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东京不太冷】第二章 母子血亲文无绿(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hyx971216

          字数:2788

          20200705

          第二章

          秋子收回震惊的目光看到夏月怀中昏着的孩不由得伸出柔的双手了孩的额

          夏月看出她神中的慌张之提醒道:没关系她只是到惊吓过度着了罢了

          夏月的话如同带着魔一般很的就安来了秋子的绪

          正在秋子想要对夏月刚才的奇特表现提出疑问的时候砰的一声子弹出膛的声音在此时已经安静无的室内想起

          心秋子意识地推了夏月一把随后旋转着的子弹就命中了秋子的膛如同梅绽放一般织而成的美丽朵在前盛放秋子瞪着自己好看的眸子一脸的不可思议可惜时间不等神的镰刀已经放在了秋子的脖子之

          夏月看到眼前的惨状不由得一无名怒火在内心里燃烧而起飞的看向子弹发而来的方向

          只见一个面容阴翳的中年正用着仇恨的眼光瞪视着夏月见夏月对他望来子立刻警惕起来抬起自己手里的径手对准了夏月的脑袋

          随后子开说到:鬼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杀掉了我的同伴我只想要你手中的那个孩识相的话赶把她给我!

          夏月仿佛没有听到子的话一般如同机械木偶般盯着眼前倒在泊中的子心里还在回着她前最后的动作为什么?

          哪怕经历过无数的修罗地狱哪怕自己已经见惯了生与为什么眼前子的亡还会对自己造成如此的打击?

          既然想不明白夏月也不愿意再去考虑了自己怀里的子用一种缓慢却具有压迫的脚步慢慢的向着对面的子走去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鬼子因为夏月的无视而出离的愤怒他抬了抬自己手中的径手指着夏月的脑袋

          你可以试试看恶魔的低语在子的耳边想起随后画面一转

          无数的玫瑰朵绽放在道路的两侧阴翳子环顾着四周突然发生变化的奇妙状况不由得慌了神他想要奔跑想要逃离这如梦似幻的玫红海说就子朝着自己面朝的相方向飞地逃离这在玩命狂奔的途中看到了无数的尸骸路边的尸如同祈求原谅的可怜虫般朝着子逃跑的方向跪拜着这些尸有有有的形如类有的如同不可名状之物一般分散在周围越往前跑尸的数量就越发的稀少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除了白的粉末以外就只有一条无限向延申的白道路地的积雪如同冰河世纪一般笼罩着地子爬着那光如的奇怪阶梯一步一步知道来到那白骨铸造的王座之前

          子已经无法呼吸如同被分解了一般与溃烂的伤充斥着这个类生物的全我我我断断续续的呼喊声从子或者尸的里产生

          那端坐在王座的轻轻的睥了他一眼只是这一眼的功阴翳子的灵就如同烛火一般被轻易的熄灭了

          粉红的再次出现在空之中残留来的躯如同白的雪一般融了地之

          视线回到现实世界中只见在抱着孩的夏月对面早已经没有了阴翳子的影只留了他那把径手还留着地

          夏月手一招如同被糖分吸引的蜜蜂一般手轻轻的飞到了夏月的手掌之中把玩着这把杀之物夏月还在回着自己刚刚一瞬间产生的奇妙绪算了不想了我现在只是夏月一个普普通通的雇佣兵而已

          夏月急忙把收到了自己的随空间里然后飞地冲向了已经失去呼吸的秋子面前秋子那本来美丽的双眼此时显得空无比呆呆的看着方的板

          夏月轻轻的把孩放到了自己的脚边蹲轻轻的着秋子的脸庞在与那空的眼神对望的时候夏月仿佛看到了她眼底的惊慌恐惧以及一丝庆幸为什么夏月的手继续着秋子的脸庞心中的绪却也在自己的腔里翻涌奔腾着最后的一丝庆幸的了夏月那本已经如同冰山一样的强内心

          为什么两个一次见面的两个会互相有如此的吸引哎还给你吧

          随着夏月的轻轻叹息玫瑰的雾再次在出现在夏月的周渐渐的扩散到整个房间之中

          被雾笼罩的两如同夏的泡沫一般缓缓地消失在了世界之中

          秋子感觉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梦中的自己仿佛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过完了自己的一生醒来后看着面前那无尽的海秋子只能无助的睁着双眼

          朵本来是一种美好的事物承载着们的美好祝愿幸福与可是在这里每一朵都是如此的但是秋子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长在鲜的东西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而不是肥沃的土地正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那温柔的嗓音在她的后响起如同神明降临一般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道路路的尽是王子还是魔王?

          夏月穿梭在丛之中以正常无法想象的速度来到了秋子的面前随着夏月的到来本来美丽的也渐渐的散落开来

          秋子看着到来的夏月难掩自己的惊讶之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这是我的心想空间秋子

          随着夏月话语的响起秋子感到一阵的茫等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夏月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指向了秋子士的敏感部位随着手指的靠近秋子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随着夏月的手指一起欢的跳动着

          夏月也没在意秋子士的应指尖已经触碰到了那一丝巨的柔之手指仿佛如同陷柔的果冻一般不可自拔夏月如同调皮的孩子一般一一的戳着的部

          秋子都傻了这这这三十年了谁也没有触碰过的私密部位竟然被一个刚见面的肆意的玩秋子想要抗可是传来的无尽感如同夺取魔心神的毒一般飞地吞没了秋子的理好像一直继续去

          不对不对秋子的摇了摇伸出了自己柔的手一把抓住了夏月纤细的手腕一脸红的说到夏月先生请你自重!

          夏月仿佛如梦初醒一般露出了茫的神随后伸出右手一把住了秋子士另一个高高耸立的半球

          手一片柔夏月不由得心神一荡不过当他看到秋子士那害羞到要爆炸的脸庞不由得定了定心神夏月尝试着开秋子我这是在帮你治疗伤你相信吗

          我给你个眼神你看看我信不秋子士露出了一脸的不信任

          夏月只好收回自己作恶的手准备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来讲解一番

          秋子仿佛get到了夏月的想法一般飞地伸出左手抓住了夏月想要收回去的手

          我相信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刚刚应该就已经掉了吧秋子如是说到

          夏月已经麻了这到底懂不懂她是怎么伤的不是因为自己的意她推开自己导致她当场去世的吗?

          夏月掩饰住自己尴尬的表一本正经的对着秋子士说到其实我不是正常的类

          我信了请问你什么名字

          夏月我夏月

          秋子士念叨了夏月的名字随后问道你说的不是普通我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今发生的事让秋子的世界观产生了巨的冲击无论是自己看到的夏月一拳打爆汉和自己明明被子弹击中心脏却还能在这个奇怪的地点出现自然也打破了秋子士的常规观念

          夏月见她接的这么也就继续了自己的讲述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诞生在这个世了我出生在北欧的一个平民家庭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家也发现了我的异常无论是我怎么长都只有十六岁左右的还是到伤害就会速愈合的特殊质

          听到这里的秋子士不由得举起自己的手提出了疑问你是吸鬼吗夏月先生

          夏月露出了一丝苦笑概是吧虽然我既不吸也不害怕光

          看着夏月那失落的表秋子士又了自己前的手俏丽的脸庞露出了丝丝的红晕

          夏月无视了她的表继续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18岁那年因为自己特殊的制自己也终于被当时的教会所发现自己奇怪的质随后迎接着夏月的就是无限的追杀和残酷的实验夏月从这件事开始就放弃了正常的生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