液肆意的向伊悠的娇躯上任意发射,很快伊悠白皙的脸颊、丰满的美乳以及被撕碎挂在身上的ol服、破破烂烂的黑色丝袜上就到处沾满了男人腥臭的精液,而伊悠披散开的秀发更是被恶劣的人射了满满一秀发的精液,随着伊悠大幅度的上下挺动腰肢,那些秀发上沾满的精液就被四下甩开,啪啪啪的不住撞击着伊悠白皙的美背,发出淫靡的声音,肮脏的精液更是流得她满身都是,而伊悠嘴里更是被众多男人射满了精液,更是强迫她不让她咽下或者吐出来,此时伊悠艰难的含着男人的精液不让它们流出,同时还要含混不清的喊出淫荡的浪叫,好刺激那些男人们恶劣的性趣,结果没想到鼻孔里也被一个更恶劣的痴汉用马眼顶着射了进去,浓稠的精液顿时层层封闭了伊悠的鼻孔,瞬间的窒息让伊悠猛烈的咳嗽起来,满含在嘴里的一些精液就被呛得喷出来,溅在嘴角和脸颊上,而被那些痴汉们淫笑着强迫伊悠用手指把它们刮起来,然后自己捅进已经被捅进一根肉棒的蜜穴里搅动,伊悠脸上虽然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但是她很快就在自己的手指抚摸下淫荡的扭动起身体,骚浪的模样让围观的痴汉们更是兴奋异常。

  几个已经撸到快要射精的男人见状纷纷加快了撸动肉棒的速度,不久便在伊悠主动抬起的黑丝美腿的磨蹭下将自己的精液悉数射在了伊悠的丝袜上,伊悠冰凉的黑丝美腿被男人们滚热的精液涂了厚厚一层,那种激荡的刺激和变态的快感让正骑在男人身上主动上下吞吐肉棒的伊悠兴奋的浪叫起来,而那些射精的男人们也在伊悠光滑柔顺的黑色透视丝袜磨蹭肉棒时的酥痒刺激下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将精液在丝袜上涂抹出各种图案的快感,也让这些痴汉们玩得性趣大发,这些没有经历伊悠肉洞压榨的男人尚有兴致准备着在伊悠身上的新一轮轮奸,而那些已经亲身感受过伊悠美妙的肉洞刺激的男人则无不爽得口吐白沫晕了过去,伊悠这样能够榨干无数男人的极品痴女,又岂是这些地铁痴汉的肉棒能承受得住的极致媚惑?

  所有人都在伊悠身上玩的兴致大发,所以除了那个现身于黑暗之中、被称为坑神的男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列车前进过程中出现的震动和颠簸,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列车已经开始在黑暗中前行,似乎永无止境。

  此时痴汉们早已把被干的满身精液的伊悠从骑坐男人的姿势拦腰抱起,将她翻过身推到车窗边上,让伊悠呈站姿双手趴伏在车门的玻璃窗前,一条腿被高高抬起架在一旁的座椅上,而还有余力的痴汉们则排着队从身后以后入式的姿势,挺着大肉棒在伊悠已经稍显红肿的蜜穴里大力抽插。伊悠的蜜穴里此时已经被不知道多少男人的精液射入,此时呈站姿而一条腿高高翘起,这样的淫荡姿势使得她被身后的男人肉棒的每一次大力冲刺把两瓣粉嫩的阴唇大大撑开,男人肉棒粗暴的抽插和伊悠自己高潮不断的娇颤使得伊悠蜜穴里的精液不断溅出,在她站立的脚下汇聚成一滩腥臭的精液。

  「这骚货的奶子还真是极品,刚开始还没发现,没想到被这么多人操了这么久,竟然都已经激凸了呢……」一个痴汉正站在伊悠背后卖力的挺动腰肢,让自己的大肉棒在伊悠仿佛小嘴一般的温润蜜穴里大力抽插,一进一出正干得伊悠的蜜穴软肉被不断翻开捅入,而他自己也爽得伸出舌头直喘粗气,还不时伸出一双肮脏的大手从背后环绕住伊悠已经沾满精液的丰满美乳,一边大力揉捏将伊悠的美乳挤压成各种形状,一边还不忘唾沫横飞趴在闷哼咬着牙美目迷离正暗爽不已的伊悠耳边淫笑道:「可惜现在是在隧道里面,不过等一会到站的时候,也许车门外面候车的乘客们就可以隔着车窗玻璃一览你这个小骚货淫荡的身体了呢,你猜他们会不会也上来参与到轮奸你的人群中呢?」

  「啊……那你们一定要狠狠的操伊悠……到时候让伊悠在车外面所有乘客的眼前被人站着操到潮喷……让伊悠在所有候车的乘客的视奸里被你们的大肉棒依次操到高潮……

  伊悠好想……呀啊啊……好想在被妈妈牵着手候车的小朋友面前给各位哥哥舔刚从伊悠骚穴里面拔出还坚挺的大肉棒,然后看着那些妈妈们慌张的去捂小朋友好奇的眼睛的模样,还有听着小朋友好奇的问那个大姐姐吃的棒棒糖为什么会流出牛奶样子……啊……对,就是这样狠狠的操伊悠的骚穴……伊悠还想当列车上的公共肉便器……啊……让乘坐地铁的苦逼上班族在伊悠的骚穴里发泄性欲……还想要给那些行动不便的老年男性乘客当着他们已经是老太婆的妻子面口交,一边听着他们妻子用满是嫉妒的粗俗语言羞辱伊悠淫荡下贱的身体,一边让这些老得已经失去性欲的男人把清淡如水的精液射在伊悠的嘴里让伊悠解渴……「伊悠激烈的扭动纤腰配合着身后男人大力的抽插,一边还想象着自己被各种各样的男人肆意玩弄的情形,不由得也变得兴奋起来,她不时的回过头和身后抽插自己的男人们兴奋的接吻,还被身后的肥胖男人按着美背紧紧压在车窗玻璃上,如果从车窗外看去,就能看到一幅无比淫荡的香艳场景:明亮的车厢里,一个披散秀发的绝色性感美女正被无数丑陋的男人紧紧的压在车门上,美女呈单腿站立的姿势,一条沾满精液的修长美腿被高高抬起,架在一旁的座位靠背上,丰满诱人的美臀则主动高高翘起,还不时淫荡的摇晃着勾引身后男人们,而身后的男人们则挺着各种各样肮脏丑陋的肉棒捅进绝色美女呈羞耻姿势暴露在众人面前的蜜穴里大力抽插。

  随着男人们黝黑的粗长肉棒和美女诱人的蜜穴猛烈的交合,伊悠胸前那对白皙丰满的乳球不断击打着玻璃,白皙的美肉撞击在冰凉的玻璃上发出淫靡的啪啪声,像两团面团一样被挤压成各种诱人的形状,身后男人不断溅射出的一部分精液也随着冲击溅在玻璃上,顿时整个车门玻璃狼藉一片,而伊悠被紧紧压在玻璃上的美乳则不断地在车窗上一片乳白色的狼藉里划出各种淫荡的轨迹,很快车窗上便被伊悠美乳涂满了腥臭的精液,因而变得极为滑溜,这样一来,伊悠的美乳再也无法被牢牢按在玻璃上,因兴奋而凸起的乳珠不安分的随着被压在玻璃上的美乳不时向各种方向滑开,车窗外如果有人,就能看见伊悠粉红色的乳珠随着两团美肉,在浓稠的精液里被挤压成各种淫荡的形状,而伊悠则索性伸出舌头,将被自己美乳涂抹开的精液一点点从玻璃上舔进自己嘴里。

  看着伊悠这样的淫荡的动作,身后的男人们无不兴奋的将自己的精液纷纷射进伊悠不断高潮的蜜穴深处,大量激射进去的精液早已经伊悠原本光滑平坦的小腹也被撑得隆起,而两天没碰男人的伊悠则变得越来越兴奋,各种淫声浪语层出不穷,到后来她索性让身后的男人操过她的蜜穴或菊门后拿出自己的签名笔,在自己身体的各种羞耻的部位签上名字,而她大腿内侧到蜜穴的位置更是早已被密密麻麻写满了正字,而蜜穴和菊门更是被歪歪斜斜的标明了肉便器和精液公厕的字样,美乳和臀肉上也被水笔、钢笔等各种颜色的笔迹写满了诸如「骚货」「淫妇」「fuck♂off」「bitch」等各种各样的羞辱词语。

  眼看着在伊悠身上发泄过的男人越来越多,几乎车厢里所有的人都快要在伊悠淫荡的身体上发泄完一轮,却在这时,一个杀马特发型的年轻男子忽然扯下腰间的皮带,对着伊悠淫荡的翘起的美臀刷的猛抽下去,生铁制的皮带扣重重的抽在伊悠的臀肉上,啪的一声闷响,伊悠丰满的美臀顿时颤了几颤,白皙如玉的美肉登时红肿起来,经过调教而身体异常敏感的伊悠顿时疼的闷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原本仰首美目微闭准备迎合背后男人们大力抽插的她回过头来娇叱道:「你……你干什么?」

  「妈的骚婊子不认识我啦?」话音未落,却见那年轻男子挺着肉棒,却并不急着像其他男人那样急不可耐的将肉棒捅进伊悠的蜜穴里抽插,反而挥着皮带又是刷的一下狠狠抽在伊悠随着俯身的姿势而自然下垂的一对美乳上,这一下更是加重力道,直打得伊悠胸前两个人间胸器娇颤不已,左侧的乳晕上顿时火辣辣一片红肿,这男子忽然恶狠狠的咬牙说道:「刚才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还把我老大害的那么惨,我要先把你狠狠的收拾一顿,然后再把你狠狠的操翻,这样才能泄我心头之恨!」说着,手里的皮带如雨点一般刷刷刷的不住猛抽在伊悠娇嫩的肌肤和敏感的部位上。

  「原来是你啊……啊……就凭你下面那根肉棒……想要把我操翻……啊哈……难度有点大呢……啊啊啊……要不然你借助点什么道具,说不定还能把我玩弄到高潮……啊啊啊啊啊……要不你还是继续用皮带继续抽打伊悠欠操的小骚穴吧……」杀马特男子没想到伊悠被自己手里的皮带狠狠的抽打着敏感的部位,却没有露出丝毫痛苦之色,更没有像他所想的那般发声求饶,反而越来越的兴奋的扭动着娇躯,一边发出销魂的娇喘呻吟,还不时的主动伸手扒开自己紧致的阴唇,让自己粉嫩的蜜穴嫩肉和阴蒂大大向外翻开,完全暴露在杀马特男子面前,男子手中的皮带狠狠的一下下重击在伊悠外翻的阴蒂上,娇嫩而敏感的阴蒂顿时被抽打得鲜血淋漓,然而伊悠脸上毫无痛苦之色,反而随着凶残的鞭笞而不断兴奋的颤抖起来,嘴里也不住的发出愈发淫荡的呻吟声:「不要停,请狠狠的鞭笞伊悠的骚穴,伊悠的骚穴好痒,狠狠的抽烂它……把它打烂成喷头,以后男人射进去的精液都会从里面喷出来……」

  杀马特男子恶狠狠的抽打了一会,累得停了下来,却见伊悠并没有出声求饶,反而一脸期待和满足的骚浪模样,不由得恨恨的对着伊悠被抽打得红肿不堪的两瓣臀肉啐了一口,骂道「妈的,骚婊子越打还越浪,看来老子我今天非得弄点花样出来,把你干到爽翻为止,然后让你叼着老子的鞋子被你看不上的老子的肉棒操的叫我老公!」杀马特男子说着,竟真把脚上一只肮脏的破旅游鞋拽了下来拿在手中,一手捏着伊悠的脸对她恶狠狠的说道:「妈的,骚婊子,你自己选吧,是被我用皮带狠狠抽打,还是想叼着老子的臭鞋让老子操?」

  伊悠回过头满怀期待的看着他,无比媚惑的幽幽一笑道:「当然好啊……伊悠好喜欢带着男人脚汗臭的味道……如果能把你脚上的臭袜子也塞进伊悠的骚穴里,让伊悠的骚穴被熏成臭穴就更好了……」

  「妈的,骚婊子到这会还这么浪,不能忍了!」男子大吼一声,正要挺着肉棒捅进伊悠主动扒开的蜜穴里,忽然眼睛一转,坏笑道:「你的小骚穴被这么多人操过,我可不想干你这种公厕一样的脏浪穴,像你这种又脏又臭的烂穴,还是让我的鞋来玩吧!」说着,男子竟然握着那只肮脏的破鞋,对准伊悠自己双手拨开的蜜穴,兴奋的大叫一声,径直猛捅了进去。

  「啊……伊悠的骚穴竟然被一只肮脏的破鞋操了……」伊悠突然感觉到蜜穴里无比的充实,而被肮脏的破鞋插入带来的另类变态快感更是给她带来受虐的极致刺激,这让她异常兴奋的高声呻吟起来,而身后的男子也越玩越兴奋,起初只是一个鞋尖顶在伊悠的蜜穴口不停的搅动,后来身后的男子越玩越恶劣,索性将手压在鞋跟上猛力向里一捅,只听伊悠发出无比淫荡的浪叫,她已经淫水连连的蜜穴顿时被带着男人脚汗臭味的肮脏鞋子大大撑开,一双足有42码的肮脏旅游鞋霎时一大半深深捅进了伊悠的蜜穴里,感觉到鞋底的污垢和尖锐的鞋钉刮过蜜穴软肉带来的无比淫荡而变态的刺激,而近乎于女体扩张极限的鞋交也让伊悠舒服得猛然绷紧娇躯,轻轻甩动着秀发放声浪叫起来:「伊悠的烂穴越来越脏了,鞋里的淤泥粘在蜜穴里……啊……好满足好充实……就这样继续旋转它……啊……

  对,鞋钉扎在骚穴软肉上的感觉好刺激啊……啊,鞋尖捅进伊悠的浪穴深处去了……不要啊,鞋钉刮住伊悠的子宫颈了……好舒服,就这样使劲刮……让尖锐的鞋钉剐烂伊悠淫荡的子宫,把鞋底的污泥都刮进伊悠的子宫里去,让伊悠下贱的子宫塞满肮脏的鞋底污泥……啊……请继续用鞋玩弄伊悠的骚穴,让伊悠的烂穴被鞋子彻底玩坏,把鞋子整个塞进伊悠的子宫把它玩爆掉吧……「

  车厢里的痴汉们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女人淫荡下贱到连被一只散发出男人恶臭汗味的

  破鞋玩弄都能爽到高潮连连浪叫不止的骚浪模样?刚刚射过精的男人见状无不再次性欲高涨,有些疲软的肉棒再一次兴奋的直挺起来,准备迎接下一次粗暴的抽插。

  而那个正用鞋子玩弄伊悠蜜穴的男子见状也是把持不住,索性扯住伊悠的秀发,将她的头像自己的两腿间已经兴奋的快要爆炸的肉棒上按去,散发出一股尿骚味的肉棒划过伊悠白皙的脸颊,硕大的黑色龟头在伊悠的鼻尖和眉心上不断磨蹭,龟头顶端的马眼里也不短渗出男人兴奋的透明淫液,将伊悠的脸颊画得一塌糊涂,伊悠被他这样玩弄显得异常兴奋,几次主动张开嘴去含男人在自己脸上四处乱捅的肉棒,却都被男人坏笑着躲开。

  「是不是想吃哥哥我的大肉棒啊?你来求我呀,求你的好老公我用大肉棒操烂你这个小淫妇的骚嘴,我就让你用小嘴来伺候我的大肉棒。」男子兴奋的将两颗睾丸不住的甩在伊悠脸上拍打,黧黑的睾丸砸在伊悠白皙的脸颊上发出淫靡的啪嗒声,而男子的手也伸到伊无耻的大大张开的双腿之间,继续用肮脏的鞋子在伊悠的蜜穴里转动玩弄。

  「请好哥哥……不……请亲老公用你的大肉棒狠狠的操伊悠的小嘴吧……请更加残暴的玩弄伊悠的身体,用好老公的大肉棒把伊悠的嘴捅穿,一直捅烂到伊悠的喉咙里,请把伊悠的小嘴当做公厕,尽情的发泄不管是精液还是尿伊悠都好喜欢啊……」伊悠淫荡的舔着嘴唇,用无比渴望的眼神紧紧盯着男人的肉棒,此时的她急切的渴望男人的插入,就算是用肉棒在伊悠的嘴里抽插,也是她无比渴求的,只要能让男人用肉棒来满足自己,这时候就算让她像条母狗一样爬着给全车人舔肛门她也会立即照做,何况只是她随口就来的淫声浪语。

  男人再也忍受不住,伊悠淫荡的表情和骚浪的身体让她再也把持不住,一挺腰,肉棒马上捅进了伊悠的小嘴里再次抽插起来,伊悠如获至宝一般兴奋的含住男人的肉棒,精心的由上到下舔舐吸吮起来,还不时的将肉棒吐出来,用舌尖将肉棒和睾丸都挑起来给男人看被自己津液沾湿的紫黑色肉棒和睾丸,肉棒顶端到伊悠鲜艳的唇间扯出一条长长的透明津液链,配合着伊悠淫荡的表情,男人很快就死死的按住伊悠的头,怒吼着将自己的精液狠狠的直接射进了伊悠的肚子里,男人疾射的精液凶猛的击打着伊悠的咽喉,呛得伊悠朱唇间精液四溅,嘴角更是挂满了男人乳白色的腥臭精液,好一幅淫靡的美人呛精模样。

  发泄过后的男人无比的满足,连插在伊悠蜜穴里的鞋子都不要了,光着脚就准备离开,给在后面排队排的饥渴难耐的几个人让出一个玩弄伊悠的位置,结果他脚下一软,一个趔趄直接被绊倒在地,他恼火的低头一看,却见绊倒自己的正是被人胡乱丢在地上的伊悠随身的坤包,此时那个坤包被他一脚踢翻,里面的东西顿时从包里倾倒出来——手铐、

  胡乱塞进包里的警察制服、伸缩警用电棒、一张写着伊悠姓名的s市特警分队副队长的警

  察证、一双被水濡湿散发出淫靡气息的黑色透视丝袜等等杂乱的东西散落一地,这个小混混颤颤巍巍的伸手捡起那种警察证看了半天,这才惊恐的大叫道:「操!妈的,咱们上当了,这个骚货他妈的真是个条子!快跑!」

  他喊着一嗓子不要紧,原本沉浸于淫靡的肉欲之中的车厢顿时一片混乱,正准备开始在伊悠身上抽插的几个男人吓得面无人色,正顶在伊悠菊门和红唇间的肉棒还没有来得及插入,此时僵持在那里进退不得,而那些已经在伊悠蜜穴里发泄过的男人们则更是慌乱,整个车厢像炸了锅一般,衣衫不整的男人们狼狈的抱头逃窜,不少人在混乱中被挤到在地,被其他人踩过发出惊恐的惨叫,更有几个人试图砸碎车窗跳车逃命,刹那间痴汉车厢里人声嘈杂,惨叫声、求饶声、拳脚相加声和清脆的玻璃碎裂声交杂在一起,混乱中女人和男人们都在大声的喊着什么,恐惧和绝望的气氛在车厢里弥漫开来,昏暗的车厢里人影交错,乱作一团。

  「啊……!」一个男人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车厢,顿时将整个车厢的嘈杂声音都压了下去,慌乱中连滚带爬的男人们循声看去,却见一个上身歪歪斜斜披着警察制服,

  下半身两条修长美腿赤裸的美艳女警正踩着一双超高跟皮鞋冷冷的环视着车厢里惊慌失措

  的男人们,而她锋利的高跟鞋根下,正幸灾乐祸的一下下踩踏着一个男人已经有些兴奋的肉棒,冰凉的鞋跟狠狠的抵着男人敏感的马眼处,被她踩在脚下的男人既恐惧,又隐隐的有些期待,而他的位置,正好可以从女警赤裸的修长双腿间看到女警警服半遮半掩下最诱人的美景,尽管他才把自己的鞋子塞进那里,沾满了污泥的精液正从女警赤裸的双腿间不断滴落出来,女警修长的美腿间一塌糊涂。

  「没人听到我说的话是嘛?」女警妖媚的咯咯笑道,俯下身用电警棒轻轻的拍打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男人的脸颊,一边眼神妖媚的环视着周围惊恐的看着自己的男人们:「我说了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座位上不要动,可是看来不打翻几个的话你们根本没准备把我的话当真呢……」女警冷冷的说着,轻轻弹了一个响指,顺势将一股快要从自己脸颊滑落的腥臭精液刮在指尖,在众多男人慌张的目光中将修长的纤指含在红唇间贪婪的吮吸着,脸上露出无比满足的神情。

  惊慌失措男人们这才发觉全身剧痛难忍,身上更是布满拳脚相加的痕迹,而正准备砸窗跳车的几个痴汉更是直接被打晕过去,抱着头在满地碎玻璃渣里痛苦的呻吟着,这才知道凭自己这些人根本就别想从眼前冷艳与淫荡兼具的女警手里逃走,吓得面无人色,纷纷跪下连声求饶:「……糊涂……家里……还小……」

  「够了,我这是例行公事,求饶的话等过一会再跟警察说吧!现在你们这些痴汉们都给我听好了,刚才已经操过我的骚穴的人都沿着车厢边抱着头蹲成一排,那些还没操过我或是操过我其它肉洞的人都把裤子脱了,给我坐回座位上去,然后把肉棒都给我准备好,该撸的先撸着,该吃药的吃药,反正都给我保持最坚挺最兴奋的状态不准射,我要一个一个给你们检查肉棒!」女警大声的斥责道,冰冷的高跟鞋跟狠狠的踩踏在脚下男人敏感的马眼上,疼的那个男人一阵阵哆嗦:「听到没有?不想再挨揍的就快给我动起来!」

  被女警威势震慑的男人们急忙连滚带爬的按照女警的命令各自就位,伊悠满意的看着男人们在两旁的座位上规规矩矩的脱下裤子坐好,这才狠狠的又踩了一下脚下男人的马眼,在伊悠高跟鞋的刺激下那个可怜的男人的肉棒竟然又兴奋的挺立了起来,伊悠盯着他呵呵的冷笑起来:「我记得你还没操过我的骚穴吧,这次先饶你一命,到座位上坐好去,下次再用鞋这种肮脏的玩法,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性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来虐的,知道了没有?」

  「真是一群没用的家伙啊,竟然只是射过一次就不行了啊……」伊悠环视过去,却见好几个痴汉无论怎么撸肉棒也始终硬不起来,被伊悠冷厉的目光扫过,这几个痴汉更是吓得面无人色,套弄的更加卖力,可那疲软的肉棒却仍无力的在两腿间缩成一团,始终硬不起来,伊悠走过去轻蔑的看了这几个痴汉一眼,冷冷的说道:「或者是因为害怕而硬不起来了,刚才不知道我身份的时候操的那么粗暴的狠劲到哪去了?」

  「对着我撸,快点硬起来!」伊悠说着,忽然伸出手指,探入自己的蜜穴里轻轻抠弄起来,另一只手则从敞开的警服里伸进去,抓住自己丰满的美乳大力揉捏起来,一边岔开双腿摆出淫荡的姿势自慰着,一边发出无比销魂的诱人娇喘,蜜穴里的精液随着女警的手指抠弄而不断的滴落出来,看着伊悠几乎贴在他们眼前的淫荡姿势,这些始终硬不起来的痴汉的肉棒终于有了些起色,逐渐硬挺起来,看着这些痴汉们死死的盯着自己淫荡的身体,伊悠自己也逐渐变得兴奋起来,她更加卖力的抠弄着自己的蜜穴,一边娇喘着说道:「不要……嗯……不要害怕,不要把我当做冷酷的执法者……嗯……还把我当做刚才那个欲求不满的骚货就好……对,伊悠就是想被男人们的大肉棒狠狠操的荡妇贱货……你们没操过穿着女警制服的骚货吧?就把伊悠当成穿着女警制服的婊子狠狠的操就好……嗯啊……」

  「嗯,总算是都准备好了呢……」伊悠站在车厢中间,看着在自己左右两旁依次坐好的男人们对着自己纷纷挺立的大肉棒,闻到空气中熟悉的男人兴奋时分泌液的气味,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大声说道:「我是s市特警分队副队长伊悠,我现在怀疑你们之中有人涉嫌参与某些刑事案件,现在要依法对你们进行全身检查,请你们尽量配合我的工作。对拒绝或阻碍检查的人员,我将依据s市警察条令规定对其进行一定的惩戒,如果检查过程中或检查后你们有任何不适,可以联系警方协调解决,我的警号是2920382| 9| 20| 3| 8= bitch,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