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妓】 下(1/1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十里子

          字数:16960

          20200611

          ------------------------------------

          众媳联合起来打我

          车不多且多都昏昏没会注意我们做什么我本想跟他在车

          纠缠一番

          不过马平生却抓住我的手将我拉过去的了

          别闹你不用这样他果然看出我的心思你不必讨好我我也会喜

          欢你

          我一直记着这话只是如今靠在马平生边的我还不知道不过半的功

          我们之间就面临这么的考验

          班车到村还早的很我不是很想回去车停稳便牵着他的手车

          平生我还不想回去回家一个面对空唠唠的地方怪难的

          马平生面有难笑道:你外一得回去休息今晚我再去找你

          说着还用顶了我的我点应了

          周围偶尔一两走过看我和马平生的模样笑中带着悉一切的调侃

          而我只要马平生是喜欢我的我便什么都不怕

          回到家王二狗已经在屋里等我

          见我回来黢黑的脸带着嘲讽:昨晚让那子的吗?!

          我没理他拿了服便要澡房王二狗拉住我的手脸愠怒

          你什么意思!赶着给那子没给钱吧!

          在我面前装什么纯!!

          我火了一把甩开他的手是!我是赶着给他!

          那又怎样!我喜欢他!关你啥事!!

          说完匆匆了澡房等我出来时王二狗已经离开我家我也不理径直

          觉去了

          今晚马平生还要来我这我得会休息一

          得糊糊听到外有吵闹声

          我住的地方在村子边缘除了那些门想我的别的并不会来这边

          外又是咋回事?

          作的!给我开门!

          开门!不要脸的货!尸!

          就是!有胆子做不敢出来!敢欺负玲子!老我今非打她不可!

          有爹生没爹养的杂种!开门!!

          娼!!开门!我家平生不是你肖想的!给肏不嫌脏!我家可

          容不你个荡!

          我只站在门内听几句便知道外的是谁

          从到明里暗里骂我的话多了枫香岭的名好听却能骂出十样

          八样的脏话来我拢共一年也没她们骂的多

          我捡了扫帚在手里直接推开门

          外站着马平生的马婶此时一脸怒瞪着我还有平里对我说三道

          四的媳子来的到还齐整足够凑两桌麻将

          货出来了!

          众多媳恶盯着我巴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你们想什么!我只有一个不是这帮常年农活的对手不能

          输了势

          什么!马婶的脸都红了我问你你昨是不是去学校找平生

          了!

          我没说话等于默认了

          我呸!!马婶一唾沫吐到我指着我鼻子骂:贱玩意!

          我子是你敢高攀的!!

          我今就来告诉你!以后不准再去找我子!没足够的蹄子!好!

          就你这幅破烂子!千枕万也配!!

          我抬眼瞧着马婶凶神恶煞的脸记起我和平生时候她还算和的模样

          和这张厌恶我的脸重叠

          我喜欢平生哥

          我静静地开任何也不能阻拦我

          啥?你再说一遍!马婶的手指几乎要戳到我的脸放你的!

          你凭啥喜欢我子!就你这烂的屄样!!

          你们瞧瞧!瞧瞧!旁边村长媳早就耐不住煽风点火马婶你

          还跟她废啥话!我们家玲子被她欺负成啥样!挑唆平生对玲子不好!

          这种蹄子娼!打一顿都嫌多哩!

          周围不少看戏的七八的搭话她们当中不少家里汉子曾到我这

          过钱如今捡着机会铁定不会放过我

          拿家里没辙总能对我撒

          对!打她!不要脸的!!

          打她!贱还引我老!今就打她!

          马婶!你家平生可是要考学的!可不能被这贱带累了!!

          马平生和王玲才是一会她是什么破烂玩意!打她!

          我被她们踹倒在地巴掌照着我的脸和子拍来不少的脚踹在我

          甚至恶毒到照着我的踹

          终究也只有我一个而已外不少看笑话嗑瓜子聊仿佛打我

          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我的手臂很被踹的淤青脸颊被她们扇肿我的四肢被四哥摁住

          马婶在一旁扇脸踹肚子

          我的脑袋被出恍惚看见马婶那张怒高涨的脸很想问问她还记

          不记得幼时马平生差点高过去

          求告无门没借钱瞧病是阿借了二十块钱给她才把马平生的命就回来

          如今她打起救命恩的这劲真让我开眼界

          她是马平生的我不能动手其他都或多或少被我抓挠几有些还

          被我扇脸可惜我终究是一个

          贱敢打我!

          村长媳扬起巴掌命往我脸扇那张医美失败硅胶过期的脸真让作呕

          你们别打我平生哥来了一定会救我的!我始终认为马平生是我唯一的

          救赎

          她的狐狸!还敢说!

          我告诉你!平生跟我家玲子的事就定了!做你的梦!

          我挣扎间一脚踹出去赫然踹到马婶的肚子哎哟一声马婶一倒在

          打啦!来!娼打啦!!

          不知谁喊了一句外忽然有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嘭——!

          门被推开马平生愤怒的脸出现在众面前

          住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