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妻妹第二篇二表姐6-10 作者email protected(1/2)

加入书签

  字数:6305

  前文:

  六

  我老爸还真认识巧克力厂的厂长。

  打了个招呼以后,厂里马上换了模具。郑建国这三个字,在咱县不算免死牌,那也是响当当的。

  「郑总!你好你好!!!欢迎欢迎!!!这位是您爱人吧?」何厂长精明热情,看到我们姐弟俩的情侣头,直接送了个免费的助攻。

  我点了点头。

  何厂长拉着我进了车间,岚子姐攥着旅行包紧紧跟随。我能感觉到她炽热的眼神始终盯着我的侧脸,我没有勇气跟她对视,这本来就是一场骗局。

  装了满满一包的龙凤金币巧克力,走的时候还得到了句祝福,「招财进宝,龙凤呈祥!」,很吉利的话,但可惜龙和凤凰不是一个物种,根本没法配夫妻。

  我把旅行包仔仔细细绑在了车后座上,一个骗腿上了车,「岚子,坐这儿!」

  我用嘴朝车横档一努。

  回家的路上,岚子姐侧坐在我怀中,我每时每刻都感觉到她的爱意,其实她对我父亲的要求并不多。

  送她回了小院,我打算打道回府,难不成留下来拍摄《近亲相奸:表弟中出精神失常表姐の二穴!》?

  岚子姐叫住了我,「建国,你等一下,领子!」她滑腻白嫩的素手左右环抱,把我的衣领认真整理好。时间仿佛静止了,用上这句称呼,她可能已经攒了二十年的勇气。

  我实在演不下去了。

  我猛的抱住岚子姐,给了她一个迟到已久的拥抱,眼泪顺着岚子的脸庞流下。

  月光下,我们俩的头紧紧靠着一起,仿佛一对睾丸。额……不对……操……暂时想不到什么其它形容词。

  岚子颤抖着伸出双手,慢慢抚上我的后背,突然用尽全力把我往她怀里拉,像是要把我揉碎。她的脸贴近我的心脏,我听到了沉闷而撕心裂肺的哭泣。

  哭出来就好。

  我轻轻拍打她的背心,正绞尽脑汁想说些弥补的话。突然二弟发来急电,发现e罩杯以上级别敌人入侵领土,数量两颗,具体战斗力不明,请求出动请求出动!三秒不到,二弟已经进入了人间大炮一级准备阶段。

  滚烫的铁棍顶住了二表姐的小腹,哭声立马停了。

  节操呢?!

  我翘起屁股,枪口朝下,双眼穿过岚子的大咪咪死死锁定了二弟,你个孽畜!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知不知道未经领导批准就擅自挑起边境摩擦是大罪!可以枪毙的!

  连唬带吓,二弟服软了。我长吁了一口气,抬起头,却发现气氛陡然变了。

  我的衣领子被两只手揪住,用力往上一提。

  「胆子够肥的,敢装舅舅占你老姐的便宜!活腻了是吧!!!」

  岚子恼羞成怒,眼中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完蛋了,这下我彻底完蛋了。

  七

  奥迪车在路上飞驰,见红灯冲红灯,至于限速之类的已不在考虑范围。二表姐没精神失常前,曾经开过公交车。

  岚子咬牙切齿地踩着油门,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唉声叹气,又得找交警队的堂哥消记录了。这么个小破县城装这么多探头干啥?

  疯病治好了,怎么人看起来更疯了?

  眼前看到了老爸那栋别墅,二表姐猛踩刹车,我的头撞了一下挡风板,很痛,也只能自己揉揉,吭都不敢吭一声。

  「给你老子打电话!」

  手机刚刚拨通,才说了半个「爸」字,就被夺走了。

  「郑!建!国!!!你儿子现在在我手上,想要他活命,就下来谈谈!!!」

  「你是小岚子?」父亲沉默了一下,声音随即变得冷酷无情,「把电话给你表弟。」

  「二十年了,你就和我说这些?」手机被她用力一甩,砸在我胸口再反弹到大腿。

  老姐,就算我老爹欠你,可老弟我可从没……哎,算了,我就是个猪。

  父亲对我就说了一句话,「记住我们之间的交易,好自为之。」

  电话再打过去,已关机。

  坐在车上,岚子不哭不闹,只是不说话。我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你该不会真想撕票吧?

  再次夺过我的手机,狠狠掷出车窗,坚硬的水泥地把它撞成了残次品。想想还是不解气,岚子下车照着它的残骸一阵猛踩,直到五马分尸为止。长长吐了口气,苦笑,「你还真是铁石心肠。」

  我弱弱的叫唤了一声,「二表姐,我可以走了吗?」

  第二天中午。

  郑岚姐昨晚把我提溜回自家小院以后,强奸了我,然后又奸了一次,两次,三次……我也对她的年龄有了深刻的认识——站着喝风坐着吸土。

  「怎么硬不起来了?我们再来一次!你只要表现的好,老姐以后会把屁眼也给你的,小淫虫。」岚子用她雪白的大奶子夹着我的二弟,来回搓揉,可二弟已被她彻底放倒,根本无力再战。

  「阿岚,我好饿,要不我们吃点东西再继续吧。」我尽可能用温柔的语气小心应对。抚摸着岚子的头皮,感觉非常刺激,有种田伯光奸仪琳的视觉感。但我真的很饿也很累。

  「饿就喝姐的淫水吧,当你的午饭。」雪白的肉臀坐在了我的脸上,已经红肿的小屄和沾满露水的毛丛在我嘴唇上来回滑动,我细心地舔舐着,带起她雪白的躯体阵阵颤抖。没多久,岚子姐把我的嘴死死固定在大腿之间,「表弟,快…

  …快……再往前一点,对,就这里,啊啊啊啊啊,我要到了……开饭了,喝吧。「

  一股咸腥味的液体灌了我一嘴。

  亲姐弟,真是亲姐弟!

  岚姐媚眼如丝,嘴里呢喃着无意义的词语,倒在了我身上。

  她用双腿夹住我不放,再把我的头颅按在她的巨乳之间,搂着我满足地叹了口气,很快睡着了。「不要离开我。」这是她睡前的嘱咐。

  我保持姿势半小时后,看她完全睡着了,就轻轻抽出了身体。

  坐在小院的石凳上,我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如水银泻地般的温暖包裹着我。

  这个院子和当年没太多不同。无非是扩建了一个卫生间,加装了空调和网线。

  二十年前的那一幕仿佛又在眼前回放。

  「姐姐我好看吗?」

  「好看。」

  「将来娶我好不好?」

  「好。」

  八

  翻了翻老姐的厨房,食材不多。简单做了锅小米粥,再卧了两鸡蛋,我便躺在床前的躺椅上假寐。再饿也要等阿岚起来一起吃,这是规矩。

  没一会,听到床板的咯吱声,表姐醒了。她想下床走却发现小屄肿痛,走了几步腿一软又坐到了床上。嘿嘿,暴饮暴食是不对滴。

  我扶着她靠在床头,再给她腰后垫了两个枕头,温情的看着她。岁月在表姐身上没有留下太多痕迹,只是眼角已有了一丝皱纹的迹象。现在她是我表姐,也是我的女人,更是我要花费一生来回报的恩人。

  阿岚用手戳了一下我的额头,很轻柔,「嘉明,姐姐被你操的连床都下不来了,今天我就先饶了你。姐姐以后一辈子都会守着你,还怕没时间吗?」

  你想的倒美。

  我俯下头,轻轻用嘴触碰表姐的红唇,一下,两下,阿岚搂住我的脖子,连通了彼此的口腔,我们的舌头来回追逐嬉戏着,带起了双方的情欲。表姐捉住我的手,探入林荫小道,溪水正顺着山谷浇灌床褥。

  「表弟,我好饿。」你个操弟狂魔也有今天!我马上把手指上的体液擦到她嘴唇上,「那就喝点自己的淫水吧。」

  哈哈哈,终于报复回来了一把。

  表姐捉住我想要缩回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吸吮着,温柔而细致,「你让我喝我就喝,大鸡巴弟弟,姐都听你的。」

  硬了,和铁棍一样!老姐你说下流话的时候怎么这么欠操!

  我和表姐眼中燃起了熊熊欲火,突然齐声说了一句:「先吃饭!」,同时一愣,笑得喘不气来。

  风卷残云地消灭了晚饭,发现表姐也放下了碗筷。直接就把她摁在了床上,扒下才穿上不久的内裤,二弟尽根而入。

  「轻点,好疼。」阿岚攥住我的胳膊,舌头发出了颤音。

  通常女人的话必须反向理解。上半场5:4,中场休息结束,下半场开始!

  「好表弟,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啊!来了……来了……我又来了。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啊……啊啊啊啊。」

  表姐躺在床上,雪白的娇躯上满是汗水,我双手托住她的肥臀,在她的屄洞里不停地打桩,她的巨乳随着我的抽插,用乳头来回在我胸膛上画着圈,仿佛在计数。汗水顺着我的脊背抛洒着滴落在她的娇躯上,泛起妖艳的光泽。

  最普通的男上女下姿势,连续交媾了两个小时。表姐早已溃不成军,小穴里流淌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