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心如针】 11-13(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二维码

          字数:8380

          20200616

          11-13

          面前的女人一丝不挂,饱满的乳房竟然夹着两个木质的夹子,她的眼睛非常迷离,瞳孔往上翻透露出更多的眼白,本来纯真的脸颊上透着欲望的渴求。

          我连忙把她拉进家里,把门关上,我把她翻了一个面,发现屁股上有两个大大的“母狗”二字,但是与之前的又有不同,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纹在了她的臀瓣之上。

          她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她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样扑倒,抱住我的大腿,把我的裤子往下扯,样子就仿佛是沙漠中干渴的动物。

          “肉棒,肉棒,我的穴好骚好痒,我想被鸡巴插,插满。”她断续的娇声呻吟足以让全世界任何一个男性生物勃起。

          这个女人,正是张小蓝,我心头一阵恐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着她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急着乱抓乱转,我心有不忍,也想不到妻子过一会也许就会回家,掏出了我的鸡巴。

          我都不用送到她的面前,她就像饿了很多天的狗一样突然看到食物,我都害怕她会把我的鸡巴吞到肚子里,她如获至宝一下子扑上来,等到嘴凑近我的肉棒还有极短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她似乎有点不相信这根肉棒就这么轻易的被她得到,先是愣神,然后慢慢的将肉棒吞入口中,我立刻感觉自己的肉棒被温润热乎的小嘴包裹,里面灵巧的小舌头时而上下翻飞时而四面翻转,配合着口腔的吮吸收紧以及唾液的顺滑。

          我不由舒爽的叫出声来“啊。。”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向她最娇媚滑嫩的部位抹去,此刻她的骚逼已经有些湿润,像裹了一层透明的鸡蛋清,手指点处,滑腻腻的。

          她“嗯哼嗯哼”的随着我手的节奏回应着我,嘴更加的卖力,突然她一下子将我的肉棒整个吐出,带着一条晶莹透明的细线,她整个人像后摔倒,然后将两条腿掰成了大大的m形状,整个人四面朝天面对着我。

          乳头早已挺立的不像话,感觉她的身上好几个部位都要爆炸,不断的冲击着我控制生殖器的神经部位,短短一会,她的下身已经湿成一片,水流成河。

          她急不可耐伸手来拽我,我看了一眼手机,预估着妻子到家的时间,到时候还得提前把她送走,想到这里我有点打退堂鼓,但是看着那肥美流水的骚逼,又觉得可惜,最后心一横,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

          我拍了拍她的肥臀,用两根手指把她的阴唇扒开,里面翻红的嫩肉清晰展现在我面前,甚至能看清褶皱的纹路,她的大腿瞬间紧绷,秀颜高高扬起,我提枪上马,一扎到底,她立马如得到交配的母马一般长鸣。

          我也开始进行一轮一轮猛烈刺激的抽插,而随着我的抽插动作越来越快,她的臀也开始猛烈摇晃,整个玉背潮红一片。

          厚厚一层白液,在阴道口的边缘围绕着我的鸡巴,每次在肉棒抽出的瞬间,她那副诱人的臀部就不自觉向前,然后来回扭动,似乎不适应这短暂的空虚之感,看着沉迷欲望的张小蓝,我既舒服,又后怕,天知道我的妻子未来会不会变成这样,想到这里我心中苦涩更添几分。

          我不敢恋战,生怕妻子突然回家看到这香艳的场景,一阵抖动便将全身精华输送给了面前这条淫荡的母狗,我甚至不觉得这是人与人的互动,更像是人与狗的交配。

          我的精液就像是安抚她的药,她慢慢的平静下来,我先简单冲洗了一下,然后穿好衣服,再找了我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将她藏在了家里的储物间。

          我特地嘱咐她,不要出声不要出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懂。

          我坐在客厅点上一根烟,又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她说她正在路上。

          我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挂断。

          我的脑子很乱,这一连串的事情令我措手不及,甚至我可以预见未来网络平台,新闻媒体都会报道一个裸体的淫荡女人出现在我家小区,更坏的情况是最后她走进了我的家门。

          如果今天出现的不是张小蓝呢?如果出现的是妻子,我又该怎么办?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我的手机又振动起来,我知道一定是那个男人打的,我没有迟疑直接接通放到耳边,但我没有说话。

          短暂的沉默后,对面传来一阵玩味的笑声“李先生,刚刚的性体验如何?”

          我回了他两个字“人渣。”

          “是不是非常害怕你的妻子也变成这样的女人,哈哈哈,放心吧,你的妻子是非常动人的母狗,如果用这样的方式对待,用成语形容叫做暴殄天物。”

          对面随着话语传来一阵阵的淫荡笑声,而我的拳头越握越紧。

          就在这时,门铃声传来,对方显然也听到了说了一句“祝你好运,朋友。”

          “操你妈!”我拿起手机对着屏幕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挂断。

          我起身去开门,我在转门把手的时候,我的心突然剧烈的跳了起来,我真的很害怕我面前的老婆,以赤身裸体的痴女形态出现在我的面前,甚至跪倒求让我用大肉棒狠狠地插她。

          如果是这样,我觉得我会崩溃的。

          三秒钟过去,我简单平复了一下心情,把门打开,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女人看。

          妻子今天穿的衣服是一袭黑色的职业短裙,雪白的衬衣被胸前饱满的双峰给绷得非常紧,仿佛随时可能被嘣开扣子弹跳出来一般。

          下身的包臀短裙恰好好处的勾勒出她圆润的腰身,一双笔直挺拔的秀腿套着黑色丝袜,隐隐可见白嫩柔润的肌肤,脚上是一双银色的高跟亮漆皮鞋,完全是一副ol女郎范儿,知情而优雅,端庄中带着几分春情,分外撩人心弦,分明一副知性美丽的精英律师模样。

          我一把将她抱紧,深深的呼吸着她身上的馨香,一切都是那么温暖熟悉。

          妻子像妈妈一样温暖的笑了起来,看着我像个小男孩一样把头埋进她怀里,她的乳房鼓鼓的让我贪婪的亲吻闻嗅。

          “老公,怎么像小孩子一样啊!你怎么了!”

          我的眼睛湿湿的,最近发生的一切都让我太过于难以接受,我甚至想到面前这个漂亮美丽我深爱的女人,她的逼已经被别的男人用粗壮雄伟的肉棒狠狠地抽插过,甚至她的屁眼,她的直肠,也被占领,她的胃里此刻可能还有男人的精液没有来的及消化,我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她的心到底有没有屈服融化。

          我将她放开,等妻子脱下包包,坐到了沙发上,我盯着她的脸颊直勾勾的观察,她似乎有些不适应。

          “这么看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啊!”

          她娇声嗔怪道,我回应道“有,不,比花好看。”

          果然女人都是听觉动物,妻子显然很开心,还口不对心的说“说得好听,油嘴滑舌。”

          我心头苦涩,我不知道现在这个满心是我的妻子,和那个在别的男人身下承受一波又一波冲击,高声喊别人主人的女人是不是同一个人格。

          我不想和妻子呆在家里,一方面是张小蓝是个定时炸弹,第二方面是我的心情会越来越压抑。

          “我们出去散步吧,老婆。”

          我将妻子抱住,让她站了起来。

          “我们去哪儿?”

          “离家里不远处有个公园,我们去那儿散步吧,我还带了相机呢,给你拍几张照片。”

          “好啊。”

          妻子欣然同意。

          自从有了儿子后,其实我们已经很少有时间像这样可以两人的出去散步了,谈恋爱的时候,我们经常散步,等到我们到达目的地的公园,当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湖边,竟多了一种鲜活的甜蜜感,如同当初热恋一般。

          仿佛感觉到了我的感受,妻子也转首看向我,两人相视一笑,手握得更紧了。

          我决定开口“你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对我交代?”

          “什么事?”

          妻子一脸诧异,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声音我都听到了,我们夫妻这么久,彼此坦诚一些不好吗?”

          “什么声音?”

          她美丽的大眼睛越瞪越大,一副“你很奇怪”的样子,我组织着语言,我总不能说我知道你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母狗吧,对我的妻子,我始终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我没有继续说话,妻子不断催促,我最终只说了一句我想静一静,于是她也配合的沉默。

          难道那些声音,那个男人说的,包括张小蓝说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的妻子身上什么也没有发生?还是说她的演技如此高超,不到最后关头不会承认,但是她难道不知道她的主人和她同为性奴的好闺蜜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吗?

          从公园往回走大概不到1公里的样子,走到时看见一堵矮墙上写着几个金色的大字“天山公园”。公园面积看去不大,不过一眼望去,倒是也有草地、小桥流水,或许因为临近晚餐时间的原因,除了偶尔的几个老爷子、老太太在散步,公园内人并不是很多。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一处荷塘边,一座木质栈桥横架于上,觉得风景还不错,尤其是此刻荷塘里几朵荷花尚未凋谢,衬得她的侧脸无比明艳。

          她很随意的趴在栏杆上,似乎在凝视荷花,这个姿势让人只注意到她胸前的丰硕。

          我突然不自觉的想起那个男人所说的“你的妻子是天生的母狗。”

          “你到底有什么事,说吧。”

          妻子回到我身边,捶了捶我。

          这倒让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只听说做贼心虚,没听说过贼逼着警察把她的犯罪事实说出来。

          我最后忍不住了,把最近所有的一切,全数说了出来,妻子一开始非常平静的在听,最后直接听的目瞪口呆,失去语言能力。

          “就是这样。”我说。

          当然,在我的叙述中,把和张小蓝做爱的部分给省去了,我从妻子的脸庞中看出的震惊不像是假的。

          “你相信我吗?”

          她盯着我的眼睛非常严肃的说,我立即表态“我当然相信你,我就算不相信我自己也不会不相信你。”

          她长舒了一口气,对我说“你所说的这一切几乎都是假的,不存在的,但是有几件事我要对你说。”

          我听到“几乎”二字,就知道肯定是有一部分是真实发生的,但只要有假的成分在里面,我就已经非常庆幸了,而且看妻子的模样,她好像还没给别的男人侵犯过,这更是万幸的事情。

          “张小蓝是那个男人的性奴,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妻子出口惊人。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我脱口而出问道。

          妻子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只见过她一次,她带着黑色的面具,身高大概在176左右,体型比较健硕,我看到她的时候张小蓝正跪在那里给他,给他,口交。”

          说着她的脸红了一下。

          ”那天张小蓝约我去一个会所叫做“天上人间”,而我一进门就是那个男人在里面,做着令我震惊的事情,那个男人承诺给我钱,还有很多好处,让我和张小蓝一样成为他的性奴,我当时立刻就拒绝了。”

          “做的好!”我身临其境,为妻子加油打气。

          “然后他想过来非礼我,我立刻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防狼喷雾,并且说我是一个律师,如果你非礼我,我一定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让你下半辈子在监狱中度过!”

          我听到这里,简直要为妻子拍手鼓掌了,我连忙问“后来呢?”

          “后来我和张小蓝就彻底绝交了,这件事我没有对你说,我也怕你担心我,或者去找那个男人,我想着既然他没有得逞不如算了。”

          我将妻子抱住“你真傻。”

          现在聪明如我,大概也猜到了,照片,声音应该都是合成的,那个男人是故意用这些东西迷惑我迫使我怀疑妻子,与她争吵,这样他就会有机可乘,好毒辣的心思。

          想到这里我的冷汗不由从额头落下,但是男人说我妻子肚脐上的痣,这个怎么解释,对了!一定是张小蓝,张小蓝曾经和妻子那么要好,一定是见过妻子的身体。

          但是我唯一不确定的因素,我没有对妻子说,那就是张小蓝说的所谓的慢性毒药。

          而我之前阳痿的原因既然不是因为妻子每天喂我有副作用的解药,那么一定是别的原因,只不过这个原因我暂时想不到。

          因为我在我的体内的确检查出了毒药,那么妻子身体里的药就很可能存在,但我并没有和她说,我不想让她担惊受怕。

          事情真相水落石出,我心情大好,并且把杜明和申殷的家世背景和她说了,可能现在我们的身边都是杜家的暗卫在暗中保护,根本不用太过于惧怕那人的社会背景。

          “老婆,我给你拍照片吧!”

          我突然来了兴致,还有什么能比一个绝色的妻子失而复得更加喜悦呢?

          妻子去到了栏杆边,说“就在这里拍吧!”我打开手机的相机模式,对着她不断移动角度,随着我相机快门的“咔哒”声,她也拍得越来越轻松和随意,不时得变换着姿势,到后来开始欢快的转起圈来。

          “就这样!就这样!”

          我的镜头下惊喜的抓住了这一瞬间,她的裙摆随着旋转而撒开,宛若一朵绽放的兰花,而她的头则微微往后转去,身体微微倾斜,显得娇俏妩媚,尤其是黑丝下得大长腿若隐若现的直露出大腿根部,显得神秘而诱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