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乳娘】1-10(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葡萄多汁

          字数:10936

          20200527

          《乳娘》

          第1章喂奶

          宛娘角色绯红,贝齿紧紧扣着下唇,一双眼媚得能滴出水来。

          玉白的脖颈高高扬起,指甲陷入掌心——仿佛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她冷静

          下来,不至于淫叫出声。

          桃红色的肚兜被人撩起,高耸的乳儿就这样俏生生地暴露于人前,两颗樱色

          的奶尖儿更是立了起来。

          站在宛娘面前的是一个穿着绿比甲的婆子。

          她肃着一张脸,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宛娘的煎熬,伸出手动作有些粗鲁的挤了

          挤那浑圆的乳球。

          几滴白色的乳汁从樱豆里渗了出来。

          空气中顿时充盈着馥郁的奶香气。

          婆婆面无表情道:“奶水充足,形状姣好,皮色上佳,可。”

          此时的宛娘已经是连站都站不稳了,她强撑着将自己的衣衫系好,露出一个

          感激的笑:“谢婆婆。”

          婆婆淡淡点了点头,领着她从一处偏门进去。

          “往后你便跟在六少爷身边照顾,伺候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宛娘连忙点头。

          此处是林府,淮城出了名的富贵人家,传言当年圣上下江南,路过此地的时

          候遇到流匪,是路过的林老爷救了圣上一命。

          也因此,林府虽然世代经商,未曾有子弟入仕,但淮城大大小小的官员见了

          林家人都要礼让叁分。

          前段时间林府为六少爷找奶娘,消息一出来,整个淮城能出奶的妇人一窝蜂

          全都涌到了林府门前。

          谁不知道林府富得流油,对下人出手阔绰?听说在里头做丫鬟的一个月光月

          钱就有十两银子,要是得了贵人喜欢,时不时地还能得点奖赏。

          这可是做梦都求不来的美差!

          宛娘嫁人没多久丈夫就死了,奈何肚子里却留了种。哥哥嫂子早就不耐烦养

          着这一对拖油瓶,是以一听到消息,便打发宛娘去了林府。

          没想到这一去还真的选上了。

          ————

          这林府里处处都华贵,目之所及的每个物件都是宛娘不曾见过的好物。

          她没见过世面,难免有些忐忑不安,在偏房里坐了好一会儿,终于来了一个

          着水蓝衣裙的婢女前来唤她给六少爷喂奶。

          等见了六少爷,小娃娃水灵灵的脸蛋一下子就抚慰了宛娘那颗不安的心。

          她的小宝也才将满一岁,和六少爷差不多大,见到六少爷就好像见到了小宝,

          让她一下子就生了亲近之心。

          她撩开自己的衣衫,将饱满白皙的奶子喂进了六少爷的嘴里。

          六少爷也许是饿得很了,两只小手扒住圆润的奶球,张嘴含住乳头,大口大

          口地吸了起来。

          就连小嘴上都沾了奶汁。

          宛娘怜爱地看着六少爷,取了丝帕,轻缓地将他唇边的白色乳汁擦掉。

          等到宛娘都觉得有些痛了,六少爷才算是喝饱,打了个哈欠,竟是要睡了。

          宛娘将六少爷放到床上,提他掖好了被褥,便准备退下。

          殊不知刚刚喂奶的那一幕,尽数落到了另一个人的眼里。

          林衍知道府里新找了个奶娘。

          出于对幼弟的关怀,他便想过来看看,谁料冷不防地就撞到了这样活色生香

          的一幕。

          模样秀美的佳人挺着白花花的胸脯,衣衫半解,通红着一张俏脸被人吸允着

          奶汁。

          那傲人的乳儿乱颤,没被含住的另一边乳头红艳艳地立着,将薄薄的肚兜顶

          起了一个凸起的圆点。

          仿佛在刻意勾引人去吸它、咬它。

          第2章被主子玩乳

          林衍身下的火龙抬了头。

          宛娘刚从六少爷房里出来,没走几步便被人叫住了。

          “站住!”

          宛娘怯生生地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

          她才刚进府,认识的人五根手指头都数得出来,但面前男子这身华贵不凡的

          衣料、腰间佩戴着的精致玉佩,都在彰显着来人的身份。

          定是林府的主子无疑。

          宛娘行了个礼,头埋得低低的,声若蚊蝇:“见过主子。”

          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恰好能从领口的缝隙里窥见那抹雪色。

          沉甸甸的,两团绵软挤出一道纵深的沟壑。

          他突然往前走了两步,将本就不长的距离进一步缩短,近乎要与宛娘相贴。

          宛娘吓了一跳,步伐慌乱,本能地往后退,背脊贴在了廊间的圆柱上。

          惊慌的样子像极了在林间迷路的小鹿。

          林衍身下热如铁,面上却还是一派沉静之色,面容俊朗坚毅,眸中带着审视,

          语气低沉:“你是何人?”

          这副严厉的派头更像是在拷问犯人。

          宛娘本就胆小,被林衍黑着脸的神色一吓,更是话都说不连贯了。

          “奴……奴是六少爷的奶娘,”她磕磕巴巴地解释,“今日才进的府。”

          “哦?”男人敛着眉,身子往她的方向探了探,高大的身躯将她的身形完全

          笼罩住,不动声色地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奶香。

          “衣衫解开。”他的声音冷淡。

          宛娘错愕地抬起了脸。

          这样露骨的话换作平常,宛娘一定会认为对方是登徒子,绝不会听从。但是

          如今……

          宛娘又看了他一眼。

          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没有半点轻浮之色,望向她的眼神也格外平静,仿佛刚

          才说的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句话。

          似是等得久了,男人的语气又多了分严厉与不耐烦:“不解开我怎知你说的

          是真是假?”

          也是,宛娘心道,林府的少爷就算是要摘星星、摘月亮也使得的,什么样的

          美人没有见过,又怎么会纡尊降贵、特意来打她一个平凡奶娘的主意。

          她内心已然松动,但要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一个成年男人袒胸露乳,她

          是万万做不到的。

          还没等她给出反应,男人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毫不犹豫地拽掉了她腰间的系

          带。

          宛娘惊叫一声,连忙拿手去遮住胸脯,藕节般的手臂却被男人动作粗鲁地钳

          住拉高,锁在了她的头顶。

          那双黑沉沉的眼里满是警告凶狠,宛娘哆嗦着身子,眼眶蓄了泪,却是再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