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欺凌者的反击:夺取同学母亲们的肉体】完(1/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沉默之丘

          字数:28251

          2021001

          我的名字叫于浩,今年十七岁,读高二。

          我身子不好,生来体弱多病。在我读小学和初中时,就因病休学过很多次,

          好在有着一副还算聪明的脑子,虽然我在休学期间旷掉了许多课程,自己也不怎

          么喜欢学习,依然靠着临时抱佛脚在课业上跟的很紧,不过也没有多优秀就是了。

          上天也在剥夺了我的健康之余,给我打开了另一扇窗。身子瘦弱的我皮肤却

          异常白皙,再加上清秀的五官,虽然也称不上什么帅哥,总算也有着不错的外表。

          一切总是慢慢好起来的,初三那年,又一次大病初愈之后,医生终于给了我

          明确的诊断:这孩子的身体已经完全正常了,我想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大病了。

          得到了健康身体的我感到自己简直重获了新生一般,因为此前的病痛让我很

          少待在学校,我跟同龄人几乎没什么沟通,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体验正常人的学校

          生活,至少,总比弥漫着消毒水气味的病房要好。

          中考之后,我满怀踌躇地来到这所高中,带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开始了我的

          高中生活。

          可现实是残酷的。

          刚刚迈入高中的我,很快便体验到了世界的参差。

          或许因为是唇红齿白、犹如奶油小生般秀丽的外表,也或许是因为与同龄人

          之间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班级中的男生隐隐之间排斥着我,他们分成了一个个小

          团体,互相之间混杂着、交融着,却唯独对我竖起了高高的障壁。

          起先,我挣扎着、努力着、带着笑脸,试图放低姿态来换取新同学们的友谊,

          而这却只是令我受到的歧视开始变本加厉,男生们不再暗中排斥着我,而是转为

          了光明正大的羞辱。而到了此时,即便是一开始对我没有什么恶意的女生,也因

          我的低姿态蔑视起我来。

          是否有人愿意接近我呢?我想大概是有的吧,不管是出于逆反、善意、还是

          猎奇的心理,总有些人会对我这样不合群的怪人感兴趣的。不过,我想经历过校

          园时代的大家应该都很清楚,当某个人被群体所孤立时,他身边的人也会跟着一

          起受到霸凌。也正是因此,许多校园霸凌的受害者都陷入到一种孤立无援的状态

          中,心中的阴影也会愈发深重。当然,我也不例外。

          我至今依旧记得当时那段灰暗的日子里,我最为痛苦的一天。

          ……

          那是高一上学期的一个课间,刚刚上完体育课的我被几个三大五粗的男生推

          搡着拉进了男厕所。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雨点般的拳头就落在我的身上,我一时吃痛,只

          得狼狈地抱着脑袋蹲在地上。那之后的事情我已记得不太清楚,似乎有人把我一

          脚踢翻,我蜷缩的身体上不断经受着拳打脚踢,外界的打击在我的身体上留下一

          片又一片淤青,我紧紧地咬着牙,身体上的每个部位都传来刻骨的疼痛。

          或许过去了很久,也或许只是很短的时间,他们终于停下了手。我战战兢兢

          地抬起头,领头的高大男生走到我的面前,我认得这小子,他的名字叫张凯,是

          班级的体育委员。张凯不仅体育能力很强,成绩也不差,属于班上的前几名,再

          加上魁梧的个头,还算不错的长相,他一直是班上乃至全年级的风云人物。正是

          因此,张凯在班上的人缘一直比较好,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比较吃得开——除了

          对我,这家伙正是带头孤立我的几个人之一。

          张凯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忽然咧嘴一笑。

          他猛地抬脚,将我刚刚抬起的脑袋一脚按下。坚硬的运动鞋底摩擦着我的头

          发,他穿的是踢足球的那种钉子鞋,我甚至能感受到坚硬的鞋钉在我的头皮上划

          来划去,挤压出深深的痕迹。难以抑制的痛感让我忍不住叫喊出声来,但这样的

          痛呼声也不过只是招致了这些男生的大笑而已。

          我疯狂地扭动着身体,企图从张凯的脚下挣脱。然而却毫无作用,张凯只是

          冷笑着,用力将我的头死死踩住,还左右晃着脚碾动,似乎很是享受。

          眼前的视野开始发黑,模糊之间,我看到身旁似乎有另一名男生也遭受着相

          同的厄运,被旁边张凯的一个哥们踩着头戏耍。

          上课铃响起,玩够的张凯终于松开了我的头,啐了一口。他偏了偏脑袋,带

          着一行人离开了厕所。甚至有几个男生路过我身边时还跟着朝着我的身体吐了几

          口痰,而可怜的我却早已无力反抗,只能任由粘稠发臭的浓痰挂在自己被摧残得

          疲惫不堪的身体上。

          我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地面的寒意顺着背后的衣服从脊背一路凉到了头顶,

          脸上流淌着屈辱的泪水。

          身旁同样被霸凌的那个男生似乎受伤程度没有我严重,只是过了几分钟,他

          就喘息着站起身来,伸出手想要扶起我。

          我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是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虽然有过几面之缘,我们互

          相间却并不认识。

          我龇牙咧嘴地拉着他的手站起来,四肢百骸上都充斥着钻心的痛感与疲惫,

          我小幅度地转动胳膊,也只能拍下身侧沾染的灰尘,衣服的前胸后背依然残留着

          几道鞋印,而此刻的我却无暇顾及。

          五班的于浩吗?

          你是?

          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认得我。

          我是你隔壁班的,许昊龙。

          许昊龙和我互相搀扶着向门外走去,我们俩什么也没说,只是带着一种惺惺

          相惜的心情默默地、一瘸一拐地走着。

          许昊龙忽然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

          十六中将来会是我龙哥的天下,龙哥就是龙!惹啊啊啊啊啊啊!

          我没有出声,但心中也升腾起了一股暴戾的火焰,张凯的脸被我深深烙印在

          脑海中,我渴望对他复仇,我想揍他,想把他的脑袋按在蹲厕的下水口里,想踩

          在他的头上,像他对我那样对他作威作福。

          可我只是默默地、鼻青脸肿地朝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要我告诉你多少遍,你的青春,由我拉斯特炫来无限复活。许昊龙忽然

          神神叨叨地念起了奇怪的中二台词。

          许多年后,听说他真的成了龙哥,和一个叫简天下的胖子狼狈为奸、开设赌

          场,最终他们那伙黑恶势力被伪装成kfc的警察缉拿归案,这或许也是一种报

          应吧。

          ……

          在厕所踩头那件事过后的一段时间里,饱受欺凌的我甚至多次想到了去死。

          还好,在那之后,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解压的好方法。

          在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结束后,按照惯例,学校召开了一次家长会。

          我的父母因为工作的性质比较忙,因此,我只有自己去参加。

          我从小就是一个不甘于寂寞的人,在病房被疼痛折磨的日日夜夜里,百无聊

          赖的我开始迷恋上了网络。从我上小学开始,就已经沉迷于各类黄色网站中不能

          自拔。那几年的网络还是早期阶段,哪怕是用百度都能轻松地搜到各种各样的色

          情信息。就这样,还是个小屁孩的我早早就成了真正的老司机。而我感兴趣的题

          材,也从最开始青春靓丽的学生妹,逐渐转变为了风情万种的熟女。

          我想很多人都难以理解我们这类人。有些男人会对驻颜有方的成熟女性有性

          的冲动,这是很自然的,但一般也就仅此而已。而对于真正的熟女控而言,哪怕

          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四十岁中年熟女,也能激起他们的欲望。熟女们风韵的外表,

          略显膨胀而又丰满诱人的身体,端庄贤淑的气质,尤其是那一双双包裹着丝袜的

          肉感美腿,无不散发出令这些男人为之疯狂的气息。而我,恰恰就是其中一员。

          在病房度过的日子里,我虽然已经开始对熟女抱有强烈的欲望,但却始终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