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妖】第一卷 诡世 第一章 精生白骨堆(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笔走泥鳅

          字数:2385

          20200523

          第一章精生白骨堆

          大雨磅礴后的泥泞土路,有一幅杀掠后的惨烈景象,荒草覆没锈蚀的甲胄,裂开的轮毂随着车舆倾斜,半挂在贯轴上,四周散落崩口的兵刃,驾辕间是两具被啃食剩白骨的马尸。

          目睹此般,尚可知道自己已经不在过往人间,而是随着那晨阳照空,在一片漫林矮脚雾中,来到这有兵戈杀伐,路遇掩尸无人埋的异世。

          他本是一名登山客,满身装备在时空扭曲的莫测伟力下,可见神异。

          披身雨具非织非革,似鳞带羽,颇有话本里,宝衣水火不侵的既感……火还不知道,但水是珠滴难沾,幻化的轻若无物。

          以尚可丰富的野外经验来看,此时外温应该是逼寒激骨,可他却如身处暖阁,在雨后寒天抖擞精神。

          他之所以能如此冷静观察一处经久旷长的命案发生地,而不是担忧害病症发,这不避严寒的羽衣,无疑是巨大慰藉。

          嗯,它有鳞有羽,尚可打算给它取名叫【鳞羽】,鳞羽衣。

          雨具都如此神异,其他长物更是非同凡响,几乎容纳所有装备的突击包,变成一个可以当空间口袋使的大嘴。

          嗯,有唇有齿,还能长舌头舔人的大嘴,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食人怪异,吓得尚可差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等搞清楚了,发现这嘴一闭,在哪连他本人都不清楚,需要时召唤出来,就渊口定在虚空,这舌头一卷,便可纳进掏出。

          被舔满脸记忆犹新的尚可,给它命作阿舔。

          尚可这些伙伴不遑多介绍,再谈那路径前的车架,厢侧败腐硬木下,生铁锻打的挡板有细密矢孔。

          凑近观察细节的尚可不由眼缝一眯,就觉离谱,难道这古代弯弓搭弩,发射的威力能媲美穿甲弹。

          但想想自己穿越后,周身显异,想法又是这天地已大不一样。

          掰开烂木的尚可上手摸了摸矢孔,有种森然杀机刺疼指肚的感应,他本意是想探究这些惊人威力的箭矢细节,源于对未知事物足以威胁自身的本能。

          结果毫无发现,这片没有人为干预,只余自然与时间消磨的凶杀地,独袭击一方的痕迹难觅其踪,包括走量来消耗的箭矢。

          为什么能清晰没有人为干预呢,因为除了好奇探究,满足后续警惕心外,尚可本身还有捡点便宜的想法。

          毕竟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尚可可不想异世的第一步,就是去偷去抢,或坑蒙拐骗。

          就这样,挂饰佩件一概不取,尚可还是收获大包小囊的金银无数,他敢凭这点断论,袭杀后肯定没有人为的收尾。

          不如此,不足以显人性至真。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帮忙报仇谈不上,但入个土还是举手之劳。

          这满路荒骨中,主事人,或者说刺杀目标,按骨龄看,竟只是一个刚及笄的少女。

          依据嘛,除了穿戴最华贵外,她身上还没钱。

          不至于徒手挖出土方工程的尚可,靠舔舔舔土埋了一干,予以死战勇士甲胄、断刃相陪,予以及笄少女是满身琳琅富贵,还有他有感而发摘落的一朵野花。

          日行一善完毕,总结一下发现的尚可,第一个想法还是推论凶手,首先可以排除官面,不然指挥者再猪三,也不至于这曝尸荒野的做派,其次是排除山匪或乱民,图不着好处,执行力也欠缺。

          再联想到这里眼瞧也谈不上多荒僻,尸骨没人处理就算了,钱还能等到自己来捡,此方异世秩序堪忧啊,怕不是已经军阀林立。

          毕竟能发展到,以箭矢袭杀有甲士护卫的权贵子女,这样思索的尚可踏途前路,欲寻炊烟人家。

          山路野径行走,尚可如履平地,小说几十里地,是他半个时辰就踏足的路程,谁走也不是像他旅行鞋这样,能遇陡踏燕,涉水乘鱼。

          哦,变化后是踩起来松软如棉的草履,一开始穿着不习惯,但穿它走了几十里地都不觉得累,尚可也就习惯了。

          更不用说还有踩小动物的玩法,较之一苇渡江,尚可也能被呼神人,谣传千古。

          枣林深深,尚可就中走出,发现林沿有樵人执斧断藤,薄衫贴身,魁梧身形可见。

          尚可走近想问,樵人是时斜望,眉眼呆滞,有痴傻之相。

          尚可一尬,想想还是开声;“前面大兄,这附近可有乡镇?”

          “饭、饭,阿爷!”随着尚可靠近相问,痴傻壮汉把断藤系麻成一担,糊涂回话。

          抬臂把柴火挑上肩,便有在前引路的姿态,一膀子力气可观。

          尚可瞧在眼里,跟身向前,踏出一条蜿蜒小路,路畔有荒地开垦,部分已经能看出整地春播。

          到踏出林田,不远有一篱笆院墙,墙外门侧是位黑瘦老者靠在躺椅,手持烟锅杆,大口大口吞云吐雾,抽着旱烟。

          痴傻大汉见人,嘴里念叨的话,更喊大声。

          “傻牛,你又在瞎叫唤什么,是来旅客了吗?”院内传来,清丽如莺啼的声音。

          尚可打眼一看,是个蹲身在处理野菜的妇人,衫领露出半抹挺滑酥胸,汗水延延,长裙下的腰臀曲线可见,陷在矮凳上,更突显浑圆丰润。

          她轻挽长袖的白臂撑在盆沿,见尚可瞧她,抬手拭去额上汗珠,撩动几缕青丝。

          眉眼顾盼间,粉面是花意含春,俏颜有笑靥待吐。

          尚可不好意思继续看,便问向老者;“老丈,我游学各方,今日方涉足贵境,不知周近可有乡镇?”

          老者闻言放下烟杆,抬眼尚可;“小哥无有乘骑,那最近之地,也需三日来回。”

          女子一旁闻听,补话道;“天已稍晚,此去路遥尘劳,小郎君不若在奴家歇息一夜,明再赶路。”

          又叼起烟杆的老者点头,帮腔着;“儿媳说的没差,老汉一家虽说避远世外,独垦荒地,但饱一餐饭食,供床榻暖身还是办到的。”

          “不了,求学之路自是艰难险阻,漫漫长远,然后时不我待,需争日夜朝夕。”尚可直言婉拒,顿了顿又补充。

          “贵宅不见畜力,沿途所睹亩数半百,这盘中只餐当是粒粒辛苦,晚辈实不敢受,前辈厚义。”

          “好一个时不我待,只争朝夕,还没问,不知先生打哪来?”

          “枣林后面的矮坡,好好一条大道,行至半途路况近废,害得晚辈差点不知该觅何去。”

          “沿此有小径三绕,当见大槐,再东去三里有河,沿河西行便是最近的县城。”

          结束了对县中故况的交流,在烟缭雾绕中,痴傻大汉看着尚可告辞远去,彻底不见的背景,流下口涎。

          着急的喊着饭、饭,随手捡其把镰刀想追去。

          “饭你妈个腚,给老娘闭声!”

          一纤手抽向着急的大汉脸颊,留下鲜明爪痕。

          傻大汉吃疼瞪眼,手持镰刀作势欲逼,就在老者严肃表情下低头。

          打完男人的女子,向老者询声;“你怎么不留下他,这又俏又肥羊?”

          “老汉我啊,迷烟都吐了几番,人家连愣下神的面皮都不给。”

          如果说这句还是打趣口气,接下来就很严肃;“然后那条商路,近三年就走出三个人,前两个人你敢动手?”

          “前两个人你不敢动,这位先生你凭什么!”

          “所以老娘就没魅力了,明明是个乳臭娃。”咬牙切齿语气下,女子扯开自己裙衫,硕大的奶房蹦跳出来,绵软一片在傻大汉有力的指掌间变形、溢出。

          傻大汉正眼睛放光的打算上嘴舔,女子指甲摁在他头皮,娇媚着;“给老娘舔下面,你爷俩今天吃药也得伺候饱老娘。”

          淫声荡语休闻,就见淡定跟老者打机锋的尚可,恨不得有第三条腿来赶路。

          他刚差点,就先下手为强了;“哼哼,饭、饭,小爷把你熬作汤……旅客,驴客才对,多少被当驴宰了。”

          “色诱爷,婊子不看看自己脸,母猪都比她仙……”

          叨逼叨的尚可,实在是被刚才一幕吓尿,谁知道跟个傻子问路,就是吃人的一家,那样女的再漂亮,于尚可眼里都跟恐怖片的鬼似,别说吓软,就没硬。

          尚可路在赶,那吃人一家又来新客,是个十五、六岁,琳琅满身的小姑娘,髪边别着一朵野花。

          ↑返回顶部↑

          目录